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777-41639031/

396.我很好欺負嗎?
    雖然就算直接殺死帶土也沒關系,曹巖能下得去手,但是他最終還是沒有殺掉對方,而是給對方留了足夠的物資。

    帶土被關在這里的時間并不久,但他自己很清楚,他已經失去了神威,在沒有神威的情況下,想要離開這個異空間是沒可能的。也幸好他手上還有一些備用的寫輪眼,所以不至于沒有眼睛可用,但實力確實是大為退步,短時間內除了木遁以外,他在沒有任何其他的力量可以使用。甚至是木遁也是通過白絕帶來的,事實上自從他成年以后,之前一直附著在他身上的白絕也已經分離了出去,也就是說,現在的帶土連木遁都不能用了。

    此時的帶土,看了能是他自從三戰以來,最弱的一段時間了。

    偏偏這段時間里他被關在神威空間里,心情越來越差,同時腦子里想的東西也越來越復雜,他甚至有些絕望,自己謀劃已久的計劃失敗了,沒有神威,他的所有想法都不可能實現了。

    然后,就是在這個時候,周方遠突然出現,言明可以放他離開,只不過需要做一個交易而已。

    帶土根本想都沒想的就同意了,于是,在卡卡西離開幾分鐘之后,帶土被曹巖放到了木葉村之外。

    “記住你我之間的交易,如果你做不到,我回將你重新抓回去,如果你敢陽奉陰違,呵呵,后果你明白的。”

    曹巖現在再看帶土,已經不會將他當作對手了,事實上,帶土從一開始也不能算是曹巖的對手,兩人的實力本就相差巨大,如今這個差距更是大到無法形容,曹巖已經完全不把帶土當作任何阻礙或者難關了,現在的帶土在他眼里就是一個很好用的工具而已。

    于是,帶土被放出去了,繼續謀劃他的事業,是否能夠成功就不確定了,反正曹巖在木葉村的生活是很不錯的。

    綱手給他正了名,反正在三代目已經不在的今天,沒人能懷疑他身份的真實性,同時因為有五代目作擔保,反倒具有更大的可信服度。

    曹巖順利的成為了木葉上忍中的一員,輪回眼之名也正式傳播出去,如今的木葉村上上下下誰都知道自家有一雙輪回眼,雖然還不清楚輪回眼的戰斗力是如何,但誰都知道輪回眼的難能可貴。而曹巖本人呢,也成為了木葉當紅的大紅人,他的身份得到證實后的第一時間,日向一族就向他發出了邀請。

    曹巖當然無所謂啊,既然日向一族邀請他,他就去唄。

    席間,日向日足隱晦的表達是否可以加強一下雙方的關系,日向一族的有權有勢有錢,在木葉村地位也高,而且愿意讓長女雛田下嫁曹巖。

    當然了,這些東西都是曹巖自己從日足的話里面分析出來的,日足畢竟是日向一族的族長,說話還是要講一些藝術性的,總不能滿口的大白話往外冒。

    對于日向一族的誠意,曹巖當然是歡迎的,他也用很隱晦的方式表達同意之情。

    總之從日向家離開的時候,日足很開心,至于說女兒的意見……他早就已經不在意了。

    只可惜現在雛田還在夕日紅的手下當隊員,夕日紅固然背后沒有強大的家族背景,但好歹也是木葉村有名氣的上忍,如果她堅決反對的話,日向一族這邊也不太好辦。所以日向一族下一步的目的還是說服夕日紅,盡可能讓夕日紅不要成為這里面的阻礙物。至于說雛田,還是那句話,日足從來沒有考慮過她的想法。

    除了日向一族,其他家族也都邀請了曹巖,畢竟大家都是火影派系的,如今綱手已經坐穩火影之位,又有了輪回眼的支持,大家更加明白自己該站在什么位置上了,對于曹巖這個火影派系突然出現的超級強者,該搞好關系肯定還是要搞好關系的啊。

    只不過送女兒的情況沒有再次出現,其實如果山中一族能夠像日向一族那樣曹巖也挺歡迎的,不過很可惜,山中亥一雖然也希望和曹巖搞好關系,但卻沒有賣女兒的打算,曹巖也不想動粗或者強行索要,所以也只能放棄了。

    平日里,他的生活很平靜,之前的暗部任務直接停止,他本人也脫離了暗部,成為了火影衛隊的隊長。

    不過即便是作為隊長,他的工作也幾乎沒有,火影不離開木葉村基本上就是安全的,他這個衛隊長每天也就是去晃一下,然后留下個木分身就離開了。

    封印之書,是他重回木葉差不多一個月的時候被送到他手上的,里面記載了木葉村從建村以來記錄的所有秘術和禁術,里面強大的忍術有很多,曹巖最想要得到的還是穢土轉生,因為這個忍術真的是太好用了。其次是飛雷神之術,能夠在很大程度上完善自己空間方面的能力。至于說其他的術,當然也很不錯,哦,對了,還有初代目的木遁,如今曹巖已經具備了木遁的力量,畢竟他已經完全融合了初代目的體細胞,也有了仙人之體。

    只可惜他之前一直沒有木遁的忍術,大蛇丸離開木葉村的時候雖然帶走了大量的禁術,可偏偏沒有木遁,具體原因不得而知,照理說這么強大的忍術大蛇丸沒有理由拒絕啊。

    反正他沒帶,所以曹巖一直都不會任何木遁忍術,當然他也能自己開發,但他懶得費那個精力。他之前的想法是繼續潛伏木葉,找機會把木遁忍術的施術方法弄到手,結果事情的發展超出了他的預計,他居然還能好好的待在木葉村,這樣不錯,起碼省了他不少的精力。

    于是這段日子,曹巖白天學習飛雷神和各種禁術,到了晚上就和綱手或者暗部小姐姐滾床單,生活別提有多么愜意了。

    而就在他樂不思蜀的時候,外界,新的暗流開始涌動。

    輪回眼的突然出現,讓曉組織上上下下都很緊張,長門決定不能等了,他不確定曹巖是不是也有收集尾獸的目的,雖然就目前看來還沒有這個苗頭,但誰也不能保證對方不會突然動手。所以長門在經過簡單的思考后就決定,決定先發制人,就算曹巖也想要收集尾獸,但只要他提前將尾獸全部收集起來,對方的計劃不就不能實現了嗎?

    只是九尾有些麻煩,現在九尾就在曹巖的眼皮子底下,這個比較難辦,但除了九尾以后,其他尾獸目前都可以下手了。

    于是,曉組織開始出動。

    鼬和鬼鮫一族,目標直指四尾五尾;飛段小隊中缺少了一個人,絕和帶土加入了飛段的小隊,三人相互配合,目標二尾和八尾;迪達拉和蝎的小隊受損很小,也就是蝎失去了一些傀儡,這些東西倒是容易補充,這兩位藝術家組隊,目標直指三位和六尾。三個小隊同時行動,保證同一時間能最少捕獲六只尾獸,是的,目標全部要實現,包括八尾那樣強大的尾獸,也在曉的計劃之中。以飛段的實力,單打獨斗肯定是打不過八尾的,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不過他有一個優勢,那就是他的能力太奇怪了,一般人在不了解內情的情況下,還真的拿他沒什么太好的辦法。

    而另一邊呢,絕雖然沒有太強的戰斗力,但絕的能力也很詭異啊,用來壓制八尾是很好的選擇。至于說帶土,雖然沒有了神威,但他換上了另外的眼睛,而且依靠自己對寫輪眼的了解強行將新的眼睛推升到了萬花筒的程度,畢竟他是已經開過眼的,所以在開一雙眼的難度就回降低很多。新的萬花筒擁有月讀這樣的幻術,至于另一個瞳術,他自己也還在摸索之中,不過有了萬花筒之后,他的戰斗力還是得到了一定的保證。

    三支小隊,實力都不錯,應該都能成功。

    那么還剩長門一個人,難道他就坐著看戲嗎?當然不是了。

    長門現在深感時間的緊迫,所以他根本不敢有任何遲疑,在派出小隊的同時,他自己也準備行動,除了九尾以外,如今剩下的尾獸就只有一尾守鶴和七尾重明了,這兩只尾獸都屬于那種實力不太強的存在,當然了,七尾是真的弱,除了變形隱匿的能力以外就只剩下那一手磷粉迷惑人的手段了,對于佩恩來說這樣的能力完全沒有任何威脅性。

    至于說一尾,戰斗力還是可以的,但對一般人來說或許會很麻煩,但長門是有正面擊潰尾獸的實力的,一尾的力量對于長門來說也不算什么難事兒。

    曉組織全面出動,通過白絕留下的分身相互聯系,他們的目的很簡單,抓尾獸,但卻不是上來就抓,而是等待時機,最好是同時動手,讓所有擁有尾獸的勢力都自顧不暇,等他們反應過來之后,尾獸已經被抓走了。不然如果讓這些大忍村反應過來,長門可沒有同時挑戰整個忍界的力量。

    就在曉組織開始準備行動的同時,曹巖也被一個妙齡女子給堵住了。

    “你就是曹巖?”

    血紅色的雙眸靜靜的看著曹巖,對方的表情很平靜,并不顯得多么惱怒,不過從對方不斷起伏的胸膛就能看出來,對方不太高興。

    “紅上忍,你好。”

    曹巖笑著點點頭,“我就是曹巖。”

    站在他對面的,赫然是木葉幻術上忍夕日紅,原著中她和阿斯瑪結成了伴侶,最后還未阿斯瑪生了一個孩子,不過很可惜,阿斯瑪這個短命鬼早早死了,疾風傳剛開他就閉上了眼睛。

    按照時間計算,距離疾風傳的開始還有一段時間,也就是說,現在夕日紅應該剛剛和阿斯瑪確定關系吧,甚至有可能還沒有確定關系?

    “早就想認識一下紅上忍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不如現在咱們喝一杯?”

    曹巖笑著提議道。

    “喝酒就免了,我今天來找你是有其他事情的。”

    夕日紅卻根本沒有領情,而是冷冷的說道。

    “請講。”

    曹巖大概猜出原因了,他笑瞇瞇的看著對方,眼神在對方的身體上來回的掃描,這讓夕日紅更加不爽。

    “我問你,是不是你想日向一族提親的?難道你不知道雛田一直喜歡鳴人嗎?不要以為你是火影身邊的大紅人,不要以為你擁有輪回眼就可以為所欲為,告訴你,我是絕對不認可的,雛田她有權利追求自己的幸福,你們沒有資格……”

    “等等,請等一下,”曹巖卻不打算聽下去了,他開口打斷了對方,然后用很認真的表情看著夕日紅,“紅上忍,誰和你說是我向日向一族提親的?”

    “難道不是嗎?”

    “當然不是,這件事是日向日足族長主動提起來的,我只是沒有拒絕而已,如果你有任何不滿,你應該去找日足族長,而不是應該找我。”

    “那你為什么不拒絕?”

    “我為什么要拒絕呢?”

    曹巖一句反問就把紅給噎住了。

    “日向一族很有勢力,在木葉村內地位也很高,我雖然是三代目留下來的舊臣,但我也希望自己能夠在木葉村混的好一些,如果能的到日向一族的支持,對我來說當然是好事。而且雛田這個小姑娘我也知道,很漂亮很乖巧的一個女孩子,是做老婆的很好的人選。你說,既然日向一族這么好,雛田小妹妹這么好,我為什么要拒絕呢?這個事情又不是我主動提出來的,是日向族長主動和我說的,我有什么理由要拒絕這么好的事情呢?”

    “但是,但是她有喜歡的人……”

    “所以啊,這和我有什么關系呢?紅上忍,我希望你能搞清楚一個事實,這件事,發起人并不是我,我只是順勢接受了而已,你有任何不滿,大可以去找真正的發起者,而不是我這個接受者……還是說,紅上忍您看我勢單力薄好欺負,不敢去找日向一族的麻煩,所以才來找我的麻煩嗎?如果是這樣的話,紅上忍,那可對不起了,某種程度上講,我的危險程度可是要遠遠超過日向一族的。”

    曹巖臉上的笑容漸冷,雙眼也瞬間切換成了輪回眼的狀態,然后一股恐怖的氣勢就從他的體內爆射而出,朝夕日紅狠狠的壓了過去。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