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3011307/

173.雙馬尾里的傲嬌和蘿莉
    是否只有翩翩起舞的蝴蝶,才有被值得撲倒的權利呢?

    從生物學上來說,運動的事物似乎更有活力,通常也更加誘人。

    說不定青蛙只舔舐會動的飛蟲,也是因為祖先喜歡吃健康的蟲子的原因。這種喜好慢慢深入了基因,從而影響到了視力也不一定。

    以上都是村上悠的胡思亂想。

    只是他在為自己,最近總是時常想起佐倉小姐這件事,尋找原因而已。

    人類以前,現在,并且將來,會一直這樣:

    一,對于喜歡自己的異性,特別是漂亮的異性,總是記得很清楚;

    二,不斷追念已經失去的東西。

    11月13日,村上悠接到了石田彰發給他的,下個月開始和內田雄馬一起主持《gangan》廣播的消息。

    聽到《gangan》,由不得他不想起佐倉小姐,所以有了上面的一些胡言亂語。

    佐倉小姐又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喜歡自己的呢?

    初見面時,兩人的關系可以說是險惡。

    后來稍微改善了一點,她心情好,稱呼自己是村上,不好就是人渣變態。

    至今為止,連一句敬語都沒用過。

    難道這是傲嬌?

    村上悠有些弄不明白。

    “島崎,你知道傲嬌嗎?”

    “傲嬌?怎么突然問這個,村上?”

    兩人正在《我要成為雙馬尾》的片場,此時正是A部分和B部分之間的休息時間。

    島崎信長在《雙馬尾》里面出演男主角。

    村上悠飾演的,是第一話的敵人罪惡魔蜥,還有敵軍干部罪惡魔龍。

    釘宮未夕有參演這部動畫,所以村上悠原本只是很著直屬前輩,來出演第一話的敵人。

    但后來遇到了原著小說作者水澤夢。

    “村上,來這部動畫玩玩啊,罪惡魔龍怎么樣?臺詞不多,但幾乎每畫都有出場,白拿錢~”

    水澤夢,【島國最強輕小說作家漫畫家之家!!!】群里另一大惡勢力,口號是{雙馬尾賽高}和{貧乳賽高}。

    于是,村上悠“走后門”拿到了罪惡魔龍役,以每集一萬五千日元,臺詞數量不超過十句,成為了《雙馬尾》的米蟲常駐聲優……之一。

    另外一個是更過份的釘宮未夕,她的臺詞只有兩三句,價錢是每集五萬日元,外加五千日元的人氣加成。

    “傲嬌到底是什么呢?”

    “嗯~~”

    島崎信長陷入了沉思,很認真地開始考慮這個問題。

    “平時看到傲嬌屬性的人,我倒是能一眼鑒定出來,但村上你突然讓我給傲嬌下一個定義的話,感覺有點難啊。”

    “是嘛。”

    村上悠沒有繼續追問,他也就是因為接到石田彰的信息,想起佐倉小姐,然后突然問一句而已。

    答案并不是很重要。

    兩人坐在墻邊的兩張椅子上,把沙發讓給了其他女聲優。

    《七人魔法使》和《修羅場》的共演,再加上平時經常一起玩游戲,村上悠逐漸和島崎信長熟悉起來。

    話是這樣說。

    但這也是村上悠第一次主動和島崎信長搭話。

    “傲嬌,表面上對陌生人或者喜歡的人,很冷淡或趾高氣昂,即展現出“傲”的一面。

    但一旦關系突破某一好感度或者恥度界限后,或者遭遇某種契機(特殊事件)的時候,就會突然變得害羞、嬌俏可人,即表現出“嬌”的一面。”

    大西紗織突然拿著手機走了過來。

    她又是跟著村上悠混了一個路人角色。

    村上悠配音的罪惡魔蜥的手下,臺詞只有幾聲不明意義的“喔給~喔給~”。

    “村上前輩,請看!”

    大西紗織把手機遞給村上悠。

    村上悠接過,看了一眼,是維基百科{傲嬌}的定義。

    “在少女漫畫中,一開始跟女主角作對的女性角色基本都是傲嬌,到故事后期基本都會和女主角成為好友。”

    大西紗織繼續做著說明,然后問了一句。

    “村上前輩最近是接到傲嬌屬性的角色了嗎?”

    “沒有,只是看到《雙馬尾》里的津邊愛香(男主角的青梅竹馬,傲嬌。),突然想到這個詞而已。”

    “誒~~~”島崎信長摸著下巴:“原來村上喜歡傲嬌類型的女孩子啊。”

    “你在胡說些什么?”

    “男孩子有點特殊癖好怎么了?不要害羞嘛,村上~”

    一旁距離他們最近的女聲優上坂堇,突然對島崎信長說道:“這就是你喜歡蘿莉的理由?”

    上坂堇在《雙馬尾》里面,出演的也是男主角,不過是男主角變身的紅色雙馬尾女孩子。

    這個番,就是這么奇怪,所以才說原作者也是惡勢力。

    “喂!我都說了多少次了!我不是蘿莉控,只是我喜歡的角色,都剛好是蘿莉而已!”

    大西紗織,用糟糕的眼神看著眼前的島崎前輩,然后繞到村上悠旁邊,偷偷說道:

    “村上前輩,我們還是離島崎桑遠一點的吧,要不然會被污染的。”

    村上悠把手機還給她,沒聽他們在說什么,心里還想著佐倉小姐的事。

    佐倉鈴音從嚴格意義上來說,好像也不符合傲嬌的定義。

    不過畢竟是現實,又不是動畫,哪里又有什么標準的性格定義呢。

    人心難測,是從古至今的道理。

    更何況是女人。

    大西紗織把手機收好,沒有回到女子聲優團隊里去。

    “前輩,需要喝飲料嗎?我幫你去買。”

    “罐裝的MAX咖啡。”

    “好~島崎桑,您需要什么嗎?”

    “不用不用,我不用了。”

    島崎信長看著小跑出配音室的大西紗織的背影,羨慕道:

    “村上有個很貼心的女~后輩啊。”

    村上悠還沒來得及說話,不遠處,女聲優堆里的釘宮未夕開口了。

    “村上君,我也要喝飲料,給我去買一瓶!”

    釘宮未夕的臉上帶著笑意,模仿著島國公司里,前輩讓新人去買中午飯的語氣。

    配音室里的其他人笑了起來。

    看到釘宮未夕開頭,作為事務所的前輩,內田真理也蠢蠢欲動,但看到村上悠面無表情,她張了張口,還是沒敢出口跟著打趣。

    “出門左轉50米。”

    “你怎么和前輩說話呢?嗯?”

    釘宮未夕仰著下巴,像社會里完成了千人斬的辣妹。

    “我還要看臺本,沒空。”

    “啊~,這樣啊,抱歉,打擾你了~”

    她突然又像學校里,帶著黑框眼鏡、梳著麻花辮、從鄉下來東京上學的女子高中生。

    村上悠對于釘宮未夕的過于活潑,已經完全免疫。

    這種事在各個片場都時有發生。

    大西紗織把咖啡買回來,休息時間也過去了。

    眾人站好位置,開始準備B部分的配音。

    村上悠自然還是最左邊的麥克風。

    大西紗織拿著臺本,乖乖地站在他后面,等著自己上場時間的同時,也在學習著村上悠的演技,包括站位、拿臺本等其他習慣。

    暫時沒有臺詞的赤崎千夏,站在后面,時不時把目光從臺本上,挪到兩人的背影上。

    島崎信長:“明明是那么棒的雙馬尾!”

    相坂優歌,也就是男主青梅竹馬(傲嬌)的聲優:“現在是問那個的時候嗎?”

    釘宮未夕(女學生A):“你說什么呢?怎么可能!我才不會梳那種發型呢!”

    島崎信長:“啊!怎么會!那是”

    釘宮未夕把位置讓出來,內田真理上前:“就是它們!艾帝美基爾!”

    大西紗織從側面,緊緊盯著村上悠。

    下面就輪到村上前輩的出場了。

    “呃哈,哈哈,哈哈哈哈~”

    “很好!”

    “把這個世界上!所有的雙馬尾!盡收我手!”

    大西紗織把臺本擋在自己臉上。

    明明那么霸氣,為什么村上前輩卻演出一股莫名的喜感。

    正當她以為音響監督會喊停的時候,配音卻繼續了下去。

    嗯?什么情況?

    “呃,好,好可怕的破壞力!”

    畫面上,村上悠配音的罪惡魔蜥,公主抱著一個拿著玩偶的雙馬尾蘿莉。

    “不過我還有任務在身,決不能就此屈服。”

    “不行了,小的們,把那個,把那個拿過來!”

    大西紗織也不行了。

    為什么村上前輩明明那么正經地在配音,她總是想笑呢?

    就在她努力憋笑的時候,村上悠讓開了位置。

    就在那么短短幾秒,她配音的片段就跳了過去。

    大西紗織看到村上悠重新走上前,但余光若有若無地看了她一眼。

    完了。

    她把臺本擋在兩人之間。

    要被罵了。

    “去吧,小兔子們在等著你呢~”

    村上前輩的配音還是那么好笑,但saori她,再也笑不出來了

    B部分試音結束后。

    大西紗織立馬一個180°鞠躬。

    “對不起前輩!我走神了!”

    “在配音室里專注一點。”

    “下次再也不敢啦!”

    大西紗織松了口氣,村上前輩居然沒有罵她,太溫柔了~~

    村上悠內心嘆了口氣,當初要不是中野愛衣多此一舉,現在他的心也不會這么累。

    對于這種可有可無的路人角色的配音失誤,音響監督看到村上悠已經在教育自家后輩后,在指導的時候,也就沒有特意點出來

    配音結束后,村上悠婉拒了眾人一起吃飯的提議,朝電車站臺走去。

    大西紗織跟在后面,上了同一輛電車。

    “村上前輩!我有問題想要請教!”

    村上悠把剛打開的《哥布林殺手》,又合了起來。

    “什么事?”

    “就是剛才在配音的時候,明明那么霸氣的場面,為什么前輩配的那么好笑,監督卻沒有喊停?”

    “霸氣?你從哪里看出來的霸氣?”

    大西紗織拿出臺本,一下子就翻到了自己想要的頁碼。

    “就是這句,{盡歸我手}。”

    村上悠看了下,臺本上寫滿了字跡很丑的筆記,頁腳特地折疊了一下。

    看來還不算無可救藥。

    “這句臺詞怎么霸氣了?”

    “誒?”

    大西紗織有點蒙圈地抬起頭,看著村上悠那張俊秀的臉,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配音不是看臺詞就可”

    “等等!請等一下!”

    就在村上悠準備說點什么的時候,大西紗織打斷了他的話。

    她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一本筆記本,封面上寫著《村上前輩語錄》。

    打開,拿出筆。

    “前輩,請說~”

    村上悠:“”

    “配音不僅僅是看臺詞,也要注意動畫的整體風格。《雙馬尾》的反派,就是一本正經地搞笑,自然要配的搞笑一點。”

    “嗯嗯~~”

    大西紗織一字不落的把村上悠說的話記下來。

    ……

    到了下一站,大西紗織和村上悠告別后,坐上了前往ido的電車。

    站在擁擠的車廂里,她拍了拍自己的包,望著窗外的風景。

    等我把這本筆記寫滿,差不多就是我saori以下克上的時候了。

    村上悠在電車上看了十分之一的《哥布林殺手》后,就到了擊電文庫大樓。

    “神樂坂桑,這是這個月的稿子。”

    “辛苦了。”

    神樂坂菖蒲開始審稿,村上悠也繼續翻看著《哥布林殺手》。

    這部動畫的配音最近也要開始了,釘宮未夕找他約好時間,兩人準備一起去。

    兩人出場的集數一模一樣,都是勉強有點鏡頭的路人角色。

    四十分鐘后,神樂坂菖蒲放下稿子。

    “不錯啊,最近越來越好了,不過還需要繼續加油。”

    “嗯,謝謝神樂坂桑。”

    村上悠的《屆不到的愛戀》,從出版以來,從來沒有得過什么大賞。

    和群里作品能夠動畫化的作家比起來,真的是平平無奇。

    但好在喜歡這類風格的讀者,都很支持,也不愁不能繼續連載。

    版權費盡管不多,但也開始逐漸趕超咖啡店的工作。

    另外,雖然算不少,但村上悠花了最多時間的聲優工作,在收入上反而是墊底的。

    收入什么的,都無所謂,他現在好歹把成為頂級聲優當做夢想在前行著。

    離開擊店文庫,村上悠繼續為自己的夢想奔波。

    趕到《游戲人生》廣播室,中野愛衣還是來得比他早,靜靜地坐在廣播室里,翻著臺本。

    村上悠在她對面坐下,放下《哥布林殺手》,拿起今天的廣播劇本。

    劇本上和以前一樣,除了宣傳臺詞外,就是幾個給他們兩個參考的聊天話題。

    但也僅僅只是參考而已。

    現在真正的劇本作家,是坐在他對面的中野桑。

    中野愛衣看村上悠很快把劇本放下,笑著道:

    “村上君你今天的狀態很好啊。”

    村上悠不知道她說這句話的根據是什么。

    “還行,不算好,也不算壞。”

    “這樣啊~~”中野愛衣笑著點點頭:“《雙馬尾》的片場是不是很開心呀~?”

    “《雙馬尾》?”

    “聽說你還讓大西醬給你買飲料了?真好啊~~,我也想要這么可愛的后輩呢。”

    “這并不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

    村上悠揉了揉眉心,想到大西紗織就頭疼。

    但又有什么辦法呢,自家的后輩,再怎么也只能耐心對待了。

    “哈哈哈~”中野愛衣給村上悠拿了一瓶水,插好吸管放到他面前:“那就在《游戲人生》這里加油,爭取做一次快樂的廣播。”

    村上悠喝了一口。

    “這就更難了。”

    “不要這么消極嘛,大不了今天我讓你贏一次。”

    “哦?我終于要結束我的五連敗了嗎?”

    “哈哈哈,不過作為代價,下次在片場的時候,你要請我喝飲料。”

    “可以,100日元贏一次還算劃算。”

    “不是錢的問題哦。”

    “嗯?”

    “你得跑腿給我買。”

    “我可以讓大西去嗎?我最近有一種想要使喚她沖動。”

    村上悠沒有因為自己要教別人什么東西,就要被人伺候自己的想法。

    但大西紗織那種不堪造就的資質,總讓他感覺自我犧牲很多,有一種想要從別的方面,彌補回來的沖動。

    比如說跑腿。

    “不行,讓別人去太沒有誠意了,而且大西醬那么可愛,你怎么可以欺負她呢?”

    “可愛?”

    村上悠再次想起,大西紗織連續幾次不能在準確的時間進行配音。

    于是他堅定地說道:

    “一點也不!比起中野桑你差遠了。”

    “哈哈哈~那…好吧,就讓大西醬給我們兩個買一次水。不過你得出錢,還得請她喝~”

    “沒問題。”

    我的女友是聲優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