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777-41638802/

163.周邊局勢
    楊志緩緩的回過頭,用震驚的目光看著曹巖。

    “你說什么?”

    “我說,如果我能給你一個挽回家族和個人顏面的機會,給你這樣一個希望,你會怎么做呢?”

    曹巖笑瞇瞇的看著楊志。

    “曹首領,我敬你也是一山之主,在這地面上也有些威望,莫要那我耍笑,我可不是任你耍笑之人。”

    楊志握住了刀柄,沉聲說道。

    “那么楊制使,你覺得我是在耍笑你嗎?還是說,你覺得我耍笑了這么多人?你就真的以為我們在梁山上只是為了喝酒吃肉嗎?亦或者,我們所有人在你心里,就全都是那種只圖一時享樂的無謀之人嗎?”

    曹巖沒有回答,而是一連串問了很多問題。

    楊志沉默了,他看著曹巖,一時半刻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曹巖的問題。

    “如果楊制使感興趣,不妨上山細談,放心,我不會對你怎么樣的,而且你應該明白,如果我真的要動手……你是肯定走不掉的,但我沒有這么做,我是帶著誠意的,我很希望楊制使你能好好聽一聽我的話,然后再做決定也不遲。”

    曹巖笑著說道。

    楊志遲疑了,他看著曹巖,片刻之后點點頭。

    “那我就姑且一聽,但若是你真的在戲耍我,我手中這把刀可不是吃素的!”

    楊志冷哼一聲說道。

    只不過這話說的,完全沒有認為威脅性啊,別人就不說了,光是一個曹巖,怕就不是他能對付的了。

    曹巖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側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然后就自顧自在前面帶頭,向山上走去。

    楊志站在后面頓了頓,跟住了曹巖。

    然后一行人就向山上走去,很快就來到了聚義堂,好漢們紛紛就坐,曹巖也坐在了主位上,楊志卻站在大堂中央,也不坐下,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原地看著曹巖。

    “好了,我已經跟著上來了,曹首領想要說什么就說吧,我倒要聽聽曹首領你能說出些什么。”

    大家才剛剛坐穩,楊志就冷哼一聲說道。

    他這個態度讓大家很是不滿,就連魯智深都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不急不急,楊制使吃過早餐沒,要不要嘗一嘗我梁山的伙食?雖然不能和皇宮相比,但我梁山的沒事也是別有風味的,不如嘗一嘗?”

    “免了,我在路上已經吃過東西了,而且來路不明的東西,我楊志絕對不會多吃一口。”

    說這話的同時,他還在盯著晁蓋看,顯然之前的事件讓他一直耿耿于懷,就算已經被曹巖點破他的性格缺陷,他一時半刻也還是拗不過這個彎來。

    “這樣嗎?不吃便罷了,楊制使,站著多不合適,不如坐下喝杯茶再說?”

    “曹首領,我和你上來,不是和你說廢話的,你說你能給我一個機會,我倒要看看你能拿出什么樣的機會,所以不要再用這種寒暄之詞來敷衍我了,有什么就趕快說出來,如果沒什么說的,那楊志就告辭了!”

    楊志說著,拱了拱手就要轉身離開。

    曹巖看著楊志,無奈的搖了搖頭,“制使你果然是急性子,也罷,來人吶,把地圖拿上來!”

    曹巖扭頭朝旁邊說道,自然有士兵應諾,然后小跑著離開。

    不多時,就抱著一個很大的畫卷跑了進來。

    在曹巖身后的地方,將花卷的兩端掛好,然后一松手,畫卷便自動展開。

    然后,一張世界地圖緩緩展開。

    地圖展開的瞬間,包括楊志在內,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說實話,地圖這東西不算稀罕,史前時代古人就知道用符號來記載或說明自己生活的環境、走過的路線等。

    目前已知的并且能找到的最早的地圖實物是刻在陶片上的古巴比倫地圖,據考這是4500多年前的古巴比倫城及其周圍環境的地圖,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發源于北方山地,流向南方的沼澤,古巴比倫城位于兩條山脈之間。

    留存至今的古地圖還有公元前1500年繪制的《尼普爾城邑圖》,它存于由美國賓州大學于19世紀末在尼普爾遺址發掘出土的泥片中。地圖的中心是用蘇美爾文標注的尼普爾城的名稱,西南部有幼發拉底河,西北為嫩比爾杜渠,城中渠將尼普爾分成東西兩半,三面都有城墻,東面由于泥板缺損不可知。城墻上都繪有城門并有名稱注記,城墻外北面和南面均有護城壕溝并有名稱標注,西面有幼發拉底河作為屏障。城中繪有神廟、公園,但對居住區沒有表示。該圖比例尺大約為1∶12萬。

    留存有實物的還有古埃及人于公元前1330~前1317年在蘆葦上繪制的金礦山圖。

    中國關于地圖的記載和傳說可以追溯到4000年前,《左傳》上就記載有夏代的《九鼎圖》。古經《周易》有“河圖”的記載,還有“洛書圖”,表明中國圖書之起源。傳世文獻《周禮》中有17處關于圖的記載,圖又與周官中14種官職相關聯等等,所以地圖不是什么新鮮的貨色,基本上只要是有過一官半職或者學習過文化知識的人,或多或少都見過地圖。

    但讓大家震驚的是,曹巖拿出來的這張地圖可不簡單,他們從未見過如此精細的地圖,地圖上還有各種密密麻麻的線條,讓人看得頭暈。

    “哥哥,這,這是什么圖……”

    “這個啊,這是一份世界地圖。”

    曹巖笑著說道。

    “世界地圖?”

    林沖瞪大眼睛。

    “不錯,這是我的家族,在經過數百年的勘探后,完成的涵蓋了全世界所有山川河流的世界地圖。”

    曹巖面色從容的說道。

    他早就練就了撒謊都不眨眼的本事。

    但其他人不知道啊,在其他人看來,這份地圖太精細了,精細到讓他們無法相信的程度。

    這一刻,大家都對于曹巖的家族升起了一種敬佩和崇拜之心,能夠完成如此縝密地圖的人,怎么想都不是凡人。

    曹巖卻很無所謂,這東西在現代社會一張也就幾十塊錢,精細程度較高的也就上百元,根本就不叫個事兒。

    “好了,地圖不重要,我來說一說咱們現在面臨的情況。”

    曹巖已經事先在地圖上用各種眼色的筆畫出了邊緣線,雖然不敢說完全正確,或者還會有很多的誤差,但無所謂,反正他也只是拿出來唬人而已的。

    他用手指了指地圖上一個用紅色筆記圈出來的區域,“這就是大宋,也就是咱們腳下的這片土地,楊制使,我的第一個問題來了,你直到周圍其他的區域都是什么國家嗎?”

    “……”

    楊志微微蹙了蹙眉頭,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不過他也只是知道個大概,畢竟他沒有去過邊關,很多東西他不是很了解。

    所以他沒有回答,只是盯著曹巖看。

    曹巖微微一笑,伸手在北宋北方的一大片用紫色圈起來的區域輕輕一點,“這是大遼。”

    然后他一指大宋和大遼幾部夾腳的位置,“這是西夏。”

    繼續往西指,“這是回鶻,這是黑汗……“

    順著往南偏,“這是吐蕃……”

    最后是最南面的一小塊區域,“這是大理。”

    “這些,就是我大宋要面臨的主要敵人,大遼和西夏是怎樣我就不說了,回鶻和黑汗雖然距離大宋較遠,但說實話,只要他們愿意,他們未必不能將士兵送到大送來,吐蕃諸部實力不俗,也不可小覷,而大理,雖然目前兩國邦交友好,但別忘了,那邊地處邊南,可謂是民風彪悍,有朝一日他們會成為我們的敵人,也是情理之中的。”

    “以上,就是我大宋邊緣的政治勢力,咱們再往遠看……”

    周方遠說著,手指順勢往更西面挪去。

    “天竺、塞爾柱帝國、拜占庭帝國、東法蘭克王朝、神圣羅馬帝國、西法蘭克王國、中法蘭克王朝、英格蘭王國、蘇格蘭王國、俄國、北海大帝國、第一保加利亞王國、卡斯蒂利亞王國、納瓦拉王國、阿拉貢王國、萊昂王國……各位,世界上還有很多強大的王朝,雖然大宋可能是各方面綜合實力最強的,但有些國家并不比宋朝差,可以說,我梁山如果一直將目光放在大宋,那我們就是一窩山匪,雖然不好聽,但這就是事實。可如果我們把目光放出去呢?廣闊天地大有可為啊,兄弟們,這個世界非常大,宋朝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甚至就連這張地圖,也不敢說將全世界的所有地域全都收錄了進去,你們說,咱們何必非要在這個小水塘里嬉戲呢?魚躍龍門而化龍,我們為什么不能跳出這個小池塘呢?當然,我知道你們都是華夏子民,所以我們今天說的不是這些地方,畢竟這些地方距離咱們太遙遠了,我今天要說的,是這個地方……”

    曹巖第一次將手指落在了大宋的東面,一個不算小的島嶼之上。

    “日本,你們或許并不陌生,335年前,桓武天皇降下圣旨遷都至平安京,這個小小的國家開啟了他們的平安時代,對于這個國家,不用我多說什么,隋朝,唐朝,他們做過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我不說你們也都知道,但我要說的是,他們可以做的事情,咱們也可以做,更何況,我在這個小小的國家附近發現了一個好地方……”

    曹巖伸手在日本島北部一個更小的島嶼上輕輕一點。

    “蝦夷地,就連日本人都看不起的所謂蠻夷之人,但這塊地方,卻是我為梁山找到的出路,別看地圖上這個島只有這么小,但實際上它可并不小。”

    曹巖的臉上,露出了獵人看到獵物時的表情。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