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327/

92.夜奔(2)
    雨不大,剛剛好能把人在一分鐘內淋濕的程度。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品=書=網

    沒有名字、中野愛衣說他知道的公園,也就只有那一座——兩人去《我的女友是jk》配音,中午一起吃午飯的那個廢棄小公園。

    同樣是突然下雨。

    村上悠內心對這種天氣不討厭,甚至有點喜歡。平淡的生活中,偶爾出現意外,也是別有一番風趣的事。

    如果不是被迫出來送傘,那就更好了。

    出了巷子,走了七八分鐘,無名公園就在眼前。

    深夜的公園,因為數量還算可以的路燈,看上去不是很陰森。

    樹葉嘩啦,反而有種“夏季的夜”的感觸。

    沿著小路,往公園更深處進發,不一會兒,能聽到女孩子若有若無的聲音。

    再靠近,已經能聽到清楚的對話。

    “吶,村上君能不能找到我們啊?都這么久了。”

    “放心吧,上次我和他來過這個公園。”

    “你們兩個來公園干嘛?”

    “從片場出來想一起吃個午飯,但中午人太多,附近店里都坐滿了,就來公園里吃。”

    “哦。”

    “嗚嗚~~怎么辦,每次取景都會出現突發事故。”

    “下雨而已,怕什么?”

    村上悠撐著傘,從樹蔭里出來。

    “啊——村上君!”

    東山柰柰站在涼亭最靠近雨幕的地方,雙腳像是踩在火堆上。

    村上悠一邊走進涼亭,一邊把多余的兩把傘遞給她,問道。

    “還去嗎?”

    中野愛衣沒說話,東山柰柰也沒說話。

    佐倉鈴音拿過一把傘,說道:“當然!”

    村上悠點點頭:“一路小心。”

    “村上君~”東山柰柰捧著雨傘,看著他。大眼珠子就算在這光線不足的涼亭里,也顯得明亮。:“能不能陪我們一起去?現在仔細想想,三個女孩子晚上出門太危險了。大街上好多酒鬼,你就陪我們去一次嘛~”

    “好。”

    “誒?”東山柰柰還沒反應過來:“你同意啦?”

    村上悠點點頭。

    “喂,人渣君,你明天不是要上班嗎?”佐倉鈴音說道。

    “你們三個的安全更重要。”

    “哇~感動~”東山柰柰的動作相當浮夸。

    “那好吧,你回去換身衣服,我們在這等你。”佐倉鈴音也有些高興,催促他快回去。

    換衣服?不不,那就不悠哉,不閑情了。

    保護三人安全自然是首要原因,但是,這個下雨的夜意外的有些涼爽,再加上深夜坐車去其他城市這種新奇的體驗,村上悠才答應東山柰柰陪她一起去的。

    如果回去換衣服,那就顯得太正式,他不喜歡。

    “就這樣吧,又不是上班,也不是去見什么人,無所謂的吧。”

    佐倉小姐露出嫌棄的眼神,但也沒再說什么。

    給守家的悠沐碧發了消息,中野愛衣和村上悠一人一把傘,其余兩人共撐一把。四人在這個鄰近夏季的雨夜,做了一些讓常人難以理解的事。

    車廂里空空蕩蕩,四人雖然買的是坐在一起的票,但在這種環境下,三女爆發出小孩子天性,一會在這邊的位置坐坐,一會又去另外一邊。

    拍照聲在車廂里響個不停。

    村上悠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看了看空蕩的車廂,又看了看窗外因速度過快,而連成一條長龍的霓虹。

    這種感覺,還不懶。

    四人在清晨三點,趕到了《月色真美》的取景地。

    神社寂靜無人聲,只有不知名的深處傳來風鈴聲。四人沒有太過于深入,就在神社的一角休息。

    此時雨已經停了,天上云開霧散,皓月當空,神社前的小水潭在月色下,竟然也波光粼粼。

    村上悠坐在神社臺階前,也不管屁股濕不濕,他自己想最重要。

    雙手十指交叉,放在嘴前。

    水野茜聲線(中野愛衣聲線):這是什么?

    小太郎聲線:那個這是

    喉嚨里微微變動,發出木棒相撞的聲音。

    茜:是川越祭嗎?

    小太郎:嗯

    茜:好厲害!你是伴奏嗎?好厲害~

    小太郎:不,這沒什么

    三女靜靜的聽著,村上悠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淡。

    他的聲音顯得悠遠,再加上手遮住了嘴唇,仿佛四人一起,在這個深夜,打破次元,來到了水野茜和小螳螂約會的地方。

    但兩個世界的人互相看不到,只能聽到交談的聲音。

    茜:我想回去的時候你應該還在神社就跑過來

    茜:也,,也見到了你

    小太郎陷入沉默。

    三人只能聽到輕微但清楚的氣息聲,是兩人害羞的聲音。

    夜色微涼,東山柰柰忍不住抱住起雞皮疙瘩的手臂,眼睛一動不動的看著眼前坐在月色中的男子。

    茜:感覺好奇怪

    聲音比悠遠更加悠遠。

    這是心理音,三個聲優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隨后,同樣悠遠的小太郎聲音響起。

    小太郎:把【iloveyou】翻譯成【月色真美】的是太宰治?還是夏目漱石?

    茜(小太郎):嗚?嗯

    兩人的聲音竟然同時響起!

    但早已如癡如夢的三人,沒有察覺異常。

    小太郎深吸一口氣。

    “月亮”

    “a~?月亮?嗯,真的呢,月色真美啊。”茜笑起來,帶著田徑運動員的爽朗,又有著如她清秀外表一樣的羞澀。

    小太郎被月色灌醉。

    “跟我交往吧”

    {夜幕還未完全降臨}

    {潔白的月光便灑落大地}

    {春風溫柔地拂過二人的身影}

    {靜悄悄地圍繞在你我身旁}

    {第一次發現在腦海中有著一個身影揮之不去}

    {總是一直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明明對你的思念早已溢滿心田}

    月色下,東山柰柰唱著唱著,眼角帶淚。

    佐倉鈴音、中野愛衣兩人坐在水潭邊的石頭上。

    遠處的風鈴聲似乎越來越清脆,是了,是雨水被風吹干了

    再也不會有比這眼前場景更美的風景。

    再也不會有比現在更動聽的歌聲。

    早上第一班車,四人在回程的路上。

    三女早已經睡過去,村上悠看著窗外的風景,打了一個哈欠,閉著眼假寐。

    “村上君~~”

    村上悠睜開眼,看過去。

    東山柰柰雙眼緊閉,小嘴嘟囔,發出不明意義的聲音。

    她調整了一下睡姿,臉可愛的在佐倉鈴音肩膀上蹭了蹭。

    原來在說夢話。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