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355-41648467/

第四百二十七章 一個傻瓜
    吳靜怡指揮的潛伏特工,全部行動起來了。

    整個工部局,完全成為了他們的監視對象。

    赤木親之什么時候會來工部局,什么時候離開,全部都被精準的記錄了下來。

    赤木親之認為自己擔任了這個警務處長,已經可以一手遮天。

    他不知道的是,在軍統面前,他根本沒有任何秘密可言。

    就連他在上班時候,會習慣性的購買一張當天的報紙,孟紹原也都掌握的清清楚楚。

    不過,看起來沒有什么特別好的機會。

    在工部局門口直接動手,影響實在是太大了。

    這等于你當著別人家人的面,狠狠的抽了對方一巴掌,就算工部局董事會再想和稀泥,只怕帶來的結果也是不那么愉快的。

    買報紙的地方人流量太大,目標不易識別,也同樣不太好下手。

    而且赤木親之也沒有什么不良愛好,下了班總會回家,家里同樣有日本特工保護。

    甚至,從他家到工部局,一路上都沒有讓人滿意的下手地點。

    孟紹原有些頭疼。

    刺殺,不是那么簡單的。

    必須把所有可能出現的情況全部算進去,才會有足夠的成功把握。

    否則一旦失敗,會立刻引起全面連鎖反應。

    “孟主任,有情況。”

    吳靜怡急匆匆的走了進來:“赤木親之的夫人到達上海。”

    “哦,說。”

    “他的夫人到達上海之后,明天會去圣瑪麗醫院進行體檢。”

    “情報可靠?”

    “可靠,我們在工部局的內線傳遞出的消息,還有一條是更加重要的情報,赤木夫人從來都不希望別人打擾他們的二人世界,因此無論去哪,都是和赤木親之兩個人去的。”

    “這不是自己找死?”孟紹原喃喃自語了一聲。

    也不能全部怪赤木親之如此托大,在公共租界的歷史上,還從來沒有過一起針對警務處長的暗殺或者綁架案件出現。

    敢這么做的人,真的是瘋了。

    “孟主任,你看。”吳靜怡來到了公共租界地圖前:“到圣瑪麗醫院,必須要經過愚園路和地豐路的交界處,這里人很少,非常容易辨識目標。”

    “好!”

    孟紹原仔細在地圖上看了一會:“給予那個工部局的潛伏特工特別嘉獎,而且要重賞。神槍手找到沒有?”

    “找到了,費懷岳,槍法很準。”

    “讓他提前尋找位置埋伏,第一波刺殺任務交給他。”

    這就是軍統出色的組織能力,他們一旦決定進行一次刺殺,絕不會只用一名殺手,而是通常都會再啟用一名備用殺手進行接應工作。

    “備用殺手我準備啟用……”

    吳靜怡剛說出來,已經被孟紹原所打斷:“我來吧。”

    “你親自執行刺殺任務?”

    孟紹原點了點頭:“我要是不親眼看到赤木親之死了,我是不會放心的。”

    “那好,我負責準備,以及接應你撤退。”

    “去吧。對了,這里有三十日元。”

    “做什么?”

    “刺殺赤木親之的子彈費用,是他給我的錢。”

    噗!

    吳靜怡差點一口噴了出來。

    刺殺對象自己花錢買子彈殺自己?

    赤木親之怎么想的啊?

    很快,赤木親之將會成為上海公共租界歷史上,任期最短的一個警務處長了……

    ……

    “孟主任。”

    “孟主任。”

    看到孟紹原進來,孔川博這些成功撤退到公共租界的傷員們,都紛紛打起了招呼。

    “別起來。”孟紹原趕緊說道:“好好養傷。這里絕對安全,不會有任何人來找你們麻煩的。”

    德川本多的“贖金”,那批藥品已經全部運到。

    而這位德川本多,也被釋放了。

    做人嘛,哪怕是綁架,也是要講信用的,要不然下次還怎么合作啊?

    這批藥品數量及其巨大,對中國未來的抗戰,將會起到很大的幫助。

    至少,能夠挽救無數的傷員。

    而其中的一部分,也被孟紹原用到了這些受傷特工的身上。

    用日本人的藥,來救中國特工,不錯。

    “孟主任,我們這些輕傷員,是不是可以開始工作了?”一個特工問道。

    “不急,不急。”孟紹原安慰著:“你們現在的任務是養好傷,要工作,有的是機會。”

    “孟主任。”孔川博遲疑了一下,還是忍不住問道:“上海,是不是丟了?”

    孟紹原默默的點了點頭。

    頓時,屋子里沉默了下來。

    正想說點什么,吳靜怡走了進來,在孟紹原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我還有事,你們安心待在這里,等你們傷好了會給你們派任務的。”

    ……

    “孟先生,你來的正好。”

    赤木親之冷冷的說了一句。

    孟紹原看了看,好家伙,陣勢真大。

    不光是赤木親之、川本小次郎來了,而且連工部局總裁莫耶斯也來了。

    還帶著不少的巡捕。

    “什么事?”孟紹原一臉茫然:“怎么勞動總裁先生,處長先生親自出馬?”

    “孟先生,請不要再演戲了。”赤木親之一指面前用之前公司改造成的倉庫:“在這里,藏著大量的槍支,不應出現在公共租界的傷兵,以及大量的違禁物品。”

    “這里?”孟紹原一臉詫異:“你說這里藏著這么多的東西?我怎么不知道?”

    “你當然會否認了。”川本小次郎淡淡地說道:“我可以當證人,那次,我進過這里,你還記得嗎?”

    孟紹原當然記得。

    那次,在他的要求下,自己把川本小次郎帶到了這里,見到了德川本多。

    他擔心貿然搜查,孟紹原會狗急跳墻,所以一直等到德川本多釋放,才動手了,尤其是在赤木親之已經擔任警務處長的時候。

    “還有,我監視過了。”川本小次郎冷笑一聲:“倉庫里的人,全部攜帶武器。這里是公共租界,你破壞了公共租界的法律!”

    孟紹原一聲不吭。

    莫耶斯聳了聳肩說道:“孟先生,法律就是法律,公共租界的法律是神圣的,不同挑釁的,我很遺憾,我必須要親自進去搜查一下。”

    “好吧。”孟紹原有些無奈,嘆息一聲:“但我還是保留抗議。”

    赤木親之立刻帶著巡捕走了進去。

    “川本先生。”落在后面的孟紹原低聲說道:“你太狡猾了,德川本多在這里,你刻意不動手,是怕我對他造成傷害嗎?”

    “是的。”川本小次郎微笑著:“還有一個愿意,德川本多也是帝國的傷兵,我可不想讓他也牽扯進來。”

    終于可以在孟紹原面前占據一次上風了,川本小次郎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他被孟紹原壓制了太多太多次了……

    ……

    “放下武器,放下武器!”

    巡捕們紛紛舉起了槍。

    當然,對面的那些保鏢,使用的都是沖鋒槍,萬一真的發難,這些巡捕們絕對會吃大虧的。

    還要,保鏢們似乎并沒有反抗的打算。

    “放下槍,放下槍。”孟紹原急匆匆的走了進來,特別配合。

    保鏢們這才放下了沖鋒槍。

    莫耶斯、赤木親之這才長長的松了口氣。

    最擔心的情況并沒有發生。

    孟紹原上前,撿起了一枝沖鋒槍,倒轉槍口遞給了莫耶斯:“總裁先生,他們說的武器就是這個嗎?”

    莫耶斯才接過槍,臉色立刻變了,隨即苦笑一聲:“赤木先生,你看看吧。”

    木頭槍!

    居然是木頭槍,只不過外面涂上了油漆,做的非常逼真而已。

    “我是最尊敬租界法律的,但我又怕有暴徒闖進這里,所以我讓人做了這些木頭槍。”孟紹原很是無奈:“總裁先生,處長先生,使用沒有殺傷力的木頭槍,不犯法吧?”

    “雖然可笑,但不犯法。”莫耶斯覺得赤木親之又被這個中國人給玩弄了。

    而且他可以確信,在這里絕對不會搜查到任何有價值的物品的……

    ……

    莫耶斯的判斷完全正確。

    巡捕們幾乎把倉庫搜了個底朝天,但他們只搜查出了紗布、布料等物資。

    藥品呢?違禁物品呢?

    “我抗議,我抗議!”

    一個怒氣沖沖的聲音傳來。

    安格斯國際洋行的總經理喬伊沖進,憤怒的揮舞著拳頭:“這是我向孟先生租賃的倉庫,存放在這里的,全部都是安格斯國際洋行的物資,你們嚴重的踐踏了本公司的權利,我將向工部局董事會提出最嚴重的抗議!”

    “嘿,嘿,息怒,喬伊。”莫耶斯趕緊安慰著:“我想,這里面恐怕有些誤會吧。”

    ……

    “我知道你一定會這么做的。”看著面前的這一幕,孟紹原笑的非常開心:“那天,我也是特意帶你來到這里的,你上當了,是嗎?看看,赤木閣下的臉色很難看啊。”

    川本小次郎面色如土。

    被騙了。

    又一次的被這個人給騙了。

    自己就像個傻瓜一樣,不斷的被這個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恥辱啊。

    自己回去后,該怎么面對憤怒的赤木親之?

    還有該怎么和工部局解釋?

    剛剛換了一個新的警務處長,就鬧出了那么大的亂子,這是工部局董事會絕對不愿意看到的。

    他們會對這位新任警務處長的能力產生嚴重的懷疑。

    傻啊。

    明知道事情不會那么簡單的。

    孟紹原忽然說道:“川本先生,你知道在中國,是怎么形容你這種人的嗎?”

    “怎么形容的?”川本小次郎忍不住問道。

    孟紹原笑了笑說道:“你個傻X!”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