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318/

83.戀の歌
    清晨的電車,到處是穿著白色襯衫的上班族。

    電車里不是很擁擠,但也沒有空位,村上悠找了一個相對開闊的地方站著。

    “里子,快看,是《月色真美》的宣傳海報誒。”

    “真的誒,太好啦,小說我超級喜歡的。”

    “不過男女主角的聲優都沒聽說過啊,有點擔心。”

    村上悠正看著一本能揣進兜里大小的單行本,聽到議論聲,抬起頭。

    順著兩個穿著校服女高中生的視線,看到在電車墻壁上,貼了《月色真美》的海報。

    海報上畫了兩個初中生,應該就是水野茜和安曇小太郎了。

    畫風不是很驚艷,男女主看起來也不是帥氣和萬人迷的類型,應該劃分到清秀和可愛一檔吧。

    下面寫有播放日期,監督,男女主cv等信息。

    “里子,快看。”

    聲音很小。

    “什么?”

    “左邊,左邊啊,帥哥。”

    里子假裝不經意的往左邊看了一眼,動作熟練——焦距沒有對準村上悠,僅僅只是用余光打量他。

    然后慢慢的回過頭,假裝說悄悄一樣,把腦袋和伙伴湊在一起。

    “好帥!好帥!比上次看到的那個還要帥!”

    “是吧是吧。”

    村上悠把海報上的信息看了一遍,又重新拿起單行本。

    “下一站,大木學院,大木學院。”

    里子和小伙伴還沒來的及,派出代表上前詢問聯系方式,那個帥哥已經消失在下車的人流中。

    進了y大樓,剛把雨傘放下。

    “早上好,村上君。”

    “早上好。”

    前臺小姐笑著道:“新發型很帥氣呢。”

    “謝謝。”

    村上悠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發型到底被剪成什么樣,但這都不重要。

    上了四樓,由于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很多,這次石田彰帶著他到了一間空閑的談話室。

    “最近要忙起來了。”

    “是嘛?”村上悠接過石田彰遞過來的、厚厚的文件袋:“《旭丘偶像是傳奇》那邊快要結束了,我現在也只有《月色》這一部動畫而已。”

    石田彰十指交叉,放在談話桌上,解釋道:“配音工作所占的時間,只是聲優活動里小的不能再小的一部分。”

    “《旭丘》你的戲份不多,而且受眾都是男性,也就算了。但在《月色》部番里,你可是男主角,各種廣播線下活動,有的你忙呢。”

    村上悠笑了笑,也沒在意:“事情再多,一件一件慢慢的去處理,總是能解決的。”

    “嗯。”石田彰點點頭:“心態很好。那我就把第一件事告訴你吧。”

    村上悠把剛打開的檔案袋又合上,放在一邊。

    石田彰:“月色真美制作組和事務所商量決定,準備讓你和水野茜的cv中野愛衣,一起上一期釘宮桑的廣播,為《月色真美》做宣傳。”

    “制作組那邊,應該會在動畫開播后,給你和中野愛衣單獨企劃廣播節目。你可以通過這次機會,先和中野愛衣熟悉熟悉,不懂的就問問釘宮桑。她畢竟是事務所給你指派的直系前輩,也不要不好意思或者怕麻煩她。”

    照顧到村上悠是剛入行的新人,石田彰把事情交代的很清楚。

    村上悠沒有把自己和中野愛衣合租、早就認識的事情說出來,兩人現在不尷不尬的,關系真不好說。

    普通業界同行一起主持節目,就算之前不認識,在節目里也會裝作很親密,好朋友的樣子。

    反而像他們倆人這樣的,有點難處理。

    “我知道了,時間定在幾號?”

    “今天晚上。”

    “怎么這么急?”

    “7月6號就要首播了,你們兩個還要忙著錄音,當然很急。”

    村上悠點點頭,的確是這個道理:“那這期節目,會什么時候播出?”

    “今天是周四,明天周五,應該就在明天吧。”

    “還是這么趕啊。”

    和村上悠第一次參加《釘宮家的客人》一模一樣。

    廣播節目第一天錄,第二天播放的,在廣播節目里也不多見。

    業界大多提前一個星期錄好,甚至有一天錄好四個月的——每月一期,一共四期,正好播到自己配的動畫播完。

    然后購買廣播cd的聽眾會發現,四期節目里,男聲優的衣服都是同一套(封面照片)。女聲優看情況,不在乎的也是一套,在乎的就自己帶衣服去換。

    村上悠拿著厚厚的檔案袋,告別石田彰和熱情的前臺小姐,徑直去了ido咖啡店。

    推門進去,北川玉子正在專注的給客人調制咖啡。

    門鈴聲讓她抬起頭,下意識道:“客人,歡迎啊!師傅!”

    玉子的臉上立刻寫滿高興。

    村上悠朝她揮揮手,示意她繼續。自己在店里店里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上午十點多,店里的客人不多,讓玉子多鍛煉鍛煉。

    真田美子在窗邊的兩人座撫摸著橘貓,看著書。橘貓的脖子上,多了一條藍色的絲巾。

    村上悠走過去,在她對面坐下。真田美子沒有和他打招呼,兩人一人看書,一人看著臺本。

    {夕陽西下在音樂教室里}

    {正在演奏鋼琴的你}

    {那溫柔的臉龐}

    “嗯?”村上悠突然抬起頭:“這是什么音樂?”

    店里的音樂都是真田美子的個人歌單,優雅、溫馨,十分搭配咖啡店的整體風格。

    但現在店里的粗狂男音,通俗的歌詞,簡陋吉他lo,完全是另外一種風格。

    就像夏日鴨川邊,獨奏獨彈的街頭藝人。

    真田美子目光放在書頁上:“是玉子放的,好像是他父親作詞作曲,并親自演唱的。”

    “嚯~?”聽到是玉子父親唱的,村上悠來了點興趣,沉下心靜靜聽了一會。

    嗓子一般,唱歌和吉他技巧也一般,聲音青澀,懵懂、羞澀。

    是告白啊。

    村上悠聽了一會,修長的五指在臺本上輕輕敲擊,已經能把所有的節奏演繹出來。

    “是玉子父親寫給玉子母親的嗎?”

    “師傅你怎么知道的?”玉子端著一杯咖啡走了過來,輕輕的放在村上悠面前,驚訝的看著他。

    “歌曲里的感情告訴我的,應該是高中時期寫的吧?”

    玉子左手把盤子抱在懷里,右手輕捂著嘴:“sugoi~(好厲害),師傅。”

    “我也是在唱歌類動畫里,擔任過主要角色的聲優了,這點還是能聽出來的。”村上悠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皺眉:“咖啡有細微的澀感,”

    又輕嗅了下,看向玉子:“水溫偏低,攪拌太多了,兩處錯誤。”

    北川玉子縮了縮腦袋,右手撓著小腦袋:“嘿嘿~”

    真田美子抬起頭,不滿道:“怎么了?我感覺玉子調制的咖啡挺好喝的,客人們都喜歡,怎么到你這里就不行了。”

    店長日常看曠工員工不爽。

    村上悠感覺自己開口就會迎來狂風暴雨,還是繼續喝咖啡吧。

    北川玉子的咖啡已經邁入3分的門檻,但是想在島國咖啡師大賽上,完成他布置的小任務,還差的遠呢。

    “別以為你是她師傅,就可以隨便欺負她。我真田美子可不會允”

    “美子姐。”北川玉子輕輕拉了拉真田美子的衣袖:“專業上的事,聽師傅的總沒錯。”

    “玉子,”真田美子不敢置信的看著玉子理所當人的表情:“你”

    “喵~~”

    橘貓在真田美子懷里被吵醒,打了一個慵懶的哈欠,換了一個姿勢,繼續酣睡。

    大廳里,“玉子的父親”還在賣力的唱著。

    {我喜歡你}

    {喜歡到無法自拔}

    {但是那種話我說不出口}

    {至少這首歌只為你而唱}

    {這首歌只想唱給你聽}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