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294/

60.佐倉小姐史上最大最惡事件(4)
    5月25,周日,持續梅雨。

    村上悠起來隱約聞到一股霉味,仔細看墻角又沒有發現明顯的霉斑。

    怪不得這個還算交通便利的地段,每個月只要6萬日元。

    八點多趕到活動現場,化妝室里已經坐滿了人。

    村上悠特意看了眼佐倉鈴音,她面色有些白,笑著和《悠哉》其他三個聲優聊著天。

    “村上,早上好。”

    “早上好。”

    堂本海斗正在化妝。

    “村上桑,你今天的頭發怎么回事?快過來!”

    化妝師看到“長角”的村上悠,立馬把他拉到座位上,幫他整理發型。

    “晚上睡覺前頭發沒吹干?”

    村上悠下意識想點頭,但頭發還在別人手上,開口道:“是的。”

    “以后一定要等頭發干了,或者早上起來再洗個澡,這樣頭發就會好很多。”

    “嗯,好。”

    過了一會,左邊的女聲優畫好妝讓開位置,佐倉鈴音坐了過來。

    女化妝師看了她幾眼,低聲說道:“今天臉色不太好,來事了?”

    “嗯。”

    聲音同樣很小,但就坐在她旁邊的村上悠倒是聽得很清楚。

    不過這種話題,他只能裝作沒聽到。

    “今天我就不給你化妝,好好休息,但明天正式活動一定要化妝的。”

    “嗯,謝謝。”

    今天一共排練五場,上午和下午四場,晚上一場。

    其實對于聲優來說,只要不怯場,排練一天已經足夠了。

    多余的場次只是為了讓劇本作家多修改劇本,好讓節目效果達到最佳。

    但說到底,一個節目效果的上限如何,還是得看聲優們的臨場發揮。

    中午臨近吃飯的時候,村上悠沒在化妝室看見佐倉鈴音,猶豫了下,還是找到村川梨依。

    “村川桑,有看到佐倉桑嗎?”

    “沒注意啊,可能已經去吃飯了吧。”

    “謝謝。”

    “不客氣。”

    堂本海斗在一旁有些好奇,問道:“村上,怎么了?這么關心佐倉桑?看人家長的漂亮?”

    村上悠對堂本海斗的調侃沒放在心上,解釋道:“她是我朋友的閨蜜,受別人托付,姑且照顧她一下。”

    “哦~~閨蜜?女性朋友~~”

    陰陽怪氣的。

    村上悠無奈道:“你先去吃飯吧,我去找找她。”

    “好,要不要我幫你帶飯?”

    “不用了,待會我自己去吃。”

    與堂本海斗分開后,村上悠為了防止佐倉鈴音是去上廁所,就先在化妝室等了一會。

    十分鐘后,化妝室人都走光了。

    村上悠猶豫了下,拿出手機。

    帥氣の男人:佐倉,你人在哪?

    三分鐘,沒消息。

    “麻煩!”

    他對女性來事不是很了解,但從各種小說和電視里看到的,痛暈過去都有可能。

    會不會倒在廁所或者角落里了?

    猶豫了下,他還是決定出去找找。

    前臺沒有;廁所,拜托遇到的女性看了下,也沒有

    找了一圈沒找到,正當他準備回化妝室時,看到了拎著大袋子的佐倉鈴音。

    她剛從三井麗香的化妝室出來,臉色更加慘白,頭發有被雨打濕的痕跡。

    確認人沒事后,村上悠轉身準備去吃飯。

    但佐倉鈴音卻沒往他們的化妝室走,而是上了頂樓。

    猶豫一下,村上悠還是跟了上去。

    畢竟答應了中野愛衣,今天佐倉鈴音本人身體還不舒服,不去看一下,他心里有些不安穩。

    走到樓道口,剛上了“z”形樓梯的一半,就在另外一半看到了她。

    佐倉鈴音坐在樓梯上,抱著一份外賣吃著。

    也不知是頭發上的雨水,還是什么東西,落在勺子上,混著飯菜一起被吃下去。

    村上悠看了一會,準備悄悄退走。

    “嗯~嗚~”

    壓抑的哭聲。

    真是麻煩!

    村上悠抓了抓頭發,轉身走了上去。

    聽到腳步聲,佐倉鈴音慌忙的擦著臉上的眼淚。

    “你,你來這里干嘛?”

    慘白的精致小臉,瘦小的身體,沙啞的嗓音

    這一瞬間,村上悠開始為自己昨天開口嘲笑她而感到有些后悔。

    也許對于島國人來說,得罪前輩真的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吧?

    一邊想著,村上悠走過去,坐在佐倉鈴音下面幾個臺階。

    拿出手機,開始打游戲。

    佐倉鈴音把外賣放進袋子里,收拾東西準備離開這里。

    “你就這樣哭著出去嗎?外面已經有人回來了。”

    村上悠操縱著虛擬人物,不斷屠殺著機場的人,沒有抬頭看她。

    佐倉鈴音又坐了回去,拿出外賣。

    “我沒哭,我只是來吃飯。”

    聲音沙啞,帶著倔強。

    “抱歉,是我看錯了。”

    佐倉鈴音勉強吃了兩口飯,看村上悠一直在玩游戲:“你怎么不安慰我?”

    “我只是來玩游戲的,什么都沒看到。”

    把機場屠殺一空,背著4和24往馬路上的吉普走去。

    “嘖~~”

    佐倉鈴音直接用筷子戳了他一下。

    吉普后面躲了一個拿著沖鋒槍的窮鬼,趁他上車的一瞬間把他打死了。

    “唉~~”

    嘆了口氣,收起手機。

    【游戲lv2:12100】

    “我不太會安慰人,但如果你有什么煩心事,可以說給我聽聽,當個傾聽者還算可以。”

    沉默一會,吃了幾口飯。

    “唏~”佐倉鈴音吸了一下鼻子:“明明我沒做錯什么,為什么要怪我?”

    “而且我都已經道歉了。”

    “偷拿我的牌!”

    “還不帶我玩~”

    “唏~”

    “前輩就了不起,不就比我多出生幾年嗎?”

    “八嘎!”

    “你吃飯了嗎?”

    “啊?”村上悠楞了下,才反應過來最后一句話是對自己說的:“沒有。”

    “給你!”佐倉鈴音從外賣袋子里拿出一份午餐:“冒著雨跑出去給她買飯,還不領情!”

    “八嘎!系內!”

    村上悠接過飯,打開餐盒,里面的飯菜相當精致。

    嘗了一口,味道勉強可以。

    “我又不是故意的,明明是工作人員跟我說她去吃飯了”

    “我今天身體還不舒服,都跑出買飯”

    “唏~”

    “《旭丘》的人也看我不爽。”

    “游戲彩排的時候,故意不跟我玩”

    “唏~”

    “你要不要喝湯,袋子里有,你自己拿。”

    “哦~”村上悠下意識從袋子里拿出一份湯,想了下,打開蓋子先遞給了她。

    “唏~,謝謝。”

    佐倉鈴音喝了一口湯,喉嚨清爽一些。

    “你感覺怎么樣?”

    “嗯!很好吃。”

    “我在問你三井麗香的事!你到底有沒有認真在聽!”

    村上悠的背,又被筷子戳了一下。

    “三井麗香啊~”村上悠刨了一口飯,語氣很平淡:“長得一般,不化妝有點丑。”

    “噗~”背又被戳了一下:“誰問你長相了?我在說等人的事情!”

    村上悠抓了抓被戳的地方,前兩次有點痛,這次有點癢。

    “我感覺是你的問題吧。”

    背又被戳了下,這次是痛的。

    “你自己長的那么漂亮,還那么努力,人家一個中年婦女,還在演配角,不嫉妒你,不針對你,針對誰?”

    “你要是長的丑,或者沒拿到越谷夏海役,我敢保證,她們對你可好啦~你信不信?”

    “但沒辦法,誰讓你有我五分之一的優秀呢?”

    “我們這樣的人,生來就是要被嫉妒和排擠的。”

    兩人陷入沉默。

    不應該啊。

    村上悠深諳女人就算被罵,但只要被罵“長的這么好看,卻心腸惡毒”這樣的話,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是不會生氣的。

    剩下百分之一的女人,表示你會說話,就多說兩句。

    自己果然不適合安慰人嗎?早知道老老實實聽著就好了。

    這時。

    背又被戳了一下。

    很輕,不痛也不癢。

    “八嘎~”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