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777-41638993/

358.團藏的郁悶
    亂了,徹底亂了。

    這一夜,宇智波家族慘遭滅門,諾大的一個家族,最后只剩下一個七歲大的小娃娃。

    當然這不是最重要的,因為宇智波的滅亡是早已經定下來的,當宇智波妄圖以一家之力挑戰一村一國之威嚴,同時還有兩個二五反骨仔的時候,宇智波的下場就已經注定,這沒什么好說的。

    真正引發混亂的,還是分贓不均。

    據之前不算完全準確的統計,宇智波族內,已經開眼的族人,最少有幾十個,有潛力開眼的,差不多也有百人左右。

    這些人的眼睛,就是三方的主要戰利品,火影直屬暗部,團藏的根,還有宇智波帶土,他們都需要寫輪眼。

    然而在誰都沒有注意到的地方,曹巖悄悄出手,一口氣拿走了十幾雙已經開眼的寫輪眼,以及差不多幾十雙潛力之眼。所謂潛力之眼,就是瞳力比較強悍,隨時隨地都能開啟,就算無法開啟,里面的瞳力也有一定作用的眼睛。

    這叫做潛力之眼。

    潛力之眼的價值不在于開眼,而在于提取瞳力,如果能擁有一雙已經開眼的眼睛,將這些提取出來的瞳力注入進去,就能極大的強化已有的寫輪眼,所以這些東西誰都不可能隨便放過。甚至就連普通的宇智波,也有不錯的價值。

    可現在呢?

    眼睛沒有了。

    團藏的根收獲可能是最大的,差不多得到了十幾雙寫輪眼以及三十多雙寫輪眼;帶土次之,同樣得到了十幾雙寫輪眼,以及十幾雙潛力眼;火影的收獲是最小的,只有幾雙寫輪眼,和十多雙潛力之眼。這樣的收獲,可謂不小,但須知,人心永遠是不足的啊!

    無論團藏,無論帶土,無論火影,都感覺自己的收獲太少了。

    帶土還好一些,畢竟他見不得光,他只要能有收獲就必須滿足,否則他就要去和整個木葉村對剛,他做不到。

    而火影呢,無論如何,表面上火影還是正義的一方。收集寫輪眼,也只是為了不時之需,他本人對寫輪眼的需求并不大,收獲多或是少,他自己是沒什么想法的。

    但團藏就不同了,團藏謀劃了這么久,想了這么多的辦法,中間各種詭計陰謀,所為的,還不是這些眼睛?作為二代目曾經的下屬,團藏當年也是精干之人,甚至有得到火影之位的可能。可結果呢?因為一次意外,他沒能勇敢的站出來,最后在和猿飛的爭奪中失去了獲勝的可能。這個事情,他一輩子都無法忘記。所以這些年來,他只要有機會,就會想辦法爭奪火影之位。只可惜三代目的地位比他想象的還穩,幾十年過去了,他居然沒找到半點機會。

    眼瞅著身體一天不如一天,老邁正在降臨,繼續這樣下去,他就更加沒有機會了。

    所以團藏開始涉足各種身體改造,初代目的細胞,寫輪眼,以及很多別人還不知道的內容,所為的,就是保證自己的身體足夠健康。在長久的爭奪中,他承認自己已經敗給了猿飛,但是沒關系,他準備用熬的,硬生生熬過猿飛。反正這么多年下來,猿飛的實力早已經大不如前,身體也是一天比一天查,如果不是曾經的他足夠強大,此時此刻,就如今這個歲數,怕是走路都要開始打顫了。

    而團藏呢?他的身體素質還保持在一定的水平線上,最根本的原因是初代目的體細胞。

    但眾所周知,初代目的體細胞是一種很可怕的細胞,擁有極強的侵蝕能力,一般人根本降服不了這樣的力量。

    所以團藏必須依靠一些其他的力量來壓制初代目的體細胞,于是他想到了寫輪眼,作為當年能夠和木遁平起平坐的力量,寫輪眼確實能在某種程度上抑制木遁的活性,加上他自己本身的查克拉,維持一個平衡不難。但現在,他原本預計的收獲縮水嚴重……團藏如何能忍?這可是事關他未來的計劃,事關他能不能熬死三代目,事關他一輩子的謀劃的,他絕對不能允許這里面出差錯!

    于是,接到了團藏命令的根,居然肆無忌憚的想要從暗部手里搶寫輪眼。

    暗部,原名暗殺戰術特殊部隊,是二代目為了更好掌控木葉而創立出來的,和忍者學校忍者醫院一起,很快就成了忍界的標配。

    這個部門類似于特種軍隊部門,暗部的成員都是從村子里篩選出的優秀忍者,主要進行保護影和預防外敵侵入忍者村的工作,有時還負責偵察敵情和暗殺等任務,任務的性質一般極其惡劣或枯燥,比如看守重要嫌犯等。由于任務的特殊性。其成員行動時都戴著模仿動物的白色面具,任務性質及其他一切資料均被機密保存。暗部由影直屬,一切命令由影發布,部隊底下設多個四人或五人分隊,由分隊長統一轉達命令和領導執行任務。

    可以說,暗部的存在,很大程度上維持了村子的穩定,一些見不得光的任務也都是他們處理,平均實力也比一般的忍者要強,在村內,不敢說人見人怕鬼見鬼哭,起碼一般人是不愿意招惹的。

    可今天晚上,另一幫有利于暗部體系以外的暗部忍者,居然主動出手襲擊木葉正統的暗部,這還能忍?

    雙方在其他人看不見的地方展開了廝殺,根的忍者因為有心算無心,立刻占據了優勢。但暗部實力更強,所以很快扳回局勢,雙方在火影巖附近對峙,兩方人馬誰都不說話,都默默的看著對方,一方面在等著上級的下一步命令,另一方面,他們自覺沒什么好說的,如果確定是敵人,那就只有一個字——殺!

    不多時,一道黑影出現在場中。

    是三代目火影!

    他身上還穿著火影的御神袍,手中拿著煙斗,臉上沒什么表情,站在原地也和一個普通老頭沒什么區別,但在場之人卻沒人敢小瞧他,尤其是對面的根。

    就算有團藏最嚴酷的控制,在看到三代目的那一霎那,對面的根忍者還是忍不住后退半步,似乎站在那里的不是一個和善可親的老爺子,而是九尾妖狐一般。

    “團藏,我以為今天的收獲已經足夠讓你滿意,你想要做什么我不想管,因為我相信你不會危害村子。但是你如果要挑起木葉村的內亂,我一定不會放過你,我向你應該明白這一點。”

    三代目神色平靜,但目光卻無比的凌厲,掃了對面一眼,那目光好似能刺破黑暗,直接射到團藏身上一般。

    “哼!”

    一聲冷哼從叢林深處傳來,然后團藏拄著拐緩緩走出。

    “猿飛,不要假惺惺了,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團藏的臉色非常難看。

    也是,謀劃了那么久,關系都自己一輩子的野心,現在卻大打折扣,這意味著什么?意味著他的野心很有可能會就此失敗。

    照理說他的收獲也不少了,但自家情況自家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光是壓制木遁的細胞,就需要最少十幾顆眼睛才能做到。考慮到這些眼睛大部分沒開眼,開眼的也盡是些一勾玉的水平,所以他需要大量低等級寫輪眼和潛力之眼,來提取瞳力,強行催熟那些潛力較大的寫輪眼,最起碼也要達到三勾玉的水平才行啊。可現在呢?這個計劃恐怕難以完成,如果木遁壓制不住,自己的生命本身就會遇到危險,這是他絕對不能接受的。

    所以他認為,其他的寫輪眼一定是被三代目拿走了。

    就算還有個曉組織,一個人的力量能做什么?團藏堅持認為罪魁禍首就是三代目,所以才會突然下命令動手。

    三代目現在也冤枉啊,來之前的路上,下面的忍者已經和他說了,包括這一次的收獲等等。他也沒想到自己這邊的收獲居然如此的少,不過話說回來,他本身也不是要用這些寫輪眼做什么,收集起來,一方面那肯定是存著一部分研究的心思,另一方面,也是不想眼睛白白落入他人之手。正如他自己所說,團藏,他還是信得過的,可問題是今晚不是不光團藏一方么?甚至鼬那邊都會收集寫輪眼。好吧,鼬也是可以信任的,但曉的那個人呢?不得不防啊。

    可是收獲這么少,還是讓三代目有些驚訝,原本他一位是團藏拿了大頭,但是現在看來。

    “團藏,人要學會知足,更何況,宇智波終究是宇智波人的,很多事情,我們這些外人根本無法插手,我聽說今天晚上宇智波來了外人?或許,那個人知道你在說什么。”

    三代目緩緩說道。

    什么都沒說明白,但能聽懂的人就聽懂了。

    比如說團藏。

    他當然知道另一人可能也得到了大量寫輪眼,他也知道自己找三代發火是沒道理的,但是他就是忍不住啊。

    而且鬼知道引誘威脅鼬的那個人在哪里?相比之下,不是三代目更加容易找到,也更加容易面談嗎?所以他也只能朝三代目這邊下手了。

    但是現在嘛!

    看著陰影中開始逐漸增加的身影,團藏知道,自己今晚的打算怕也是完蛋了,還在村子里休息的上忍們,已經開始朝這邊靠過來了……他并不想用自己的根和整個木葉村開戰,那等于是找死,而且白白浪費現在的大好形勢,他的目標終究是火影,如果徹底站在了村子的對立面,那可就真是一切休談了。

    再看看不遠處的三代目,就算心有不甘也只能忍下去。

    團藏冷哼一聲,“該做什么老夫自己知道,那個人跑不了,猿飛,你是火影,很多事情老夫可以做,你不能做。”

    團藏冷冷的說道,他已經服軟了,不然他不可能這么說話。

    然后,根就隨著團藏一起退去,等根全部離開后,三代目才嘆了口氣。

    今夜真是多事之秋啊,先是宇智波滅族,然后是根和暗部的大戰,雖然后者只是點到即止,但卻讓原本就緊張的氣氛突然變得更加緊張。無論如何,作為一支不屬于火影的隊伍,根的存在本就是隱患,如今根甚至能和暗部平起平坐,著實是讓不少人吃驚。好在目前還有三代目壓制,團藏呢,也一直保持著理智,這才沒有讓這次沖突變成一場禍端。

    但是未來會如何,三代目現在心里也沒底了,原本只是為了安撫團藏,同時也是增強木葉的實力,可現在看來,自己的想法或許有些問題,也出了些偏差。

    三代目心里想著,臉色愈發的難看。

    ……

    就在幾方人馬都不太開心的時候,曹巖卻悄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感覺周圍沒人之后,他拉好窗簾,手掌一翻,幾十雙眼睛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他事先已經買了不少培養液,這東西市場上有賣,在忍具店就能買到,拍拖那個的培養液或者營養液不值錢,很多忍者都會用到,買的話也不會有人在意,當然了,更高級的培養液那就不是一般人能買到的了。

    曹巖買的也是最普通的,這種培養液,只能保證短時間內這些眼球不會失去活性,但維持的時間不太久,所以曹巖必須立刻著手處理這些眼球。

    “你說什么?你能將這些眼睛融合?”

    看到手鐲上傳來的信息,曹巖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他連忙仔細查看,最后得知,因為他多次穿越時空,手鐲已經得到了很多他之前不知道的好處,再加上之前三叉戟內部的一絲神性,手鐲已經自動進行了魔改,和之前不太一樣了,擁有了很多特殊的力量。其中一種,就是將有機物進行融合。

    之前也有這種能力,但多局限于無機物,比如說刀qiāng棍棒什么的,但是隨著拆分三叉戟并且重組,手鐲擁有了融合有機物的能力,也就是說,它能將面前這些眼球進行融合,取其精華去其糟粕。

    “你怎么不早說呢?”

    曹巖有些驚喜,又有些無奈的搖搖頭。

    手鐲當然無法回答他。

    不過無所謂了。

    曹巖立刻用手鐲融合這些眼球,下一秒,一道淡淡的藍光將所有眼球覆蓋,然后眼球全部消失。大概幾分鐘后,當曹巖感覺到什么的時候,手掌一動,一雙晶瑩如玉的眼球已經出現在他的手中,這雙眼睛上面有著三顆勾玉,但曹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里面的瞳力之恐怖,遠在一般的三勾玉之上。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