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323/

88.編輯、飯、胃腸炎
    六月二十八,晴,村上悠昨晚心情不好,所以櫻花莊今天沒有早飯服務。

    難的放假,村上悠睡到八點才醒,下樓的時候,整個櫻花莊空蕩蕩的——其他人都在睡懶覺。

    打著哈欠進了洗漱室,刷完牙洗完臉,身上帶著錢包、小說稿紙和西瓜卡(類似交通卡)出門。

    在最近的便利店里,買了一個牛肉飯團和一瓶寫有明治牌子的酸奶,飯團含稅145日元,酸奶含稅167日元。

    為了身上不帶著垃圾,索性就在便利店的垃圾桶旁邊吃了。

    垃圾桶周圍站了很多人,沒有人聊天,都在默默的吃東西,要么玩手機,要么看著街道上來往行人發呆。

    飯團外面包著海苔,村上悠從上面咬了一口。沒咬到餡,一團米飯吃的他喉嚨有點干。

    打開酸奶喝了一口,不好喝。

    村上悠仔細看了下,上面寫有“脂肪0”的字樣。

    失誤了。

    不過也算不上難喝,那就不能浪費了。

    村上悠喝了一大口。

    繼續吃飯團,這次吃到里面的牛肉,味道偏向日式。

    24分左右吧,村上悠一邊下意識打著分,一邊把垃圾扔進垃圾桶。

    “你就是村上悠先生吧?”

    “是的。”

    村上悠坐在一個很小的談話室里,對面坐著一個頭發染成棕色、身材高挑、長相在化完妝后,才能算得上好看的女人。

    神樂坂菖蒲,擊電文庫的一名編輯。

    神樂坂菖蒲似乎沒有受到村上悠帥氣外貌的影響,表情很淡定。

    “雖然你是石田那家伙介紹過來的,但我還是要跟你說清楚,能不能出版靠的是作品好壞,我說的并不算。”

    “當然,不會讓神樂坂桑為難的。”

    神樂坂菖蒲輕微的愣了下,問道:“冒昧的問一句,村上悠先生從事的行業不會是聲優吧?”

    村上悠不知道她為什么問這個問題,但也不是什么私密的事,回答道:“是的。”

    “果然。”神樂坂菖蒲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隨即解釋道:“不好意思,我聽村上悠先生的聲音很好聽,然后又是石田彰介紹的,所以忍不住猜測了一下。”

    “嗯。”村上悠點點頭:“石田桑的確是我的經紀人。”

    神樂坂菖蒲表情重新變成嚴肅:“聊得有些遠了,我們開始看稿吧。”

    村上悠把自己的稿紙遞給她,談話室內陷入安靜。

    良久,神樂坂菖蒲輕出一口氣,表示自己已經看完。

    村上悠也回神,專注起精神。

    她沒有立即說能否出版,而是問道:“村上君,這樣叫你可以吧?”見村上悠點頭,她接著說道:“小說主人公的人設是怎樣呢?”

    “人設?”村上悠沒有仔細具體的想過這個問題,但還是有些想法的:“姑且是為了夢想不顧一切的笨蛋吧。”

    “哪會有多少個對他有好感的女生呢?”

    “女生?”

    神樂坂菖蒲把稿紙放下,解釋道:“對于輕小說來說,僅僅只是一味地為夢想努力,太單調了。”

    村上悠沒有辯駁,也沒有提出問題,繼續聽著。

    “不知道村上君看不看輕小說,主流小說里的主人公周圍最起碼也有三個女性,甚至更多。有的可愛,有的年上,各各樣。而在村上君的小說第一卷里,幾乎沒有和男主角曖昧的女性出場。”

    她手指戳著稿紙,眼睛看著村上悠,拋出結論:“說實話,這個開頭吸引不了讀者。”

    村上悠仔細聽完,心里想了想:“謝謝神樂坂桑的指點,聽你這樣一說,我寫的好像的確過于平淡,不符合市場。”

    神樂坂菖蒲看著面色平淡的村上悠,心里有些驚奇——凡是作者,被說自己的作品沒有吸引力,被退稿,臉上總是會出現控制不住的失落。

    身為從業十幾年的編輯,她還見過例外的。

    “不過能出版。”

    “嗯?”村上悠不知道神樂坂菖蒲在搞什么,欲揚先抑?

    神樂坂菖蒲拿起稿紙,手里下意識翻了幾頁:“雖然缺乏吸引力,但村上君的文筆很好,這點很重要,我愿意給這樣的作者一個機會。”

    “但是。”她把稿紙推還給村上悠:“需要修改。輕小說里,同樣出彩的女生比男主角更有吸引力。”

    村上悠拿回稿紙:“謝謝,我會重新構思一下的。”

    神樂坂菖蒲揮揮手:“不是讓你重新寫,松岡禎丞這個人物本身已經立起來了,你只需要多增加一些女性的戲份就可以。”

    村上悠虛心求教:“但我想讓松岡禎丞做一個專一的人,不想開后宮。”

    這點很重要,是他必須堅守的理念。

    神樂坂菖蒲收起屬于編輯的職業表情——淡漠、嚴厲,笑著說道:“男主角可以專一,其他女角色就不能專一了嗎?我喜歡你,關你什么事。不知道村上君有沒有聽過這話。回去好好想想。”

    村上悠若有所思,感謝的點點頭:“謝謝神樂坂桑,實在是受益良多。”

    “感情上不要太僵硬,你可以像其他小說一樣,把主角設定成情感白癡,無法察覺她人的愛意,這樣就比較圓滑。”神樂坂菖蒲站了起來:“不過這都是老套路,具體怎么寫還是要看作家自己,村上君說不定能想出更好的設定。”

    村上悠也站起來,伸出手:“好的,今天麻煩神樂坂桑了。”

    兩人握了握手,交換了聯系方式。

    “改好稿隨時可以找我,但做好被退稿幾次的準備。”

    村上悠笑了笑:“我這人不怕失敗。”

    神樂坂菖蒲點頭:“村上君的心態非常好,這也許是石田彰把你推薦給我的原因吧。總之,加油,新人不要害怕失敗。”

    “嗯,謝謝,今天麻煩你了。”

    走出擊電文庫大樓,村上悠的心情沒有受到絲毫影響,也沒有立馬回家趁著靈感爆發修改小說。

    他仍舊照著今天的計劃,前往書店淘書。

    在書店買了五本較薄的單行本,其中三本是關于如何使人幽默和人際交往的。

    廣播苦手總不能一直是苦手吧?

    反正是看書,這些書雖然枯燥了一點,但也是能看下去的,那就在休閑時間努力一下。

    這非常的符合華羅庚燒水定律,村上悠滿意的點點頭。

    又買了幾本厚到懷疑人生的文庫本,以防萬一下周沒空補充新書。

    回家路上,去了買早飯的那家便利店,來到便當區。

    正好中午,人還不少。

    買了一份炸豬排便當,又在熟食區買了幾根烤串,花了780日元。

    雖然感覺不太可能還有空座,但還是去用餐區看了下。

    嗯,結果不出所料。

    不過這家便利店距離櫻花莊只有三分鐘路程,回家吃也一樣。

    到了家,佐倉小姐正一臉蒼白的被東山柰柰和悠沐碧伺候著。

    村上悠一邊坐下準備吃飯,一邊猜測應該是來事了,所以也沒問怎么了。

    剛把便當塑料盒子打開,中野愛衣端著水杯,拿著藥走進來。

    “鈴音,要來了。”

    吃藥?村上悠先咬了一口烤串,問道:“這是怎么了?”

    東山柰柰給佐倉小姐揉著肚子,回答道:“鈴音沒吃早飯,中午又吃了便利店里的速沖味增湯,胃腸炎犯了。”

    “哦。”村上悠點點頭,關心了一句:“按時吃飯,速食少吃,多喝熱水。”

    吃完飯,村上悠拿著書回到房間,準備午睡片刻。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