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292/

58.佐倉小姐史上最大最惡事件(2)
    “嗨,大家記住自己現在的座位,正式活動的時候就按照現在的順序坐。 ”

    給一條螢配音的村川梨依,和給富士宮木實配音的本渡風,分表代表《悠哉》和《旭丘》坐在正中間。

    其他聲優按照番劇的不同,分兩邊坐。

    佐倉鈴音坐在最左邊,村上悠和堂本海斗兩個男性坐在最右邊。

    導演看了一下整體效果。

    “佐倉桑。”他指著佐倉鈴音,:“你坐村川桑邊上。”

    “誒?”佐倉鈴音指著自己:“我是后輩,坐邊上就可以了。”

    導演皺眉,嚴肅道:“舞臺上不要分那么清楚,你坐過去。”

    佐倉鈴音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慢慢的坐到村川梨依邊上,《悠哉》的聲優除了村川梨依外,其余人只能依次往后退了一個座位。

    “嗯。”

    導演點點頭,動畫宣傳會來的受眾大部分都是男性,把最漂亮的聲優放在角落,你還有沒有點宣傳頭腦?

    然后他又看到村上悠。

    “村上桑,你和堂本桑換一下位置。”

    堂本海斗原來是坐在最右邊,現在換成村上悠坐在最右邊,燈光稍微弱一點,都快注意不到人影。

    堂本海斗低聲道:“抱歉。”

    “這有什么?我又不是女人。”村上悠笑著道:“而且我們兩個的位置也沒什么區別。”

    “哈哈哈,說的也對。”

    舞臺不大,《悠哉》加《旭丘》十幾個人,兩人的位置從“c位”學來說,的確沒有太大的意義。

    換好位置,然后就是按照劇本走一遍。

    劇本作家在一旁負責完善,增加笑點和在哪里插入宣傳什么的。

    總體而言,都是幾個參與錄制v的主要聲優的事,他們這些“配角”話不多。

    晚上6點多,下午的排練活動結束。

    “呼~累死了,走吧村上,一起去吃晚飯。”堂本海斗從廁所里洗完手出來,對站在門外無聊打游戲的村上悠說道。

    村上悠收起手機:“好。”

    【游戲lv2:3100】

    “去吃什么呢?麥當勞?壽司?嗯~拉面也不錯啊。”

    兩人邊走邊商量著。

    “堂本桑,村上桑,你們有沒有看到佐倉桑?”

    兩個年紀較大的女聲優在半路攔住兩人,問道。

    “三井桑。”堂本海斗趕忙回道:“我們沒回化妝室,沒注意到佐倉桑。”

    三井麗香又朝村上悠問道:“村上桑,你呢?”

    村上悠搖搖頭:“沒看到她。”

    “哦,好吧。”

    堂本海斗:“怎么了前輩?有什么事嗎?”

    “沒什么。”三井麗香擺擺手:“只是中午說好晚上一起吃飯的,但等了她好久都見到她。”

    三井麗香是其他番劇的聲優,和佐倉鈴音也許是在彩排開始前交流過一番。

    “我們看到她的話,會跟她說一聲的。”

    “嗯,謝謝。”

    兩人出了場館,就近找了一家kfc。

    村上悠點了一份890元的套餐,一杯可樂,一份薯條,一個漢堡,外加一塊吮指原味雞。

    堂本海斗點的是990日元的,比村上悠的多了一塊吮指。

    吮指原味雞單獨點需要250日元。

    兩人都端著盤子,上了二樓。

    “村上,那不是佐倉桑嗎?”

    在二樓墻角,佐倉鈴音一個人坐長桌上,正邊玩著手機邊吃東西。

    “過去和她說一下三井麗香桑在等她比較好。”

    兩人走過去,在她邊上坐下。

    堂本海斗說道:“佐倉桑,三井桑還在場館里面等你吃晚飯呢。”

    “啊?”佐倉鈴音正吃著沙拉,勺子舉了一半:“我去她們化妝室問過了呀,工作人員告訴我,她們早就去吃飯了。”

    堂本海斗疑惑道:“可是我們來的時候正好遇到三井麗香桑啊,對吧,村上?”

    村上悠咬了一口漢堡,看著佐倉鈴音有些慌亂的表情:“的確是的。”

    “哎呀!真是的!”

    佐倉鈴音也不吃了,直接拿著自己小包就往樓下跑。

    桌子還有她吃剩下的沙拉、沒打開的雞肉卷,還有一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飲品。

    “呃”堂本海斗看著這些東西,對村上悠問道:“怎么辦?”

    “待會讓服務員打包吧,不管她吃不吃,給她帶回去。”

    “好。”堂本海斗往嘴里塞了一把薯條:“快點吃,節約時間!吃完我們再打兩把游戲。”

    佐倉鈴音慌忙跑回活動場館,從工作人員哪里得知,三井麗香她們沒等到她,已經去吃飯了。

    “呀——”

    佐倉鈴音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要爆炸了!

    融入不了《悠哉》和《旭丘》的小團體,現在又放了其他前輩的鴿子,讓前輩等自己那么久。

    “怎么辦?啊~~好煩啊!”

    回到化妝室,里面空無一人,佐倉鈴音拿出手機,把剛才的事發在櫻花莊四人群里。

    加油!鬧!(東山柰柰):三井麗香前輩對不起!!(哭)

    凹醬(悠沐碧):那個staff!都怪那個人!竟然敢騙鈴音姐!

    加油!鬧:對,真是討厭!(`д′)

    杏杏(中野愛衣):別人可能也不清楚吧。總是,鈴音現在要做的事是趕緊向前輩道歉,最好買點小禮物什么的。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佐倉鈴音):嗯,但是該買什么呢?

    杏杏:買點吃的吧,給她們當夜宵慰問品。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謝謝你們,那我現在就去了。

    杏杏:快去吧

    加油!鬧!:沒事的!

    凹醬:有事告訴我們!我們幫你!

    佐倉鈴音收起手機,找了一個工作人員。

    “請問附近有甜品店嗎?”斟酌一下后:“最好比較出名的,貴一點的。”

    那個工作人員想了下:“從這里坐電車,兩站路,好像有一家叫ido的咖啡店,最近非常的出名,聽說甜品非常的好吃。”

    “謝謝,非常謝謝。”

    “不用客氣。”

    佐倉鈴音坐電車到了ido,門口用于裝飾的女式自行車,第一時間吸引了她的目光。

    進了店,裝飾和氛圍給人很舒適的感覺。

    客人們低聲交流著,墻角立著一排書架,寫著{翻閱免費}。

    “歡迎光臨。”

    吧臺內傳來聲音,她轉身看去,是一個臉比她還小的清純咖啡師,還有一只胖胖的橘貓正趴在柜臺上,正慵懶的打著哈欠。

    “哦。”佐倉鈴音回過神:“麻煩來幾份店里最好吃的甜品,打包帶走。”

    “好的,您請稍等。”

    咖啡師先拿了一個托盤,從甜品柜里選了幾個甜品。

    “這幾個夠了嗎?”

    “數量是可以了,但是確定是最好吃的嗎?”

    “你這人是第一次來吧?”吧臺邊坐著喝咖啡的一名女客人說道:“玉子醬可是村上君的親傳弟子,這條街就沒有比她做的更好吃的甜品了。”

    “抱歉。是我失禮。”

    長相可愛清純的咖啡師,笑著搖搖頭:“沒事的,請問客人是準備拿這些甜品干什么嗎?”

    佐倉鈴音苦笑道:“我得罪了前輩,要用這些來賠禮,所以才買最好的。我也是別人介紹、特意坐電車過來的,沒有看不起貴店的意思。”

    “這樣啊~”咖啡師想了下:“您請稍等。”

    轉身進了廚房,過了一會手上拿了一袋餅干出來。

    “這是送給你的,希望它能幫到您。”

    “騙人的吧!”喝咖啡的女客人似乎很驚訝,站了起來:“這不會是村上君親手做的吧?”

    咖啡師把甜品和餅干一起放入精致的打包袋里,笑著對那個女客人說:“嗨,的確是師傅做的。”

    “賣給我吧!多少錢都可以!”

    “藤田桑,這是我偷藏的,也沒多的了,下次師傅來店里,你再來吃吧。”

    佐倉鈴音付完錢,看著打包袋里包裝簡陋的餅干,有些好奇,但沒時間多問。

    “謝謝你。”

    咖啡師微微鞠躬:“不客氣,希望這袋餅干能給您帶來好運。”

    “嗯,謝謝。”

    佐倉鈴音往店外走去,臨出門前,聽到咖啡師和那名女客人的談話。

    “村上君到底幾號上班?”

    “師傅最近在忙其他事,周二才能來店里。”

    “啊——好漫長啊!這個家伙!”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