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293/

59.佐倉小姐史上最大最惡事件(3)
    “私密馬賽!前輩!”

    “沒關系的。 ”

    村上悠和堂本海斗吃完飯回來,恰巧在走道上看到這一幕。

    佐倉鈴音正在給三井麗香道歉。

    “前輩,請收下這個。”

    “不用了,我晚上不吃甜品。”

    打包袋村上悠有些眼熟,仔細看,藍色的基調,上面畫著一個卡通橘貓,不就是ido的嗎。

    兩人回到化妝室,堂本海斗補了一下妝,村上悠閑著沒事閉眼休息了會。

    等他睜開眼時,佐倉鈴音也已經回到了化妝室,作為道歉禮的甜品放在一邊,本人看起來有些消沉。

    一個個子小小的女孩待在她旁邊,安慰著她。

    嗯~~,是飾演《悠哉》一條螢的村川梨依,兩人正低聲說著什么,音量是不能被第三者聽到的程度。

    佐倉鈴音突然有些興奮地離開了。

    過了一會,整個人神情更加沮喪的走回化妝室,手上拿了一副撲克牌。

    村上悠瞬間想到發生了什么,看來這個三井麗香脾氣還不小。

    不過島國前后輩的分級比較嚴苛,在聲優界更加明顯,完完全全的新人敢讓前輩等這么久,被收拾也是能預想得到的。

    村上悠真的挺煩這一套。

    不過能看到佐倉小姐倒霉,他倒是有些開心了,笑著道:“佐倉桑,要打撲克嗎?算我一個。”

    佐倉鈴音皺著眉頭,看到村上悠似笑非笑的表情:“去去去,誰要跟你玩。”

    “哈哈哈。”村上悠非但不生氣,反而更愉悅:“缺人喊我一聲,我隨時可以來。”

    佐倉鈴音心里正沮喪著呢,哪有空理他,走到村川梨依身邊,小聲的低估了幾句。

    村川梨依也露出難辦的表情。

    為了無謂的人際關系而浪費精力,多么的可笑。

    但這么簡單明白的事,又有多少人明明知道,卻仍然不得不去做呢?

    村上悠重活一世,才完全擺脫這個束縛,這一輩子,自己活得開心就好。

    “村上,我好了,快快快,接著玩。”

    化好妝的堂本海斗,已經完全忘記自己下午看臺本時的勤勉。

    “好。”村上悠養精蓄銳完畢,正好無聊,拿出手機。

    “我把戶古那家伙叫上。”

    “可以。”

    “《旭丘》《悠哉》準備上臺,輪到你們彩排了。”

    所有人走出化妝室,按照新改好的劇本再次過了一遍。

    這是今天最后一次彩排,結束后,村上悠原本可以直接走的。

    但戶古聰一發消息過來,說要請客喝酒,把上一次的補上。

    在回出租屋清理霉菌和免費吃喝之間,稍作猶豫,村上悠決定去吃喝。

    戶古聰一在場館外等著,村上悠先陪堂本海斗回化妝室卸妝。

    剛推門進去。

    “我這邊沒有,村川你那邊呢?”

    “這邊也沒有。”

    “去哪了?真是!”

    佐倉鈴音和村川梨依正到處找東西。

    村上悠上前問道:“什么東西丟了?”

    佐倉鈴音沒理他,繼續到處翻找。

    村川梨依回道:“佐倉的撲克牌不見了。”

    “沒了就沒了,一副撲克牌而已。”

    “那怎么行!”佐倉鈴音說道:“我帶來的,自然要帶回去,丟在場館給工作人員造成麻煩怎么辦?讓開,別擋著我。”

    佐倉鈴音把村上悠推開,繼續翻找。

    過了一會,又有兩個女聲優加入翻找的隊伍。

    都是《悠哉》劇組的。

    “村上,我好了,走吧。”

    “嗯,好。”

    佐倉鈴音低著頭翻找,用余光看了眼完全沒打算幫忙、正準備出門的村上悠,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委屈。

    “佐倉,我們去問問工作人員吧,看看誰進過化妝室?”

    “嗯,好。”

    “佐倉你怎么了?”

    “沒事沒事。”

    佐倉鈴音趕緊深吸了口氣,把自己細微的哭腔收回去。

    這時正好一個工作人員進來。

    佐倉鈴音趕緊問道:“不好意思,請問有人在我們彩排的時候,進過化妝室嗎?”

    “哦,我想想。好像三井麗香桑來過。”

    “謝謝。”

    佐倉鈴音不知道是不是三井麗香拿的,但還是跑到三井麗香動畫組的化妝室。

    “哈哈。”

    “討厭,居然是鬼牌。”

    “我已經把鬼牌的位置記住了,這次輸的肯定是你。”

    “你這樣是耍賴,等我洗一下牌。”

    化妝室里的氛圍很歡快,三井麗香正和幾個女聲優一起玩著抽鬼片。

    佐倉鈴音心中高興,難道前輩是來找我打牌的?然后我不在,才把牌拿回去?

    這是不是意味著前輩已經原諒我了?

    佐倉鈴音臉上帶著兩分期待,三分乖巧,五分高興,走了過去。

    “三井前輩,我也能加入你們嗎?”

    正準備抽牌的三井麗香突然失去了干勁,把手里的牌往中間牌堆里一扔。

    “啊~?都這個時間了,抱歉,佐倉,馬上輪到我們彩排了。”

    “哦沒關系。”

    “謝謝你的撲克牌。”

    “嗯。”

    佐倉鈴音拿著撲克牌走出化妝室。

    “我也想一起愉悅啊”

    帶著哭腔和失落,在這無人且空蕩的走道上,都聽不清楚。

    遠處海報上的越谷夏海,笑的沒心沒肺。

    “我回來了。”

    接近9點半,佐倉鈴音回到櫻花莊。

    進了客廳,把甜品放桌上。

    “大家把這些吃掉吧。”

    三人看佐倉鈴音的精氣神不對勁,關切的問道:“鈴音,道歉的事怎么樣了?”

    “唉~”佐倉鈴音愁眉不展:“失敗了。”

    幾人還沒來得及開口安慰。

    “今天我累了,先回房間了,大家晚安。”

    吃了夜宵,喝了酒,將近11點才到家的村上悠,剛走進浴室,還沒來得及洗澡。

    “嗡~”

    杏杏:睡了嗎?

    村上悠停下正準備脫衣服的手。

    帥氣の男人:沒有,正準備洗澡

    杏杏:三井麗香桑的事你知道嗎?

    帥氣の男人:知道

    杏杏:鈴音回來后很失落,能不能麻煩你在現場的時候照顧她一下?

    帥氣の男人:這些人際交往,我恐怕是幫不上什么忙

    不等中野愛衣回復,接著說道。

    帥氣の男人:你應該勸她不要太在乎融入集體和別人的看法

    帥氣の男人:我看著她都累

    杏杏:拜托啦~~~~

    帥氣の男人:人生安全上我答應了,但這種人生咨詢一樣的東西,恕我無能為力

    帥氣の男人:我不會安慰人

    帥氣の男人:就這樣,我洗澡了

    把手機丟在一邊,脫去衣服快速的沖了一下。

    出來后,又用除霉劑清理了一下墻角的霉菌,到十一點四十才睡覺。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