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277/

43.這是慵懶、沒有干勁的一章(大家九月好啊)
    “村上君,先別回去,一起去喝一杯。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品=書=網”

    工作結束后,喝一杯是島國的慣例。

    “不,今天累了。”

    感覺人生已經失去意義的村上悠,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人氣女聲優釘宮小姐的邀請。

    “就我們兩個人哦,我酒量很小的。”

    村上悠看著臉上就差寫了“調戲”兩個字的釘宮未夕,無力的擺擺手。

    釘宮未夕見此,只能說道:“那好吧,今天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嗯,釘宮桑也早點回去休息。”

    釘宮未夕露出笑容:“晚上10點還有一個ni平臺直播,想要休息的話,估計得12點之后了。”

    村上悠想了想,姑且說了句:“加油。”

    應該算是安慰了吧,他也想不到更好的詞了。

    “嗯,好。”

    村上悠坐上9點10分的電車,原本最愛的深夜霓虹都沒精力去欣賞。

    他加入了寂靜大軍,和社畜一起被這個社會摧殘著。

    為什么今天會這么累?9點體力?氣溫升高導致困乏?連續工作一天?還是廣播?

    大腦稍微思考一些問題,村上悠就打了一個哈欠,勉力堅持著不睡過去。

    下了電車,到家時已經9點46。

    把手中的花和小禮品放在墻角,簡單洗漱后,緊緊的裹著薄被。

    “晚安。”

    等他再次醒來時,已經是周五上午10點半,一旁的手機閃爍著有信息未讀的暗綠色小燈。

    右手撐著坐起來,左后順勢把手機拿入掌心。

    邊往衛生間走,邊閱讀信息。

    杏杏(未讀信息1)

    加油!鬧!(未讀信息1)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未讀信息1)

    玉子(未讀信息3)

    刷著牙,順手點開最上面的消息。

    玉子:師傅,怎么還沒來?

    玉子:師傅,你遲到啦~(驚恐的咖啡)

    玉子:師傅,你怎么了?看到消息請回復我

    村上悠左手呼出鍵盤,剛打了兩個字。

    “嗡~”

    玉子:師傅!!!你終于看消息了!今天怎么了?

    帥氣の男人:睡過頭了

    玉子:哈哈,師傅也會睡懶覺嘛(不斷眨眼賣萌的咖啡)

    玉子:肯定是太累了,今天要不要請假一天呢?

    帥氣の男人:累是有的,但還沒有到不能上班的地步,我中午會過去

    玉子:好~

    接下來是佐倉小姐的信息。

    村上悠在點開之前,真想不到佐倉鈴音會發什么消息給他。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廣播是否順利?

    吐掉嘴里的牙膏,點開下一條。

    加油!鬧:廣播是否順利?

    下一條。

    杏杏:廣播是否順利?

    帥氣の男人:還行

    關掉手機,含了一口水。

    “咕嚕咕嚕!呸!”

    又在水龍頭上接了一捧水,往臉上砸了一下,胡亂抹了兩把,全當洗完臉了。

    照了照鏡子,由于昨晚沒有洗澡,頭發不僅亂,右側貼耳朵的地方還被壓扁了,緊貼著頭皮。

    隨手抓了兩下。

    額前劉海最長的部位已經隱隱超過了眉毛。

    找時間去剃個平頭吧。

    不過好煩。

    等頭發遮住眼睛再說吧。

    打了一個哈欠,出門。

    10點50的電車,春末的陽光有點好,為了避免再次睡著,村上悠選擇站著。

    到了店里,正好與準備走的小林阿婆碰面。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沒點毅力!工作都能遲到,還能有什么出息?我年輕的時候一天打三份工,每天睡四個小時……”

    看著明明沒用力,嗓門卻驚天動地的小林阿婆,村上悠原本沒什么干勁的臉色沉了下來。

    “你……”

    “師傅!”

    北川玉子跑了過來,十八歲身體舞動之際就擋在了兩人中間,沖著村上悠一笑:“嘿嘿,師傅你生病就應該好好休息嘛,不是說了不用來幫忙了嗎,我一個人可以的,而且還有京香她們。”

    京香是兩個全職工中的一個。

    村上悠面色恢復平淡,沖北川玉子點點頭,往換衣室去了。

    “師傅,你的圍裙是最右手邊那條哦。”

    “生個病就這么嬌氣,所以說平成這一代不行,島國遲早毀在你們手上。想當初我懷著孩子,7個月大,肚子挺的這么高,就這樣我還堅持刷盤子。”

    北川玉子扶著她:“好厲害,小林爺爺能娶到您真是有福氣。”

    “那可不是。”小林阿婆笑了,殘缺不全的牙齒露出來:“當初我干的活可不比一般男性少,老頭子也常常說我這么努力讓他太丟臉了。”

    笑容逐漸變為得意,又帶了些落寞。

    “但是老頭子死后,孩子們也……”

    村上悠來到換衣室,和原先的安裝布局一樣,只是柜子和長凳換成了新的。

    打開衣柜,入眼的是幾十件藍色圍裙。

    “最右手邊。”

    如果村上悠沒記錯的話,真田美子每天都會讓干洗店的人來拿當天的圍裙去洗,所以員工拿圍裙都是隨意拿,也沒有專門的區分。

    拿出最右手邊的圍裙,從外表上看不出不同。

    只是洗衣粉的味道比其他圍裙大很多。

    系好圍裙,出來時小林阿婆已經走了。

    北川玉子走過來,確認村上悠圍裙沒有拿錯后,嘆息道:“小林阿婆好可憐,丈夫去世,孩子們也不管她。”

    “可憐什么。”

    村上悠話沒說完,真田美子走過來。

    “村上,給我來一杯維也納可可。”

    村上悠拿出工具,一邊做,一邊繼續說道:“她在東京有幾家店面,兒女雙全,一個是律師,一個是老師,還不滿足?”

    “可是她很孤獨啊。”

    村上悠看著北川玉子天真沒有雜色的眼神,決定不多說了,只是敷衍了句:“這世界上比她可憐的人還有很多。”

    “唉~”北川玉子沒有干勁的嘆了口氣,雙手撐著吧臺,捧著小臉:“也不知道我老了后,會不會每天一個人呆在空曠的房子里。”

    “你想老還早著呢,趕緊去給我干活!”真田美子用力敲了下她的腦門。

    “哎喲!”北川玉子立馬沒了傷春悲秋:“嗨!我馬上去!”

    真田美子看著北川玉子遠去的背影:“這孩子,哪里都好,就是太善良了。”

    “善良不好嗎?”

    村上悠把頂上覆蓋著厚厚一層如小山般鮮奶油的維也納可可遞給她。

    真田美子沒理他,看著眼前的咖啡,嘴里開始哼起不知名的曲子,拿起勺子開始有節奏的攪拌鮮奶油。

    村上悠也沒在意,坐回吧臺,拿出一本書看了起來。

    過了一會,橘貓邁著緩慢的腳步在他一旁蹲下。

    “哈~”

    “喵~”

    一人一貓同時打了一個哈欠。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