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2411801/

158.一些試音會、磨豆機、秘密
    YM事務所,前臺小姐化著精致的妝容,凝視著大門。

    今天是周一,時隔三個星期,村上桑會來嗎?

    昨天下過雨,天氣不冷也不熱,直到今天,十月十二號,秋天好像才真正的來到東京都。

    這樣的天氣,村上桑應該會很喜歡吧。

    那么文雅俊秀的一個人,很難不喜歡秋天吧?

    但是,這和村上桑來不來事務所,有什么因果關系嗎?

    沒有。

    別說三個星期,三個月不來事務所的聲優也有很多。

    但日復一日的枯燥前臺工作,總得有點期許不是嗎?

    前臺小姐綻放出笑容,事務所門外,穿著畫有Q版可樂易拉罐圖案的白色T恤的村上桑,出現在她的眼簾中。

    “早上好,村上桑~”

    “嗯,早上好。”

    簡單的對話之后,村上桑消失在樓梯轉角。

    前臺小姐又有了新的期許——等待村上桑下樓,目送他離開

    大西紗織站在新人隊里,胸前是寫有她名字的工作牌。

    她眼睛左右看了看,所有女聲優都畫著妝,只有她素著臉。

    這很不妙啊。

    以前從來沒想到過化妝這件事,她也不會化妝,現在進入職場,不化妝是不行的。

    總之,今天回去后,先從nico上直播賣化妝品的小姐姐們哪里,要一份新人入門清單吧。

    啊~~,又要增加開支,幸好還有咖啡店打工的工作,要不然又要問媽媽借錢。

    正想著,面前走過一個前輩,她趕緊跟著新人隊一起鞠躬。

    “早上好。”

    那人沒理她們,直接進了辦公區。

    這也是日常。

    和大家站在一起,被前輩這樣無視,不會讓她太介意。

    站到九點半,自己就必須先走了,咖啡店那里,雖然店長允許她每周一和周五十點上班,但也不能拖太久。

    門外又來了一個人影。

    大西紗織下意識彎腰鞠躬。

    “早上好。”

    這次新人隊的聲音大了一些,也嬌氣了一些。

    大家,不,是女聲優們似乎都在盡力發出自己最好聽的聲音。

    “早上好。”

    這個聲音是

    不會錯的。

    如此清冽好聽的男音,只有村上前輩。

    糟了!

    她現在的鞠躬是90度!

    必須得重新鞠躬才行!

    “村上前輩!”

    大西紗織開口喊住了正要離去的人影。

    “嗯?”

    他回頭看著她,新人隊的其他人也看著她。

    “早上好,前輩!”

    180度鞠躬。

    馬尾垂落,碰到地面。

    “是大西啊。”

    “嗨,前輩!”

    “今天還去咖啡店嗎?”

    “是的,前輩!”

    “待會跟我一起走吧。”

    “嗨!”

    村上悠看著一直保持上半身與下半身重合姿勢的大西紗織,決定結束這場聊天。

    他怕大西紗織年紀輕輕,腰就斷了。

    走到B區,石田彰正等著他。

    “村上君,這里有一份試音臺本,你看看。”

    村上悠接過檔案袋,抽出臺本。

    《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試音臺本

    比企谷八幡役

    他把臺本塞了回去。

    “早見桑擔任女主役的那部動畫?”

    “是的。”石田彰本人對于社內,關于兩人的傳聞也聽說過,但也不是很了解:“你和早見之間有什么不愉快?”

    “沒有,只是早見桑的演繹風格和我有些不搭。”村上悠把檔案袋放回石田彰的辦公桌上:“這部動畫就算了。”

    “《春物》的輕小說很受歡迎,我看過部分,雖然是非常套路化的高中生戀愛物語,但又和普通的完全不同,是一部非常好的作品。”

    “總之謝謝石田桑幫我爭取的試音機會,但這次真的算了。”

    “有什么理由嗎?除了早見紗織以外。”

    村上悠搖了搖頭。

    “唉~”石田彰沉默一會兒:“既然你堅持,那就算了吧。正好我聽說《春物》制作組的資金匱乏,畫面大概率會崩。”

    資金不足是真的,但這部番主要的賣點是劇情,女主角們的身材好壞,反而是次要的。

    這部番能火。

    這是村上悠的判斷,但他肯定不會說出來。

    他不想和體驗派早見紗織一個配音室,那么只有自己主動放棄這一條路。

    至于把早見紗織換掉,一,他沒這個能力;二,就算有能力,他也不會因為自己想接這部番,而把自己不喜歡的女主役換掉。

    別人憑借自己的實力,拿到的女主役,他有什么資格去剝奪?

    他不喜歡別人給他添麻煩,同時,他也不會去給別人添麻煩。

    這種情況下,那只有他主動放棄一條路。

    石田彰雖然對村上悠放棄試音會感到可惜,但也沒有太在意。

    村上悠演技好,價格便宜,不缺試音。

    “這里還有一部番正在開展試音會,你要不要去試試?”

    “男主役嗎?”

    “不是,算是女主吧。講的是咖啡店里幾個可愛女孩子之間友誼的……”

    村上悠打斷了他的話。

    “以前是沒得選,現在我不想再給女性角色配音了。”

    “好吧好吧。”石田彰能理解他的想法,他本就抱著試試的心態提出這個建議的:“那我把試音機會,留給佐倉鈴音。最近只有這兩個試音會,你都拒絕掉了,那只有再等等。”

    一直拒絕經紀人安排的工作也不是辦法,村上悠想了下。

    “石田桑,《在地下城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的試音會麻煩你替我留意一下,我最近一直在看這部小說,對于男主貝爾的試音,還是有點自信的。”

    “這樣啊。”石田彰心情變好了很多:“那也是gangan文庫投資了很多資源的作品,的確是一部值得你嘗試的動畫。

    你依靠《刀劍神域》火起來的人氣,正好通過《地錯》沉淀下來。

    你回去盡管放心準備,我會把你爭取到試音機會的。”

    “嗯,謝謝。對了,石田桑,聽說你最近又收了一個新人。”

    “沒錯,是一個叫大西紗織的孩子。”石田彰有些意外村上悠和他聊這些和工作無關的事:“她也是從abc養成所畢業的,自我介紹的時候,說崇拜的偶像是村上君你,哈哈哈。

    這孩子運氣真的不錯,當時面試的三個考官,一個是村上君你的經紀人我,一個是你的直屬前輩釘宮桑。

    因為這句話,她至少多拿了三分,這才讓她勉強進了第五,和事務所簽約。

    后來我打探所有新人資料的時候,得知一件發生在她身上的趣事,村上君你猜是什么?”

    村上悠當然不會去猜這種無聊的事。

    石田彰也沒抱有他會主動迎合話題的希望,于是自己主動接著說道。

    “她在養成所畢業考核的試音中,為了配好咬仙貝的聲音,吃仙貝吃到便秘,甚至最后進了醫院,哈哈哈。”

    笑完,他補充道。

    “這個孩子身上,有別人沒有的閃光點。”

    其他的情報村上悠都知道,只有進醫院這件事不清楚。

    因為便秘進醫院,不管男女,都是一件不想被提及的事情吧。

    對于石田彰的看法,村上悠是贊成的。

    根據他這段時間的觀察,大西紗織的確是一個勤奮的人。

    朝著夢想努力不息,中野愛衣應該會很喜歡她吧。

    對了,村上悠想起來,自己答應把她介紹給中野愛衣認識的。

    不過,這也不是當前非做不可的事。

    既然大西紗織已經進了聲優的圈子,兩人的見面也成了早晚的事。

    到時候再說吧。

    和石田彰分開后,村上悠走出辦公區,經過新人隊的時候,把大西紗織喊上。

    “大西,走吧。”

    “嗨!前輩!”

    大西紗織又朝著新人隊,還有辦公區分別鞠了一躬,才快步跟上。

    兩人上了電車。

    難得的機會,大西紗織非常想向村上悠請教,多久才能收到第一個試音機會,以及業內各種各樣的規矩。

    但是,村上悠上了車,就捧著書在看,完全沒有交流的打算。

    正在她想到第七種開口方式時,村上悠突然說話了。

    “你一直看著我干嘛?”

    “啊?”大西紗織還沒反應過來,下意識回道:“前輩你長得真帥。”

    說完后,她想從這趟單軌電車上跳下去。

    不是因為害羞。

    而是她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沒有使用恰當的語氣和心態,就像沒有感情的讀臺本一樣(棒讀)。

    村上悠長得帥是毋庸置疑的,但大西紗織的關注點從來不在這上面。

    她只想學技術。

    “前輩!對不起!我走神了!不是故意這樣說的!”對啊,saori,你完全可以趁這個時機,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我在想怎么開口,才能讓前輩教我聲優上的技巧!”

    “事務所會給你安排直屬前輩的,耐心等吧。”說完這句,村上悠繼續看書。

    大西紗織有些失落,但很快又振作起來。

    村上前輩不肯教她技巧,說明她的忠心還不夠,而且,說不定村上前輩害怕她成為第二個村上悠呢?

    剛出道就給老牌聲優代打,出任各種主役

    嘿嘿~,這樣的村上前輩都在在忌憚我的潛力。

    畢竟我也是第五名進的事務所嘛。

    大西紗織感覺擁擠的電車,寬敞起來。

    村上悠在咖啡店待到下午四點,就提前離開了,他準備去給中野愛衣買磨豆機。

    坐了半個小時的電車,來到真田美子推薦的地址。

    門店很小,若不是特地來找,絕對不會發現這扇半木制的玻璃門。

    推門進去,沒有通常商店里通知來客人了的風鈴聲。

    店內即寬敞有擁擠,寬敞是因為里面的空間很大,擁擠則因為里面擺滿了各種與咖啡有關的東西。

    大到咖啡機,小到濾紙,應有盡有。

    店內還有濃郁的咖啡味。

    村上悠往里面走了幾步,找到了香味的來源——吧臺內,一個瘦高、留著長發的大叔正在沖泡咖啡。

    他注意到村上悠的到來,但沒有抬頭。

    “自己看,想買就過來結賬。”

    需要簡潔明了,他身邊還彌漫著{不要打擾我}的空氣。

    村上悠有點喜歡這家店了。

    他也沒有特地打招呼,轉身,在醇厚的香味中,開始在店里挑選起來。

    最后選中了一款,應該符合中野愛衣審美的磨豆機。

    整體紅色,底座是木制的盒子,手搖把手上是一塊黑色的磨盤。

    遠處看,像是水車,嗯~風車也行。

    分量很足,在磨咖啡豆的時候,哪怕不用另外一只手扶著磨豆機,也不會讓機器偏移的程度。

    村上悠把磨豆機拿到吧臺上,不知道是不是老板的人看了一眼。

    “一萬三千五百日元。”

    村上悠拿出一張一萬日元,四張一千日元。

    對面找了他一枚五百日元的硬幣,硬幣上有些發黑。

    “沒有包裝嗎?”

    “沒有。”

    村上悠只好像托塔天王一樣,托著磨豆機,又坐了半小時的電車,趕到錄音棚。

    今天晚上有《游戲人生》的廣播錄制任務。

    村上悠托著磨豆機走進廣播室,中野愛衣正低著頭看臺本。

    她聽到聲音,抬起頭:“晚上好,村上君。”

    村上悠點點頭,把磨豆機放桌上。

    “這是?”

    中野愛衣已經猜到這是給她的磨豆機,但還是下意識問了一句。

    “答應給你買的。”

    “還以為你只是開玩笑呢,謝謝~”

    中野愛衣沒有太客氣,道了一聲謝后,便把注意力放在磨豆機上。

    拿起磨豆機,感受到它那沉重的份量,臉上的喜愛之情更加濃郁。

    她把磨豆機放在自己面前,手抓住把手,轉動了兩圈。

    “怎么辦?我現在就想回去用用看了。”她抬頭看向快速翻著臺本的村上悠:“村上君,回去我給你沖咖啡吧?”

    村上悠頓了一下。

    “晚上喝咖啡我會睡不著。”

    中野愛衣歪了下柔和的小臉,注視著村上悠:“真是奇怪,我為什么感覺喝一點咖啡反而睡眠更好呢~”

    “因人而異吧。”

    “是嘛~”中野愛衣又搖了兩下磨豆機的把手,隨口一說:“村上君,村上君,要不你試一下吧。”

    “什么?”

    “看看喝了咖啡之后,到底是睡不著還是睡眠更好。”

    “哈?”

    “就試一下嘛~沒關系的。”

    “不用了,我是屬于睡不著的那種。”

    “哦,好吧。”

    ……

    廣播錄制中。

    “撒——,游戲開始吧。”

    中野愛衣:“遵循慣例,在廣播開始前,讓我們先進行游戲吧。剪刀石頭布……”

    “等等等等等!”村上悠指著臺本:“這上面寫的是{撲克牌比大小}。”

    中野愛衣沒有看村上悠指著的臺詞,而是笑著和村上悠對視:“但是,staff跟我說,廣播里面什么都可以我們兩個商量著來啊。”

    “我怎么不記得你和我商量過?”

    “嗯~~這種小事,我還認為村上君身為一個男子漢,應該會直接同意呢~”

    村上悠:“……”

    他可不認識這樣的中野愛衣。

    “好吧,那就猜拳。”

    中野愛衣笑的很開心,然后毫不留情的出了布,贏得了勝利。

    “嗯哼~”中野愛衣把稿子拿了起來,一本正經的讀道:“本次的勝利者是中野愛衣桑,敗者是村上悠桑。按照盟約,村上君將進行懲罰游戲。”

    她看了眼村上悠,繼續讀道。

    “本次的懲罰是,{請在廣播里,發表一項從來沒對人說過的秘密},唔哦,大家肯定很好奇村上君的秘密呢。”

    “秘密?”

    “嗯嗯,而且必須是從來沒有發表過的。”

    村上悠想了想,自己除了穿越和系統外,似乎沒有什么秘密。

    意外的是一個純粹的人。

    也不對,真要說的話,人總是有秘密的,只是有些東西對本人來說沒什么,對于外人來說也算秘密。

    “那我就說一個不算秘密的秘密吧。”

    “嗯嗯。”

    “我在家,從來不看臺本的。”

    “這不算秘密吧。”

    “嗯?”

    “我知道哦。”

    他都忘了,兩人是合租關系。而且他的臺本拿回去后,一直丟在客廳里,只有去錄音棚的時候才會拿出來看兩眼。

    而且別人的臺本上面除了分段,不認識的字的標注,還有每段大概用什么樣的感情去配音的提示。

    例如東山柰柰,她的臺本上用畫愛心的方式,表示這句臺詞必須用援氣的語氣配音。

    而他的臺本在配完音后,還是嶄新的。

    “我擅長各種樂器。”

    這是【音樂】技能帶來的技巧,村上悠從來沒在任何人面前表演過,雖然他本人都快忘了這事,但無疑是個秘密。

    “嗯~~,樂器的話,總得很著老師學吧,那老師肯定知道啊,所以不能算秘密吧?你說呢,村上君?”

    村上悠看著中野愛衣。

    中野愛衣用無辜的眼神回敬他。

    “……中野桑說的有道理。那我換一個吧。”

    “嗯嗯~”

    “我在配音的時候,其實也只是在假裝看臺本。”

    “噢~,這個我也知道呢。”

    “這你也知道?”

    “嗯,我知道哦。”中野愛衣兩手下意識的整理了一下手中的臺本:“在月什么真美的劇組里,我還沒注意到,但在《游戲人生》里,我們兩個飾演的【空白】不是經常一起說話嗎?

    為了和村上君你同時開口,我一直有好好觀察你的嘴型和氣息哦,然后有一次就發現,你的臺本頁碼和配音臺詞對不上。

    不過村上君你真是厲害,完全靠配音開始前的一小段時間,就把五六十句臺詞全背下來了。”

    中野愛衣敬佩的看著村上悠。

    村上悠看了看她,然后說道:“中野桑。”

    “嗯?怎么了?語氣突然這么正式?”

    “咖啡……”

    “嗯?”

    “我回去會喝的,所以,這個懲罰游戲能不能算我過了,我實在想不到還有什么你不知道的。”

    “噗嗤~~”

    中野愛衣把頭埋在了手腕里,伏在桌上,發出充滿勝利者氣息的笑聲。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