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266/

32.戶古聰一
    5月9號,星期五,村上悠7點起床,在家做了一些三明治——吐司面包不是他烤的,不會觸發發光料理特性。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品=書=網

    先將吐司面包的邊緣切下,隨手塞進嘴里困難的咀嚼著,中間柔軟的部分放在案板上待用。

    將平底鍋燒熱,倒入事先調好的蛋液,氣味晃動鍋身,使蛋液均勻分布。

    “啊~”

    微微打了個哈欠,手上用力,形狀完美的煎蛋在鍋里翻了個身。

    把雞蛋平鋪在吐司上,鍋里放黃油,下火腿和牛肉慢煎,直至肉色金黃,起鍋,切成薄片,同樣平鋪在吐司上。

    接著擠上適量的沙拉醬,最后蓋上另外一片吐司。

    從中間對半切開,兩塊簡易的三明治就做好了。

    村上悠拿了一塊當早飯,另外一塊放進自己大大的衛衣口袋里,準備當做午飯。

    7點30出門,正好趕上45分的電車。

    在電車的輕微搖晃下,他再次打了一個小小的哈欠。

    今天意外的有些嗜睡。

    9點到y,前臺的小姐已然已經認識他。

    “早上好,村上君。”

    “早上好。”

    上了四樓。

    新人隊:“早上好。”

    “早上好。”

    佐倉鈴音今天似乎沒在里面。

    到了石田彰的座位,發現沒人。

    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時,石田彰和佐倉鈴音一起從一間談話室走出來。

    佐倉鈴音小姐臉上帶著明顯的激動,一路不斷向石田彰道著謝。

    “早上好。”

    村上悠主動打招呼。

    “哦,村上君來了,你的臺本已經送過來了,我去幫你拿一下。”

    “麻煩你了。”

    石田彰擺擺手,獨自去拿臺本,留在原地的兩人面面相視。

    佐倉鈴音率先開口:“恭喜你。”

    村上悠點點頭:“希望你試音成功。”

    “誒?你知道啦?石田桑才剛跟我說試音的事,他提前告訴你了?”

    “沒有,只是你的表情很好讀懂罷了。”

    佐倉鈴音小姐的臉色有點難看:“你在說我這人不冷靜,不成熟?”

    “我只說你單純而已。”

    聽完這句話,她先是露出漂亮女孩特有的憤怒表情——很可愛,然后慢慢冷靜下來,最后即沒有憤怒也沒有高興:“別以為你快我一步試音成功就可以得意,我早晚比你先出任主役,等著瞧吧!”

    轉身離開,長長的洋裝白裙像朵花一樣輕微的綻放。

    村上悠莫名其妙的看著她的離去的背影。

    從石田彰那里拿了臺本,坐上電車,趕到配音地點時正好靠近10點。

    有些匆忙。

    如果不注意錯過一班電車的話,很有可能導致遲到的局面。

    看來真的有必要重新租房子了。

    休息室里已經坐了不少人,村上悠看到了上次有過一面之緣的戶古聰一(男主角役),當然還有同屬一家事務所的釘宮未夕。

    “早上好,釘宮桑。”

    他主動上前打了招呼,釘宮未夕在面試時對他相當不錯,他心里也挺尊敬她的。

    釘宮未夕抬起看臺本的頭:“哦,早上好,村上君。”

    村上悠就在釘宮未夕的旁邊坐下,也拿出臺本隨意的翻著。

    釘宮未夕好奇的看著他。

    “怎么了,釘宮桑?”

    “沒什么,加油,村上君。”

    “哦。”

    能這么淡定的坐在事務所前輩旁邊的人,村上悠還是釘宮未夕見過的第一個人。

    而且她坐的位置,通常意義上是默認給輩分較高的聲優坐的——島國的規矩無處不在。

    等進了錄音室,村上悠到沒有再和她一起坐在正座——正對屏幕和麥克風的位置,而是找了一個角落。

    “我可以坐這里嗎?”

    村上悠抬頭,是戶古聰一。

    “請坐。”

    他往旁邊稍微挪了一下位置。

    戶古聰一坐下,低聲道:“謝謝。”

    村上悠點點頭。

    戶古聰一繼續說道:“終于來了一個男性了,這個配音氛圍我已經忍了很久了,”

    村上悠抬頭,左右看了下,除了他倆全是女性聲優——番劇里男主角的后宮。

    他大概明白戶古聰一的意思。

    “以前不是還有江本桑嗎?”

    戶古聰一嘆了口氣:“江本桑年紀比較大,一直都是第一個單獨錄制完就走,留我一個人孤獨寂寞。”

    村上悠仔細看了下,正座上是釘宮未夕和兩個上了年紀的女聲優,他們兩個對面是四五個年輕女聲優——正低聲交流著。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村上悠,戶古聰會獨自一人坐在現在的位置,面對一幫女人。

    “她們聊天不帶你嗎?”

    “我和她們都是剛認識不久,我倒是想和她們聊天,關鍵是她們不帶我玩。”

    “哦~,那的確挺辛苦的。”

    “是吧?!”戶古聰一一副找到知己的樣子:“其他人還羨慕我,他們根本不知道一個男人在一堆女人中的尷尬。”

    “嗯。”村上悠表示贊同。

    “不過還好村上君你來了,以后就有人陪我了。”

    村上悠:“”

    不一會音響監督下野寺進來,說了一下注意點。

    隨后就是試音、正式配音、監督指導的步驟。

    國王的臺詞很少,所以村上悠很閑,大部分上的時間都是坐在位置上無事可干。

    你還不能發呆,必須時刻注意好時間,輪到你就要上去說兩句。

    怪不得江本勝要提起單獨錄制了,這么浪費時間和精力的事情,的確不適合老人家。

    換成村上悠后,就沒有提前單獨錄制的權利了,只能老老實實的呆在配音現場,坐上十幾二十分鐘后,上去講兩句不痛不癢的臺詞。

    而戶古聰一這個男主角幾乎獨占了一個麥克風,因為他的臺詞幾乎都是從頭說到尾。

    但是他拿的每集酬勞和村上悠這個咸魚是一模一樣的,每集一萬五千日元。

    如果不考慮主角役對名氣的影響,事后舉辦活動廣播等其他酬勞,臺詞少但每集都出場的角色,意外的不錯。

    但是這樣一來就很難出頭,就算每集都拿酬勞,也要靠著打工或者家里補貼才能在東京都活下去。

    中午休息時,staff送來午飯還有很多飯后甜品。

    女聲優們一擁而上,左挑挑右選選。

    如果只有了一兩個女性的話,估計她們還會裝下淑女,嘴上說著男士先選,心里又祈禱著自己喜歡的口味不要被選走。

    但當人數來到三人以上,對男性形成碾壓時,她們就會直接動手。

    戶古聰一用期盼的眼神盯著成堆的甜品零食。

    “不要選我的栗子,不要選我的栗子。可惡,又是柯美這個女人!每次都是她!”

    表情有些猙獰。

    村上悠有些同情他,拍拍他的肩膀:“你要是喜歡的,可以上去問她要一份啊。”

    栗子味有兩三個,那個叫什么柯美的女聲優全抱在懷中。

    戶古聰一雙手抱頭,絕望的語氣說道:“不可能的,你以為我沒有掙扎過嗎?那家伙對栗子的喜愛不下于我,唯獨這一點,我是比較欣賞她的。”

    “喜歡吃的話,戶古君你自己出去買不就行了。問一下staff,應該能找到距離這里最近的甜品店。”

    中午休息時間聲優可以自由活動,家離得近的回家睡個午覺也沒問題,只要在下午錄音之前趕回來就行。

    戶古聰一搖搖頭:“村上君你就不懂了吧,從別人手上搶來的東西,美味程度最起碼是自己買來的五倍以上。”

    村上悠不再理他。

    正當他準備拿出自己的三明治時,人群中的釘宮未夕喊了他一聲。

    “村上君,麻煩過來一下。”

    村上悠偏頭看去,女聲優們都在看著他竊竊私語。

    感覺不像是什么好事。

    但他還是站起來走了過去。

    “釘宮桑,有什么事嗎?”

    釘宮未夕拍拍她旁邊的座位:“女子會,快來。”

    “女子會?什么意思?”

    “嘻嘻,村上君連什么事女子會都不知道。”

    “好可愛啊。”

    村上悠:“算了,釘宮嗓要是沒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釘宮未夕見他要走,起身一把拉住。

    “你不給前輩面子?”

    聲線變了,有點恐怖。

    “是的。”村上悠把她的手掰開。

    釘宮未夕見恐嚇不成,立馬換了一個溫柔的聲線:“把y的新人介紹給業界的朋友可是慣例,村上君~”

    慣例什么的他不在乎,但村上悠見其他人都看著他們兩個,想了想,決定還是照顧一下釘宮未夕的面子。

    他找了個位置坐下。

    “那么,請開始你們的女子會吧,我聽著就行了。”

    拿出三明治,撕開保鮮膜,看著眾女。

    幾名女聲優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釘宮未夕說道:“村上君沒參加過女子會吧?”

    村上悠不知道為什么她會問出這種明知道答案的問題,姑且點了個頭,算是和她互動起來。

    釘宮未夕繼續說道:“女子會的話,一般都要拿出自己喜歡吃的來和大家分享哦。如果沒有的話,就要和大家分享自己有趣的經歷。”

    “這個怎么樣。”

    村上悠把手中的三明治放桌上——事先確保保鮮膜墊在下面,不讓三明治和桌面直接接觸。

    作了一個“請”的姿勢。

    “哈哈哈。”

    眾女樂成了一團,哈哈笑道:“釘宮桑,你的計劃失敗了呢。”

    遠處的戶古聰一陷入沉思。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