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268/

34.來信
    5月10號到5月12號沒有《我勇》的配音工作,制作組那邊連最基本的分鏡稿都沒做好,村上悠自然是去ido上班。

    新人聲優真的養不活自己。

    到了店里,北川玉子已經在廚房忙碌起來。

    “早上好,師傅。”

    回頭看到村上悠,露出燦爛的笑容。

    “師傅你稍等,我去給你拿圍裙。”

    “等等。”村上悠喊住他:“幫我把衛衣放進去。”

    北川玉子捧著衛衣:“嗨。”

    很快拿了一件藍色的圍裙出來,幫村上悠穿上。

    “師傅,你是不是最近都沒買過新衣服?”

    村上悠的衣服都是原主留下的,他感覺沒穿壞之前,沒有買新衣服的必要。

    “嗯,怎么了?”

    “美子姐說明天店里放假一天,要不我們一起去購物吧。”

    村上悠拿出面粉和白糖:“她怎么突然想到放假?還是周末這種最賺錢的日子。”

    北川玉子下意識站在村上悠旁邊,一邊說著,一邊仔細觀察師傅的操作步驟:“美子姐說,自從你來店里后我都沒放過假,以前是店里不忙,待在店里也是休息,但現在忙起來了,所以特地放假一天。”

    “嗯。”村上悠稱出250克面粉和30克白糖——他可以隨手掂出重量,但為了給北川玉子示范,才按照普通步驟來:“這個時候放入一百克清水,一邊倒水,一邊攪拌。”

    北川玉子目不轉睛:“嗨。”

    村上悠手上操作著:“你的確應該好好休息一下,不過我買衣服就算了。”

    “誒?”北川玉子抬起頭,又注意到村上悠開始加入新的東西,立馬又低下頭:“5月份了,不管是春季降價的衣服,還是夏季最新款都上市了,師傅不打算買嗎?”

    倒入食用油后,村上悠讓開位置,示意北川玉子上手搓揉面團。

    “去年的都沒壞,買什么。”

    “師傅~”北川玉子手上揉著面團,臉看著村上悠:“您不是聲優嗎?萬一要出席什么活動,沒一套好看一點的衣服怎么行?”

    村上悠抓抓雜亂的頭發:“這倒也是。”

    北川玉子露出笑容:“是吧~,那明天一起去銀座吧。正好是周日,肯定很熱鬧。”

    “好。”村上悠答應下來,他對島國不熟悉,跟著北川玉子一起去正好有人帶路。

    “那就這樣說定了,明天9點在店里集合,乘坐山手線,大概在10點左右就能到,我們先血拼2小時,吃飯,再四處看看玩玩。”

    “在店里集合?”村上悠上手感受了下面團的硬度,感覺差不多了,取保鮮膜密封備用:“真田也去嗎?”

    “嗯。”

    村上悠點點頭,稱出600克豆沙,撒上干面粉防止粘連:“看好了,今教你的是蛋黃酥。”

    “嗨。”

    不一會,甜咸交錯,層次豐富,輕輕一捏,落一地粉渣的蛋黃酥就做好了。

    從烤箱里端出來,芝麻和蛋黃的香味撲鼻而來。

    “師傅,我能嘗一個嗎?”

    北川玉子舔著嘴唇,兩眼放光。

    村上悠洗完手:“吃吧,吃完趕緊練習。”

    過了一會,真田美子澆完花,進了廚房加入品嘗隊伍。

    “店長,我有件事和你商量。”

    真田美子一手拿著蛋黃酥,一手接在嘴巴下面——蛋黃酥會掉很多渣:“什么事?”

    “我的分成能不能轉兩層給北川,我不是經常”

    “這怎么行?”正揉著面團的北川玉子喊道。

    村上悠解釋道:“我要照顧事務所那邊,以后肯定不能經常來,店里全靠北川撐著,我再拿四層也說不過去。”

    “師傅教我制作咖啡和甜品,店里很多顧客也是沖著師傅的手藝來的,我怎么能拿師傅的分股。”

    村上悠對她擺擺手:“好好練習,這事我說了算,聽我的。”

    “可是”

    “沒有可是。”

    北川玉子看村上悠神情嚴厲,只好低頭使勁搓揉面團。

    “店長,可以嗎?”

    真田美子又拿起一塊蛋黃酥:“其實我已經給玉子漲過時薪了,你雖然時常請假,但店里的生意主要還是靠你。”

    “就這么決定了,以后北川拿兩層。”

    真田美子聳聳肩:“隨便你。”

    說完去冰箱找了一瓶牛奶,蛋黃酥好吃是好吃,但一直吃有點膩。

    談完事后,村上悠也開始制作各種甜品,北川玉子只需要負責今天的蛋黃酥。在村上悠的指點下,技術飛快的進步著。

    晚上回到家,洗完澡后,村上悠上網搜索租房的消息。

    y靠近代代木站,索性以代代木為中心開始搜索。

    正看著。

    “嗡~”

    “喂,是村上君嗎?”

    “是的,石田桑有什么事嗎?”

    “明天有一個試音會,你要不要去試一試?”

    “試音會?”

    “是的。”

    有紙張翻動的聲音傳來,石田彰那邊似乎在查閱資料。

    過了一會。

    “是一個名叫《我的女友是jk,和她同居真的沒有問題嗎》的夏季番,你的試音角色是個路人。哦,對了,佐倉鈴音也會去明天的試音會,你們可以一起去。”

    村上悠有些猶豫,他白天已經答應了北川玉子明天一起去買衣服的。

    有些困擾的抓抓頭發。

    石田彰沒有聽到他的回復,想到明天是周日,猜測道:“村上君明天是有約?”

    “是的。”

    石田彰沉默一會。

    “爽約的確很不好,但作為你的經紀人,我還是得必須提醒你,新人時期要珍惜每一次試音機會。”

    “好吧,我會參加明天的試音會的,麻煩石田桑了。”

    “好,明天9點來事務所拿臺本。好好跟你朋友道歉,他應該會體諒你的。”

    “嗯,好。”

    掛掉電話,又用le和北川玉子說了明天要去試音的事。

    玉子:那也沒辦法呢,工作重要嘛,加油,師傅!另外要注意休息呀!

    村上悠笑了笑。

    帥氣の男人:下次有空再一起去吧。

    玉子:嗨~~(不斷點頭的咖啡醬)

    放下手機,躺在榻榻米上,看著矮小的天花板。

    有些忙碌起來了呢。

    5月11號,星期日,小雨。

    島國似乎快要進入漫長的梅雨季節了。

    村上悠收起傘,進了y事務所。

    “早上好,村上君。”

    “早上好。”

    來到四樓,佐倉鈴音小姐已經在石田彰的位置等候,但石田彰本人卻不在。

    “他人呢?”

    佐倉鈴音小姐今天沒有穿裙子和短褲,而是少有的天藍色牛仔褲,雙腿修長筆直,若是她一個人站在那里,會顯得很高。

    然而她實際上一米六都不到。

    “不知道,剛才突然被叫走了。”

    兩人也沒打招呼,隨意交流起來。

    “佐倉桑,恭喜你上次試音成功。”

    “謝謝,沒什么值得驕傲的,比起人渣君你,還差得很遠。”

    佐倉鈴音眼里似乎有斗志在燃燒,這一次試音,一定要打敗人渣。

    村上悠全然不知。

    “這一次我們一起加油。”

    沒等佐倉鈴音說話,石田彰從遠處走來。

    “你們兩個來了。”石田彰也沒坐下,三人就站在他的座位上談起事。

    “這是你們兩個的臺本,剛送過來。村上君,這里還有你的一封信,樓下還有一個大箱子,走的時候記得拿。”

    “粉絲信?”佐倉鈴音羨慕嫉妒、不可置信的注視著村上悠接過信封。

    村上悠有點好奇,他替江本勝代打的事,可能會提高他的知名度。但粉絲?算了吧。

    也許是來罵他的也說不定。

    村上悠也不在意,打開信封。

    “村上悠君:

    身體安好?

    冒昧打擾,請原諒。在網上看到你代替江本勝的消息,實在讓我按耐不住內心的激動。

    仍然記得和村上君初次見面的場景,短短一個多月,你卻已經在霸權番中給老聲優做替補,讓人感嘆。送了一箱土豆,希望不要嫌棄。

    我在北海道很好,除了走在路上會踩到牛屎,沒什么糟心的事。

    若有打擾,再次請原諒。祝你在聲優道路上武運昌隆。

    佐藤良馬筆。”

    佐倉鈴音踮起腳,探頭偷看。

    “是粉絲?”

    村上悠笑了笑,收起信封。

    “不,是一個朋友。石田桑,事務所這里可以寫信嗎?”

    “可以。”

    村上悠拿過筆紙,也不管在一旁假裝看臺本,實則在偷看的佐倉鈴音。

    “佐藤良馬君:

    收到你的來信讓我且驚且喜,不知道你母親的身體是否康復?

    若是可來東京玩耍,我這個偽東道主時刻歡迎。

    聲優事業上,我也不敢懈怠,佐藤君的夢想由我背負,怎么能讓它不綻放光彩?

    聽聞北海道的櫻花凋謝的比東京晚,佐藤君若是有空,能否拍攝兩張寄給我?

    祝武運昌隆。

    村上悠筆。”

    下樓時把信給了二樓的傳達室,和佐倉鈴音一起坐電車前往試音現場。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