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2922197/

168.《刀劍活動》的萬圣節活動
    “首先是釘宮桑,村上桑的看法是什么呢?”

    “果然還是演技吧。”村上點點頭“以前我對釘宮桑的印象,都是{無路賽}之類的軟萌角色,但是她在給亞絲娜配音的時候,能非常好的展現出那股英氣和人妻味。我認為這很厲害。”

    “原來村上君不喜歡蘿莉,喜歡人妻啊?怪不得對我沒興趣呢。”釘宮醬看著村上“但是,我也可以成為人妻的哦,變成村上君你喜歡的樣子~”

    村上悠愣了下。

    “什,什么情況?”

    下面的觀眾被村上嚇了一跳的模樣逗笑了,紛紛大笑起來。

    村上這樣的表情可不多見啊。

    平太一次郎感覺有些不妙,這個釘宮未夕什么情況?

    三十歲大媽還在這里湊熱鬧!

    不要臉!

    6699村上君喜歡人妻,釘宮醬嫁給他,可以一舉兩得,即在一起了,也變成了人妻。

    主持人“釘宮桑,釘宮桑,這里你可是大前輩啊!連你都放飛自我了,這活動就徹底完了。”

    “抱歉抱歉。”釘宮未夕笑著朝觀眾席和主持人道了聲歉“調教自己后輩這件事,回到社內我再慢慢做。”

    主持人“村上桑自己多保重啊,我們是幫不了你了。”

    村上揉了揉眉心。

    主持人“好,接下來是東山桑,村上桑,請。”

    村上“果然還是演技吧。東山配音的角色都是援氣和負責福利的,但她在生活中并不是這種類型的女孩子,我感覺很厲害。”

    “村上君,我,我也可以的。”東山柰柰像小孩子一樣舉著手,滿臉可愛的看著村上悠“我也可以變成你喜歡的樣子。”

    村上側過頭,看著她“今天都是什么情況?你們說好的?”

    “哈哈哈”釘宮未夕和東山柰柰笑著抱在了一起。

    佐倉鈴音“我也感覺柰柰醬在這方面很厲害呢。”

    “恩恩~”

    東山柰柰大眼珠子望著說話的佐倉鈴音。

    佐倉鈴音繼續說道“她平時完全是一個沒有一點援氣的人,但配音的時候卻能做的很好呢。”

    “嘿嘿。”

    東山柰柰驕傲的仰著頭。

    “說不好”佐倉鈴音看著她“內心里面藏著很援氣的一面也不一定。”

    “啊?”東山柰柰輕拍下佐倉的肩膀“鈴音醬~~~”

    兩個女聲優互相嬉戲打鬧,平太一次郎注意到村上悠,旋轉著手上的話筒,已經進入和臺下觀眾一樣的看戲狀態中。

    完全沒有插話的意思。

    甚至還有種巴不得兩人多說一會、拖延時間的意思在里面。

    好在主持人必須嚴格控制時間來安排節目,他打斷了女聲優們的嬉鬧。

    “村上桑對佐倉桑的印象是什么呢?”

    平太一次郎屁股微微離開了座椅,緊盯著村上。

    “果然還是演技吧”

    平太一次郎把自己摔回了座位上。

    這個演技,到底什么情況?

    臺上的主持人都忍不住想吐槽,但還是忍住了,只說了一句“一個聲優在演技上被肯定,是最大的榮耀啊。”

    “嗯,特別是第七話里面,{抱歉,我約好去進貨,先出門了}和{你們兩個幫忙看著吧}兩句臺詞,那種明明心里在流淚,但還是笑著說話的演技,很厲害。”

    平太一次郎點點頭,村上能記得莉茲的臺詞,說明心里很在意佐倉醬啊。

    又是一個素材。

    釘宮未夕“沒錯沒錯,第7話配音的時候,我也在片場,看到鈴音醬的配音,心里就,哇~~~,莉茲,好可憐~”

    “那你倒是不要進來啊!”佐倉鈴音激動的站起來,笑著埋冤道“明明莉茲就要表白了,亞絲娜卻故意這個時候沖進來。”

    釘宮未夕“那是劇本這樣寫的,跟我可沒關系,我很同情莉茲的。”

    主持人“哦?那就是說,如果換成釘宮桑你自己,肯定不會進去的啰?”

    “不,我還是會進去。”

    主持人“誒?”

    佐倉鈴音“你看吧,我就說亞絲娜肯定是故意的。”

    “哈哈哈。”釘宮未夕忍不住笑出聲,然后站起來,故作嚴厲道“如果是我的話,我就直接沖進去,對著莉茲{啪啪}兩個巴掌,讓你勾引我們家村上!”

    “喔喔,幸好有劇本~”佐倉鈴音拍著胸脯,害怕道“要不然我豈不是要挨打了。”

    “沒錯哦,我會一直盯著你,村上君是屬于亞絲娜的。”釘宮未夕轉頭看著正在看戲的村上悠“是吧,桐人君?”

    平太一次郎激動的握著手。

    戰爭!

    是戰爭啊,諸君!

    村上悠有些頭疼的揉揉眉心。

    “我說你們這些人,不要老是把聲優和角色聯系在一起啊,我們不是在聊演技的事嗎?”

    主持人“那站在村上悠的立場上,村上桑你本人喜歡哪一個角色呢?”

    釘宮未夕“對,這是很重要的事!”

    佐倉鈴音“沒錯,這件事必須在這里說清楚!”

    東山柰柰“歐尼醬,直葉(桐人妹妹),在這里哦~”

    高麗菜“我,我也可以~”

    村上悠越過三人,看著最邊上的水籟祈,心里有點羨慕。

    那才是真正的看臺票啊。

    主持人“村上桑,這種時候,只能干脆一點了。”

    村上悠“我必須在這五個角色里選嗎?”

    “啊~”水籟祈說道“村上桑不用在意我的。”

    主持人“”

    這個水籟桑什么個情況?

    主持人“水籟桑就算了,畢竟是女兒,選她的話,我們這個節目可能就要放到深夜了。”

    水籟祈配音的角色和桐人是父女關系(認的)。

    “那奈奈醬也算了吧。”佐倉鈴音用手擋在東山柰柰的臉上“妹妹和哥哥也是不被允許的。”

    “不不不不!”東山柰柰把她的手推開“又不是親生的,才沒有關系呢,而且就算是親生的,奈奈醬也愿意哦,村上君~”

    “哈哈哈哈,喔——”

    下面的觀眾發出狼嚎,起哄聲和掌聲充斥在場館里。

    村上悠,拿著話筒,沒說話。

    主持人“村上桑~~”

    村上悠,持續思考中。

    “完了,”釘宮未夕“村上君的大腦要燒掉了!”

    臺上越是陷入沉默,臺下的觀眾越是感覺好玩,都期待的看著村上悠。

    “果然還是莉茲。”

    “誒?”

    眾人看著佐倉鈴音。

    剛才的那句{果然還是莉茲},是佐倉鈴音模仿村上悠說的。

    “老師!”東山柰柰舉起手,看著主持人“有人想搶跑!”

    “不行哦,佐倉桑!”主持人被可愛的東山柰柰逗笑了“村上桑,該做出決定了。”

    “唉~”村上悠揉著眉心“那就莉茲吧~”

    “啊~~”其余幾人發出失敗的哀嚎。

    佐倉鈴音露出笑容。

    平太一次郎,露出笑容,十指交叉,放在下巴下。

    諸君,我們,勝利了。

    主持人追問道“原因呢?原因是什么?”

    村上悠這次回答的很快。

    “莉茲自己本身很喜歡桐人,但在察覺到亞絲娜的心意后,能夠委屈自己,成全朋友,甚至勸說桐人珍惜亞絲娜,我感覺她很善良,也很溫柔。”

    主持人“嗯嗯,看過第七話的后,大家應該都有這種想法吧。佐倉桑現在感覺怎么樣呢?”

    “呼~~”佐倉鈴音對著自己扇著小手,笑著道“很開心,嗯哈哈~”

    “嗯哈哈?”主持人吐槽了一下這個略顯癡漢的笑聲,接著道“那作為勝利者,麻煩佐倉桑給我們現場配音一段,怎么樣?”

    “好!”觀眾開始鼓掌。

    村上悠也跟著鼓掌。

    又可以拖時間了。

    佐倉鈴音站起來“配音?配哪一段?”

    “嗯~~”主持人翻了下手里的劇本“就村上桑說的那一段吧。”

    “誒?我現在明明勝利了,卻要讓我配那么難過的臺詞嗎?”

    主持人“大家應該也很想現場聽一聽,桐人最喜歡的一段吧?”

    村上悠瞥了眼主持人,這也是一個分不清現實的人。

    觀眾“沒錯!”

    主持人“這就是群眾的呼聲,佐倉桑,請~”

    “好吧好吧。”佐倉鈴音深吸了口氣,整理了一下情緒。

    “抱歉,我約好去進貨,先出門了。”

    她朝觀眾招招手。

    “你們兩個幫忙看著吧。”

    歡快的語氣,帶著細微的鼻音,那種隱藏哀傷和難過,很自然的表現了出來。

    下面的觀眾也被震撼了,紛紛再次鼓掌。

    主持人“果然很厲害啊~~,謝謝佐倉桑,多謝款待,另外,本次活動也有cd售賣,除了tv,還有廣播,品論音軌等等合集,含稅只需要5000日元,大家可以購買回去,慢慢的欣賞各位聲優的演技。”

    主持人“好了,讓我們繼續。接下來是高麗菜桑。”

    “嗯~!”高麗菜兩只小手拿著話筒,期待的看著村上悠。

    “果然還是演技吧。”

    眾人“誒——?”

    主持人都忍不住吐槽“演技,真是便利啊~~。好吧,請村上桑具體說說吧。”

    村上悠“第一次看到高麗菜桑”

    高麗菜“叫我麗菜就可以哦~~”

    “雖然高麗菜桑現在還是一個高中生,但入行已經是兩年,是我的前輩,還是算了。”

    “輩分什么的,不用管它啊,而且村上桑也比我大啊。”

    “不用了。”村上悠無情的拒絕了她的提議,繼續說道“第一次看到高麗菜桑的時候,她還穿著學生制服,但正式收錄的時候,表現卻比很多成年聲,有這樣的演技,很值得我們這些后輩學習。”

    “嗯,謝謝~,但村上桑的演技才是真的厲害呢~”高麗菜的攻勢是不會放緩的“村上桑在配音的時候,我都會在旁邊默默地學習,感覺他的背影非常的高大和安心~”

    釘宮未夕“沒錯,這個后輩太厲害了,我這個前輩的壓力很大。”

    這時,一直不說話的水籟祈突然說了一句“的確是的,我在其他片場,也一直有聽說村上桑的事跡呢~”

    主持人“哦~~,請水籟桑跟我們分享一下。”

    水籟祈“有一次我去給其他動畫錄音,進了錄音棚,看到顯示屏上放了三個橘子皮,心里就啊~~,村上桑已經來這個錄音棚三次了啊~”

    眾人,有點懵。

    主持人“水籟桑!水籟桑!我們在說演技的事啊!橘子皮是什么鬼?”

    “啊?”水籟祈有點沒反應過來“這樣啊。”

    主持人“沒,其他要說的了嗎?”

    水籟祈“嗯?”

    主持人“嘛~,算了,橘子皮就橘子皮吧。”

    水籟祈趕緊說道“當然,村上桑的演技肯定是好的,但大家都說了演技好這件事,我就想說說其他關于村上桑的事。”

    “原來是這樣啊。”主持人擦了擦汗“主持節目這么多年,第一次出汗了。”

    眾人“哈哈哈~”

    水籟祈偏著腦袋,晶瑩的眸子里有些疑惑,臉上是“嗯?”的表情。

    主持人“最后”

    佐倉鈴音“稍等一下。”

    主持人“怎么了,佐倉桑?”

    佐倉鈴音看著村上悠,眼睛里帶著不懷好意“村上桑說我演技好,我就現場表演了一段,但是,村上桑自己什么都沒做呢~”

    佐倉鈴音的語氣很委屈,還用了敬語。

    “等等等等!”村上悠從看戲中回過神,看了一眼假裝委屈的佐倉小姐,轉頭對著主持人說道“這個環節是我說一說對她們的看法,讓我來表演有點奇怪吧?”

    主持人還沒說話,下面的觀眾,特別是女觀眾,發出非常熱烈的起哄聲。

    平太一次郎,流著淚,鼓著掌。

    看到沒有,看到沒有,這就是夫妻互動!

    主持人“觀眾的反應,村上桑也看到了吧?干脆一點,請~”

    村上悠無奈的扭了扭脖子,站了起來。

    “好吧,臺詞是什么?”

    主持人的臺本上沒有這一段,只好說道“請即興表演吧。”

    村上悠“即興表演?”

    佐倉鈴音“表演一下星爆氣流斬也行。”

    觀眾“好!”

    村上悠“星爆氣流斬?”

    主持人對著身后幕布里的工作人員問了一句“有劍嗎?類似劍的工具也行?”

    工作人員搖搖頭。

    主持人“那就只能麻煩村上桑,發揮一下演技了。”

    村上悠“空手表演星爆氣流斬?這是不可能的吧?而且,表演星爆氣流斬本身就不可能。”

    平太一次郎“這里!這里!”

    村上悠“嗯?”

    平太一次郎跑到舞臺邊,把自己包里,隨身攜帶的哥布林殺手的劍遞了過去。

    主持人“哦~,正好正好!謝謝這么觀眾。”

    村上悠蹲下身體,從他手里接過劍,看了他一眼。

    村上悠一眼就認出眼前這個人是誰。

    早知道上次就把他送到醫院住一個月了。

    平太一次郎記得我!村上桑還記得我!哈哈哈,我不愧是得到神賞識的男人!

    平太一次郎,抬頭挺胸。

    村上悠揮了揮劍,質感還算可以。

    主持人“村上桑高中有參加過劍道部嗎?”

    村上悠“沒有,我高中是歌牌部的,最近也在玩歌牌。”

    主持人“哦~,歌牌的確很好玩,那就請村上桑注意一點,不要打傷觀眾~”

    主持人拿著臺本,故作夸張的退的老遠。

    女聲優們也配合著躲到椅子后面去。

    觀眾看到他們的反應,發出哄笑聲。

    只有坐在人群里的5214號,推了推村上悠同款的眼鏡,在自己的筆記本上寫下這樣幾個字。

    {村上桑,在《刀劍神域》活動中,幫大天使新動畫《歌牌情緣》。}

    村上悠拿著劍,照著動畫里的動作,連續揮砍了幾下。

    “星爆,氣流斬!呃啊——”

    非常的帥氣,而且在村上悠故意用很大的力氣下,看起來威力十足。

    女觀眾們發出浪潮,男觀眾們,反而沉默了。

    他們想起被揍的夜晚,還有醫院的營養套餐。

    主持人“不愧是桐人君啊,果然厲害。”

    女聲優們也發出各種贊美。

    釘宮未夕“選角的時候,監督說不定把這一點也考慮在里面呢。”

    高麗菜“我感覺村上君完全可以出演真人版《刀劍神域》~”

    村上悠把劍還給那個不識趣的家伙,坐回了原位。

    喝了一口工作人員準備的東京自來水。

    寡淡的自來水,突然開始變甜了。

    平太一次郎把劍緩緩插會劍鞘。

    從今天開始,它就不是哥布林之劍,而是魔劍{闡釋者}!

    主持人“好了,最后是水籟桑,村上桑,請~”

    水籟祈飾演的結衣,是偏中期出場的角色,十一月份才會加入配音。

    村上悠不能繼續使用演技這個萬金油了。

    他有些苦惱。

    釘宮未夕看著他,低聲提醒道“夸一下外貌就可以啦。”

    外貌?

    村上悠拿著話筒,對著主持人說道“是個美人啊。”

    水籟祈“請不要這樣!村上桑!”

    村上悠“誒?”

    水籟祈“你這樣別人會誤會的。”

    村上悠“抱歉,我沒有說你演技不好的意思。”

    佐倉鈴音微微瞪大著眼睛“誤會的是這里嗎?”

    水籟祈“對啊。”

    村上悠也點點頭。

    佐倉鈴音只好把尋求同類的目光看向其他人。

    主持人“我懂,我懂!一般人誤會的都是{村上桑是不是對水籟桑有什么企圖},而不是演技好壞。”

    佐倉鈴音“對吧對吧,我也是這樣的想的。”

    水籟祈“為什么會這樣想啊?完全搞不明白你們。”

    雖然村上悠也贊成水籟祈的觀點,但他還是選擇沉默,把舞臺交給其他人。

    佐倉鈴音“一般人都會這樣想吧?你不感覺是你和村上很奇怪嗎?”

    水籟祈撓撓頭,很困惱的說道“誒~~是這樣子的嗎?”

    釘宮未夕左手按在胸口,欣慰道“不愧是父女啊,我這個做母親的心里很安慰。”

    聲優是聲優,角色是角色啊,釘宮桑。

    村上悠玩著話筒,已經不想再重申這些基本的道理。

    水籟祈“這樣啊,那我接下來的配音應該能很快進入角色了。”

    主持人“水籟桑除了村上桑說的是一個美人外,也很敬業呢,好了,今天的聲優環節到這里結束了。”

    觀眾“啊?不要啊~”

    其實是因為佐倉鈴音的各種操作,導致時間超時了,其實原本還有小游戲環節。

    主持人“桐人、亞絲娜的手辦,{闡釋者}的模型,在官網上已經可以預約。”

    主持人“另外,《刀劍神域》動畫第一集至第七集,今晚會在ni、abeatv上七集連續重播,陪大家一起度過萬圣節。”

    主持人“接來的舞臺呢,會由lisa桑、藍井艾露桑、釘宮未夕桑、春奈露娜桑,為我們演唱《刀劍神域》所有的歌曲,請大家盡情欣賞。”

    主持人、聲優“謝謝大家~”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