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263/

29.書店里、迎新會
    村上悠帶著佐倉鈴音進了一家書店,這家書店與他常去的那家,從裝飾上就能看出經營理念的不同。

    常去的那家只有圖書區,最多也就根據書籍類型不同而劃分了不同區域。

    這家店除了本該有的圖書區,還有咖啡區,寵物區——大多是貓,在靠窗的地方,還有很小的一塊地方用于插花。

    這也是書店轉型的一種趨勢,未來恐怕大多會是這種娛樂學習一體化的模式。

    村上悠沒有一定要去哪一種書店的強迫癥。

    全是書也好,以娛樂小資為主也罷,對于他這個只想看書的人來說,有書就行。

    如果真要挑選讀書環境的話,他會意外的給電車投一票——最好是往返城市和偏僻鄉下的電車。

    看書累了,抬頭就可以欣賞沿途的風景,在車上還能見識到天南地北的人和事。

    “這家書店不錯啊,距離事務所還不遠,以后可以常來。”佐倉鈴音邊說著,便跟村上悠進了書籍區。

    很快挑選了一本雜志。

    “人渣君,我先去咖啡區等你。”

    村上悠還在挑選書,對著她擺了擺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花了四五分鐘,找了本名叫《演技!十八法!》的書。

    等他走到咖啡區找到佐倉鈴音時,她面前已經擺了一份小蛋糕——栗子味的,右手邊還有一杯奶茶。

    雜志從中間翻開,眼神卻注視著手里的手機。

    村上悠沒有和她坐一起,找了個靠窗的位置,慢慢的翻起書頁。

    佐倉鈴音吃完蛋糕,抬頭發現對面沒人,下意識左右掃視了下,很快注意到咖啡區的人目光總是若有若無的看向一角。

    順著目光看去,村上悠果然在那里悠閑的看著書。

    他依墻坐著,翹著二郎腿,這極不優雅的姿勢在他身上,卻不會讓任何注重禮儀的人去指出他的錯誤。

    左手捧著一本書,書影下能看到修長白皙的手指。右手肋撐著沙發上,手掌半握拳抵著太陽穴下面一點的位置,時而會用來翻書,然后又會擺回剛才的姿勢。

    這幅樣子實在不像是來看書的。

    會讓人以為是書店請來的模特甚至牛郎——真有這種服務的“書店”。

    但那專注的眼神,向所有人傳達著“本人正在看書,請不要打擾。”的訊息。

    于是所有人得出結論:這是一個真正喜歡看書的人,并且不希望有人去打擾。

    幾個“喜歡交友”的小資“女書友”也止步了。

    但是我們的佐倉鈴音小姐在初始的一愣神后,心里泛起的第一個念頭絕不是這個。

    她很憤怒,帶著不解。

    這世界上怎么會有這樣一個人?

    她現在絕不懷疑村上悠是那種,約女生去看電影,但出現意見分歧時,會提議各看各的那種男人。

    她拿了把天藍色的椅子,放在村上悠旁邊,坐下,從中間攤開雜志,假裝看起來。

    一分鐘。

    兩分鐘。

    五分鐘。

    村上悠沒理她。

    她拿出手機,熟練的點開一個群。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你們絕不會想到發生了什么事!!(一個動漫蘿莉捶打著大地,大地四分五裂后冒出巖漿)

    “嗡~”

    消息回的很快,在她發出去的一瞬間就有人回復她。

    加油!鬧!:怎么了?怎么了?(一只兔子扯著雙耳,腦袋左右搖晃,面帶疑惑)

    杏杏:怎么了?怎么了?(表情同上)

    佐倉鈴音手指快如閃電,一條長長的信息被發了出去。

    群里開始爆炸。

    各種聲討村上悠的消息和同樣的觀點——電影那個,讓佐倉小姐露出笑容。

    她偏過頭,看了眼一無所知還在看書的村上悠,有一種當面作弄人的暗爽。

    她把五分鐘沒翻過頁的雜志隨意往后翻了幾頁,然后繼續和群里的東山柰柰、中野愛衣聊起來。

    村上悠從書里醒來時,時間到已經來到下午1點20。

    【演技lv3:17100】

    烏云更加厚重,天色暗了下來,書店里開了燈,旁邊的佐倉鈴音仍然飛快的發著消息,臉上時而露出笑容。

    村上悠從地上撿起一本雜志,看了眼名字——是佐倉鈴音借的。

    拍了拍上面的灰塵,合著自己的書一起還了。

    回到咖啡區時,佐倉小姐仍然在玩手機。

    “佐倉桑,差不多該走了。”

    聚餐一點四十集合,之后會一起去吃飯的地方。

    “啊?”佐倉小姐回過神,看了下時間:“都這個時間啦,看書太入神了,傷腦筋。咦?我的書呢?”

    她左右找了找,又站起來看了下屁股下面。

    摸摸腦袋。

    “奇怪,我書呢?”

    她把椅子挪開,沒有。

    又到周圍地上四處搜查,村上悠先前坐的椅子也被她挪開。

    村上悠看了下時間,感覺差不多了。

    “如果你說的書是一本雜志的話,我已經幫你還回去了。”停頓兩三秒:“我是在地上撿到的。”

    佐倉小姐怒氣值瞬間續滿,當她準備回頭一個過肩摔時,村上悠已經在書店門口撐開傘,準備走人了。

    “混蛋!”

    低聲罵了句,快步跟上。

    兩人到y時,時間是1點32分,一樓大廳里站了很多人。

    村上悠看到幾個熟悉的面孔,都是面試時見到的。

    等了會,又有一群人下了樓。

    石田彰、釘宮未夕都在里面,應該是一些前輩。

    “出發吧。”

    一個年紀說不定有70歲的老人發話,并率先走出大門。旁邊有幾個中年男爭相給他打傘——給他們簽約的禿頭也在里面。

    石田彰走過來:“那是社長藤田安康先生,這次迎新會在ya家庭料理店,也是我們事務所舉辦年會、慶功會的地方。”

    三人跟著大部隊走出去。

    大概步行了十幾分鐘,ya家庭料理店到了。

    從門的大小來看,絕對是一家很小的店,然而等村上悠進去后才發現,里面的空間相當大。

    入眼就能看到足以容納數十人的榻榻米座,旁邊還有常規的圓桌。

    事務所的人在唯一的那張榻榻米上分次坐下——村上悠等新人坐在末尾。

    店里的風格整體呈明黃色,榻榻米座貼著墻,外面是窗戶,細微的雨聲能聽的很清楚。

    料理很快上齊,社長藤田安康說了一些祝酒詞,隨后就是開吃。

    中途店里的女將過來敬酒,三十幾歲的樣子,很豐滿,長的也漂亮。

    她身上的和服相當精致好看,村上悠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他對島國的和服、巫女服等古老服飾相當有興趣,可惜太貴,他一直未入手——他要買的是男性的。

    這時酒過半酣,社長跟著幾個中年男去了下一場,大家開始離席走動。

    幾個新人開始和前輩們敬酒。

    佐倉鈴音看著手里的酒杯有些猶豫,看了眼旁邊淡定吃飯的村上悠,低聲問道:“你不去敬酒嗎?”

    村上悠吃了一粒花生米:“不去。”

    “太失禮了吧,大家都去了。”

    “大家去你就得去?”

    “哎,你這人真是”

    佐倉鈴音不理他,看了下酒杯,猶豫再三,站了起來。

    村上悠一把把她重新拽回了座位,繼續吃了一粒花生米——菜是真的一般,他自己雖不受發光料理成癮性的影響,但嘴也被養叼了。

    “你干嘛?”

    佐倉鈴音護著差點灑掉的酒。

    “不能喝酒就別去。”

    “要你管!”

    “喝~”村上悠冷笑一聲:“你要是醉了,就算我不想管你,也得管你,請不要給我添麻煩。”

    “你”

    佐倉鈴音一時語塞。想想兩人有中野愛衣這層關系在,就算關系不好也不會見死不救。

    是的,她已經做好被酒“殺死”的準備了。

    “但是不敬酒不好吧。”

    正當她在猶豫間,釘宮未夕走了過來,在兩人身邊坐下。

    “釘宮前輩!”

    釘宮未夕拉著要站起行禮的佐倉鈴音,讓她坐下。

    “不要太多禮,叫我釘宮就可以了。”

    “呀呀呀(不不不),釘宮桑是我一直很崇拜的對象,不能失禮的。”

    釘宮未夕也沒有堅持。

    “除了面試那一次,我們在《我勇》的錄音現場就見過的,我記得你們兩個,都很卡哇伊呢。”

    佐倉鈴音瞬間貼了上去:“謝謝前輩,前輩才是真正的美女呢。”

    村上悠:“”

    兩女聊了會,有說有笑的,最后結束時已經加了le好友,佐倉鈴音的手也摸上了釘宮未夕的腰,兩女一副閨蜜的樣子。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