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322/

87.“陌生人”
    當一個超越人類極限的咖啡大師,對你傾囊相授的時候,你會有什么感覺?

    動作好像永遠不準確。

    挑選咖啡豆、水溫、打泡、萃取、拉花等等,為什么看起來簡簡單單、明明隨便弄弄好像也不差的東西,會有這么多講究?

    倘若這個人心里脆弱,或者說對咖啡不夠熱愛,肯定會生出這樣的心里:人類到底有多無聊?要去研究這些可有可無的知識?

    但當有了北川玉子那樣好學,且對咖啡充滿幻想的心,就會感覺快樂,每時每刻都在被指出錯誤,每時每刻都學到新的東西。

    唯一要注意的是,面對源源不斷的新知識,往往前面的還來得及完全消化,后面的又來了。

    玉子高中畢業后就出來打工,也許有部分原因是不喜歡讀書,但智力上也肯定算不上超人一等,因此經常為這件事苦惱。

    但師傅他從來不會罵她笨,哪怕一種咖啡做了幾遍,她仍然出現低級錯誤的時候。

    不像老爹和爺爺,在年糕手法教育上,雖然不會棍棒相加,但時常也會破口大罵。

    什么沒有天分,我年輕時候怎么怎么樣,怎么放心把年糕店交給你之類的話。

    玉子看著細細品味著,她剛磨出來的咖啡的村上悠,心里想著,師傅果然是最溫柔的人。

    “勉勉強強吧,研磨度還是不行,照著我說的再去找找感覺。”

    “嗨,謝謝師傅。”

    “嗯。”

    村上悠放下咖啡,拿起自己看了一小半的書,繼續看起來。

    如果他知道北川玉子在想什么,也許會笑著罵她傻瓜也不一定。

    世界上哪有這么好的人?

    只不過是,北川玉子能否在咖啡師大賽上取得第一,他心里看的沒那么重要罷了。

    她的水平已經足夠支撐起ido,這在村上悠看來已經足夠了。至于能否實現夢想,那是個人的事情,他不會因此去苛責別人。

    他對自己的人生都沒有追求可言,怎么會去強行要求別人達到某種高度呢。

    到了晚上八點,村上悠準備下班的時候,真田美子突然宣布周六周日放假。

    原因是夏天要來了,大家好好休息休息,以飽滿的熱情去迎接夏天。

    村上悠跟不上她的心里路程,但休息總是好事。

    他能窩在家里看一天書,又或者該趁著這個時間,把小說投稿的事處理一下。

    晚上八點五十三分,櫻花莊。

    中野愛衣、東山柰柰、佐倉鈴音在客廳聊天,清脆而美好的聲音傳到廚房。

    廚房里,村上悠一個人做著飯。

    寂寞?不。他很享受獨處的時光。

    菜在鍋里小火燉著,他就站在旁邊看著,大腦漫無思緒,自己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

    “誒呀~好香啊。”東山柰柰可愛的背著手,歡快的小跑進廚房。

    靠在村上悠邊上,大眼珠子盯著鍋里的菜。

    村上悠揭開鍋蓋,肉香味更加濃郁,撲鼻而來。

    東山柰柰:“哇——”

    然后咽了一口口水,聲音不大,也不小,兩人都聽的很清楚。

    村上悠笑了下。

    東山柰柰臉一點都不紅,裝作害羞的樣子,眼睛一直盯著鍋里。

    “你幫我嘗嘗味道?”

    “不用客氣,這點忙我還是可以的。”

    說完,擼起袖子,露出雪白有肉感的胳膊。

    村上悠把嘗菜的筷子遞給她。

    東山柰柰像螃蟹鉗子一樣揮舞著筷子,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

    眼睛盯著鍋里,嘴里喃喃自語:“吃哪個呢?該吃哪個呢?”

    “柰柰!”

    “哦!”東山柰柰嚇了一跳,回頭看到中野愛衣和佐倉鈴音同時走進來。

    趕緊搖了搖頭:“我沒有偷吃哦,是村上君讓我幫他嘗嘗味道的,是不是,村上君?”

    村上悠看到她的丸子頭瘋狂甩動,但就是不散開:“嗯,是的。”

    這小東西,真牢靠。

    中野愛衣走近,苦笑著說:“不是偷吃的問題,你不能用男生用過的筷子,知道嗎?女孩子注意一點。”

    “誒?”東山柰柰反應過來,看著手里的筷子,然后朝村上悠道歉:“抱歉,我能用一雙新的筷子嗎?”

    村上悠沒有感覺自己被嫌棄,雖然那雙筷子他沒用過——他并不討厭自愛的女生。

    拿出一雙新的筷子,先在水龍頭下沖一了一下,然后才遞給東山柰柰。

    “謝謝。”接過筷子,她又開始像螃蟹一樣揮舞筷子:“決定了!就是你了!”

    她夾起一塊半肥半瘦的大肉。

    “先吃一小口瘦的。”

    “唔嗯嗯~~香!”

    “再來一口肥的。”

    “嗯——好吃吃!”

    “最后半肥半瘦,一口吃下去。”

    “啊~~牙白~”

    其他兩人看傻了,村上悠感覺東山柰柰好像挺好玩。

    佐倉鈴音喉嚨滾動著擠過來:“這么好吃嗎?讓我嘗嘗!”

    搶過東山柰柰手上的筷子,夾了一塊全瘦的,放進嘴里。

    沒有像東山柰柰那樣大呼小叫,只是用手隔著兩三厘米虛掩著嘴,眼睛里神采熠熠。

    “快還給我!”東山柰柰搶過筷子,又朝鍋里伸過去。

    村上悠笑了笑,交代了一句:“菜和飯都好了,你們把它端道客廳吧。”然后準備走出廚房。

    廚房不大,廚房門更小,村上悠想出去有些困難。

    中野愛衣背著測過身,村上悠也背著側過身,兩人背距離10厘米的樣子,擦背而過。

    等他出到了客廳,廚房里傳來“我也嘗一下”“好了,別再吃了,快沒了。”“筷子!讓我添一下筷子!求你了!”

    女孩子這種生物,果然是香辛料和某種美好的事物組成的。

    這句話很不錯啊,可以考慮寫進小說里。

    但這樣干巴巴的寫進去,未免太單調了,不如以這句話為主題,想一個場景。

    松岡禎丞的一個女后輩,約他出去吃飯,松岡沒去。女后輩買了菜主動上門,做了一頓豐盛的料理,走的時候還把廚房帶走了。吃飽喝足的松岡禎丞感嘆的說出這句話?

    嗯,好像還不錯的樣等等!睡前寫小說時間也就算了,平時生活也在構思情節的話,未免太累了。

    他微微晃了晃腦袋,把集中的思緒散去。

    以此為例,村上悠就是這種主動拒絕努力和麻煩的人。

    等幾人把菜端進客廳,悠沐碧也正好回來,村上悠做飯時間卡的剛剛好。

    幾人吃完飯,沒有立馬去洗澡,呆在客廳等著周五的《釘宮家的客人》廣播。

    九點四十五分,廣播開始,封面是村上悠、中野愛衣、釘宮未夕三人拿著飛機的照片。

    幾個女生聽的嘻嘻哈哈,佐倉鈴音更是在釘宮未夕口吐芬芳的時候,發出癡漢的笑聲。

    櫻花莊里充滿歡樂的氣氛。

    只能在女生洗完后才能去洗澡、對廣播毫無興趣的村上悠,坐在桌子邊,淡定的喝著茶。

    心里想著。

    女孩子這種東西,怪麻煩的。而且,很吵!

    “嘶~~”

    喝了一口熱茶。

    以此為例,村上悠是個心思復雜而且反復無常的男人。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