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361/

126.病倒
    回到櫻花莊。

    先做飯。

    凡是快樂的事,前戲時間越長,快樂來臨的一刻就越是快樂,比如說一天沒吃東西,晚上吃了一頓豪華自助,成堆的肉、海鮮、甜品、熟食、飲料,任你挑選。

    你會犯選擇困難癥,幸福的選擇困難癥。

    深諳這個道理的村上悠,并沒有因為自己不可以立馬看書而消極,或者把晚飯做的隨意。

    相反,他花了整整兩個小時的時間,烹飪了一大桌菜。

    “誒?納尼?納尼?今天為什么這么豐盛?”中野愛衣看著滿桌的菜,情緒也激動起來。

    不等其余人回答她的問題,她站起來:“等等,我去拿一瓶清酒。”

    等中野愛衣重新坐下,給自己倒了半杯酒后。

    “我開動了!”X5

    東山柰柰在廚房幫忙嘗菜的時候已經吃了半飽,對她的戰斗力產生了些許影響——以前是所有菜都吃,現在只能專挑自己特別喜歡吃的。

    悠沐碧胃小,在廚房已經吃撐,唯一的樂趣就是和東山柰柰、佐倉鈴音搶食。

    飯桌上,最悠閑的不是村上悠這個對美食沒有太多追求的人,而是喝著酒的中野愛衣。

    她手持高腳杯,手指甲上有村上悠一直搞不懂有什么用處的白色美甲。喝酒前,會下意識輕微搖晃酒杯;酒杯靠近嘴唇,停頓了零點幾秒,似乎聞了下酒香。

    喝完酒,臉上露出享受,隨即吃了口菜,又喝了口酒。

    于是,臉上的享受更加具體化,像是勝利者的味道。

    當成慶功酒了?

    村上悠心里做著無聊的猜測。

    他第一個吃完,然后走到墻邊,盤膝坐在地上,懷著和中野愛衣倒酒時一樣的心情,拿出《刀劍神域》第一卷。

    【閱讀】滿級下,他像是真的進入了SAO,隨著桐人砍殺一個又一個怪物,欣賞著虛擬世界美到極致的風景。就連《今晚月色真美》廣播第二期都沒認真聽。

    輪到他洗澡時,第一卷已經看了大半。

    洗完澡,沒有繼續看,而是打開電視機,拿出稿紙,把今天想到的靈感繼續完善和潤色。

    十一點半,睡覺。

    【肉體改造lv3:2/100】

    7月14,周一。

    結束了上午的配音任務,村上悠乘坐電車前往ido。剛進門,居然看到了北川餡子。

    她正在和玉子說著什么,兩人的臉上都很焦急。

    村上悠走過去。

    “怎么了?”

    “師傅!”北川玉子像是暴雨中的小狗,終于找到了屋檐:“爺爺他出事了……”

    說著,她已經開始抹淚。

    村上悠皺了下眉。

    “那你還不趕緊回家。”

    “可是美子姐不在,店里……”

    “姐姐!”北川餡子幾乎是吼出來的。

    “啊~”北川玉子身體抖了下。

    村上悠拍拍餡子的腦袋,對玉子說道:“放心,我來了,你快回去吧。”

    “嗯,謝謝師傅。”

    “快去吧。”

    北川玉子和北川餡子沖出了咖啡店,隨后朝著兔子街方向跑去,很快消失在村上悠的視線里。

    希望沒事。

    下班后去看看吧。

    村上悠收回目光,去員工休息室換了衣服,開始工作。

    到了晚上八點。

    “大西,東麻,店里交給你們了。”

    大西紗織立馬大聲回答道:“嗨,前輩!”

    村上悠點點頭,一邊往車站走,一邊撥通北川玉子的電話。

    電話響了一會兒才被接通。

    “玉子,你爺爺沒事吧?”

    “不知道。”北川玉子的聲音帶著哭腔:“還在搶救中。”

    “在哪個醫院?。”

    “東大醫科。唔……”北川玉子哭出聲:“師傅,我好怕……”

    “我立馬過來。”

    村上悠掛了電話,查詢了站臺信息,坐上了去東大醫科的電車。

    出了站臺,按照自己上一世的習慣,下意識在水果店里買了一些蘋果和香蕉。

    希望島國這邊也有這樣的探病習慣。

    找到北川玉子時,她和北川餡子兩人坐在手術室外長廊的椅子上。

    村上悠走過去坐下,把水果放在一邊。

    北川玉子失去了往日的朝氣,瘦弱的身體在這空蕩蕩的長廊里,顯得孤獨而悲傷。

    她發出輕微的抽泣聲,作為妹妹的餡子握著姐姐的手,沒有哭。

    安慰的話。

    村上悠想不到。

    只能靜靜地和兩人一起坐在手術室外,等著消息。

    他不認識玉子的爺爺,很難體會到兩個女孩此時心中的無助。他只希望,玉子不要再哭,臉上永遠保持著調皮可愛的微笑。

    所以,玉子爺爺,請你一定要平安無事。

    “哈~哈……”

    走廊盡頭傳來氣喘聲,一個寸頭濃眉的中年男子跑過來。

    一只手撐著墻壁,不等呼吸放緩,著急的問道:“老爸,哈~……他沒事吧?”

    “爸爸!”

    餡子撲到他懷里,終于哭了出來。

    村上悠:“還在搶救。”

    北川豆大摟著小女兒,就傻在走廊邊,緊張的看著手術室。

    過了十幾分鐘,手術室的門被打開,主治醫生走了出來。

    不等眾人開口。

    “病人的情況已經穩定了,再過一會應該能醒過來,你們可以進去探病,但盡量少讓病人說話。”

    “嗨嗨嗨!醫生,謝謝!謝謝!”

    主治醫生對這個場面無動于衷:“誰是主要家屬?跟我過來。”

    北川豆大鞠躬道:“嗨,我是病人的兒子。”

    主治醫生點點頭:“跟我來吧。”

    北川豆大朝兩個女兒吩咐道:“你們先去看爺爺,我待會就過來。”

    “嗯。”

    村上悠拎著水果,準備跟著兩女進去。

    “小子,你是誰?”北川豆大雙手捏拳,氣勢洶洶的看著村上悠:“剛才就一直在這里?是不是……”

    “在磨蹭什么?快過來!”

    “嗨,抱歉,抱歉,我馬上過來。”

    北川豆大朝村上悠做了一個威脅的眼神,轉身跑向主治醫生。

    看來是一個典型的女兒控父親。

    村上悠沒有做過父親,不是很能理解這種心情,也不想去理解,所以在北川豆大走之后,他還是進了病房。

    北川玉子和餡子趴在床邊,四只眼睛盯著床上老人的臉。

    村上悠把水果放在床頭。

    心里松了口氣。

    從主治醫生的態度上來看,病人的問題應該不大。

    過了一會,北川福醒過來,安慰了幾句,又疲憊的睡過去。

    “玉子,餡子,你們回去睡覺吧,我來守夜。還有你!”北川豆大盯著村上悠:“你怎么還不走?賴在這里干嘛?”

    餡子拉了拉老爹:“他是姐姐的師傅。”

    “師傅?”北川豆大火氣更大:“就是那個讓玉子不學好的家伙?”

    “老爹,姐姐現在的工資比家里的年糕賺的錢多。”

    “這……這是錢多錢少的事情嗎?年糕那是我們祖先傳下來的手藝,它養活了一代又一代的北川家,是我們北川家存在的理由!”

    “嗨~嗨~”

    這套理論餡子顯然聽過無數次了,回應的有氣無力。

    “爸爸。”北川玉子松開爺爺的手,說道:“貨車不是還在醫院外面嗎?今天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來守夜。”

    “不行!”

    “老爹,”餡子也勸道:“你已經開了一天的車了,留在這里說不定還需要別人照顧。爺爺的病情也穩定了,姐姐能照顧好他的。”

    北川豆大想了想,撓了撓自己的寸頭,他今天去送貨,開了一天的車的確已經到極限了。

    “好吧,玉子,晚上有什么事,立馬打電話給我。”

    “嗯,我知道了。”

    北川豆大開車帶著餡子回了家,臨走前把村上悠也碾走。

    村上悠在醫院外面轉了圈。

    “喂,中野,今晚我有點事,不回去了,你們自己可以煮面吃或者點外賣。”

    “沒什么事,一個朋友家人住院了。”

    “嗯,好,就這樣。”

    掛了電話,村上悠買了點吃的,又回到北川福的病房。

    北川玉子正用毛巾給他洗臉擦手。

    “師傅?”

    她的聲音輕柔,充滿驚喜。

    村上悠對她揮揮手,示意保持安靜。把飯放在桌上,自己找了張凳子,看起書。

    北川玉子看了他好一會,才重新低下頭幫爺爺洗臉。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