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282/

48.無意
    “啊!啊~!啊~~!”

    5月20號,晚上9點,村上悠簡陋的租房里傳來各種腔調的“啊”聲。

    這幾天連續的梅雨,店里客人數量銳減,給他很多時間去學習知識。

    【音樂lv2:76100】

    這樣的水平,可能比不上職業歌手,但在普通人中算的上優秀。村上悠唱了幾首前世的中文歌,自我感覺還行。

    試音成功后,距離正式配音還有一段時間,到時候他應該能正式邁入職業歌手的級別——lv3。

    吊了吊嗓子,考慮到租房隔音差,為了不影響到四周的人,他沒有再繼續下去。

    拿出臺本,開始研究自己要試音的角色——夕霧。

    動畫里,夕霧的戲份不算很多。劇本設定里,這個人物對自己復活成僵尸、從150年前來到現代,通通都抱著無所謂或者得過且過的心態。

    雖是紅塵氣最重的花魁,卻有著看透紅塵的心態。

    脖子上有勒痕,暗示她上一世可能是被勒死,年僅19歲。

    旭丘這個地方還真是人才輩出,復活的七人里,除了出生現代的普通女子高中生富士宮木實,其他人的身份都不一般。

    有歌星、有偶像團隊的c位,還有曾經制霸旭丘的暴走族,七歲就風靡島國的童星。

    這樣人杰地靈的地方為什么不富裕呢?難道說陰陽失衡?沒有杰出男性的原因嗎?

    聽說在同一個世界觀的另外一部番劇《悠哉日常大王》里,有個叫宮內蓮華的小女孩也是有著不可思議的才能。

    不多都是動畫設定,不用太去糾結。村上悠收回自己的胡思亂想,繼續專注研究夕霧這個角色。

    深夜11點,放下臺本,準備去洗澡。

    “嗡~”

    杏杏:明天的試音加油

    帥氣の男人:嗯

    這幾天下雨,兩人的店里都沒什么生意,相互之間的聯系多了一些。

    村上悠也把自己要試音女角色的苦惱告訴了她,引來了中野愛衣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的安慰。

    佐倉鈴音得知這件事后,連著發了二十多張柴刀圖給他。并放下豪言,一定要拿下越谷夏海這個角色,要讓村上悠知道,y最強新人是她佐倉小姐,而不是人渣。

    據中野愛衣說,最近佐倉鈴音都會練習到凌晨,皮膚都粗糙了很多,可以說是非常的用功。

    杏杏:雖然天氣預報說明天會放晴,但你還是把傘帶著吧

    帥氣の男人:好,等我的好消息。

    杏杏:沒問題哦,悠醬~~~

    杏杏:(圖片:女裝狗狗圖)

    帥氣の男人:我去洗澡了,拜拜

    杏杏:ヾ( ̄▽ ̄)bye~bye~

    村上悠看到這表情笑了下,收起手機進了浴室。

    5月21號,陽光明媚起來,村上悠猶豫了下,還是沒帶傘。

    怪麻煩的。

    出了門,在這城市偏僻的一角,居然已經有了蟬鳴。

    坐電車趕到試音現場,村上悠在島國第一次見到人擠人的場景,而且絕大多數是女性聲優。

    少數男性聲優被擠在角落,低聲交談著。

    “村上君,你也來試音?這邊這邊!”

    戶古聰一對他招手,村上悠走了過去。

    “這是的堂本海斗,和我同期。這是y的村上悠,是今年的新人,相當的有實力。”

    “你好。”堂本海斗率先伸手。

    “你好。”

    兩人握了下手。

    “早就聽聰一這家伙說起你,你也來試音讓我壓力很大啊。”

    堂本海斗圓臉,身材中等,給人很喜感的感覺,說話也沒什么第一次見面的生疏客氣。

    村上悠感覺自己可能和他們試音的角色不一樣,對這個話題避而不談:“我有一個朋友也在,叫東山柰柰。”

    “哦!”堂本海斗顯然知道這個名字:“長的非常可愛的一個女孩子是吧?聽說她唱歌很有天賦,事務所讓她繼續學習,準備讓她在動畫里憑借歌星角色出道。”

    戶古聰一:“不愧是村上君的朋友,都是有才能的人。”

    堂本海斗錘了一下戶古聰一:“你這家伙也好意思說別人?”

    這兩人的性格挺對村上悠脾氣,他笑著說道:“戶古君的運氣的確讓人羨慕。”

    “運氣?嗯?”戶古聰一右手撐著墻壁,雙眼看著天花板,左手插兜:“本大爺一生行事,全靠的實力。”

    “聰一,那邊有女聲優看著你呢。”

    “真的?”戶古聰一的姿勢越加標準,脖子往上兩個角度:“這樣怎么樣?拍寫真的時候,我可是專門練過的。”

    “戶古君。”村上悠好心提醒道:“她們是在用奇怪的眼神看你,還有,你內褲邊露出來了。”

    戶古聰一低頭一看,一抹紅色的確在他黑白外衣和褲子間,顯得很顯眼。

    “海斗!”

    “喂!你鎖我喉?你敢鎖我喉是不是?……有本事你先松手!雅美咯!我錯了!”

    “待會中午請客?”

    “沒問題!沒問題!快,快松手,窒息了。”

    戶古聰一松開勒住堂本海斗的脖子,對村上悠說道:“村上君,待會一起啊,反正也有人請客。”

    “咳咳。”堂本海斗緩過氣,:“對啊,村上君,我請客,一起喝一杯。”

    村上悠想了想,道:“好,不過讓堂本君請客不太好吧。要不這樣吧,誰拿下一條幸太郎這個角色誰請客,怎么樣?”

    “嗯~,不錯誒。”

    “我也沒問題。”

    堂本海斗感覺自己不答應就是自己請客,多傻?

    戶古聰一感覺自己拿下角色,花點錢慶祝也沒什么。

    三人都露出了笑容。

    幾人的關系拉進很多。

    “幾個出名事務所的女聲優,怕是都來了吧?”

    “其他我不知道,反正我們事務所的來的差不多了。村上君,你們y的呢?”

    村上悠看了眼人群,搖搖:“沒有全部來。”

    他沒看到佐倉鈴音和釘宮未夕,自然是沒有全部來。

    戶古聰一惋惜道:“的確沒看到釘宮桑,如果釘宮桑來了,肯定能拿下一個角色的。”

    “如果釘宮桑想要角色,還需要來試音嗎?”堂本海斗手上無意識的翻著臺本,有些緊張:“以她的名氣,只要開口,制作組直接給她預定都行。”

    “說的也對。”戶古聰一點點頭,也打開臺本看起來。

    村上悠一時猶豫,要不要拿出自己與周圍男性截然不同的臺本。他也是要面子的,配音是工作,沒辦法,而且誰也不會因此在錄音棚里嘲笑你。

    但在試音會上,特別是在試音之前,男性去試音女角色總是難免遭人奇異的目光。

    反之,女性去試音男性角色卻稀疏平常,甚至因聲線多而受到人們尊敬。

    村上悠決定還是閉眼休息,這幾天看的已經夠多了,不差這一會。

    “富士宮木實!富士宮木實!”

    “二階堂咲!二階堂咲!”

    “水野愛!水野愛!”

    “夕霧!夕霧!”

    村上悠睜開眼,跟著十幾個女性進了錄音棚。

    戶古聰一、堂本海斗抬起頭,不敢置信的看著村上悠的背影,隨后相視一眼。

    “誒——?”x2

    錄音棚里響起竊竊私語。

    事到臨頭,這種場面真不是一般人都能頂得住的,好在村上悠足夠自信,也就有點尷尬。

    這點尷尬也很快隨著音響監督的一句“開始吧”,而消失殆盡。

    聲優們也沒空再關注村上悠,每個人都緊張起來。

    “小山美林,請多指教。”

    小山美林朝著調音室微微鞠躬,開始配音。

    “聽起來挺酷的嘛~”

    村上悠搖搖頭,夕霧設定雖是花魁,但絕不是這種完全成熟風,小山美林完全是三四十歲的聲線。

    “衣川里佳,請多指教。”

    “聽起來挺酷的嘛~”

    有點意思,聲線間于成熟與少女之間,村上悠點點頭,這個衣川里佳對人物的研究快比得上他了。

    調音室里傳來聲音:“衣川里佳是吧,麻煩唱兩句自己擅長的歌曲。”

    衣川里佳愣了下,隨即露出笑容,甜甜道:“嗨。”

    與此同時,前面幾個沒有被要求唱歌的女聲優都露出失望之色。而還沒輪到的,壓力更大——原來試音只是初選,過了初選才有唱歌的資格。

    衣川里佳唱了幾句輕快的曲子,顯然也是準備過的,沒有伴奏的情況下也相當不錯。

    “村上悠,請多指教。”

    錄音室內的,不管是否已經試音的聲優,都看了過來。

    “聽起來挺酷的嘛~”

    少女聲線、略微有點嗓子受損的沙啞,明明會更難聽,卻帶著別樣的誘惑,讓人浮想聯翩這個沙啞到底怎么來的。再聯想少女花魁的身份,調音室內沒有看錄音室的staff們咽了口口水。

    他們開始懷疑,這個“女聲優”極有可能是有雙重身份或者直接枕就業的人。

    “那你看,這個名字如何?”

    無知的stff們感覺自己來到了風俗店,貼心的姑娘們隨意的和他們談著心。要不是還要忙著手里的工作,真想抬頭看看有這樣聲線的聲優是誰。

    “這是我在島原時熟客的名字。”

    果然,應該是枕就業沒錯了,也不知道一次多少錢。

    “嗨,村上悠,麻煩你用現在的聲線唱兩句。”

    等等,幾個快迷失自我的staff清醒過來。一開始自我介紹時,是一個清悅得到男聲對吧?也就是說,對面是?

    不行不行!集中精神工作!不能胡思亂想!

    村上悠沒聽過這個平行世界的歌曲,前世的日文歌唱出來麻煩也很多。

    眼睛斜到衣川里佳,嗯~,那就唱你的吧。

    以他的記憶力,記下幾句歌詞自然沒有問題。

    “為了你和她二人”

    “過上悠長而幸福的日子”

    “用我的幸福來交換吧”

    衣川里佳面色有點難看,不怕撞衫,就怕一丑一美。這個叫村上悠的男人到底是誰?和她準備的歌曲一樣,是意外,還是故意?

    衣川里佳是一個默默無聞的聲優,為了這次來之不易的試音機會可謂用盡了全部心力。她想過自己被出名的女聲優擊敗,甚至輸給其他不出名女聲優的場景。

    但是,一個男人?

    她手上平時愛惜的臺本,被她捏出褶皺。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