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349/

114.回信、了不得的店內空氣
    七月十號,村上悠被熱醒了。他現在當做臥室的倉庫,并沒有安裝空調。

    東京的夏天,真的是讓人受不了。

    拿起手機看了下時間,才五點十四分。村上悠也不打算繼續睡了,拿了衣服,去浴室沖了下,整個人總算清爽起來。

    把衣服丟進洗衣機,拿了《實教》第五卷,坐在中庭邊看邊吹風。

    不知過了多久,室內傳來開門聲,有人起來了。

    過了一會,又有玄關的開門聲。起來的應該是中野愛衣——只有她,才會每天幫大家查看信箱。

    “村上君,有你的信誒。”

    佐藤良馬的回信嗎

    “謝謝。”

    接過信封,村上悠才想起土豆的事。沒有打開信封,換了鞋,走到種植土豆的區域。

    已經有嫩芽冒出來,居然沒有降雨淹死,這讓他感到驚喜。

    回到中庭,打開信。

    “村上悠君:

    身體安好

    北海道最近不熱,甚至連我這兩百斤的體形,都要穿一件外套。其實往年的天氣也沒涼快到這種地步,大概是今年刮了多年不遇的臺風。

    母親很擔心地里的土豆,以至于晚上都睡不著,這在我看來,是完全不用操心的事。

    土豆賣給那些農場品公司,實在賣不了幾個錢。在鄉下錢也沒多大用處,吃的地里都有,現在哪怕讓我身無分文,也無所謂。

    當然,網費和電費還是要交的起的,哈哈。

    東京也應該受到臺風的影響了吧除了下雨天,超市里以北海道土豆為原料的薯片,數量也開始減少了吧

    不過村上君看起來就不像喜歡吃零食的人,應該還不知道這件事。

    這封信先一天發出,等臺風停了,我會去地里采摘一些自家種的、不容易壞的瓜果蔬菜,然后用加急快遞寄過去。

    可能會晚一天或者兩天到,請注意查收。

    《月色真美》動畫和廣播,我會第一時間收看。

    祝武運昌隆

    佐藤良馬筆”

    信封里有兩張紙,第一張就是以上的內容,第二張上是手寫的土豆種植心得,有兩種字跡——村上悠猜測可能是佐藤良馬和他母親一起寫的。

    村上悠是七月一號寄的信,那個時候臺風還沒來,佐藤良馬很快拿到了信,并且回信,時間應該在七月五號之前,要不然,他也不會寫期待《月色真美》廣播和動畫這句話。

    但村上悠收到回信,已經是10號,因為臺風的原因,信還是晚了一兩天。

    希望寄過來的蔬菜不要爛在路上,如果僅僅只是發芽了也還不錯,但千萬別爛了。

    拿出土豆種植攻略,看了起來。

    “第一步,如何挑選適合做種的土豆”

    村上悠抓抓自己又開始長長的頭發,居然寫的這么詳細。

    嘛,也沒什么事,慢慢看吧。

    【種植lv1:1100】

    嗯這是什么情況

    有【種植】技能,村上悠不驚訝。只是,為什么他種土豆的時候,沒有激活這個技能

    是看不起他隨便挖一個洞,把土豆丟進去的種植方式

    這些都是無關緊要的事,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村上悠繼續往下看。

    “村上桑”

    身后響起村上悠從來沒聽過的聲線,但會做這種事的人,也只有東山柰柰和佐倉小姐。

    村上悠沒回頭,繼續看攻略。

    不管是東山,還是佐倉,突然叫他“村上桑”,肯定是怪麻煩的事。

    “村上桑,我,現在胃痛的厲害,求你了。”

    村上悠放下信紙,拿起手機,撥打110。

    “喂,您好,請問是警局嗎我發現一名詐騙”

    “啪!”

    手機被奪走。

    村上悠拿起信紙,繼續看土豆種植攻略。

    “我說你,這是什么意思啊這個時候難道不是應該打給醫院嗎為什么是報警”

    佐倉小姐的聲線又變得粗魯起來。

    “早上很有精神啊。”村上悠沒有抬頭,敷衍了一句。

    佐倉小姐蹲到村上悠面前,讓低著頭的他,也能看到自己。雙手合十,用清脆的少女音說道:“求你了,村上桑,我想吃早飯嗯哼”

    她眨了下右眼,自認為很可愛。

    村上悠微微抬起頭,佐倉小姐的臉距離他很近,能感受到她的鼻息。

    臉龐精致,脖子白凈,見他把視線挪過來,還不斷地眨眼。

    村上悠想了下,說道:“你去幫我買兩本《屆不到的愛戀》。”

    “嗯哦,沒問題!你先把早飯做起來,我現在就給你去買。”

    望著跑出門的佐倉鈴音,村上悠打了一個哈欠。

    算了,反正自己也餓了,開始做早飯吧。

    把信件收好,拿起坐墊,村上悠走進室內,開始準備早飯。

    【種植lv1:10100】

    《屆不到的愛戀》,作者村上悠,封面插畫是佐倉小姐畫的松岡禎丞。

    村上悠準備自己收藏一本,另外一本寄給佐藤良馬。除了書,他還打算把《我勇》的bd買一套,送過去。

    要不要找戶古聰一簽個名呢算了,怪麻煩的,遇到就簽,遇不到就算了吧。

    吃完早飯,村上悠去ido打工,今天并沒有配音工作。

    “村上君,下午見。”

    “嗯,下午見。”

    櫻花莊幾人在巷子口分開。

    大西紗織來到咖啡店時,店長和北川玉子已經到店里了,不過還好,另外一個服務員還沒來,自己不是最后一個。

    換好圍裙,趁著還沒開始營業,拿起抹布擦起桌子——昨天晚上下班已經擦過一遍了,但態度很重要。

    果然,沒過一會,店長就笑著對她說:“大西比上一個勤快多了。”

    “嗨,這是我應該做的。”

    加油,saori

    “叮鈴”

    有門鈴聲,我看了下時間,才八點多鐘,店里不應該來客人的呀

    我抬起頭,想告訴這名客人,本店還沒有開門。

    但北川玉子不愧是前輩,速度比我快多了。

    她走了上去,笑的很好看(saori,你必須學會這種笑容!):“師傅,怎么今天早上就來了”

    師傅難道說,這就是那個“實權人物”

    我一邊擦著桌子,一邊用余光偷偷打量他。

    長的十分帥氣,一頭碎發蓬松散亂,不讓人討厭,反而更添一絲慵懶。身形筆直,又給人閑散的感覺。

    面對玉子那么可愛的笑容,他臉上也沒有太多表情,只是隨意的點了兩下頭,隨后,朝著店長走去。

    牙白,大清早就要開始戰爭了嗎我現在是不是就要表明自己的立場了

    等等,不要急,saori,先觀察一會再說。

    “實權人物”走到店長身邊,兩人都沒有說話。他連看都沒看店長一眼,而是把目光放在書架上。

    過了兩三秒,他抽走了一本書,回到吧臺。

    這時,北川玉子已經把那件專屬圍裙拿了過來,親自幫“實權人物”穿上。

    我趕忙低下頭,這家店,這個空氣比我想象中還要嚴重啊!

    媽媽,我想回家!

    “大西!”北川玉子喊了我一聲。

    我不得不停下擦桌子,走過去,恭敬的說道:“北川前輩,有什么事嗎”

    北川玉子笑的很可愛,真想問問她身上的味道:“叫我北川就好了,這是我師父,店里的咖啡師,村上悠。”

    村上悠這個名字好熟悉,但我沒有多余的腦力去想其他。

    上半身和下半身幾乎重疊的一個鞠躬:“村上前輩,您好,我是大西紗織,以后請多多指教。”

    “哦,請多多指教。”

    這個聲音我慢慢直起身,看了過去。

    他真的很帥,嘴唇沒有涂抹任何東西,但也有自然地紅色(快比的上顏色淺的口紅了),鼻梁挺拔,眼睛非常的好看,但眼神沒多少精神,像是沒睡醒。

    不對,不是關注這些的時候啊!

    這個聲音,沒錯了!就是上次在滿員電車上,自己不小心用馬尾打到的那個人。

    上次自己因為空間不夠,不能轉身,沒有看到他的臉,但卻記下了那個特別的聲音。

    這也就是說,他也應該沒看到我的臉

    真是cky

    “實權人物”打量了我幾眼,他的目光很失禮,完全沒有顧忌我是一個女孩子!

    “馬尾,”

    我嚇了一跳:“啊”

    “馬尾,很特別。”

    牙白,這是從馬尾認出自己了嗎saori的打工生活,還沒開始就要結束了嗎

    “實權人物”說完這句話,又重新低下頭看書。

    這是打算以后慢慢折磨我嗎

    嗚嗚媽媽——我想回家!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