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476-41648402/

第156章 他最喜歡騙她
    “我剛才特別怕你跑了。 ”關正行說。

    不提還好,一提起來,還真是一肚子火。

    “怕我誤會?”

    他搖頭,“現在追不上你。”

    “……”居然是擔心這個?

    “關正行,我現在不想理你。”

    “呵呵……”他低低的笑,笑聲通過胸腔共鳴,撞在她手心里。

    “她是不是喜歡你?”

    關正行說:“沒注意。”

    “嘁,不誠實。”

    “對。”他誠實一次。

    “哼!”沈子璐跺腳,關正行說:“你看,我說實話,你又生氣。你鬧哪樣?”

    沈子璐扁嘴道:“反正我就是不高興。”

    “放心吧,我心里想的很清楚,我現在的條件,大一新生、沒背景沒后臺,人帥腦子好,全心全意求學、不給老師添亂,但就是不敢談戀愛。”

    “為啥?”

    關正行摟住她腰,“我怕有人圖我獎學金。”

    “你!”沈子璐又要錘他,可想起他還病著,落下的手輕輕拍下。

    “那你不怕我圖你獎學金。”

    “你不一樣。”

    “我怎么不一樣,你別忘了,我當年在環湖公園喊出的偉大理想。”

    他怎么會忘記,她想做一只米蟲。

    “我可是要做米蟲的人,你知道什么是米蟲嗎?整天什么都不干,還有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

    關正行說:“我會努力讓你做一個合格的米蟲。”

    其實,這話在關正行聽來,有著另一層含義。

    給她信任,他養她。

    沈子璐看眼粥,“先把飯吃了吧,一會兒魚湯涼了要腥的。”

    關正行放開人,坐在椅子上拿起筷子,“今天他們都有事,陶錫儒臨時趕不回來,就讓吉靜誼幫著買午飯。”

    “嗯。”沈子璐說:“你不用解釋,我相信你。”

    “相信?”關正行笑下,沈子璐說:“你笑什么。”

    關正行喝口稀飯,“不知道誰,剛看到我和她在寢室里,臉都氣白了。”

    沈子璐說:“不知道,沒看見。”

    關正行喝點熱乎的稀飯,胃舒服些,人也有精神了。

    沈子璐幫他收拾好飯盒,桌子也擦干凈,倒水的工夫想起她怎么知道紙杯在哪放的事。

    “關正行,她怎么知道你抽屜有紙杯?”

    關正行就知道她會問個清楚明白,“她經常來找陶錫儒,紙杯是寢室共用的,陶錫儒給她倒水的時候拿過幾次,她當然就知道了。”

    沈子璐剛要問,你們寢室共用紙杯,干嘛放你抽屜里。

    關正行說:“我的桌子離熱水壺近,東西也沒他們多,紙杯就放我抽屜里了。”

    “哦。”原來這么回事。

    “還有什么,一起問。”

    沈子璐回想下,“她還摟你胳膊,我都沒那么摟過你。”

    關正行說:“你親過我,她親過嗎?”

    “……”

    這不抬杠嗎!

    “她又不是你的誰,干嘛摟你。”

    “什么叫摟,你能注意下措辭嗎?那叫扶。”

    “你要跟我吵架?”

    關正行:“……”

    倆人對視一秒,關正行說:“我錯了,我不想吵架,你聽我說,我也沒讓她扶我,要不是我這幾天禁食,身上沒勁兒,也不會讓她扶到。”

    沈子璐立馬蔫了,“你一直沒吃飯?”

    “不然呢。”

    “可陶錫儒不說你住院的時候,是她給你們做飯。”

    關正行又開始胃疼了,“是給他們陪護的做飯。”

    心虛了怎么辦。“哦……”

    關正行捂著胃,說:“胃出血要禁食的,我從入院開始禁食四天了,前天出院的,每天只讓喝奶,今天才讓吃點東西。”

    關正行說會兒話就累了,撐著桌沿坐下,沈子璐也看出他有氣無力的,“要不你去床上躺會兒吧。”

    他輕搖頭,“沒事,我陪你坐會兒。”

    “你別陪我了,看你怪難受的,還是去躺著吧。”

    “沒事。”

    沈子璐拉過來一把椅子坐他身邊,“你病了怎么不告訴我?”

    “不想你擔心。”

    “但我覺得是我很沒用,你最艱難的時候沒想到我,也沒讓我陪你。”

    關正行抬手揉揉她頭,“我保證以后不病了。”

    比起不想你擔心,這句保證更讓沈子璐無地自容。

    寢室門被敲響,關正行起身時碰掉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沈子璐彎腰撿起,兜里掉出來一堆單據,她大致看下,住院結算還有病情小結,其中還夾雜著幾張取款回執單,按照上面的金額看,他銀行卡里應該沒剩多少錢了。

    關正行闔上門,拿著一個包裹進來,放在馬新錄的桌上。

    沈子璐說:“你手機借我下,我的要沒電了。”

    關正行拿給他手機還有充電線,沈子璐接過來,用他的給室友打去電話,胡扯說讓馮可菲幫她收衣服,掛了電話,趁關正行不注意點開短信看銀行卡余額。

    沈子璐陪他呆了一下午,晚飯是她去外面買的,她沒留下吃飯,還告訴關正行明天一早會過來給他送早點。

    走出清華大學的校門,沈子璐開始沿路找工行,沒走多遠真找到一家,從卡里取出一萬塊錢放進信封里。

    沈子璐回來時,手里拎著兩箱牛奶,馮可菲說:“你買這么多,喝得了嗎,別壞了。”

    沈子璐說:“我同學病了,給他買的。”

    龐錦瑜眼神問:清華那個?

    沈子璐點頭。

    梁佳淇在床上翻個身,背對著她們繼續睡。

    趁著沈子璐去水房,馮可菲跟出去,“他怎么了?”

    沈子璐說:“胃出血。”

    “這么嚴重,怎么搞得?”

    “有天晚上我們去后海酒吧玩。”

    馮可菲驚訝,“就你喝醉那天?”

    “嗯,當天晚上就住院了,”沈子璐自責道:“他之前胃就不好,結果那晚跟我們喝酒把胃喝壞了。”

    “哎呦,可心疼壞了吧你。”

    不光心疼的事,“我是覺得對不起他。”

    “這有什么對不起的,他自己病了還硬喝,能怪你嗎?你也不知道,”馮可菲摟著她肩膀,“以后還喝不喝了?”

    “肯定不喝了,他都喝住院了,你是不知道,我看他第一眼那臉白得跟紙一樣,嚇死我了。”

    “現在沒事了吧?”

    “剛出院沒幾天,今天才吃點東西,大夫讓吃些軟糯的食物,喝牛奶也可以。”

    “怪不得買了兩箱。”

    “我明天一早還要給他送飯,先買了省得明天起太早超市不開門。”

    “行啊,有賢妻良母的潛質。”

    沈子璐不好意思,臉紅但嘴硬,“那你看,我都不敢想將來誰娶我,這么優秀又賢惠,哎呀呀,不敢想啊。”

    馮可菲笑,“行了,說你胖你還喘上了。”

    臨睡前,沈子璐給關正行發去一條信息。

    【睡了嗎?】

    關正行正在補最近落下的課程,筆記是他去隔壁同學那借的。

    看到手機里的信息,他回:【還沒,有事?】

    沒隔多會兒工夫,她的電話打過來。

    “喂?”

    聽到他低沉的聲音,心似被羽毛拂過。她小心地問:“胃還疼嗎?”

    “不疼了。”

    “說實話。”

    “有點。”

    “說真話。”

    “疼。”

    就知道他騙人,他最喜歡騙她,欺負她智商低。

    “藥吃了嗎?”

    “吃過了。”

    “是真話嗎?”

    “是。”

    “那你干嘛呢?”

    關正行說:“我在抄筆記,最近落下的課程太多了,我再不追,就要掛科了。”

    “不差這一天。”

    “落下的太多了,就算是我,也覺得吃力了。”

    聽他這么說,沈子璐咬下嘴唇,“那你抄點就休息,別太晚。”

    “嗯。”問她,“你要睡了吧?”

    “我已經躺床上了,怕你休息,先給你發的信息。”

    “我沒事,你早點睡。”

    聽他要掛電話,沈子璐急道:“等等,”

    “還有事?”

    “明天你,你室友幾點起床。我怕去太早,他們都沒起,我去怪不好的。”

    關正行笑了,“他們都很早,陶錫儒每天早起晨練,基本五點就起了,高航億馬新錄五點半也起了。”

    沈子璐驚訝,“大周末的,你們起那么早干嘛?”

    “周末圖書館人多,他們要早起去占位置。”

    沈子璐自嘆不如,“果然高等學府的人連生活也那么勵志。”

    “我沒事了,不耽誤你抄筆記了。”

    “拜拜。”

    嗶一聲,電話掛斷,屏保上出現兩個穿著高中校服的少年,一個笑起來燦爛,一個目光深沉。

    指腹摩挲著屏幕的笑臉,按下鎖屏,繼續抄筆記。

    他的青春里,吹過清風,喝過烈酒,喜歡上一個可愛的女生。

    不枉青春。

    ……

    五點整,手機鬧鐘響了,沈子璐用軍訓時的起床速度,洗漱、換裝,拎著兩箱奶跑到校門口打車。到紫荊公寓區時,已經有學生陸續走出寢室樓,他們或背著書包或抱著一摞書,看著就是一副別人家孩子的樣子。

    她先給關正行打去電話,響一聲便接了。

    “這么快?”

    “等你電話呢。”

    “你起了吧?”她不確定的問。

    “早起了。”

    “你室友都在嗎?”

    “都出去了。”

    “哦,我上去了。”

    “我去樓下接你。”

    “別別別,你就在寢室等我。”

    在一樓登記完,沈子璐走進電梯,到12層后,盡量目不斜視,她可不希望遇到穿著單薄的小哥哥。

    1204的門半開著,沈子璐進去前還是禮貌的敲下,“關正行。”

    門口傳來他的聲音,“進來吧。”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