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261/

27.麻煩的佐倉鈴音小姐(感謝【站yosoro】的3000起點幣)
    周六教了毛巾卷,周日是西米露,一天一樣,都是相對簡單的甜品,北川玉子的學習進度還算可以。

    周末晚上9點03分,村上悠正在看買回來的書。

    “嗡~”

    手機抖動了下。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人渣君,在不在!在不在!

    帥氣の男人:什么事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明天去簽合同的事啊,你不會忘了吧?不愧是人渣君啊

    帥氣の男人:人渣和記性有什么關系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你不否認自己是人渣嗎?嗯?不過再怎么否認,也不能改變你是人渣的事實。

    帥氣の男人:有事說事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無趣的男人!(一個白衣女人拿著一把紅色的刀)

    村上悠放下手機,繼續看書。

    手機連續抖動了好幾下,又重歸死寂。

    深夜11點23分,村上悠合上書。

    【演技lv3:12100】

    在廚房倒了一杯水,一口飲盡,又到廁所解決了一下需求。

    關燈,躺在榻榻米上,才拿起手機翻閱起來。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明天幾點去?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說話呀?????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人呢???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

    接下里便是一連串的刀子。

    村上悠快速往下滑了幾下,在最底部重新看到了文字。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明天8點半,y樓下集合!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系內!(去死)八嘎!

    把手機放在一邊,閉上眼準備睡覺。

    “嗡~”

    “嗡~”

    手機又開始連續抖動。

    “唉~”

    村上悠側起身,打開手機。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消息已讀居然不回我?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你這男人真是惹人厭。

    消息還在不斷傳來。

    出村上悠看了下,這個le在每條消息后面,還真有兩個暗淡微小的“已讀”。

    看著不斷閃出新消息的界面,看來不回應對方是不會善擺干休的。

    帥氣の男人:我知道了,明天會準時到的。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為什么不回我消息?(刀子、刀子、刀子)

    帥氣の男人:在看書,忘了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

    帥氣の男人:如果因此怠慢了你,我向你道歉。

    佐倉鈴音看著村上悠的頭像,一臉的書生氣。

    這家伙可能真的是個書呆子,要不就原諒他吧。

    手指懸空在手機上,猶豫著怎么回復才能委婉的表達原諒。

    “嗡~”

    手機抖動,佐倉鈴音回過神,看了眼。

    帥氣の男人:我困了,睡了,晚安

    “可惡!”佐倉鈴音重重錘了一下身邊的玩偶:“呀——氣死我了!”

    5月5,周一,隔了一天再次下起了雨。

    村上悠打開窗戶,有少量雨透過紗窗打進屋內。

    深吸了口新鮮空氣,眺望了一下遠方,把窗戶關上。

    刷完牙,換完衣服,看著鏡子里雜亂的頭發,猶豫了下,放棄了重新打理。

    也不知道是不是枕頭的問題,每天醒來發型都和雞窩一樣。

    隨便抓了兩下,毫無作用,不過全當自己努力打扮過了。

    頭發也有它自己的自由不是嗎?

    村上悠為自己的懶惰敷衍的找了個理由,在玄關處打開傘,走進了雨幕。

    7點45分的電車,到了距離y最近的站臺時,已經8點56。

    下了電車,村上悠開始考慮是否要換一個距離近一點、環境舒適的新房子。

    ido給他帶來不少收入,夠不著買房,但租一個大差不差的還是有盈余的。

    想著有的沒的,走進y事務所大樓,把雨傘放進門口的桶里。

    走到前臺。

    “你好,我是今天的新人,是來簽約的。”

    “哦哦,你好,你好。”前臺小姐一邊打著電話,一邊看了他一眼。

    隨后快速的掛掉電話,臉上帶著切實的笑容——與尋常的假笑區別明顯,:“先生,簽約的話是在三樓,301辦公室。”

    “謝謝。”

    “不客氣,以后大家都是同事。”

    村上悠點點頭,轉身準備上樓時,突然想起昨晚和某人的約定。

    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

    9點03分。

    在等和不等之間猶豫了下。

    佐倉鈴音是個麻煩的女人,為了避免更多麻煩,村上悠決定等。

    他找了大廳的一個單人沙發——能看到大門,也不玩手機,靜靜的坐在那里,注視著門外的大雨和行人。

    前臺小姐端了一個一次性杯子過來,里面裝了三分之二的水。

    再把水喝了一半時,佐倉鈴音小姐才從雨簾中沖進來。

    村上悠走上前:“快點吧,快到時間了。”

    簽約是九點半,現在是九點二十三分。

    他等了二十分鐘。

    佐倉鈴音果然是一個麻煩的女人。

    “對不起,對不起,昨晚失眠了,早上沒醒過來。”

    “沒事,走吧。”

    “好。”

    佐倉鈴音快步跟上,邊走邊梳理著略濕的頭發。

    “想不到你真的會等我?”

    佐倉鈴音以為村上悠是個冷淡的家伙,自己到了沒見到她肯定會先走的類型。

    “我說了等你的。”

    村上悠沒有說真正的原因,女人總是喜歡聽好話,聽了好話后心情就會愉悅,心情愉悅后減少給身邊的人增加麻煩。

    “嗯嗯。”佐倉鈴音點點頭,拍了拍村上悠的肩膀:“剛才那句話在我心里得分很高哦,人渣君。現在你在我心里的分數是負300,另外跟你說一下,總分是100分哦。”

    “”

    佐倉桑,你在我心里是負5,滿分是5分。

    佐倉鈴音心情好,村上悠沒回話也沒什么不滿,臉上掛滿了激動。

    “終于要成為正式聲優了,好激動啊。”

    “”

    “不知道我會什么時候擔任主役,哎呀,好期待。”

    “”

    佐倉鈴音小姐有些不滿,歪過頭:“人渣君,你討厭交際?”

    “緊張。”

    看著村上悠淡然的面色,佐倉鈴音小姐極不淑女的“嘖!”了聲。

    如果與人交往相處不累的話,村上悠其實也不會這么排斥。

    佐倉鈴音這種略帶男孩子氣的自來熟,讓他有點應付不來。

    他不怎么喜歡太積極的家伙。

    兩人來到三樓,找到301。

    佐倉鈴音上前敲了敲門:“打擾了,我是佐倉鈴音,是來簽約的。”

    門里面傳來聲音:“請進。”

    “謝謝。”

    村上悠跟著走進去。

    看到的是熟人石田,還有一個禿了一半的四十歲男子。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