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777-41638992/

357.收集眼睛
    好似一縷輕煙飄然進入宇智波駐地,沒有驚動任何人。

    周圍的暗部忍者并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在很遠處,一直關注者這邊的日向家倒是注意到了,只不過日向家很少有族人進入暗部工作,他們也不知道宇智波周圍這些人的身份,他們也不想知道。他們只想看看宇智波的下場,畢竟宇智波的下場很有可能就是未來不知道多少年后他們日向家的下場,日向必須有所警惕。

    事實上,日向雖然一直和宇智波不兌付,但畢竟都是大家族,日向家看著宇智波被滅族,還是有些兔死狐悲之感的。

    只可惜他們沒辦法阻止,也沒辦法改變,如今的木葉村,早已經是火影派一家獨大,連續幾十年的掌權者之間的傳承,加上無數平民忍者和小家族忍者的依附,其實力已經遠遠超過日向一族。甚至加上宇智波在一起,兩大家族聯合起來都不是這股力量的對手,所以日向一族必須明哲保身,否則他們的下場不會比宇智波好到哪里去。但如果就讓他們這樣認輸服軟也是不可能的,誰還沒點野心啊,只不過日向比宇智波更加冷靜,他們知道自己該做什么,也知道自己該怎么做,所以他們不能直接動手,只能在旁邊看著。

    三代目同時也在用望遠鏡之術看著這一切,只可惜他的望遠鏡之術不比白眼,自然是無法看到故意隱藏身形的曹巖。

    結果曹巖就在這多方關注之下,無聲無息的進入了宇智波大宅。

    原本應該人聲鼎沸的宇智波大宅,今天晚上卻格外的安靜,安靜的讓人害怕。

    曹巖一步步向前走去,在拐過一個彎之后,讓人頭皮發麻的一幕出現在他的面前。

    死人!

    一大片四人!

    全都是穿著宇智波家族制式服裝的人,或躺或臥,倒了一地。這些人身上都只有一道傷口而已,毫無疑問,全都是一擊必殺。

    曹巖走上前,低頭看著距離自己最近的那個人,此人瞪大眼睛,眼睛里寫滿了不敢置信。

    是不敢相信自己會被殺?還是不敢相信兇手的身份?

    或許兩者皆有吧。

    曹巖伸出手,輕輕的按在對方的眼皮之上,貌似是要將對方的雙眼合攏,但是下一秒……

    噗嗤!

    一雙眼睛就被他生生的摳了出來。

    上面的血液還沒有完全冷卻,沾在曹巖的手上,搞的好像他是殺人兇手一般。

    “這就是寫輪眼嗎?”

    曹巖感受著這雙眼睛里所蘊含的力量,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就是所謂的瞳力了。

    只不過因為無法判斷此人的實力,所以曹巖也不知道這樣一雙眼睛里所蘊含的瞳力到底是算大還是算小,不過他知道,這只是瞳力而已,宇智波一族的血脈之力和刺激寫輪眼升級的特殊查克拉卻是沒有的。這些東西都還在死者的體內,曹巖可以挖眼,卻無法將對方的查克拉也一起挖出來。

    “看來,應該學習一些封印術了。”

    封印術是這個世界可以說常規力量中最強大的忍術了,為什么這么說?因為封印術很無解,等級非常高,任你是什么級別的高手,面對封印術的時候都難免被各種限制,而且這個世界的封印術能做到各種奇妙的功效,如果有封印術的話,未來或許會起到奇效也說不定。

    不過現在可不是思考這種問題的時候,曹巖手掌一翻,將手掌中的寫輪眼收起來,邁步走下下一具尸體。

    說起來,可能有人會覺得曹巖這種行為挺不好的,畢竟是玷污了死者的亡魂。

    但是這有什么關系呢?這些人又不是他殺死的,而且就算自己不動手,這些人的眼睛也是保不住的。而且換一個角度講,曹巖殺人還少嗎?在鹿鼎記世界,死在他手里的高手就有好幾個,在水滸傳世界,直接或間接死于他手的人,更是多達百萬。大梁征服世界的過程中,破國滅家的舉動絕對不僅僅只有那么一兩起,征服全球的過程中,人口死傷過百萬是很難理解的事情嗎?

    都已經死了那么多人了,曹巖在這方面早已經心硬如鐵,如今不過是區區摳幾只眼睛而已,對于他來說完全沒有任何心里負擔。

    就這樣,曹巖一步步深入宇智波駐地,手中的宇智波之眼也越來越多,所有的眼睛都被他放入了手鐲之中,同時他的左手早已經成了一片血紅色,完全覆滿了血液,根本看不出任何所謂的掌紋。甚至到后來,他的手掌都有些粘結,他知道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感覺,可是他根本不在意。

    遠處還有零星的喊殺聲,顯然,宇智波一族的滅門慘案已經快要完結,在鼬和帶土的雙重殺戮之下,毫無準備的宇智波根本無力抵抗。

    當然了,主要還是鼬,帶土只是負責追殺那些妄圖逃跑,以及目前還在駐地之外的宇智波成員。比如說鼬的那個小女朋友,如果不是宇智波要政變,木葉不得不摧毀宇智波的話,那個小姑娘,或許會和鼬走到一起吧。可惜,世間沒有如果,宇智波鼬化身死神,那個喜歡他的小姑娘,卻死在了帶土手中。

    沒人知道這一刻鼬的心情是怎樣的,難過?悲傷?

    最起碼今晚執行這項人物的幾方人馬都沒有這個心情,也只有曹巖這種閑人,才會在戰場之上走神。

    宇智波族人有數百,能夠開啟寫輪眼的,別管是幾勾玉的狀態,大概能有一百人左右。其他人,大多數只是有可能開啟,最終能不能開啟還是一個未知數,甚至還有一部分女性,是從外族嫁入宇智波的,如今這些人也被一并殺死了。曹巖沒有能力分辨面前的尸體到底是不是宇智波,所以他只能沒有選擇性的將自己所有能遇到的尸體的眼睛全部摘走。

    不知不覺間,他就來到了宇智波大宅的中心地區。

    站在一處墻角后,曹巖悄悄的看著幾十米之外的場景,鼬正站在電線桿上面,看著佐助在下面無助的奔跑。

    鼬也是個有心人,故意將從駐地大門到他家的這一段位置上的尸體搬開,血跡處理干凈,甚至戰場都不在這個路線之上。他的目的是明確的,就是要讓佐助憎恨自己,然后借著這股憎恨成長起來,有能力面對未來的敵人。作為哥哥,他也算是煞費苦心了。

    曹巖躲在一旁,仔細的感應了片刻,確實沒有感覺到第三個人的存在,這才放下心來,閃身進入旁邊的一個房間之中。

    這里是戰場的核心,這邊的戰斗是最為激烈的,反抗也是最為猛烈的,宇智波一族的精銳,有大部分都死在了這里。所以曹巖當然不會錯過,這個區域,可能一雙眼睛的價值就超過自己之前得到的十幾雙眼睛的價值。截至目前位置,曹巖得到的眼睛已經超過了一百雙,出了最初的幾雙眼睛他還感應一下里面的瞳力,后面的,他來不及感應,他知道時間很緊迫,自己必須速戰速決。

    身形好似鬼魅,在一個又一個房間里飄過,所過之處,只留下宇智波空洞洞的眼眶,里面的眼睛已經不翼而飛。

    直到一聲慘叫從不遠處的房間里響起,曹巖知道,鼬已經用月讀狠狠教訓了自己的弟弟。

    那么接下來……

    刷!

    一道黑影在夜空中一閃而逝。

    是鼬,他果然離開了。

    與此同時,在曹巖的感知中,一直在wài wéi警戒的暗部開始進入宇智波,而感之中也突然多出一個身影,很突兀的出現……是帶土吧?也只用掌握了時空間忍術的他可以如此突兀的出現在某個地方。

    “暗部,根,帶土……目標全都是眼睛,我得加快速度了。”

    曹巖心里想著,腳步更快,輕功發揮到了極致,整個人化身一道狂風,迅速掃過周圍幾個房間。

    感受到越來越近的身影,曹巖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擱了。

    他從身處的房間中一躍而出,腳下連點,整個人已經再夜空中拔地而起,好在此時三方人馬都再忙著收集眼睛,而鼬因為今天的行動,內心早已經是殘破不堪,此時也根本不再關注這邊,只想著趕快完事兒,趕快離開這里。三代目的望遠鏡之術也已經撤銷了,畢竟是自家的村民,卻慘遭滅族,他作為影,雖說這事兒是不得不做,但心里多多少少要也還是有些不舒服,而且長時間使用望遠鏡之術,對于老邁的三代來說也不是什么太輕松的事情,他現在需要稍微緩一緩。

    可能一直關注這這里的,就只剩下日向了。

    “他是什么人?”

    日向有些驚訝。

    但是他們也只能驚訝而已,他們眼睜睜看著白衣如雪的曹巖飛入鼬的家,穩穩進入二樓。

    二樓的房間里,佐助躺在地上滿口涎水,整個人都已經昏迷了過去。月讀的威力,就算是卡卡西都扛不住,何況他一個小孩子,更遑論他的父母就死在自己的面前,那種心靈上的沖擊力才是最恐怖的。也虧得他年齡太小,否則就這一下,就足夠讓他開眼了。

    可惜。

    曹巖撇撇嘴。

    如果佐助開眼了,他倒是不介意現在就把佐助的眼睛一并帶走。

    反正到時候誰也不知道到底眼睛落入了誰的手中,今晚收集眼睛的可是三方人馬,根本沒辦法調查。

    但是既然佐助還沒有開眼,曹巖對他的未來表示期待,而且對于曹巖來說,更重要的是因陀羅的傳承查克拉,曹巖能夠感受到那股奇特的力量,很詭異,和他見過的查克拉完全不同,鼬的身上也沒有這種力量。

    “嘖嘖,可惜還不能收走,不然今天的行動就完美了。”

    曹巖撇撇嘴,轉身將不遠處宇智波富岳的眼睛摘了下來。

    如今的宇智波,明面上只有兩雙萬花筒,一雙是鼬,一雙就是富岳了,富岳的萬花筒,是在三戰的時候,目睹他的一位好友為救他犧牲了自己,由此開眼。原著中,他約宇智波鼬在ji hui后,來南賀神社講述給兒子,他隱藏自己擁有萬花筒寫輪眼的原因。因為有了萬花筒寫輪眼就能控制九尾,他用寫輪眼把幻象給鼬看。不過他并不知道鼬已經開眼的事情,而同樣的,也沒人知道他的萬花筒瞳術到底是什么。

    但是沒關系了,這么強大的一雙眼睛,曹巖可不一會放過。

    伸手將眼睛摘下,正要起身的時候,曹巖臉色突然一變。

    他感覺到一股力量出現在附近,正在迅速擴張。

    時空間?

    帶土!

    這時候的帶土,可不是曹巖能對付的,最起碼自己想要殺掉對方是不可能的。

    一旦被帶土發現自己,那自己的身份恐怕就無法隱藏了,原本一系列的學習計劃,可能就會中途夭折,這是曹巖不想看到的。而且如果在這里被帶土發現,即便帶土本身的威脅并不大,畢竟他的能力曹巖是非常清楚的,但他極有可能吧鼬和周圍的暗部吸引過來。面對一大幫能近戰能遠程的暗部忍者,還有鼬這個劇情前期中的bug,曹巖可不想同時和這么多人對戰。

    咬咬牙,體內的查克拉和內力的混合物轟然而動,下一秒,他就像是瞬間移動般,從原地消失不見。

    輕功的極致,就是堪比瞬間移動的速度,而且比瞬身術更加靈敏。

    但相對應的,消耗也巨大,而且對人的身體素質要求極高,即便是此時的曹巖,也不敢頻繁以這種強度使用輕功,但是此刻他已經顧不了那么多了,他可絕對不想被別人發現他的身影。

    跳出房間,曹巖立刻雙腳連踏,他的身體開始迅速拔高,好似一只大鳥一般,在夜空中緩緩上升,確實是沒人注意到他的存在,甚至連日向此時的注意力都不在他的身上。

    只能說,曹巖真的很幸運,因為今夜的行動是多方同時進行的,偏偏這幾方人馬都不信任其他人,所以他們之間沒有任何聯絡,只能按照默契來行動,這才給了曹巖可趁之機。

    他強行提氣,將自己的輕功使用到了極致,一口氣飛上幾十米的高空,這才朝村子的一處角落飛去。

    他肯定不可能直接回家啊,那不是什么都暴露了?

    來到村子邊緣,穩穩落地,感覺周圍沒有任何人之后,他才使用縮骨功將自己重新變成小孩子的模樣,在溪水中洗了洗手,這才踩著輕功,朝自己居住的地方走去。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