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336/

101.《今晚月色真美》第一期(3)
    “呀~,村上君”中野愛衣歪著頭,用村上悠也不知道是認真,還是節目效果的語氣,說道:“難道說討厭我?”

    “沒有。”不管認真還是節目效果,村上悠的答案都不會變:“中野桑在我心里是25分,遠遠超過討厭。”

    “25分?那是什么?什么意思?”

    “我的人際關系評分標準。”

    “哦。”中野愛衣先是保持發出“哦”音的嘴型,點點頭,然后說道:“順便問一下,這個評分算高還是低呢?”

    村上悠:“應該算”

    “等等等等。”

    “嗯?怎么了?”

    “村上君,我們在一起做廣播哦,不要說出滿分100分的話,可以嗎?我會很受傷的。”

    這次能清楚地看出中野愛衣臉上開玩笑的色彩。

    村上悠擺擺手:“你以為我是佐倉那家伙嗎?動不動就幾百分上下。”

    “哦那就好,請繼續說吧。”

    “滿分是5分。25分應該算普通吧。即沒有討厭,也沒有親近的地方。”

    “啊~~,好難過。”中野愛衣收斂表情,語氣變得低沉失意:“普通啊,這是最傷人的話了。”

    錄音室里陷入短暫的“無聲”中,村上悠以為中野愛衣會繼續吐槽,中野愛衣以為村上悠為了節目效果,會出聲安慰她

    片刻,村上悠做好重錄的準備時,中野愛衣立馬接上話題:“不過我和村上君剛認識,這個分數也很正常。希望在接下來的配音現場和廣播里,我們兩個能好好相處,爭取把分數刷上去。”

    “嗯,我也會努力的。”

    這樣小川奈美都沒喊停村上悠總算體會到廣播的輕松了。

    按照這個狀態,他這個廣播苦手也是可以的嘛。

    混音師:《月色真美》插曲

    村上悠、中野愛衣:“《戀愛小劇場》!”

    中野愛衣:“在這個環節,我和村上君會模擬情侶在交往中,遇到的各種狀況,給大家提供參考。現在麻煩staff亮出這次的場景。”

    小川奈美把兩頁紙遞給兩人。

    “啊~~~,這個啊,很經典呢,是不是,村上君?”

    “應該吧。”

    “應該?”

    “嘛~,我對情侶之間的事,也不是很清楚。”

    中野愛衣笑著道:“雖然誠實是好事,但我們兩個姑且是在幫助觀眾解決戀愛問題呢,這么坦白的話,沒有觀眾會聽取我們的意見了。村上君!”

    說完,作勢用小手拍了拍桌子。

    雖然觀眾看不到,但能看的出來:她在盡力把自己的情緒調動起來——就像給動畫配音時,隨著配音,身體也會不自覺的做出各種小動作。

    “啊!抱歉,麻煩把剛才那句話剪掉。”村上悠當然是在開玩笑。

    中野愛衣繼續說道:“那我們開始等等!我們好像還沒把要模擬的場景告訴觀眾。非常抱歉!!我現在就讀出來。{女朋友約我去看音樂會,但那天我已經和其他人約好了,該怎么辦呢?}。”

    “就是這樣的場景。”

    “怎么辦呢?村上君來演男朋友?”

    “不。”

    “誒?”

    “這場景扮演男朋友的難度明顯很高,我要演女朋友。”

    “哈哈”中野愛衣沒忍住,笑出來聲:“真的假的?”

    “對啊。”村上悠聲線一變,用佐倉小姐的聲線,命令道:“喂,這周陪我去看音樂會。”

    “啊——”中野愛衣發出長長的驚呼聲:“大家,村上君變成女孩子啦!”

    村上悠用回自己的聲線:“這個不行嗎?”

    聲線變成中野愛衣的:“這個怎么樣?”

    “雅蠛蝶!快住手!”中野愛衣聲音不高,充滿女性的輕柔:“這是廣播啊!你這樣,大家就分不清,到底誰是村上君,誰是我了!”

    兩人鬧了一會,中野愛衣嘆氣道:“大家肯定把剛才的事,當成我一個人在自言自語了。大家,村上君可以模仿任何人的聲線哦,他剛才一直在模仿我。有機會的話,真想讓大家親眼看看村上君的模范。”

    村上悠:“嗯,剛才是我在試音女朋友役,不過中野監督好像有些嚴格。”

    “哈哈哈”中野愛衣揮揮手:“別鬧了,我們趕緊開始吧。”

    “好。”村上悠點下頭,用佐倉鈴音的聲線:“喂!中野,這周陪我去看音樂會。”

    中野愛衣有些不敢置信,她以為村上悠只是在開玩笑,沒想到居然真的要扮演女朋友。

    她用口語對著村上悠,無聲說道:“你在開玩笑嘛?”

    佐倉小姐聲線:“誰跟你開玩笑!這周必須把休息日空出去!知道嗎!”

    盛氣凌人,完完全全就是佐倉鈴音本人。

    中野愛衣忍不住低頭笑了下,然后粗著嗓音,壓低嗓子:“啊,那個,嗯,鈴音,那個”

    “怎么?有問題?”

    “時間上,那天和別人先約好了”

    村上悠繼續發揮佐倉小姐的胡攪蠻纏和盛氣凌人:“這個音樂會只有那天才會出演,你知道我為了買貴賓票,花了多少錢嗎?”

    “這樣啊”中野愛衣的聲音像是便秘:“我真的想去雖然我真的很想去,但是,但是,我已經答應被人了。”

    “那你自己想辦法,周日只要讓我看到你就行了。”

    “誒——”中野愛衣的語氣里充滿了無奈:“鈴音醬,你聽我解釋啊”

    “沒什么好解釋的!這件事解決不了,我們就分手!”

    中野愛衣從小劇場的狀態脫離出來,笑到有些氣喘:“哪有這么嚴重啊。”

    “佐倉桑的話,肯定會這樣說的。”

    “你別亂說,鈴音醬才不會這么兇呢。”

    村上悠整理了一下劇本,用自己的本音隨意說道:“中野桑,佐倉桑要約你的話,你是絕對跑不了的。”

    “”中野愛衣陷入迷之沉默:“嗯~~,鈴音哇,是特殊情況。大家的話,最好還是好好和女朋友說明情況,對方應該也能理解的。”

    “的確是的,和別人約好了的話,就一定要好好遵守。”

    《戀愛小劇場》結束后,廣播也走到了尾聲。

    中野愛衣:“嗨,本期節目到這里也要和大家說再見了,不知道大家感覺怎么樣呢?有意見的可以在《月色真美》官網上留言,也可以給我們來信。地址是yszhibiki—radioj。”

    村上悠:“接下來的三個月,請大家多多關照。”

    中野愛衣:“從7月6號開始,《月色真美》就要正式放送了。”

    村上悠:“本次廣播節目也會在7月5號晚,歡迎大家收聽。”

    混音師:《月色真美》ed

    中野愛衣用水野茜的聲線作了結尾:“本節目由《月色真美》全權代理委員會,贊助播出。”

    兩人關掉麥,一起舒了口氣。

    “啪啪”小川奈美鼓著掌:“在第一次主持廣播的新人里,真的算非常出色了,特別是中野小姐,非常的棒。”

    村上悠也點頭道:“中野的確很厲害,廣播節奏完全靠你在支撐,辛苦你了。”

    “不不不。”中野愛衣趕緊說道:“村上君的幾個梗也很好笑。”

    村上悠想了想,自己好像沒有說什么梗吧?

    中野愛衣又對小川奈美說道:“小川桑,中間有幾次咬舌頭,還有冷場,需要重新錄嗎?”

    “冷場剪輯一下就行了,咬舌頭的我們再聽一遍,影響不大的就算了,不行的我們再補錄。”

    “好。”

    村上悠看了下時間,才三點過一點:“那我今天就先回去。”

    他只有冷場,沒有咬舌頭。

    不等小川奈美說話,中野愛衣說道:“村上君,我待會有事麻煩你,你能不能等我一下,一會就好了。”

    村上悠原本打算四處轉轉,也沒什么事,聽中野愛衣這樣一說,也就答應了。

    他走到調音室,坐在一角。隔著玻璃,看到錄音室里面,野愛衣和小川奈美專心的討論每個細節。

    隔一會,就會重錄一段內容。

    櫻花莊三女,包括還在讀高三的悠沐碧,這四人都有著超越常人的勤奮。

    但是,區區努力而已啊,佐藤良馬不夠努力嗎?

    和四人比起來,他少了一些天注定的才能而已。

    這是不公平的,也是沒辦法的。

    又等了一會,他掏出《實教》的單行本,繼續翻看。

    等到四點多,中野愛衣才走出錄音室。

    “小川桑,今天麻煩你了。”

    “你們今天也辛苦了,早點回去吧。”

    村上悠的書,在十幾分鐘前就已經看完,看到中野愛衣出來,站了起來。

    等她打完招呼,兩人出了大樓。

    “什么事情?”

    “什么?”

    “你不是說有事麻煩我嗎?”

    中野愛衣偏過頭看著他:“村上君,我知道他在的時候,你出來的時間少,所以日常交往的能力上有些不足。剛才在錄音現場,你不可以獨自一個人先走的,會給小川桑還有其他工作人員,留下很失禮的印象。”

    這些細節,村上悠倒是沒考慮到。

    他只想著,自己的任務已經結束了,自己就可以先走。

    “以后我會等你一起的。”

    “誒?你的意思是,你永遠不會重錄?也不會咬舌頭?一定會比我,先把工作做好?”

    村上悠點頭。

    中野愛衣看了他一會,然后轉頭先朝著站臺走去:“今天我累了,晚飯想吃大餐。”

    村上悠跟上:“我做的料理,都是大餐。”

    聲優畢竟是他的工作,工作是必須做的事;必須做的事,就得認真對待;

    以后還是多聽取她的意見,在細節處注意點吧。

    不與人交好,但也不要給人與人交惡。

    相互保持普通的印象,是避免麻煩的最佳方法。

    兩人上了同一輛電車。

    “下一站,東京中央郵局,東京中央郵局。”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