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6521-41648473/

第1166章 一片黑暗
    韓浩仰天大笑,望著楚辰,眼里充滿仇恨和兇殺:“楚辰,你傷害了我的哥哥漢陽自我爆炸,今天,我要為哥哥報仇!”

    說到這里,韓浩拔出劍,立即上前刺殺楚臣。

    楚辰的臉是威嚴的,他準備背出第二個分量的“九天燒血”。

    就在這時,冷風后面出現了一個人影。

    那冰冷的聲音從身影中傳來:“不幸的是,你長得太丑了,上阿帝又把眼睛閉上了!”

    這冰冷的聲音,讓冰冷的靈魂死去。

    突然,他看到了楚晨,他滿腦子想的都是殺了楚晨為哥哥報仇。

    然而,他忽略了周圍的環境,這導致了他身后那個人的出現,而他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是誰?”

    那冰冷多毛的尸體突然出現了,它正要閃過。

    但他只感到頭很痛,頭昏眼花,整個世界一片黑暗。

    “宜!”

    楚辰看著突然出現的人群,驚叫起來。

    楚晨非常驚訝。就在半小時前,他還沒有到達白山。林逸雪竟然出現在他面前。

    “褚辰,咱們走吧!”

    當林一雪來到楚辰時,他忍不住拉著楚辰繼續逃跑。

    “怎么了?”

    楚晨拉著林逸雪,他的心沉了下去。發生了什么事?

    “當我像你一樣逃跑時,我遇到了胡人。”

    林一雪言簡意賅,急忙說:“恐怕他們會幫助夏奇。我很擔心你,所以我馬上回去找你!”

    說著,林一雪焦急地說:“楚辰,快走,最多還有一刻鐘他們就追上來了。”

    “你不能逃避。”

    楚晨看著林逸雪,搖了搖頭。

    神風丸用完了。即使楚晨和林逸雪逃走,他們也很快會被抓起來。

    所以,逃離只是一場垂死的掙扎。

    “什么呢?”

    林一雪急了:“我們就這樣等著死嗎?”

    “不,我們不會死!”

    看著眼前的寒冷和昏厥,楚辰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

    聽到楚晨的話,林逸雪驚呆了。“楚辰,你想到辦法了嗎?”

    在目前這種絕望的情況下,林逸雪除了逃跑別無他法。

    “嗯。”

    楚辰點點頭說:“一刻鐘差不多了!”

    時間緊迫,楚辰一下子就被打暈了過去。

    “撕裂骨髓和撕裂骨髓!”

    楚晨舉起手掌,迅速地拍了拍他冰冷的四肢。

    “啊!”

    隨著一聲凄厲的冷叫聲,他疼得醒了過來。

    當他看到楚辰站在他面前時,嚇得面如土色。他馬上就要動身了。

    然而,他的骨頭和肌肉被楚陳弄斷了,他根本不能動彈。

    “楚辰,你想干什么?”

    “你竟敢殺我。你一離開瑤山,族長就會殺了你!”

    “別擔心,我不會殺你的!”

    楚晨對著寒冷笑了。

    “你害怕嗎?”

    聽了楚辰的話,高興高興,得意洋洋道:“快給年輕人骨頭。”

    “但我不會讓你走的。”

    楚晨看著寒冷,嘴角微微翹起,邪惡地笑著說:“我要讓你做我的奴隸!”

    “楚辰,你想不到吧!”

    又冷又氣,還有驚恐的尖叫。

    楚晨伸出右手中指,指著自己冰冷的脖子。郝無法直接說話。

    一抹銀色的劍術從指尖劃過,鮮血四濺。

    林一雪又冷又怕,好奇地看著。

    楚晨趕緊用自己的血在冰冷的額頭上畫了一個圖案。

    過了一會兒,“怒”字出現在番禺大道冰冷的額頭上。

    楚晨準備把萬奴咒念在韓浩身上。

    但是這一次,它比我們上次使用秦鳳要復雜得多。

    楚晨的手印得很快,無數的符文飛了出來,濃縮了“意念控制”這個詞。

    “萬奴咒封印第二,控制神!”

    楚晨心里低低地哭了一聲,用手掌按著他冰冷的腦袋。

    “精神控制”這個黑色的詞飛進了冰冷的腦袋。

    韓浩額頭上的萬奴咒似乎還在。

    從血淋淋的符咒中,爬出一條黑色符文鏈,迅速流向冰冷的身體。

    冷得張開嘴,眼睛突出,慌得想喊,卻喊不出來。

    此時,楚辰的身體散發出強烈的波動的靈魂力量。

    很長一段時間!

    萬奴符咒的黑符文鏈被收回,萬奴符咒的封印藏在冰冷的眉毛里。

    “成功了!”

    楚辰擦了擦頭上的汗,偷偷地說:“還好我做了入迷夢。”我的靈魂得到了很大的強化,否則我真的不能念第二咒了。”

    整個過程,慢慢地說,其實只有一分鐘。

    “帕特!

    楚晨拍了拍手,然后輕輕拍了一下他冰冷的脖子。

    陰霾恢復正常。

    又冷又恭敬地蹲在楚晨的腳邊。

    “主人!”

    楚辰滿意地點了點頭:“起來!”

    “是的,主人!”

    一開始,楚琛就把萬奴的咒語傳給了秦鳳,但秦鳳還是堅持住了。

    寒冷,你迷失了自我。

    現在,對他來說,楚辰是第一位的,而他只是第二位的。

    他將無條件地執行楚臣的命令。

    即使楚辰讓他自殺,他也會無條件地執行。

    “告訴我,漢人為什么要殺我?”

    楚晨看著又冷又命令。

    楚臣一直想知道為什么漢人要殺他,因為他沒有得罪漢人。

    “我不知道回到主人身邊時我有多冷!”

    杭浩單膝跪地,自責地說。

    楚晨皺著眉頭看著浩浩:“誰知道呢?”

    “韓林,韓千山!”

    杭浩直接說。

    楚臣甚至更懷疑,但只有漢族的首領和少數幾個貴族知道。

    眼睛眨了一下。楚陳問:“你知道翰林現在在哪里嗎?”

    “是的。”

    韓浩點點頭說:“他現在和韓琦、韓軍在一起。”

    “帶我去見他們!”

    楚晨給韓浩下了命令,立即處決了韓浩。

    這時,林一雪和笑著的皇帝在擂臺上顯得目瞪口呆。

    “這是什么魔法?”

    “它可以強行改變一個人的意志。”

    “這就像認出了一件珍品的主人。”

    他們很吃驚,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的魔術。

    “一雪,咱們敘敘舊吧!”

    楚晨對林逸雪說。

    時間不多了。我們必須盡快做這件事。

    “嗯。”

    雖然我不知道楚辰的方法是什么,但林逸雪看到剛才的魔術,心里就有了主意。

    隨著嚴寒的快進,楚辰的手也不閑著。

    鎮遠凝結器!

    手掌在戰斗中!

    火與精神!

    楚辰急忙取出三針四軟骨花,又取出各種鬼神,把它們一個個扔進旦爐里。

    很快,香味從爐子里散發出來。

    聞著這香味,林逸雪覺得渾身無力,仿佛有股力量被抽走了。

    “這是軟骨粉!”

    林逸雪看著楚辰,問道:“楚辰,這軟骨是香的,你要用毒藥,是很難成功的!”

    如果太強烈,就會被發現。

    太輕了。時間太長了。

    這根本不可行。

    “不是軟骨粉。”

    楚晨搖了搖頭。太低級了。

    勇士隊很難進入。

    “我做了一個軟骨水晶針!”褚辰說。

    “軟骨水晶針,這是什么?”

    林逸雪很好奇。她還沒聽說過呢。

    “簡單地說,它濃縮了一百倍的軟骨粉,凝結成一根水晶針,只要把水晶針注射進戰士的體內,它就會立刻融入血液,讓血液流遍全身!”

    褚辰解釋道。

    如果你打個比方。

    軟骨粉是煙,而軟骨水晶針是注阿大品,這是極其強大的。

    聽了楚晨的解釋,林逸雪感嘆道:“你真是個天才!”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