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353/

118.女人的細節
    七月十一,周五,東京刮起了大風,村上悠早上醒來,就聽到窗外“嗚嗚”的風聲。

    應該是禍害了佐藤良馬家土豆的那陣風吧

    今天沒有配音任務,村上悠反而要早起去ido上班。下了樓,發現自己已經是最后一個醒的。

    中野愛衣、東山柰柰在客廳吃著吐司,討論著明天的{納涼祭}。

    她們滿懷忐忑不安的交流,讓村上悠想起很久之前的一個朋友——他體力什么的都還好,就是不能長跑,這個月聽到下個月要考核長跑,那從這個月開始,每天都在提心吊膽。

    “悠木去哪了”

    “提前走了,說是早點去學校看書。”

    村上悠點點頭,走向洗漱室。

    島國學校的教學環境也不輕松,很多學校對學生的要求不會比國內低。但這對想考取早稻田大學的人來說,還遠遠不夠。

    很多成績一般的人,智商上并不比那些成績好的人差,成績不如別人的原因,就在于自覺。

    仔細想想,你有沒有堅持過一段課余時間的學習甚至有些人連一本課外的習題、卷子都沒做過。

    悠沐碧能有現在的成績,自身的智商只占少部分原因,每天放學的預科班學習、回來后還要做村上悠布置的習題、像這樣的大風天早起去學校,這才是主要原因。

    進了洗漱室,佐倉小姐正瞇著眼刷牙。

    村上悠也懶得等,主要也躲不開,直接走進去,擠了牙膏開始刷牙。

    佐倉鈴音從刷牙開始,就一直閉著眼,只是在出洗漱室之前(她今天上午不用出門,洗漱的時間比村上悠快。),還是擠了一點洗面奶在村上悠臉上。

    村上悠刷完牙,把洗面奶敷衍的在臉上涂抹均勻,然后沖洗干凈。

    “我出門了。”

    “一路小心,記得帶傘。”

    “嗯。”

    外面的風真的很大,這樣的天氣,真田美子那么隨性的人,居然不放假

    哦,對了,她是住在店里的,不能親身體會到這大風天。

    等八點鐘,村上悠到了店里,發現真田美子到現在都還沒起床。

    “早上好,師傅。”

    “早上好。”

    “早上好,村上桑!”

    村上悠看著眼前這個新來的服務員,長相比不上精致的佐倉鈴音,可愛不如東山柰柰,但比起一般人還是好看很多。

    他對她的外貌不關注,只是她可以去拍廣告的馬尾,還有每次鞠躬都要頭頂朝地的姿勢,讓他印象深刻。

    “早上好。”

    大西紗織沒有立馬走開去忙自己的事,而是站在村上悠面前,猶豫了下,說道:“村上桑,我我感覺你做的面包很好吃。啊,抱歉,太失禮了,我的意思是,您的技術很厲害,很了不起。”

    在島國社會,一個外行對內行說{你唱的不錯啊}{做的還可以},那是相當失禮的。

    當然,也要分人,現在不在乎虛禮的年輕人也多了起來。

    但一個服務員,對前輩用夸獎的語氣

    “師傅,我昨天給大西留了兩個師傅做的面包,她和她的母親非常的喜歡呢。”北川玉子拿著村上悠的圍裙走過來。

    村上悠點點頭,把圍裙穿上,對一旁一直處于鞠躬狀態的大西紗織說道:“喜歡吃的話,每天留兩個吧,店里的員工總是要有點福利的。”

    北川玉子笑的很開心,師傅果然是個溫柔的人:“嗨,我會記住的。”

    大西紗織心里除了慶幸,還明白一件事:這家店,這個ido小世界,它的主人是眼前這個“實權人物”。

    隨意處置店里的面包,想走就走,除了店長,所有人都聽他的。

    我,saori,決定加入“實權人物”手下,成為鷹犬!

    對不起了,店長

    大西紗織更加用心的清理著店里每一個角落,每當北川玉子做好一批甜品,立馬過去幫忙擺放。

    雖然前幾天她也是這樣做的,但今天卻因為多了一份歸屬感,而更加賣力。

    這可都是自己老大的地盤,也就是她saori的地盤,干活賣力點怎么了

    上午十點,店里已經營業了一個小時,真田美子才從臥室里走出來。

    “早上,店長。”

    “哦,早上好,大西。”

    大西紗織用自己的行動,向店長表明,自己已經是“村上派系”的人——90°鞠躬!

    對比起,對村上悠桑的180°,整整少了一半!

    真天美子看著打完招呼,立馬轉身干活的大西紗織,贊賞的點點頭。

    真是一個勤勉的孩子,下個月給她漲點月薪吧。

    靠近中午,村上悠脫下圍裙,準備去參加最后一次彩排。

    接過玉子遞過來的兩塊面包,村上悠想了想,說道:“再給我拿三塊吧。”

    “是要給同事帶慰問品嗎”

    “不,是用來阻止戰爭和吵鬧。”

    北川玉子不理解師傅在說什么,她拿了一個精致的包裝盒,除了面包,還放了一些她自己做的甜品。

    村上悠拎著包裝盒,拿著傘,準備出門。

    “村上桑上午辛苦了,一路走好!”

    “o哦。”

    村上悠真的很擔心大西紗織有一天,會因為鞠躬把自己的頭甩下來。

    不過180°的鞠躬禮,的確會讓客人生出舒適感。

    大西紗織等村上桑人影消失后,才直起腰——她身體柔韌性相當不錯,這個動作能輕松的保持很久,然后邊清理桌子,邊用余光看向真田美子。

    看到了吧,店長,這就是我saori的選擇!

    遠處撫摸著橘貓的真田美子,對大西紗織更加滿意,有禮貌,勤奮,這個再給她加點獎金吧。

    村上悠趕到活動現場,所有人都已經來齊了,但距離彩排還有二十分鐘。

    東山柰柰看到他走進化妝室,第一時間蹦過來,大眼珠子一直盯著他的臉:“哼哼(笑),村上君,下午好”

    村上悠沒看懂她什么意思,點頭道:“下午好。”

    東山柰柰眨眨眼。

    村上悠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東山柰柰繼續眨眼。

    “哦”村上悠明白過來:“給你吧。”

    “啊!”東山柰柰發出高興的驚呼聲,準備伸手去接包裝盒。

    “你又想一個人偷吃。”佐倉小姐小手飛快的奪過包裝盒。

    在東山柰柰嘟著嘴,準備上去拼命時,村上悠說道:“這次帶了很多。”

    佐倉小姐打開包裝盒,里面果然裝了有七八塊甜品,還有五塊面包。

    然后。

    佐倉小姐問道:“這里每人一份”

    村上悠只想兩人離自己遠一點再吵:“給我留一個面包,其他的你分了吧。”

    佐倉小姐笑了,拿出一塊面包:“給”

    聲音俏皮且輕柔。

    村上悠接過面包,默默吃起來,暗示兩人可以離開這個屬于他的角落。

    兩人對沒了甜品的村上悠沒有興趣,往女子方隊走去。

    佐倉小姐邊走,邊大聲說道:“好吃的來了,大家都有哦。”

    “哇,看起來好好吃。”

    “給,這是你的。梨依熊!每人只有一塊!不準偷拿!”

    “你在說什么呢!我才沒有偷拿呢!”

    “那你拿兩塊干嘛”

    “我……我看看不行嗎真是的!”

    “嗨,小巖井桑,阿澄桑,給你們。”

    在角落吃面包的村上悠,現在不明白,將來一生也不會明白,剛才和佐倉小姐簡單的對話里,充滿了細節。

    如果他回答“每人一份”,佐倉小姐雖然不說,但心里立馬就會生他的氣。

    因為她在櫻花莊說過,和小巖井、阿澄的關系并不算好。

    她把村上悠當自己人,如果村上悠也給兩人帶了,雖然表面看上去沒什么錯,卻會讓她感覺到背叛。

    而村上悠說的是“你分了吧”。

    親疏遠近,就很清楚了,佐倉小姐對這個回答再滿意不過。

    雖然不管村上悠怎么回答,最后甜品肯定是每人一份,但其中卻有著本質的區別。

    接下的彩排里,佐倉小姐難得的沒有故意找村上悠麻煩,讓他回答各種羞恥的問題——以前是打著節目效果的幌子。

    村上悠至今仍未知道,七月十一號下午,佐倉小姐為什么心情那么好的原因。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