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329/

94.評價、午睡
    “很好啊~”《月色真美》錄音片場,岸城二摸著自己性感的胡子,感嘆道:“居然能演繹到這種程度,最近的新人真是了不得。 ”

    音響監督飯田里樹跟著點點頭:“的確是,一開始聽《旭丘偶像是傳奇》劇組那邊關于他的傳聞,還以為是夸大呢。”

    “是叫村上悠對吧?”

    “嗨,是y今年的新人。”

    岸城二看著隔音玻璃對面、正在麥克風面前揮灑自如的村上悠:“y的男聲優,也要趕上來了。”

    “您的意思是村上悠一個人,能讓y在業界男女平衡?”

    岸城二低頭笑著對飯田里樹反問道:“你不這樣認為?”

    飯田里樹沉默了一會,嘆息道:“y的女聲優在業界的地位村上悠一個人怕是不過用過一次他的音響監督,很難在接下里的動畫里,不給他發試音邀請。”

    岸城二笑道:“這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飯田里樹沒接話,原本在聲優配音時間,他是絕對不會閑聊的,但現在正好是安曇小太郎的獨白,村上悠這個新人,強的有點讓他無所事事。

    他一直堅信聲優這一行,天賦占四分,勤奮占六分,但是,當你的天賦好到像眼前這個男人一樣時,普通人的努力就會顯得很可笑。

    這就是天才吧?!飯田里樹在心里下了結論,按下通話按鈕:“嗨,村上君,剛才那段話,麻煩用吃醋的感情再配一次。”

    越是天才,越是要物盡其用。

    一開始聽村上悠配音,感覺非常完美,每條都只錄一邊。

    最近他突然想通了,既然你演技這么好,那就給我多演一點。

    村上悠沒有讓他失望,每次演繹出來的效果都讓他有一種“還可以這樣?”“這樣演的效果居然達到這種程度?”的感覺。

    聲優這個職業的工作,是沒有正確答案的。

    在配音的時候,做什么都可能是對的,也有可能錯的。聲優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去附和音響監督的心里答案。

    耳朵傳來村上悠用吃醋語氣配的音,飯田里樹不得不承認,這個新人給出的答案,比他這個監督要標準。

    錄音結束后,在剪輯過程中,他最苦惱的就是,為什么不能把村上悠配的每一條音都放上去,讓觀眾自己選?

    “嗨,今天辛苦了。”

    七月二號上午的配音工作,結束了。

    “村上君,一起去吃中飯吧?”

    “抱歉,我待會還要趕著去打工。”

    “哦哦哦,那好吧。”

    “嗯。”

    村上悠拒絕了錄歌結束、開始加入配音工作的東山柰柰的邀請,獨自走出大樓。

    外面的天氣有些沉悶,他穿著短袖都感覺有些熱。

    “啊~”打了一個哈欠,昨晚睡了一覺,但精神還是沒補回來。

    上了電車,閉眼休息卻差點睡過去。

    嘛~,等到到了店里,先睡個午覺再說吧。

    到了店里,真田美子和北川玉子正在給書架換新書。

    村上悠走過去,拿起一本舊書,正好是他上次看的《月色真美》,封面嶄新,頁腳沒有折痕。

    “舊書賣掉?有些可惜。”

    “啊!師傅!中午好。”北川玉子給真田美子遞書,可愛的笑著回頭打招呼。

    “嗯,中午好。”

    真田美子一邊把玉子遞給她的新書,在書架上擺放好,一邊說道:“舊書就先放我房間里,過幾天我再買一個大的書架。”

    “還要大?”村上悠看著占了半邊墻的書架:“你干脆把這面墻直接改成書架算了。”

    真田美子動作停下來,手里的書輕輕的敲打手掌心:“嗯凹嵌式的?然后再配一個可移動的小梯子?”

    村上悠又打了一個哈欠,隨口說道:“從左下角到墻壁的右上角,建一個樓梯,寬一點的、能讓人直接坐在上面看書的那種。”

    “這個不錯啊,很有圖書館的感覺。”真田美子把書放下:“玉子,你去把營業中的牌子取下來,今天下午我就去叫人來裝修。”

    “誒?”北川玉子手里還拿著兩本準備遞過去的新書,瞳孔因為吃驚而微微的放大:“現在?”

    “啪啪~”真田美子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塵:“對。下午你在店里練習或者直接回家也行。另外兩個服務員讓他們直接回去吧。”

    說完,她就朝自己的臥室走去,應該是去打電話了。

    “師傅?”玉子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今天可是周三,工作日啊。

    村上悠揮了揮手里的《月色真美》,懶洋洋的找了一張長沙發:“我先睡一覺,施工隊來了喊我一聲。”

    “哦~”

    剛躺下。

    “叮鈴~~”

    門鈴聲。有客人上門。

    北川玉子放下書,走過去:“抱歉客人,今天下午本店暫不營業。”

    “誒?”這名客人的語氣有些失望和不滿:“我今天特地帶好朋友一起過來的,怎么就突然不營業了?”

    “非常抱歉,店里打算重新裝修一面書架,到時候會有更多免費書籍,歡迎客人下次光臨。”

    村上悠閉著眼睛,仿佛都能看到玉子彎腰鞠躬,對面佐倉小姐不愉快的表情。

    沒錯,來人又是佐倉小姐。

    村上悠把自己的身體縮了縮,把月色真美蓋在自己臉上。

    “既然這樣那也沒辦法。這家店的甜品很好吃,咖啡也不錯,本來想帶你們過來一起嘗嘗的~~”

    后面的話,應該是跟一起來的朋友說的?《悠哉》劇組的那幾個聲優?

    “沒關系,明天再來也行啊,我們去其他店吧。”

    這這是中野愛衣的的聲音?

    “誒?鈴音,你不是說村上君在這里打工嗎?他也跟我說下午要來打工的誒,怎么沒看到他人?”

    村上悠把自己唯一露在外面的腳也收了進來。

    暴露的話,說不定今天要被迫上班,還要犧牲午睡時間。

    趕緊睡覺吧,嗯~

    “的確是在這家咖啡店啊,可能回去了,或者還沒來吧。”

    “村上君?”玉子,快住口!“師傅的話,在那邊睡午覺,這會兒應該還沒睡著。”

    “哆哆哆。”

    雜亂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臉上的書突然被拿走,村上悠哪怕閉著眼,也能感到眼前突然變亮。

    村上悠睜開眼——鼻子被捏住了,打掉佐倉小姐的小手,也沒坐起來:“玉子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本店暫停營業。”

    說著,他把目光投向人群后面的北川玉子。

    北川玉子突然之間醒悟過來,難道,自己做錯了?

    “嘿嘿~”她縮了一下小腦袋,偷偷的跑回了廚房。

    “村上君~,你看,我第一次帶愛衣和柰柰過來,梨依正好也在”她用《月色真美》輕輕的給村上悠扇著風。

    “幫幫忙!村上桑!”自來熟村川梨依跳了過來,幫村上悠按摩肩膀,可惜這力道

    村上悠一下子坐起來,揉了揉本來沒事,現在有些痛的肩膀:“行吧,不過待會裝修的時候必須走。”

    佐倉小姐直接把書丟還給了村上悠,小人模樣顯露無疑。“我們做窗邊吧,氣氛特別好,還有店長種的各種”

    村上悠把快掉到地上的書抓住,起身走進廚房。

    北川玉子背對著他,頭埋在咖啡機旁邊,盯著機器打發牛奶。

    “再打下去,都要溢出來了。”

    “哦哦。”

    村上悠無奈的嘆了口氣:“你負責處理她們四個,知道嗎?你師傅我,現在很不開心。”

    “嘿嘿~~”

    村上悠抬起右手,在她腦門上敲了下。

    “哎喲!疼~師傅!”

    村上悠沒理她,出來廚房,找了一個離四人較遠的沙發。

    躺下,蓋上書,在四人隱隱約約的交流聲中睡了過去。

    眼前突然變亮。

    村上悠睜開眼。

    東山柰柰的大眼珠子占滿了他所有的視線。

    “村上君,回家啰。”

    他慢慢坐起來,東山柰柰跟著讓開位置。

    四人站在沙發旁看著他,北川玉子在收拾四人的餐具,旁邊裝修人員在拆除原來的書架。

    “哦。”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