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2117318/

151.gangan嘉賓、讓人頭疼的節目,不,佐倉
    “嗨,今天的配音工作到這里結束了,大家辛苦了。”

    村上悠合攏臺本,第一個從配音室里走出來。

    坐在休息室里,等了很久的石田彰,迎面走上來。

    “結束了?”

    “嗯,接下來就剩gangan錄制了?”

    “沒錯,走吧。”

    石田彰今天特意抽時間陪著村上悠,也是為了gangan節目的錄制。

    gangan文庫最近有很多動畫企劃,本身也有很多質量過硬的輕小說版權,是各大事務所需要結交的對象。

    而gangan節目,是gangan文庫主辦的,自然需要慎重對待。

    特別是村上悠的緋聞風波,在網上還沒有完全平息的情況下。

    兩人坐電車來到錄制gangan節目的錄音棚。

    上樓之前,石田對村上悠提醒了兩句。

    “這次的主持人雖然都是社內的,但你也要注意影響,不要表現的太過親密,特別是內田真理,事務所是準備讓她走偶像化路線的。”

    村上悠問了一個很實際的問題。

    “那她主動接近我呢?”

    “”

    石田彰從好笑,到不得不承認這件的事有很大可能性,也就花了三秒鐘。

    他嘆了口氣。

    “那你把話題盡量控制在宣傳上,不要過多的聊天。節目效果就不要管太多了。”

    可是,掌握廣播話題權的,不太可能是他。

    這句話,村上悠沒說出來。

    說出來也沒有辦法解決的問題,就留給自己煩惱吧。

    煩惱這種東西,少一個人關注,世上便多一份幸福。

    “現在的女聲優,但凡長得好看,或者唱歌好聽一些的,都會走偶像化路線,不只是這次的內田真理,以后你出席活動也要多注意。”

    “嗯,放心吧。我不是擋別人財路的人。”

    聲優這份工作。

    用佐倉小姐的話來說,頂級聲優奮斗一生,勉強可以在東京公寓里買一套房子。

    一戶建這種東西,就不要想太多。

    但是走偶像化路線的聲優,工資就會多的多,演唱會、專輯、寫真什么的,都是很大的收入來源。

    和國內男性演員比較受歡迎不同——追星的都是女性,聲優界更多的是男粉,所以女性聲優在偶像化上更加得天獨厚。

    頂級男聲優,哪怕成為業界勞模,天天跑活動和接戲,也不可能比得上女性聲優的收入的。

    但遵循凡是事物,都有其兩面性的基本原理,偶像化的女聲優們也要失去戀愛自由和行為自由。

    只能成為別人想讓你成為的人。

    “村上君你的話,要不要試著走偶像化路線,你是絕對有這個條件的。”

    “不用了,我對出名不感興趣。而且做偶像太累了。”

    石田彰有些為自己的經紀人分成苦惱。

    “佐倉不肯走偶像化路線,你也不肯,你們兩個真是算了,算了,我們上去吧。”

    進了錄音棚。

    “村上君,你先去化妝室和主持人熟悉一下,我去和導演聊聊。”

    “好。”

    村上悠不喜歡島國繁雜的禮節,對于石田彰的安排很滿意。

    化妝室很小,只有一面鏡子,有兩個女性正坐在鏡子前,對著臉上自己化妝。

    沒有化妝師。

    “打擾了。”

    兩個女聲優扭過頭,佐倉小姐正在畫眉毛,看到村上悠走進來。

    “你來啦。”

    然后繼續對著鏡子畫眉。

    另外一個女生應該就是內田雄馬的姐姐內田真理了。

    她的長相,的確稱得上美人兩個字。

    內田真理正在涂口紅,看到村上悠,連忙站起來。

    “你好,我是內田真理,也是YM的,請多多指教。”

    “村上悠,今年社內的新人,內田桑多指教。”

    完成石田彰布置的打招呼任務,村上悠找了角落坐下。

    化妝室真的非常小,即使坐在角落,村上悠靠兩人也很近,能聞到她們身上的清香。

    內田真理穿的是一件深藍色無袖長裙,佐倉小姐是一件水色的長裙,外面套了一件白色線織的外套。

    過了一會,劇本作家把臺本給三人送進來。

    內田真理拿著臺本,看了下角落里的村上悠,有主動打招呼和一起磋商臺本的想法。

    但是村上悠看著臺本,眉心微蹙,時而點點頭。

    這個時候,不該上去打擾吧。

    內田真理低下頭,也認真看著臺本。

    “哈哈哈哈。”

    佐倉鈴音的笑聲吵到了她。

    她抬起頭,看向一個月沒見的搭檔。

    “佐倉,怎么了?”

    佐倉鈴音很自然的靠了過來,內田真理能聞到不知道從她頭發上,還是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

    “內田,你看這一段。”

    內田真理順著佐倉鈴音的手指,看向臺本。

    {關于這回的gangan頻道,有嘉賓要來了。}

    到這里沒什么可以笑的。

    她繼續往下看。

    {是一個與夏季氛圍相稱的,爽朗的人就好了呢。}

    {像廣告里的牙膏那樣清涼就好了}

    {再像是清涼飲料那樣的}

    {讓我們期待他綻開的笑容吧~}

    {竟然!百忙之中,笑容綻放的村上悠通過通信來做客啦!}

    “哈哈哈。”

    佐倉鈴音又開始爆笑,真理有些不清楚笑點在哪里。

    這幾句臺詞,在廣播臺本里,是連最基本的笑點都算不上的水準吧?

    佐倉鈴音腳在墻壁上微微一蹬,裝有滑輪的椅子,直接飛向角落里的村上悠。

    這兩個人,認識?

    “啪~”

    佐倉鈴音直接把村上君的臺本搶走。

    “喂!給我綻放笑容啊!哈哈哈”

    在這個小房間里,佐倉鈴音笑容讓真理感覺有些刺耳。

    沒看到村上君在認真的看臺本嗎?這樣是很不禮貌的啊!

    村上君果然生氣了。

    他面無表情的看著佐倉鈴音,一張俊朗的臉沒有溫度,像是自己家里放冰箱里的曇花。

    太帥了。

    真理回過神,準備上前緩和一下氣氛。

    “嗯——”

    佐倉鈴音氣勢洶洶的站了起來,雙眼瞪的很大,眼白都變多了很多,很不淑女。

    她俯視著坐在椅子上的村上君。

    “臺本上寫的很清楚!笑容綻放!清爽!看到了嗎?快給我笑一個!”

    這兩個人,關系,很好?

    村上君似乎很無奈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我臺本還沒看完。”

    “你先笑!”

    村上君伸出手,手指修長白皙。

    “還給我。”

    “啪!”

    佐倉鈴音毫不客氣的用臺本把村上君的手打開。

    “你先笑一個,我就還給你。”

    “給我。”

    “先笑!”

    “給我。”

    “笑!”

    內田真理面無表情,默默的低頭翻著臺本

    村上悠被佐倉大小姐搞得頭疼。

    自己假裝看臺本,實則走神的套路,對付其他片場的聲優們,都很有效。

    唯獨這個佐倉鈴音!

    不管是《七人魔法使》的片場也好,現在這個廣播也好,只要她想和你說話了,那就一定要讓你說兩句,直到她滿意為止。

    完全不管你在干什么。

    盡管村上悠一直在走神和睡覺。

    外面的工作人員敲了下門,通知三人節目要開始了,村上悠終于拿回屬于自己的臺本。

    按照劇本,村上悠先假裝是通過視頻來參加節目,所以呆在廣播室的一個小角落,一臺攝像機對著他。

    在他面前是一張桌子,上面擺滿了《漫畫家與助手》的漫畫。

    佐倉鈴音和內田真理做進廣播室。

    “大家好,swipe,我是佐倉鈴音。”

    “大家好,swipe,我是內田真理。”

    村上悠也不知道這個節目里的swipe是什么意思,但好像作為打招呼的用語在使用著。

    在說swipe的同時,右手食指同時要在空中畫一個笑臉。

    這就是村上悠討厭廣播的原因了。

    花里胡哨!

    各種無厘頭!

    二三十歲的人,像孩子一樣裝傻。

    村上悠只有【演技】上的職業素養,坐廣播可不歸【演技】管。

    廣播室里的兩人打完招呼,開始說起讓佐倉鈴音爆笑的臺詞。

    在讀這段臺本時,佐倉鈴音總是下意識看向角落里的村上悠,臉上有期待,也有促狹。

    “好了!嘉賓馬上登場!”佐倉鈴音讀完臺本,用非常期待的語氣喊道::“讓我們注意防御來自嘉賓的笑容暴擊吧。”

    內田真理用手對自己扇著風,臉上是要去見帥哥的笑容:“對啊,說不定會被直接擊沉呢~”

    佐倉鈴音把外套拖了下來,露出纖細的手臂,然后拉了拉自己肩膀的衣服。

    “好緊張,好緊張,熱起來了呢!會是怎么樣的笑容呢~”

    “讓我們馬上接通吧,中繼站的村上桑~”

    佐倉鈴音雙手在嘴前做喇叭狀,笑著喊道:“村上~村上~”

    畫面切到村上悠這邊。

    “swipe。”村上悠沒有感情的在空中畫了一個笑容:“這里是村上悠得斯~”

    “啊~~”內田真理鼓掌,歡笑著道:“歡迎村上桑~請多多指教”

    佐倉鈴音用哄小孩子的語氣,說道:“村上~~,沒有好好在笑喲~~麻煩再來一遍~~”

    村上悠輕微的嘆了口氣。

    朝著攝像頭,微微勾了勾嘴角。

    本該很僵硬的動作,但在村上悠做起來,卻顯的邪魅,配上那張書生氣的臉,佐倉鈴音說的笑容暴擊,也就這種程度了。

    “哈哈哈哈。”

    佐倉小姐,明顯沒有被觸發暴擊。

    她拍著桌子。

    “什么鬼啊!好丑好丑,哈哈哈!”

    村上悠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頭,是真的開始疼了。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