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257/

23.怠惰啊,村上君。
    三個面試官對村上悠的自我介紹見怪不怪,島國中二言論盛行,更何況是在聲優這種特殊群體里。

    很多女聲優的行為作風和普通女性格格不入。

    因為女聲優們為了配各種二次元女角色,或多或少在行為上會夸張一些、偏可愛一些、說話嗲一些。

    有的干脆是事務所設立的人設,讓三次元聲優直接變成二次元萌妹。

    “村上悠,拿的是abc事務所推薦,是個小事務所呢。”坐在中間、帶黑框眼鏡的中年男子放下手上的資料:“你感覺自己有哪些優勢嗎?”

    “嗨,聲線和演技。”

    一個女聲響起:“這對聲優來說是最基本的,還是說村上君你在這上面有自豪的地方?”

    “嗨!”

    村上悠用余光看了眼,是釘宮未夕這個歐巴桑。

    “自信的呢~”

    釘宮未夕的語氣有些微妙。

    眼鏡中年男:“那就表演一下吧,石田桑,釘宮桑?”

    他看了兩人一眼,咨詢他們的意見。

    石田、釘宮:“沒問題。”

    “那么,就以普通男高中生表白為情景吧,沒問題吧,村上君?”

    現在的番劇大多以校園戀愛為主,眼鏡中年男出題自然偏向這方面。

    “嗨。”

    “那么,給你一分鐘的時間準備,臺詞三四句就可以了。”

    “嗨。”

    村上悠想了半分鐘,沒有清晰的脈絡。

    書到用時方恨少,他自己的演技只是lv2。

    憑空讓他表演一個情景有點為難他。

    原以為配音有臺本、有原著,自己就可以用閱讀的身臨其境來體驗角色,完全不用擔心演技的事。

    然而卻忘了還有臨時情景這回事。

    虧他自己還說教過佐藤良馬,讓別人好好學習演技?

    交換人生,你能擺脫去北海道種土豆的命運嗎?

    5月2號,東京,室內溫度18度,村上悠的鼻梁上冒出絲絲細汗。

    時間過去30秒。

    現在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冷靜下來,村上!

    最后十秒。

    大腦轉動起來,首先模擬自己是個高中生,然后向一個女孩子表白,最后想想自己該說什么。

    該說什么?

    快想!

    村上悠大腦清明起來。

    xxx,我喜歡你?請跟我交往吧?

    太普通!

    我一直關注著你,你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我的心,請給我個機會?

    “時間到,開始吧村上君,就以釘宮桑為表白對象吧。”

    來不及了,勉勉強強,想不到更好的,就這個了。

    “嗨!”

    村上悠稍微轉動身體,正面朝著釘宮未夕。

    釘宮未夕面帶笑容。

    “釘宮,我一直一直關注著你,你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我的心,請和我交往吧!”(村上悠聲線、少了沉穩更加清悅、急促帶著喘息、說完后帶著期待和如負釋重)

    好像有點糟糕,完全沒有身臨其境后表演的那種通透感。

    我這是要失敗了?

    村上悠嘴里嘴里泛起苦澀。

    三位面試官低聲交流。

    “聲線還可以,演技僵硬,模擬情景的能力也一般。”

    “嗯,要不要再來一個有點張力的情景試試?”

    “普通告白場景都練不好,abc是個什么樣的機構你們沒聽說嗎?”

    左右兩人沉默。

    “打分?”

    “好。”

    三人坐直,看著面色發白的村上悠。

    “現在我們要告訴你分數,村上君。”

    “嗨。”

    坐在中間的眼鏡中年豎起一個6分的牌子。

    左邊的男子也同樣豎起一個6分的牌子。

    我居然真的落選?

    村上悠從沒有這么想過自己失敗的樣子。

    仔細想想,這一個星期他都在干什么?看《我勇》小說。

    沒有刷演技技能。

    自從有了系統,感覺做什么都是隨意而為、信心百倍。

    現在呢?

    真的要再等一年?

    在北海道的佐藤良馬,查看今年錄取名單時,沒看到他的名字會怎么想?

    村上君也就這種程度?

    上課居然還敢看料理書?

    甚至,會不會惡意揣測:村上試音被選上,肯定是利用外貌做了下流的勾當吧。

    ido那邊呢?

    信誓旦旦的和北川玉子說要離職,肯定能簽約事務所,讓人家小姑娘不開心了一個禮拜。

    結果呢?

    落選了。

    諷刺不?村上君?

    盡管再給他一年時間,演技輕松能滿級,那有什么用?

    他有些惱火。

    惱火自己的懈怠,惱火自己給了失敗機會。

    他的一生本該是被勝利貫穿的一生。

    別看他一副好說話的樣子,帶著系統穿越而來,他心里早膨脹到能毀滅世界。

    偶爾查看系統時,時常沉浸在自己沒有掀翻世界政權,統治全人類的自我感動中。

    時常打趣自己過著普通人生活,算是給這個異世界獻上祝福。

    可笑啊,村上君。

    你有什么資格送別佐藤良馬?

    有什么資格去給路人面包?

    有什么資格瞧不起中澤正行的中二發言?

    還想拿回25萬?還想小小惡心別人一下?

    別做夢了,村上君。

    自我反思擠占了他的大腦。

    輪到釘宮未夕打分。

    村上悠想起自己在錄音室調侃她的話。

    “雅美咯,歐巴桑”???

    逗女孩子笑?嘲諷人家敬業?

    好玩嗎,村上君?

    他心里希望釘宮未夕給他打一個低分,讓他嘗一嘗羞辱的滋味。

    第二世的人生在這樣的開局下,他本該以絕對的實力拿下任何競爭的。

    失敗也不算壞事,他從短暫的自我否定中醒來,強大的信心再次支配了他的身體。

    釘宮未夕沒有立馬打分。

    “私密馬賽(抱歉),我不能和你交往。”(三無音、語氣非常快、透著嫌棄)

    其他兩個考官意外的看了眼釘宮未夕。

    村上悠冷靜下來后,反應相當快。

    90度彎腰鞠躬,雙手緊貼褲縫。

    “請,請你想想辦法。”

    “噗~”釘宮未夕捂著嘴:“哦莫西洛(有趣)呢,村上君。”

    坐在最左邊的石田點點頭:“嗯,臨場反應不錯,說不定是個廣播劇的好苗子,我給你加一分。”

    6分的牌子換成了7分。

    釘宮未夕同時舉起8分的牌子。

    “加油,村上君,我看好你。”

    村上悠心里對釘宮未夕改變了看法,這是一個真正的前輩,對后輩沒有因為私人恩怨而報復。

    真心道:“非常感謝。”

    最后,村上悠得分6、7、8,總分21分。

    村上悠緩步走出房間,輕輕帶上門。

    坐回角落,雙手抱胸,低頭反思。

    佐倉鈴音以為他失利,心情不好,從包里拿出一顆潤喉糖。

    “吃嗎?”

    村上悠平靜的抬起頭,接過糖:“謝謝。”

    然而簡單的包裝,現在的他竟然有些撕不開——手上使不上力。

    “我幫你吧。”

    村上悠靜靜的看著佐倉鈴音拿回糖,輕松地把糖紙撕開。

    “喏。”

    “阿里嘎多。”

    潤喉糖苦中帶甜的味道,沖散了他嘴里的苦澀。

    不久,輪到佐倉鈴音。

    面試出來,氣色好像不錯。

    她沒有問村上悠分數,嘴里同樣吃了一顆潤喉糖,坐在角落等候通知。

    中午12點13分,所有人面試結束,三個面試官統計分數。

    休息室終于有些嘈雜起來。

    “你多少分?”

    “17,沒希望了。”

    “我18。”

    “聽現場的staff說,好像是22分被錄取?”

    村上悠耳朵一動。

    “真的假的?那我們基本都沒希望了呀?”

    “本來一年只收6個人,我們的希望一直很小。”

    “唉,又是一年,哪一年才能被錄取?”

    “我不打算考了,還是趁著年輕趕緊找份工作,學一門手藝吧。”

    佐倉鈴音和村上悠聽了會。

    “人渣君,你,多少分?”

    “21。”

    “分數還沒出來,說不定還有機會呢,他們也不知道具體情況的。”

    “嗯,沒事的。”

    他的心態很平和,不管成功和失敗都能平靜的接受。

    不管過程如何,他人生的終點,注定寫了勝利兩個字。

    過了一會,石田拿著一張名單出來。

    眾人安靜下來。

    村上悠盯著那張白紙。

    “分數已經統計出來了,一會兒會張貼在這里,大家自己看看自己的分數。沒被錄取的看看和前面的的差距,來年好好準備。”

    “另外,最后一名出現了重分,需要第二輪測試。”

    “村上悠,高木由奈美,麻煩進來一下。”

    村上悠和一個嬌小、面容普通的女生站了起來。

    石田把名單給了一個staff,大家一窩蜂的擠過去。

    佐倉鈴音輕錘了下村上悠的肩膀。

    “加油。”

    村上悠回頭對她笑了笑,神情有點興奮起來,失敗還沒降臨,勝利也沒離他而去。

    還有機會。

    “等我的好消息。”

    “好,我們一起做同期啊。你要是失敗了,愛衣醬也會傷心的。”

    “是嗎?”

    佐倉鈴音27分,沒去看自己具體幾名,在外面靜靜地等著。

    村上悠吸了口氣,收斂些許臉上的振奮,邁步重新進了面試室。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