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767-41632235/

1.孤獨
    【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生命叫做孤獨。

    我就是這樣,孤獨地生活著。

    沒有一個人真正跟我談的來。】

    村上悠合攏書本,凝望著窗外的風景,身體隨著電車的前進輕微搖晃著。

    “一個月了吧?”

    他低聲自語了一句。

    從穿越到這個平行世界島國,至今應該剛好一個月。

    上一世他雖也不是什么擅長交集的人,但也有幾個能深夜一起吃燒烤、吹牛的朋友。

    到了這個世界后,他沒有繼承這具身體的記憶,異國他鄉的文化讓他束手束腳,陌生的交際環境讓他無所適從。

    剛穿越的那一天,確定原主無父無母,沒有親人在世,他立馬換了住址和通訊方式,斷絕了原主的一切人際交往,除了給原主女朋友發了一條分手短信。

    雖然很對不起身體的主人,但人總是自私的。

    為了不暴露自己的變化,也不愿意去接受和欺騙原主女朋友,他選擇了逃避。

    這一個月除了外出買菜,他一直躲在家里,謹小慎微的習慣著島國文化,并通過手機了解外部的世界。

    電車到站,他下了車。

    站臺內有一群穿著水手服的高中生,在四月的春風下,裙擺間都似乎洋溢著青春的氣息。

    村上悠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出了校門的人,總是對學生時代有著強烈的思念。

    這一眼引起了jk們的注意。

    “那個人在看我們唉。”

    “好帥啊。”

    “惠美醬,要不你上去要一下le?”

    “不要,你怎么不去?”

    看她們絕不止村上悠一個人,只是他比較帥氣,所以引起了她們的注意。

    這是一個插曲。

    村上悠眸子里閃過一絲懷念,便淡漠的拎著塑料袋離開了站臺。

    他的新住址是一個簡陋的租房,一個衛生間,一個狹窄的廚房,還有一個稍微大一點即是臥室也是客廳的房間。

    原主沒有多少存款。

    很快做好一頓飯,同時,腦海里彈出一道信息。

    【料理lv3:32100】

    這是他穿越后出現的金手指,可以通過經驗來提升技能。

    這一月他大半部分時間都處在茫然和不適中,也只有料理這項技能達到了lv3,做出來的食物任何人吃了都會說出美味兩個字。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閱讀技能。

    【閱讀lv4:99100】

    可能系統判定他閱讀任何文字都算經驗吧,等級比一天只做三次的料理高不少。

    lv4的閱讀技能,能讓他十分專注的閱讀,且讀過的內容能記個七七八八。

    吃完飯,村上悠拿出買菜時買的報紙,打算把閱讀刷到lv5,順便找一份工作。

    一個月的時間,他雖然仍感到孤獨,但生活總是要繼續的,原主留下的錢也不足以支撐他繼續宅在家里。

    報紙有一塊很大的版面,全部登記的各種招聘信息。

    有臨時工,也有全職的。

    村上悠打算找一份酒店幫廚的工作,然后通過lv3的廚藝,擊敗主廚,出任大廚師,賺夠本錢,然后自己開店。

    有系統在手,想要出人頭地簡直是再簡單不過的事了。

    但報紙上并沒有相關的招聘信息,只有一家咖啡店在招咖啡師,勉強是符合他的要求。

    再次從上往下看了一遍,雖然lv4的閱讀技能讓他幾乎過目不忘,但他還是沒改掉身為普通人時的習慣。

    沒有廚師招聘。

    再次得到這個結論,村上悠只好打電話給這家咖啡店。

    “喂,您好,請問是ido咖啡店嗎?”

    “是的,請問有什么事?”

    是一個溫柔的女性聲音。

    “請問貴店還在招聘咖啡師嗎?”

    “是想應聘咖啡師嗎?”

    “是的。”

    “還在招呢,如果您有空的話,請今天下午三點到店里來面試,面試地址寫在招聘信息上了。”

    “好的,我會準時到的,謝謝。”

    “不客氣。”

    一家小咖啡店,lv3應該能保證他應聘成功。

    村上悠心里沒有絲毫擔憂,定了一點的鬧鐘,便拿起電車上沒看完的書,繼續刷技能。

    也不能說刷技能吧,閱讀技能達到lv3以后,他就能完全沉浸在作者營造的世界里,像是看一部電影一樣。

    看到一部好的書,往往能讓他愛不釋手,但碰到作者自己都不知道在寫什么的書時,也會像吃了蒼蠅一般難受。

    一點鬧鐘響了,村上悠晃晃腦袋,從書里的世界脫離出來。

    他現在看的這本書是這個世界獨有的,他在原來的世界沒有聽說過書名。

    書的質量上乘,總體透著溫馨,但村上悠能感受到作者寫這本書時的憂傷,所以他雖沒看到結局,但估計會是個悲劇。

    他有些期待,又舍不得看完。

    洗了把臉,換上一件稍微得體的衣服——原主大學畢業為了面試準備的。

    帶上廚房分類好的垃圾,出了家門。

    島國的電車十分的多,也非常便捷,幾乎去哪都可以坐電車。

    村上悠格外喜歡電車上擁擠的陌生人群,里面絕大多數人都互相不認識,這讓他有一種找到同類的感覺。

    下午一點多的電車沒多少人,村上悠找了一個靠門的角落坐下,沒有看書——太容易沉迷進去,凝望著蔚藍的天空還有白云。

    “人,總是要努力活下去的,誰也不會永遠陪著誰。”

    他心里安慰自己一句,即是對上一世的告別,也是對這一世的問好。

    下了電車,確認了一下路線,大概還要走三百米的樣子。

    距離3點還有二十分鐘,村上悠慢悠悠的走著,準備卡在2點五十到咖啡店。

    島國不愧是櫻花國度,短短三百米的路程,幾乎大半都被櫻花海籠罩。

    嗯,這也是花粉癥重災區的原因吧。

    ido咖啡店店門很小,夾在一堆店面中間很不起眼,門前停了一輛藍色的女式自行車,車筐內一只橘貓慵懶的曬著太陽。

    村上悠推門進去,有鈴鐺的聲音響起。

    “歡迎光臨!”

    大概看了一眼,店內幾乎沒有客人。

    來到吧臺,一個穿著藍色長裙的短發女子坐在里面,正捧著一本書在看。

    “你好,我是來應聘咖啡師的。”

    藍裙女子用一張藍色的書簽把書夾好,抬起頭來。

    長相一般,但氣質溫柔,給人很舒服的感覺。

    “你好。”

    藍裙女子領著村上悠隨便找了一個座位坐下。

    “我是老板真田美子,你先做一個自我介紹吧。”

    “好的。”村上悠正襟危坐:“我叫村上悠,大學畢業一年,以前是一個美容師。”

    前身是一家美容店的專業美容師,擁有減肥指導師和耳部治療師的資格,證書仍然被他放在衣柜里面。

    雖然他沒繼承前身任何記憶和手藝就是了。

    真田美子有點驚訝,問道:“沒有咖啡方面的工作經驗嗎”

    村上悠自然考慮過這個問題。

    “沒有,但是我自己非常喜歡品嘗咖啡,對調制咖啡也有一定的心得,我可以當場調制一杯。”

    真田美子猶豫了一下,點點頭:“好吧,那邊有機器和咖啡豆,你可以隨意使用。”

    她心里已經把村上悠否決了。

    不可否認這個來應聘的年輕人很帥氣,對于她這家絕大數顧客是女性的咖啡店來說,是非常不錯的選擇。

    但沒有相應的資格證書也就算了,連在咖啡店打工的經驗都沒有,憑著一腔熱情和愛好在這社會上可沒人買單。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