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364/

129.從刷好感度開始
    “什么嘛?你是在說我H~?”

    “不是嗎?看看你的眼睛!看看你的山脈!看看的你腿!”

    “啊!不要摸那里!你的腿和山脈才援氣慢慢呢!”

    “啊~~”

    七月的東京很熱,上一次讓村上悠有這種感受的,是N京。

    村上悠記得很清楚,那是18年的七月,他在N京進修,每天上課到中午十二點。那個時間點出去吃飯,走兩步就能讓人出一身汗。

    此時東京的天氣,和那個時候的N京像極了。

    所以這樣的天氣下,東山柰柰、佐倉鈴音還有中野愛衣的睡衣越來越薄,褲子也都是短褲,幾人扭打在一起,有點影響村上悠看書。

    好在還有一個堅持穿熊睡衣的悠沐碧,看著像小孩子一樣的她,讓村上悠心里圣潔起來。

    悠沐碧把錯題重做了一遍,正準備給村上悠看,注意到他的眼神。

    “你什么意思?!在可憐我長得矮?!”

    村上悠摸摸下巴,打量她幾眼。

    “你,最近是不是長高了?”

    “誒?真的嗎?不騙我?怪不得我最近坐公交車蕩腳的時候,幅度甩的沒以前大了呢。哈哈,我就說嘛~,哪有高三就停止發育的呢~,你說是不是?”

    “嗯。”

    村上悠面不改色,拿過錯題看起來。

    7月十六號,晴,很熱。

    村上悠和中野愛衣兩人一起去《月色真美》的片場。

    她今天穿了白色的短袖,下身是咖啡色的短裙。脖子上系了一根黑色的繩子——現在是14年,這樣的內衣款式還是經常能見到。

    “村上君,你在看什么?”

    中野愛衣注意到角落里村上悠的目光,一直集中在她身上。

    “嘿嘿~”村川梨依發出調皮的笑聲:“村上桑肯定在好奇這根帶子有什么用吧?可以嘗試拉一下哦~嚯嚯嚯”

    “你在說什么啊~,怎么可以和男孩子說這種話。”中野愛衣捂著自己的后頸,臉有點紅。

    村上悠低頭繼續裝作看臺本,右手食指撓了撓自己的眉心。

    《月色真美》的配音工作已經接近結束,男主角想要考取女主角的高中失利,兩人陷入了短暫的、村上悠看不太懂的、莫名其妙的糾結中。

    而男主角不僅僅中考失利,動畫沒播放到的未來高考也會失利,成了浪人一年。

    這部動畫未免過于現實,但也正因為現實,才最能打動人心吧。

    正常的錄音結束后,村上悠和中野愛衣單獨留下來,錄制制作組要求的{男女朋友臺詞}。

    語音包放在官網上,供聲控網民們免費下載,村上悠的語音包下載量已經突破了一萬人次。

    有做鬧鐘app的公司正在和石田彰洽談,準備邀請村上悠做一個起床鬧鈴——業界稍微出名的聲優都做過這類工作。

    這些事村上悠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反正有工作安排,他就去完成。

    “大家稍微休息一下吧。”

    “嗨。”

    時間已經到了中午,有工作人員拿了各種便當進來,所有工作人員坐在一起吃飯。

    飯田里樹吃著飯,對兩人問道:“最近《刀劍神域》的試音你們參加了嗎?”

    中野愛衣喝了一口湯,回答道:“嗨,事務所都讓我們報名了。”

    “聽說會是半年番,業界也很看好,你們加油。”

    中野愛衣謙虛了幾句。

    “我吃好了。”村上悠放下碗筷。

    “誒?這么快嗎?再來一份?”

    “不,不用了,謝謝。”

    村上悠起身坐回屬于自己的角落,中野愛衣艱難的吞咽著自己飯菜。

    對櫻花莊的人來說,這些外面買的便當味道算是非常難吃。習慣了村上悠的手藝,想要正常的吃下普通飯菜,也是一場戰斗啊。

    她看了眼村上悠的便當盒,吃的很干凈。結果只有廚師自己沒有養成這個壞毛病嗎?

    中野愛衣再次喝了一口湯,把嘴里的飯菜沖進胃里。

    吃過飯,眾人也沒休息,抓緊時間把剩下的工作一口氣全部完成。村上悠和中野愛衣走出大樓時,時間是下午3點左右。

    “我去打工了。”

    “嗯,一小心。”

    ido咖啡店里,昨晚上了第一節聲優課的大西紗織,一邊努力工作,一邊時不時看著門口。

    不是在看客人——客人上門有門鈴,而是期待著村上悠的到來。

    沒錯,中澤正行這家伙給學員上的第一堂課,既不是如何調整呼吸,也不是演技,就連最沒用的科普當前熱門聲優情報都不是——村上悠當初上課的時候,有兩節課的教師一直在放經典的配音片段混課時長。

    而是以村上悠為例子,給大家畫大餅,講一些人生哲理。

    因此,大西紗織終于想起來,為什么村上悠這個名字這么熟悉,這不就是給《月色真美》配音的新人聲優嗎?

    不僅如此,在《我勇》里給大前輩代打,聲線做到完全一致;在《旭丘偶像》里男配女,做到毫無異常,甚至比絕大多數女性的聲音都要好聽。

    不知道能不能讓他傳授我聲優的技巧呢~

    大西紗織從昨天晚上開始,就一直想著這個問題。

    總之,先從刷好感度開始吧,加油,saori!

    “叮嚀~”

    村上悠推門進了ido,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店內的情況。

    “村上桑,下午好!”

    面前大西紗織的問好聲嚇了他一跳。

    “哦,今天很精神啊。”

    “嗨!全力全開!saori得斯~”

    村上悠食指扣了扣自己的眉心,這句話怎么這么耳熟?

    “加油。”

    “嗨!”

    這時北川玉子才拿著圍裙走過來。

    村上悠接過圍裙。

    “你爺爺病情怎么樣?”

    “嗯~,醫生說已經沒事了,謝謝師傅。”北川玉子笑的很開心,繞到村上悠身后:“師傅,我幫你系吧。”

    “不用。”

    村上悠自己快速系好圍裙,進了吧臺,店里已經有客人看到他,準備重新點咖啡了。

    到了晚上八點。

    大西紗織對北川玉子小聲說道:“北川醬,我今天能不能拿三個面包?我出錢買。”

    “可以哦,我把我的給你。”

    “非常,非常感謝!”大西紗織一個180°鞠躬,隨后解釋道:“我今天晚上要和一個朋友散步,說好了給她帶最好吃的面包的。”

    北川玉子笑了下,把三個面包裝在包裝袋里。

    “師傅做的才是最好吃的。”

    “北川醬做的是第二好吃!”

    說完這句話,大西紗織看到北川玉子笑的非常開心。

    看來我果然是一個看的懂空氣的人!

    “叮嚀~”

    大西紗織聽到聲音,下意識朝著門的方向鞠躬說道:“客人,本店已經打烊了。”

    “saori~”

    聲音非常的好聽,吧臺里的村上悠都忍不住抬起頭,這個聲音和他魅力?1的嗓子都不相上下。

    大門沒有進來人,只有一張圓臉。

    好不好看村上悠沒在意,也就沒仔細看。

    “你不是今天要去考3級夜景鑒賞士嘛?再不快點要來不及了~”

    聲音非常的軟萌,滿足了好奇心的村上悠又重新低下頭,繼續做著下班前的最后一杯咖啡。

    “啊~~啊!我都忘了!來了來了,我去換一下衣服,很快,等我一下,小祈~”

    大西紗織很快換好衣服。

    “村上桑,真田桑,北川醬,今天我先走了。”

    “嗯,今天辛苦了。”

    大西紗織帶著她的朋友,快速消失在路邊的燈光中。

    村上悠把咖啡店調制好,遞給真田美子,把圍裙脫下遞給北川玉子。

    “夜景鑒賞士是什么東西?”

    真田美子喝著4.4分的咖啡,回答道:“沒聽說過。”

    “我也沒聽說過。”北川玉子把師傅的圍裙整理好。

    村上悠點點頭:“我先回去了,今天辛苦了,玉子。”

    “師傅也辛苦了,一路小心。”

    “嗯。”

    村上悠在回去的電車上搜索了一下夜景鑒賞士。

    他對夜景兩個字有些在意。

    “夜景達人幫助企業和政府設計夜景選定夜景遺產檢定標準如下:1”

    “成為夜景鑒賞士的好處?”

    村上悠打起精神,往下滑動屏幕。

    “購買LED打折,然后”

    沒了。

    唯一的好處只是購買LED燈有折扣嗎?

    村上悠熄掉手機屏幕,伸手抓了抓自己的頭發。

    島國人到底是有多無聊。

    嗯?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