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347/

112.額外錄音、村上君喜歡吃拉面、怎么不拿面包了
    7月8號,小雨,周二。

    已經連著好幾天下雨了。

    洗漱完,村上悠和中野愛衣、東山柰柰一起去《月色真美》片場錄音。

    片場里一片和諧,聲優們相互恭喜著第一集的順利。

    就連平時沒有人會主動上去搭話的村上悠,今天也陸續有人找他,和他說著恭喜、預祝出名之類的話。從這一點上來看,他和佐倉小姐似乎在表象上有著相似之處。

    村川梨依坐在他旁邊,遞給他一個耳機。

    村上悠:“怎么了”

    村川梨依的思維是他無法理解的,既不是慢一拍,也不是快一拍,而是人類和“梨依熊”這個生物本質上的區別。

    比如說現在,突然走過來,也不說什么事,直接遞過來一個耳機。

    聽歌電話村上悠不懂。

    “現在小太郎可火了,村上桑你聽聽。”她笑的很開心,然后又“嗯”了聲,示意村上悠快點接住耳機。

    這是能聽出來的東西嗎

    中野愛衣和東山柰柰也站在旁邊,她們兩個說道:“村上君,這可是好東西,快聽聽”

    村上悠接過耳機,塞進耳朵里。

    村川梨依“嘿嘿”一笑,點擊播放鍵。

    “嗚嗯啊中學生之間,也存在著差別社會”

    “嘶——”村上悠趕緊把耳機摘下,心理和生理上產生強烈的不適感。

    這是一個安曇小太郎第一集臺詞的3。

    “怎么了不是挺好聽的嗎”東山柰柰拿過他手上的耳機,戴在自己耳朵上。不一會兒,就露出享受的表情。

    村上悠用小拇指掏掏耳朵,感覺自己受到了心理上的創傷。他的聲音實在是太暖,太好聽了,對他這個男性的威力過于兇猛,有點想吐。

    他現在甚至對錄音棚都產生了一絲絲遲疑,好在心境很快就恢復平靜,要不然待會b部分的錄音,可能會受到影響。

    他看著一旁看臺本的中野愛衣,嘗試著問道:“這個東西很受歡迎嗎”

    中野愛衣抬起頭,撩了下散落下來的碎發,臉上帶著不確定:“聽梨依熊說,好像挺火的。這個3文件,似乎是喜歡動畫的女性剪輯出來的。”

    “不侵權嗎”

    “不清楚,應該算侵權吧,要看制作組追不追究了。”中野愛衣笑著道:“村上君你要火了呢,現在推特上都是在議論小太郎聲線的事。”

    “嗯。”村上悠點點頭,他現在的聲音的確很好聽,但他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宅女也是不能小瞧的存在啊。

    中野愛衣又重新低頭看臺本——在《月色真美》片場,她的壓力一直很大。由于村上悠的原因,音響監督飯田里樹對女主角的配音要求也很高。

    偷偷看了一眼旁邊戴著耳機的東山柰柰和村川梨依,她心里有些小小的羨慕。

    村川梨依和村上悠有對手戲,壓力也不小,但以她的性格,完全沒放在心上,被反復要求重錄也不難過,嘻嘻哈哈的就把配音搞定了。

    東山柰柰這個全場臺詞不超過二十句的醬油老師角色,就完全沒有和村上悠的對話,是最輕松的了。

    配音工作結束后,四人準備一起吃午飯,然后去{納涼祭}活動現場彩排。

    臨走前,,村上悠和中野愛衣被飯田里樹喊進了調音室。

    “村上君,中野,耽誤你們幾分鐘。”

    “沒事,飯田桑有事請說。”

    “嗯。《月色真美》開局很順利,制作這邊為了加強宣傳,決定把月更的《今晚月色真美》廣播節目,調整為周更。”

    中野愛衣點頭說道:“嗨,我們知道了。”

    照常交出話語權的村上悠,心里有點不舒服——這對他不算一個好消息。

    但終究是工作,是工作的話,就得努力的上了。

    希望能快點習慣廣播節目,擺脫廣播苦手這個稱號。

    “當然,這件事輪不到我跟你們說,會有負責廣播的人員跟你們聯系,我只是順帶提一下。我要和你們說的是,額外錄音的事。”

    中野愛衣疑惑的重復了一遍:“額外錄音”

    “嗯,網上村上君的3文件,你們應該有聽過吧”

    “是的。”

    “制作組決定推出畫質更好的官方版,包括水野茜的。除此之外,還會添加一些女性或者男性喜歡的臺詞。”

    “哦,好的,那什么時候錄音呢”

    飯田里樹擺擺手:“不用急,下次配音的時候,一起錄制就行了,現在臺詞還在寫呢。”

    中野愛衣點頭:“嗯,我們會盡力的。”

    話題即將結束,一直默默無聞、扮演跟班角色的村上悠,也開口說道:“飯田桑放心。”

    “好,你們去忙吧。我也要開始剪輯了。”

    出了調音室,兩人和東山柰柰她們會和,一起研究去哪吃午飯。

    中野愛衣:“去吃烤肉”

    東山柰柰和村川梨依的眼睛亮起來,特別是只吃過一次村上悠料理的村川梨依,默默地咽了口口水。

    剛才還無所謂的村上悠醒覺,立馬開口道:“拉面!”

    “誒”中野愛衣笑著看著他,月牙狀的眼睛很好看,還有絲絲狡猾。

    “拉面。就吃拉面!”村上悠再次強調道:“我喜歡吃。”

    本來出去吃飯就是花錢省時間,但每次吃烤肉他都會淪為烤肉機器,有這功夫,他還不如自己做飯吃。

    “哈哈。”中野愛衣忍不住捂嘴笑了兩下,然后說道:“好吧,附近好像有一家一蘭拉面,我們去試試吧。”

    面很好吃,配料充足,服務員的態度也很好,村上悠給這家一蘭拉面打4分!

    下午的彩排,佐倉小姐終于擺脫孤獨之星的稱號——在場的六名女聲優,除了喵帕斯和越谷小鞠的聲優,不太喜歡和她說話外,其余的,都是她的后宮。

    村上悠照例躲在化妝室(也是休息室)的一角,默默的用手機玩著游戲。

    全是女性的劇組,好無聊,好吵。

    想去《旭丘偶像是傳奇》的劇組了。

    雖然他是配角,那邊的女聲優也多,但好歹有一個能一起玩游戲的堂本海斗。

    當然這是二選一的情況下,如果允許的話,他還是想去圖書館,或者呆在櫻花莊的倉庫里。

    但他畢竟是《月色真美》的男主,他必須在這里。

    “唉”嘆了口氣,村上悠決定挑戰一下一把殺五十個——用手槍。

    彩排到下午四點多,結束后,村上悠和眾人告別,坐電車去ido咖啡店上班——最近聲優活動這邊會很忙,如果晚上不去的話,他估計自己要請假一個星期。

    這會讓他下次拿工資的時候,伸手速度變慢三秒。

    他不喜歡欠人情。

    而且不出意外的話,山口中明今天應該被辭了,店里會很忙。

    趕到ido,門口已經張貼了一張招聘啟事,性別上注明了要求女性。除此之外,報紙和招聘網站上,也應該會刊登招聘的信息。

    推門進去。

    “師傅,你怎么來了”

    北川玉子沒有第一時間去拿師傅的專屬圍裙,她猜測師傅應該是來“拿晚飯”的。

    村上悠看了眼北川玉子,見她精神還好,點頭道:“來店里幫幫忙,去把我的圍裙拿來。”

    “啊”

    “嗯”

    “哦哦哦,我這就去。”

    北川玉子從{今天做的泡芙很有自信,要不推薦給師傅嘗嘗}的考慮中回過神,趕緊小跑進員工休息室,把師傅的圍裙拿給他。

    晚上下班的時候,北川玉子忍不住問道:“師傅,最近你怎么不拿店里的面包了”

    村上悠感覺這話聽得怪怪的。

    “最近開始做飯吃了。”

    “嗯。”北川玉子點點頭,笑著說道:“一直吃面包會營養不充分,自己做飯還很省錢呢。”

    村上悠把圍裙脫下來,遞給她:“今天我先回去了,最近白天我都會很忙,晚上會盡量過來幫忙。”

    “嗯,好”北川玉子把師傅的圍裙折疊好,抱在懷里:“師傅辛苦了。”

    村上悠朝她擺了擺手,出了店門。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