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777-41638991/

356.滅門案
    血色之夜,也叫宇智波滅族之夜。

    木葉最大家族,也可以稱得上忍界最大家族,在這一夜滿門滅族,只剩下一個七歲大的宇智波佐助。

    而滅族之人,就是他最親愛的哥哥,宇智波最天才的少年——宇智波鼬。

    說起來,宇智波被滅族,也是挺可惜的。

    如果他們不想著政變,木葉村大抵不會對宇智波這么強悍的家族動手,如果僅僅是宇智波帶土,僅憑他自己是絕對沒能力滅掉宇智波一族的,畢竟就已知的,宇智波一族就有兩雙萬花筒,帶土的能力不得不說是很詭異的,尤其是在沒有被人調查清楚之前,真的是讓人防不勝防。可即便如此,宇智波一族的強者,加上一個木葉村,也不是帶土自己就能撼動的。七年前,他帶著九尾入侵木葉,結果呢?付出了四代目和其妻子的生命為代價后,九尾被重新封印不說,宇智波帶土也身受重傷,這還是其他強者沒怎么出手的情況下,木葉村本身的損失,基本上都是九尾造成的。

    如今,除非帶土能繼續把九尾弄出來,否則只靠他自己,根本不可能翻起什么風浪。

    說到底,還是宇智波一族自身有問題,他們為了權利進行政變,這已經觸及火影派系的底線,加上團藏這個老印比想要奪取寫輪眼,加上鼬自身的思想轉變,將村子的利益放在了家族之上,終于造就了這一出慘劇。

    不過其實仔細想想的話,其實也不能全怪宇智波。

    首先,宇智波在第三次忍界大戰中是有過大大出力的,宇智波鼬的父親,宇智波當代家主富岳在第三次戰爭的時候,帶領宇智波族人在水之國戰線上阻擋水之國的敵人,以一族之力力保木葉東線不失,付出的代價是巨大的。宇智波家的精銳死傷慘重,為的是什么?一方面是為了村子,一方面也是為了權利。當時的情況,三代已經老邁,有資格奪取火影之位的,不過區區三人而已。

    其中就包括了宇智波富岳,而他的對手,分別是波風水門和大蛇丸。只不過大蛇丸志不在此,這一點是木葉高層人盡皆知的,所以真正可以和富岳競爭的,就只有波風水門一人而已。

    初代目二代目不說了,三代目上位,是當時二代目的決定,并沒有詢問村內其他人的意見。不過猿飛日斬也確實是一個不錯的人選,村子里大部分人還是贊同的,當時能夠和三代競爭的也只有一個團藏,可惜團藏本來還是很有機會的,但在最后關頭他卻退縮了,沒能表達出自己愿意以生命殿后的勇氣,結果輸給了猿飛。回村之后就更加沒有機會了,雖然他也掙扎了很多年,但那又如何呢?若非三代目可憐他,他甚至無法建立根,如今尾大不掉,也算是三代執政初期最大的失誤了。

    那個時候,三代目的聲望很高,加上有二代目的支持,所以木葉村的各大家族沒理由反對,也沒法子反對,加上猿飛本身就是忍族,各大家族甚至心懷妄念,覺得三代目會代表他們的利益。

    可結果呢?

    自從三代目上臺后,一力推行平民忍者地位提升的計劃,并且削減大家族的利益,幾十年下來,木葉村的各大家族早已經是怨念沖天。

    三戰是一個最好的扭轉局面的機會,宇智波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甚至當時一直和宇智波不兌付的日向都明里暗里支持宇智波,就是為了將富岳推上前臺。

    但最終結果如何?四代目上臺了,但卻不是他富岳。

    三代這件事上做的其實挺不地道的,為了給波風水門刷聲望,出了水之國的東線戰場以外,利用水門的機動性,讓他頻繁出現在其他戰場瘋狂立功不說,甚至故意壓制東線戰場,以至于日向家甚至都死掉了一位宗家成員,白眼都落入了水之國霧隱村的手中。三代目為了壓制大家族,可為是無所不用其極,大家族付出了那么大的代價,結果卻什么都沒有得到,反倒是平民忍者和小家族開始崛起,這讓宇智波如何能忍?

    其實日向家也非常不滿,但日向家能忍,宇智波因為其血脈特性,情緒比較容易激動,性格也比較容易極端,所以在前有大量死傷,后有火影派系的壓制的情況下,選擇政變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畢竟換作是誰,自家子弟死了那么多,您三代老人家一個屁都不放,還各種防備各種壓制,那都是完全不能忍的。

    而最后的激發點,就在四代目的陣亡這件事上。

    當時的情況,九尾入侵村子,造成了大量的死傷,甚至連四代目都戰死了,可偏偏,戰場上沒有看到宇智波的人,于是團藏這個老印比就開始在暗地里釋放謠言,說是宇智波故意避戰,目的就是害死四代目,更有甚者,因為曾經宇智波斑控制過九尾,有不少人將這一次的襲擊事件直接推到了宇智波頭上,人們都說就是宇智波做的這件事,他們的目的就是摧毀木葉村,害死四代目。

    其實這話倒也不算完全錯誤,起碼宇智波帶土確實是宇智波不假。

    可當時的情況,不能全怪宇智波。

    看看他們在村子里的職責吧,木葉警備部隊,這個部門的含義就是日常維穩,他們不直接負責對外戰爭,而是維護村子的穩定。遇到外敵入侵的時候,木葉警備部隊的任務有二,分別是疏散保護平民,然后是擊退敵人。但當時入侵的是九尾,忍界最強大的尾獸,不夸張說,一個尾獸玉就能輕輕松松毀掉木葉。所以在三代目帶著一票上忍中忍阻擋九尾的時候,宇智波必須盡快將平民疏散,否則一旦尾獸爆發,村子建筑物的損毀還是小事兒,平民的大量死傷就絕對不能接受了。

    這一點上,宇智波是完全沒錯的,要說錯,全都是時辰的錯。

    四代目太果斷了,在確定了敵人的身份后,第一時間破壞了對方對九尾的控制,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將九尾帶走,進行封印。雖然他戰死了,但卻保護了木葉。但于此同時呢,剛剛才將平民們保護好的宇智波,正要加入戰場的時候,居然已經沒他們什么事兒了。要知道,此時的宇智波元氣還遠遠沒有恢復呢,年輕一代還完全沒有成長起來,未來大名鼎鼎的鼬,當時還只是一個少年郎,唯一能拿的出手的,也就是瞬身止水了。

    這種情況下,宇智波以最快的速度保護平民已經很不容易了,根本無力參戰。

    結果就是因為如此,讓木葉村的居民們,發自內心的相信了團藏陰謀散播的言辭。

    于是乎,本就對木葉高層不滿的宇智波,遭到了更大的惡意,那些曾經被他們所保護的平民們,有用仇恨的目光看著他們,那目光,真是恨不能將宇智波徹底抹殺。

    宇智波本就容易波動的情緒,徹底被引爆。

    他們明白,這是高層對他們的針對,只是無法確定出手之人是誰罷了。但是有區別嗎?在宇智波看來,高層都是一丘之貉。他們為了壓制宇智波,什么手段都用上了,宇智波本是驕傲的一族,曾經的忍界最強家族,如今如此的落魄,還要被無數的平民所仇視,內心的屈辱和怒火早已無法壓制,于是乎,宇智波內部開始商量政變的可能性。

    他們自以為很隱秘,卻不知道,他們的家族里出了內鬼。

    宇智波止水,宇智波鼬,兩個宇智波最天才的后代,卻都投靠了木葉高層。

    他們的計劃被泄露,讓原本還有些愧疚的三代目放下了心中最后的柔軟,他當然知道自己對不起宇智波,可為了村子的穩定,他如今還有什么選擇呢?坐下來好好談談?不可能的,雙方的矛盾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自從他上位并且不斷壓制大家族開始,木葉村的大家族對他和他身邊的人就已經非常不滿了。尤其是宇智波,三代目很清楚宇智波心里的想法。或許曾經還有可能緩解,但這一次,已經沒可能了。

    于是,木葉高層也開始著手鎮壓宇智波。

    恰好此時,帶土出現在鼬的面前,表明了自己的來意。鼬當然是扭頭就告訴了三代目,三代目經過深思熟慮后,希望鼬能夠成為木葉安插在曉之中的暗子,也就是說,他希望鼬主動叛逃。

    可之前鼬一直是木葉村的忍者啊,說是一聲模范也不為過,現在讓他叛逃,總要有個理由。

    加上鼬擔心自己的弟弟,結果三方一拍即合,不,或許是四方。

    三代目要鎮壓宇智波,團藏要寫輪眼,帶土要鼬,鼬要保護弟弟……于是乎,宇智波的滅亡成了定局。

    暗部和根負責wài wéi控制,不讓任何一個宇智波逃跑。鼬和帶土動手,將宇智波一族盡皆斬殺,作為代價,鼬要保護佐助,并且希望三代目能保證佐助安全成長,并且替佐助抵擋任何可能的覬覦的目光。這一點,其實就是針對團藏的。

    作為把宇智波一步步坑到了這一步的三代目,心中要說沒有愧疚那是假的,所以他同意了鼬的要求,這也是未來佐助能一直成長,甚至他宇智波那么大一片住宅區都沒有被收回的原因。說到底,木葉還是需要宇智波的,只是三代目需要的是新的宇智波,最好是能從佐助開始,不斷繁衍壯大的宇智波,而并非是之前那個意圖推翻木葉的宇智波。

    以上,就是整個宇智波滅族夜的背景。

    說起來,宇智波可以說是最倒霉的,斑相信了柱間,與其一同建立了木葉村,結果呢?自二代目開始,宇智波就被壓制,整整幾十年的時間,二戰、三戰中族人的大量損失,村民的不信任,來自全村的排擠,最后讓宇智波走上了絕路。這怪誰?怪只能怪命運了。

    要說起來,這幾方人馬,要說錯,或許團藏的問題是最大的,但團藏也不是為了他自己的利益,說到底他想要成為火影,也只是想要改變村子而已,當然了,里面或許有一部分和三代目斗氣的緣故,但更多的還是為了木葉村。嗯,黑絕可能是罪魁禍首,但也只是之一。說到底,還是宇智波的血脈有問題,如果不是他們的性情太容易激動,也不會自古以來就有寫輪眼是邪惡之眼的說法,如果不是從二代目開始就完全不信任宇智波,這個傳統也不會一代一代傳下來。

    說起來也很可惜,如果四代目能在位時間長一些,以他溫和的性格,或許能扭轉這一切。最起碼以波風水門的性情,雖然他也能做到殺伐果斷,但如果有可能的話,他還是會談一談的。而不像三代目,考慮太多,反倒完全沒給雙方開誠布公的機會,加上對團藏的放任,最終釀成了這一門的慘案。

    ……

    曹巖在木葉村里,是最能體會到村中氣氛的變化的,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村子內的緊張氣氛。雖然普通人沒什么感覺,但他從不斷出現又消失的忍者,比往日里更加頻繁的調動,已經很足以說明問題了。

    甚至就連每天來接佐助回家的宇智波美琴,臉上那隱約的憂色都沒能瞞過他的雙眼。

    佐助看不出來,是因為他的年齡太小了,閱歷嚴重不足。

    但曹巖不一樣,曹巖只是從美琴的臉上,就能判斷出宇智波目前的狀況。

    他一天一天的觀察著,終于,在某一天,下午下學后,佐助無視了身邊一幫花癡,一如既往的等待母親的時候,卻發現他的母親并沒有來學校等他。看到這一幕,曹巖就知道,滅門案怕就是今天了。他沒有和任何人打招呼,自己悄悄回到住所,感覺周圍沒有任何眼線之后,曹巖解除了自己身上的縮骨功和易容術,從手鐲里將長刀取出來,在身上固定好。然后看了一眼宇智波的方向,腳踩輕松,好似一道青煙般飄飄然朝宇智波大宅的方向行去。

    速度之快,沿途根本無人能看到他,大家只是感覺到一陣微風,甚至不知道身邊已經過去了一個人。

    而等曹巖來到宇智波大宅附近的時候,里面的殺戮正在進行之中,曹巖在遠處觀望了片刻,找了個機會,悄悄躲過了周圍的暗部忍者的封鎖線,無聲無息進入了宇智波大宅之中。他對自己的斂息能力還是有把握的,只要沒有日向族人在,一般人想要發現他,還真的并不容易。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