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315/

81.村上悠先生的事,我很抱歉(2)(2合1,不喜則跳)
    中野愛衣抬起頭,仰視著鞠躬的村上悠,困惑道:“你在說什么?”

    村上悠抬起頭,看著中野愛衣:“你應該早就感覺到了吧。”他停頓了一下:“我和村上悠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等等!”佐倉鈴音忍不住站了起來:“你到底在說什么?我們不是要說,你為什么分手之后,還要接近愛衣的事嗎?”

    “我正在說。”村上悠看了眼佐倉鈴音:“但這件事必須從一切的開始說起……”

    佐倉鈴音:“什么意思?”

    “那是二月二十八號即將結束,三月一號即將來臨的某個時間,這具身體迎來了它新的船長。”

    眾人有些訝異,感覺他說的故事有些詭異和莫名其妙。

    村上悠沒有理她們,繼續說道:“很難想象有這樣的事吧?作為人類,在這個世界生存了三個月,我也很難想象世間竟然有這樣的事。”

    佐倉鈴音皺眉:“作為人類?新的船長?什么意思?”

    村上悠轉身,在自己的位置上重新坐了下來。

    “我接下來說的,你們可以把它當做故事,但是我希望你們能夠明白,故事的結局是真的,那份掙扎也是真的。”

    村上悠的聲音帶著特殊的韻調,讓人下意識安靜下來,靜靜的聆聽。

    悠沐碧往東山柰柰身邊靠了靠,感覺有點寒意。

    村上悠撫摸著茶杯,感受著茶水的溫度。

    “我在一片黑暗中誕生,懷著莫名的情緒,經歷了一些事情。現在,我終于能用文字把它表達出來。”

    村上悠低著頭,像是在低語。

    “大海上,電閃雷鳴,海浪沖上沙灘,我困在一座孤島。”

    “海水在慢慢侵蝕著這片不大的土地。”

    “我的本能告訴我,{快去找船!離開這個地方!留下來只有死!}”

    “那我的船呢?來接我的,屬于我的船呢?”

    “惶恐、驚訝、不安、還有憤怒!”

    “我的船去哪了?是誰偷走了我的船?”

    “我在咆哮,但狂風的聲音比我更大!”

    “我在岸邊奔跑,可是巨浪在驅逐!”

    “我繞著島,跑了一圈又一圈,花的時間越來短”

    “直到最后已經沒有地方給我跑了。”

    “我只能站在那里,站在那里,等著我的船。”

    “本能在瘋狂的敲擊我的耳朵,他恨不得把我的耳朵撕碎,把我的頭顱打開,告訴我{去找船!你不想死!去找到屬于你的船!}”

    “{找不到},我抱著頭快要爆炸的腦袋,告訴他{我找不到,我們的船被人開走啦!}”

    “他開始罵人,罵我,{你這個廢物!連自己的船都被開走了!你看吧!我們都要死在這里!被海浪吞沒!沉入海底!再也見不到太陽!都要死!死!}。”

    “我也開始罵人,罵我自己,{我真是個廢物!}”

    “他開始哭泣,淚水被海浪搶走!”

    “我也跟著哭,淚水流到嘴里。”

    “他又開始咆哮{真他媽咸!吐掉!都吐掉!}”

    “我把淚水吐給海浪,讓它也嘗嘗咸味。”

    “他開始求救,{救命啊!有誰看到我的船了嗎?我的船被人開走啦——}”

    “我也開始求救,{救命啊!}”

    “還沒喊完,他又開始罵我{蠢貨!大聲點!}”

    “于是,我喊到喉嚨嘶啞。”

    “我告訴他,{我已經跑不動了,也喊不動了,我們要死了。}”

    “他又開始罵我,讓我跑起來,喊起來,可是我真的沒有力氣了。”

    “我蹲在最后的沙灘上,我能感覺到海浪在拍打我的腳趾,死亡在輕吻我的額頭。”

    “{完了!全完了!},他慢慢的沒有了聲音。”

    “他也許已經死了吧,我也快了,我心里想著。”

    “海浪來到我的腰部,我已經開始聽到黑暗的低笑聲。”

    “{你們快看啊,又是一個愛哭鬼,哈哈,他剛才原地繞圈跑,像不像一條被拴住的狗。}”

    “黑暗的聲音真難聽,我迷迷糊糊想著。”

    “{白癡!有船!有船!快醒醒!}”

    “是他的聲音,原來他還沒死。”

    “{有船!快游過去!}”

    “{什么,有船?}我睜開眼,可不是船嗎?”

    “就在不遠處。”

    “可是它在沉沒,沒有人的船,黑暗是能爬上去的。”

    “{快游!}”

    “對!快游!”

    “我站起來,還好,海水只淹沒了我一半的身體,我還能借力,我還有最后一波的機會。”

    “我用力蹬了一下,離開最后一片沙地。”

    “我開始朝著船游。”

    “奮力的游。”

    “黑暗在我耳邊狂笑,海浪把我吐給它的淚水灌進我嘴里。”

    “我不怕。”

    “他在給我加油。”

    “{死也要和船死在一起。}”

    “{死也要和船死在一起。}”

    “嘴開始適應咸味,黑暗的聲音也充耳不聞,只是一個勁的游。”

    “{停下!停下!那不是你的船!}”

    “{別聽黑暗的話!那就是我們的船!是屬于我們的船!}”

    “我當然不會去聽黑暗的話,傻子才會去聽呢。”

    “我在黑暗的咆哮聲中,爬上了即將沉沒的船,船艙里早已經灌滿了海水。”

    “但是沒關系,現在它有了我,我有了它,我們兩個都不會沉!”

    “{活下來啦!我們活下來啦!}”

    “是啊,我們活下來啦!”

    “我躺在甲板上,休息了一會,把嘴里的淚水重新吐給海浪。”

    “{哈哈哈!對!就是這樣!我們不需要眼淚!}”

    “我站了起來,跑到桅桿下面,猛地一拉,帆布升起。”

    “我和我的船,出發啦。”

    村上悠喝了一口水。

    “當我看到太陽的時候,我用村上悠的身體,睜開了眼睛。”

    悠沐碧和東山柰柰捂著嘴,佐倉鈴音有些不知所措,只有中野愛衣若有所思。

    “我是這個世界的意外,我沒有屬于自己的船。”村上悠沉默一會:“是村上悠的船,救了我。”

    中野愛衣有些遲疑,有些難過:“那,村上悠呢?”

    村上悠搖搖頭:“有靈魂的船,是不會被黑暗吞沒的。”

    中野愛衣沒有說話,也許她在問出口之前,自己已經有了答案,只是想,怎么樣,也要去確認一下。

    “村上悠的靈魂已經消失,也有可能去了未知的世界,不管如何,現在站在你面前的,是有著村上悠身體的另外一個人。”

    客廳里陷入詭異的安靜。

    “就算你說的是真的。”中野愛衣提起頭,看著“村上悠”的眼睛:“為什么要主動說出來呢?”

    “因為我想和你,還有你們,交朋友。”新的船長看著中野愛衣的眼睛:“以我的身份。”

    中野愛衣凝視著他,他也看著中野愛衣。

    “……你說的這些一點都不符合邏輯,說實話我不信。”

    “中野桑在這個世界活了二十一年,還沒有我對它了解的清楚。”他沒有避開中野愛衣有些刺眼的目光:“小說才要講邏輯,現實只會把你天靈蓋打開,把發生的事塞進人們淺薄的腦花里,然后幫你把天靈蓋合上。能不能理解,會不會接受,那是人自己的事。”

    “啪啪啪!”

    他和中野愛衣有些驚訝,一起把目光投向鼓掌的東山柰柰。

    東山柰柰抿嘴笑著,腮幫子微微鼓起,小手拼命鼓著掌。

    “村上君,這就是你要寫的小說嗎?好有趣!我感覺銷售量肯定會很高!”

    “恩恩恩。”悠沐碧點著頭,也加入鼓掌的行列:“可惜就是悲傷了一些。”

    兩人收回目光,佐倉鈴音沉默不語。

    中野愛衣:“你繼承他的記憶?”

    “誒?”東山柰柰停下掌聲:“還沒結束嗎?抱歉,抱歉,請繼續。”

    雙手撐著下巴,大眼珠子啪嘰啪嘰。

    “沒有。”

    “那你為什么懂日語,知道生活常識?還會料理?”

    村上悠深吸了口氣,仰著頭:“大海里到處都是尸體,還有碎尸浮在上面,我不知道”

    緩緩閉上眼睛。

    “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吞下什么東西。”

    佐倉鈴音:“嘶——”

    她的面色有些慘白,捂著嘴。

    東山柰柰趕緊擺著手:“這個就算了吧,不要寫在小說里了,太惡心了。”

    悠沐碧的臉色也不好看。

    村上悠睜開眼,看向沉思的中野愛衣,輕聲道:“能否請你告訴我,村上悠先生的夢想是什么?”

    中野愛衣嘆了口氣。

    “他說,東京市區的房子太貴。”她的聲音也很輕:“所以想在東京外環買一套一戶建,還想學駕照,想每天開車上下班。”

    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心里有些難受。

    村上悠沒有錯,他也沒有錯,那錯的是誰呢?

    他無言以對,淡淡的說了句:“是嘛。”

    中野愛衣站起來:“我先回房了,晚安。”

    東山柰柰(悠沐碧):“晚安,愛衣(愛衣姐)。”

    “等等。”他喊住中野愛衣。

    中野愛衣沒有回頭。

    “我能和你們交朋友嗎?”

    “先證明你說的是真的”

    中野愛衣說完,出了客廳,過了一會,傳來臥室開門關門的聲音。

    東山柰柰和悠沐碧兩人開始討論劇情。

    “好傷感哦,不過村上君講故事的能力好棒,比演技還要厲害了。”

    “是啊,我感覺那個人好可憐,船居然被人開走了。”

    “嗯嗯,幸好最后找到了船。”

    “對啊,那艘船也快要沉了,能碰到他,自己也能重啟呢。”

    佐倉鈴音:“……你們兩個夠了。”

    “嗯?”兩人不知道佐倉鈴音為什么突然發脾氣:“怎么了,鈴音?”

    佐倉鈴音自己臉上都帶著些許懷疑,瞥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村上悠:“這些都是真的,你們眼前這個村上悠,不是愛衣以前的男朋友。”

    “什……什么?”

    “誒——?”

    兩人不可思議的看著沉默不語的村上悠。

    村上悠笑了下:“沒錯,我就是那個拿了村上悠船的可憐蟲。”

    東山柰柰和悠沐碧面面相視,兩人都從對方眼里看到“這是愚人節玩笑吧?”“他們三個會不會一起演戲騙我們,攝像機肯定藏在哪個角落里”。

    村上悠看出兩人在想什么,事情一次性解決最好,于是再次肯定道:“是真的,我不是中野愛衣的男朋友,村上悠不知道去哪了,現在這艘船,是我在開。”

    東山柰柰回過頭,臉上掛著尷尬和{你要玩我陪你玩}的笑容:“沒關系啊,反正我們又不認識村上悠,我們認識的是你,對不對,凹醬?”

    悠沐碧附和著點頭:“沒錯,只要你按照約定做飯,不做出犯法的事,我是不會趕你出去的。”

    村上悠微微低下頭,對著兩人說道:“謝謝。”

    兩人被他的正經弄得渾身不自在,就像一個平時滿嘴口花花的帥哥富二代,突然告白了,被告白的人心里萬分糾結,這到底是隨口開玩笑,還是真的?

    “我,我去洗澡了。”

    “柰柰,等等我,我也去。”

    客廳里只剩下佐倉鈴音。

    村上悠看著她,問道:“你不去嗎?”

    “浴缸里坐不下三個人。”

    村上悠點點頭。

    兩人沉默一會,佐倉鈴音突然說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當然。”

    “你以前不認識中野愛衣?”

    “不認識。”

    佐倉小姐繼續追問:“也沒有繼承,那個,他關于中野愛衣的記憶?”

    “所有記憶都沒有。”

    兩人又陷入沉默。

    過了一會,佐倉鈴音站起來:“希望你說的都是真的,要不然”

    她轉身出了客廳,回到自己的房間。

    “唉~”村上悠嘆了一口即累又輕松的氣。

    以后,終于不用套著一層皮做人了。

    他站起來,舒展了一下身子,感覺渾身的細胞都在活躍。

    中野愛衣回到房間,在床上躺了一會,又爬起來,坐在小桌子旁邊,打開筆記本電腦。

    搜索{為徹底甩掉前女友的方法}、{男朋友裝失憶,如何看破?}、{前男友為了追回前女友使的花招。}

    結果都很普通,反正沒有寫哪個前男友編造找船,開船的故事。

    繼續搜索。

    {靈魂}、{人格}、{船}。

    皺著眉看了一會,倒是有第二人格說法。

    但船,靈魂,大海,完全沒有相關的記載。

    對于村上悠說的話,她有些半信半疑。

    村上悠本身,是沒有說謊的必要。而且,他的處事風格,他在聲優上的技巧,他的料理

    如果是真的,她又該怎么面對他呢?

    中野愛衣趴在小桌子上,皺著秀眉,陷入了糾結。

    另一邊,佐倉鈴音也躺在自己床上。

    “你以前不認識中野愛衣?”

    “不認識。”

    “沒有繼承他的記憶?”

    “沒有。”

    “嘿~嘿嘿~”

    她翻了一個身,把被子夾在自己細且白的雙腿中間。

    這樣的話,豈不是說他就不是自己閨蜜的前男友?

    然后

    不行!不行!

    猛地一拉被子,蓋在頭上。

    三分鐘后,被子被直接扔到一邊。

    “熱死我了!”

    東山柰柰洗完澡,回到臥室,練習了一會新歌,又忍不住把{東山奈央}的設定本掏出來。

    在{迷之轉校生}后面,寫上{大海的主人,戰勝黑暗的強者,找船者}。

    滿意的看了兩眼,嘴里感嘆道:“村上君不愧是要寫小說的人,編故事真厲害。嗯~~,我是不是應該讓他參與奈央的設定呢?”

    歪頭想了會。

    “嘛~,算了,奈央是我一個人的,不能讓別人插手。是不是啊,奈央醬~~嘿~嘿嘿~”

    這個夜晚的櫻花莊是不平靜的,但是村上悠睡的很香

    半夜。

    “啪!”

    他的手被打了一下。

    猛地驚醒。

    透過床頭窗戶微弱的月光,他看到悠沐碧站在床頭。

    “你干什么?想嚇死我?”

    “吶—”

    村上悠很快穩住情緒,皺眉道:“半夜你不睡覺,跑我這里來干嘛?”

    悠沐碧的聲音顯得有些空幽:“你晚上說的是真的嗎?”

    “當然,不過真假和你關系不大。”村上悠當成小孩子好奇心重,解釋了兩句,然后說道:“趕緊回去睡覺,下次不準不經我允許進我房間。”

    悠沐碧矗立在原地,村上悠開始不耐煩——他對別人進他房間,特別還是不請自進的,特別討厭。

    “那你能讓我去大海上嗎?”

    “什么?”

    “我想,我想去接爸爸媽媽。”

    聲音細微,帶著哽咽,沙啞。

    村上悠看著眼前瘦瘦小小的身子,張了張嘴,聲帶竟然一時間發不出聲音。

    他伸手,在空中猶豫了下,最后揉了揉她的頭發。

    “抱歉。”

    又是一陣近乎死寂的寧靜。

    “對不起,我只是,夢到了他們。”悠沐碧似乎在黑暗中笑了下:“打擾你了。”

    她轉身走向房門,低著頭。

    “一切都會過去的。”村上悠心里很不舒服,忍不住開口:“我也是一個人,沒有父母,沒有房子,甚至船,也都是別人的。但是,但是”

    村上悠果然不會安慰人。

    “但是,活著就保持開心,把難過、傷心、一切煩惱,留給船沉之后再去思考。”

    “嗯。謝謝。”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