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777-41639029/

394.回到木葉
    綱手等人順利回到了木葉村,一回村,綱手第一時間就把上忍班集中了起來。

    主要說三件事。

    第一件,就是關于曉組織的問題,從曹巖他們開始執行任務,曉組織就出現了,目前已經擒獲的,只有一個角都。當然了,角都如今已死,但他體內有大量的機密可以調查,這個工作就交給了以拷問班,拷問班的工作不僅僅是拷問木葉需要的情報,從尸體上調查各種信息的事情基本上也是他們來處理的,這一點上,和暗部稍微有些重合,不過雙方面對的問題還是有一些不一樣的。

    暗部更多的是面對村內的敵人,主要是叛忍等等,而外村忍者,一般都是拷問班的事情。

    第二件,就是關于木葉村加強防護的事情,這一點和封印班有很大關系,木葉村周圍有一拳封印結界,其實沒什么阻敵的能力,基本上是個人就能通過結界進入木葉村,只不過結界附近總是有大量忍者巡邏和守護,一旦有人強行通過結界,立刻就會被結界班發現,結界班會瞬間將信息傳遞給巡邏的忍者小隊,敵人只要不從正門進入木葉,頃刻間就會被木葉察覺,從而進行圍捕和追擊。當然了,少數能夠繞過結界的強者那就不說了。至于說能不能用結界徹底將木葉村封閉起來,弄出那種讓人無法通過的結界……這一點,可能性實在是不大。

    第三件,就是加強對曉組織的調查,這個工作屬于暗部,暗部必須拿出更多的力量和更大的決心,因為目前已知的曉的成員,能數得上號的這幾位實力就不一般。

    首先說已死的角都,體內的地怨虞是一種很強大的秘書,可以奪取別人的心臟為自己續命,而且角都體內有五顆心臟,這五顆心臟都是他的生命,只要有一顆沒死,他就能繼續活下去。而且這些心臟還可以單獨拉出來作戰,有人戲稱角都實力一般,其實這家伙單打獨斗還是很厲害的。他說自己從初代目手中逃得了性命,其實是有很大可信度的,畢竟以他能力的特性,只要是不知曉內情的人,想要殺他還真的不容易。

    飛段的實力沒有展現,木葉目前還不知道這人的實力,不過能夠和角都組隊行動,實力想來也是不會差的。

    而另外幾人,失蹤已久的天才傀儡師赤砂之蝎,在木葉編撰的內部忍者手冊上也是有很高評價的。另一個少年,雖然不知道是什么人,但對方的粘土bào zhà忍術威脅也是極大,而且就目前而言,還不知道對方是不是擁有更大威力的zhà dàn,也不知道對方的zhà dàn究竟能覆蓋多大的范圍,總之,不是一個好對付的敵人。

    另外,還有一雙輪回眼的存在,以及木葉村曾經的忍者宇智波帶土,這些情報說出來,上忍班的諸位都很是被驚了一下。

    怎么一次簡單的任務就鬧出這么大的事情?曉組織,一大批強者,還有輪回眼……這些東西之前誰都不知道,現在突然跳出來,讓大家有一種不真切的感覺。

    “其實三代目對曉組織應該是有一定了解的,只不過即便是他也未必知道這么多的情報,這一次曹巖立功很大,我準備等他回來就提拔他成為木葉上忍,同時,他也會成為火影衛隊的隊長。”

    綱手對著所有人說道。

    曹巖?

    一個對大多數人都算得上是陌生的名字,即便聽說過,大家知道的也不多。

    部分人也只是知道這個曹巖在中忍考試的時候表現不錯,所以算是這一批年輕人里最早成為中忍的人之一,和奈良家的少年天才速度持平。如今在暗部混了一段時間,居然就成了上忍了?而且還是火影衛隊的隊長?五代目綱手目前還沒有建立火影衛隊,其實這個火影衛隊,說是衛隊,更多的是秘書小隊,一些火影顧不上處理的事情,一般都會交給衛隊處理,所以也不是每個火影都有衛隊的,起碼三代目就沒有,四代目有一個火影衛隊,如今五代目也要弄……弄沒關系,火影弄一個衛隊出來不算什么大事,只不過……

    “用曹巖是不是有些欠妥?他畢竟太年輕,而且他的實力……”

    “他的實力不用擔心,我已經驗證過了,他是有資格成為上忍的。而且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們,曹巖這個人,其實我很早以前就認識,當年三代目還活著的時候我們就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見過面,他也不是一般的下忍,實際上他早就具備了上忍的實力,只不過因為三代目的計劃而故意隱藏了起來,這個事情,等他回來我會詳細給你們解釋的,這一點不用擔心。”

    本來綱手是準備說曹巖是自己埋下的暗子的,可是后來她想了想,覺得還是不能這么說,畢竟一旦這么說了,就顯得她早就對木葉村有想法了,那么之前自來也那樣邀請她,甚至還打了一架,就顯得有些沒意思了。雖然綱手不在意,但畢竟她現在是火影,還是要面子的,所以想了想,話到嘴邊改了一下,改成了三代目的計劃。

    反正三代目已經陣亡,說是死無對陣都不為過,別人想問都沒處去問。

    至于說那些顧問,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啊,火影也不會把什么事情都告訴顧問的吧,木葉村還有個團藏呢,團藏私底下做了多少事情?三代目相對來說已經算是做得少的了,所以當綱手這么說的時候,在場諸人并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對。

    反倒是一直坐在一邊的團藏,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心里卻琢磨,這里面是不是還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畢竟無論怎么說,這里面的疑點也太多了,一個原本的下忍短時間內成為上忍,還說是三代目埋下的暗子?以他對三代目的了解,他是絕對不相信三代目會做這種事情的。

    只不過現在他手頭上也沒什么其他的情報,所以暫眼下團藏覺得自己不應該說什么,先去調查,等發現問題后,再給綱手致命一擊。如果能把綱手順勢拉下馬,那是最好了,不能,也可以借機動搖一下綱手的威信。反過來說,如果曹巖真的是三代目留下的暗子,他調查對方也沒什么不對啊,畢竟他也是為了木葉村呢。

    三件事,一件是加強木葉防護,一個是加強對曉的調查,一個是對角都的尸體解剖和研究,綱手很快就把任務傳達了下去,關于曹巖晉升上忍的事情,大家也沒什么反對意見,反正當時卡卡西是同意了的,還有那位沒什么名氣的上忍,他們這一次可以說是和綱手一起前往財政大臣府的,回來的時候也遇到了敵人,曹巖斷后,以一己之力阻擋曉組織的人,雖然大家都懷疑曹巖還能不能活著回來,不過既然綱手說他肯定能回來,那就姑且當作他能回來吧。

    如果到時候真的回不來,一個上忍的虛名而已,給了也無所謂。如果他真的回來了,那說明他的實力確實是很強,能夠從曉組織那樣強者如云的敵人手下回來,還順帶阻擋了敵人的腳步,只是這份實力和能力,當上忍那也是足以的。

    會議結束,所有人都離開之后,綱手這才坐在辦公椅上,看著天花板發呆。

    “綱手大人,那個曹巖……真的是三代留下來的暗子嗎?”

    “為什么這么問。”

    綱手看向靜音。

    “我主要是感覺奇怪,我一直跟在綱手大人您的身邊,以前沒見過他啊。”

    靜音一臉疑惑。

    她從很小就跟著綱手一起了,這些年一直伴隨在綱手左右,負責綱手的飲食起居,同時也從綱手那里得到了不少真傳,說起來,靜音也算是綱手的親傳弟子之一了,實力不說有多強吧,起碼是深得綱手信任的。綱手的事情,也幾乎不會瞞著她,結果現在綱手突然說之前見過曹巖,作為一直跟著綱手的她卻從來不知道這件事,她感覺有些奇怪。

    “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這點實力,我如果想瞞著你和他見一面還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好了,不要大驚小怪了,我走的這兩天村子里出沒出什么狀況。”

    綱手決定不能給靜音深究的機會,直截了當的說道。

    靜音果然沒有再堅持,她聞言搖搖頭,“村子里一切正常,沒有任何狀況。”

    雖然心里還有些疑惑,但靜音也知道,她自己實力實在是差強人意,如果敵人真的像綱手大人說的那么厲害,那么能夠將那么強大的敵人阻擋住的曹巖,想要躲過她的感知那就太容易了。綱手這邊也是,說到底,還是靜音的實力太差,別說綱手之前和曹巖并不是真的認識,但就算是真的認識,想要瞞過她也實在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

    “很好,這幾天麻煩你了,你先下去休息一下吧,剩下的文件我自己處理。”

    綱手點點頭,說道。

    “額,綱手大人,我還是陪著您吧……”

    “不用不用,你去休息吧,有事情我會叫你的。”

    “是。”

    靜音沒有多想,點點頭就離開了。

    等她走后,綱手開始處理積壓的文件,雖然有靜音這樣的助手,但靜音畢竟不是火影,很多關于村子未來的大事情和重要文件,還不是靜音能處理和做決定的。

    就在綱手靜靜的處理文件的時候,也不知過了多久,火影辦公室里突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旋渦。

    刷刷刷!

    幾乎是瞬間,幾個暗部就擋在了綱手的面前。

    “火影大人,請小心!”

    其中一個暗部沉聲說道。

    綱手微微一怔,連忙抬起頭來,等她看到熟悉的漩渦時,臉色也有些難看。他還以為是那個人追過來了,心中再敬佩對方膽量的同時,也有些惱怒——真以為木葉無人了?

    結果當曹巖從漩渦里走出來的時候,綱手楞了一下,曹巖也楞了一下。

    幾個暗部就要上前捉拿曹巖,綱手突然清了清嗓子。

    “不要緊張,這就是我和你們說過的曹巖上忍,這才是他真正的模樣,你們以后記住了。”

    綱手有些不自然的說道。

    正準備動手的幾個暗部楞了一下,旋即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是!”

    他們點點頭,收起了武器。

    “好了,你們先退下,我還有事情和曹巖上忍商談。”

    綱手再次清了清嗓子,說道。

    “是。”

    幾個暗部刷刷刷的消失不見,房間里重新變得空蕩,只有綱手和曹巖兩人。

    “你回來了?怎么樣?那些敵人……”

    “咦?上來就問敵人,也不關心關心我嗎?”

    曹巖瞪大眼睛,一臉受傷的說道。

    “你,你在說什么……”

    綱手楞了一下,臉色微紅,下意識朝周圍看去,神色變得有些緊張。

    “放心吧,我已經釋放幻術了,他們看不到的。”

    曹巖笑著說道,然后邁步走到綱手身邊,伸手握住了綱手的柔荑。

    “你,你別這樣……”

    “別哪樣啊?你不是已經接受我了嗎?放心,我不會做太過分的事情的,只是想和你說說話。”

    曹巖笑著說道,臉上待著疲倦的神色。

    綱手看到這一幕,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只能任由對方拉著自己的手。

    “你還沒說,那些敵人怎么樣了……還有,你有沒有受傷……唔!”

    綱手瞪大眼睛,后面的話怎么也說不出口了。

    因為曹巖已經吻住了她的柔唇,將她的話全都堵了回去。

    好半天,兩人才分開,綱手錘了他一拳。

    “是誰說的不會做過分的事情?”

    “只是親一口而已,這哪里過分了?”

    曹巖笑著反問一句,拉著綱手在椅子上坐下。

    “放心吧,敵人已經退走了,大家都有輪回眼,我固然是無法擊敗對方,對方也拿我沒辦法,繼續打下去毫無意義,他最終選擇主動離開。我也沒受什么傷,你還不知道我的實力啊,其實我們一直都沒有動真格的,因為到了輪回眼這個程度,想要殺死對方已經很不容易了,對方也懂得這個道理,所以他出現,更多的還是希望我可以幫助他,加入到他的組織里。呵呵,要我說,這人實在是想太多了,木葉村還有你這么一個大美女,我怎么可能放著你不管去加入什么狗屁組織?所以我把他打發走了,不過接下來咱們要小心了,這些人的目的是收集尾獸,具體要做什么還不能肯定,不過對人柱力的保護一定要繼續加強,絕對不能給敵人可乘之機。”

    曹巖緩緩說道。

    綱手沒說話,只是靠在他身上,靜靜的聽著。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