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6521-40158030/

第九百四十九章 心煩意亂
    “也許等我想好了,時間會更長”

    楚晨心里一動,就把鎮遠的光劍收了起來。

    起床后,楚晨打開了房間。

    走進你的院子,抬頭仰望九天以上的星星,有點心煩意亂。

    “十萬地平線”

    我曾經是天帝,站在十萬顆星星的頂端。

    現在,我只能仰望10萬顆星星。

    “總有一天,我會回到10萬地平線”

    楚晨帶著高傲的微笑,臉上充滿了自信。

    一半的一天

    楚晨收回他的眼睛,望著外面的院子。

    楚天云和崔飛亞走了進來。

    楚天云看了看楚晨,驚訝地說:“陳爾,你突破了寧遠的邊界了嗎”

    “嗯,剛剛破門而入”

    楚晨笑著點點頭。

    楚天云上下打量著楚晨,驚呼道:“雖然它和寧遠一樣,但你能感覺到你的呼吸更有力了”

    楚天云在楚晨的身上感到一陣急促的呼吸。

    這太有凝聚力了,暗示著一種力量。

    崔飛亞也笑著走上前來:“祝賀你在寧原取得突破,楚晨”

    楚晨微笑著點頭,臉色蒼白。

    寧遠景只是武道的開端。

    對于已經達到天帝地位的楚臣來說,這并不奇怪。

    看著楚天云和崔飛亞:“爸爸,飛亞,你準備好了嗎”

    “都準備好了”

    楚天云和崔飛亞點點頭,他們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雖然消息還沒有傳到祁連市,陳家和李家還沒有保持警惕,我們應該迅速摧毀陳家和李家閃電般的速度”

    楚晨看著楚天云和崔飛亞,嚴肅地說:“只有這樣,我們才能一舉消滅陳、李兩家,把傷亡降到最低。”

    簡而言之,敵人在做出反應之前很快就被消滅了。

    “我們明白”

    “我們走吧,全速沖向祁連市”

    這是楚晨第二次到祁連市旅游。

    第一次,為了拍攝燃燒的經書和蓮花,楚天云的傷口被治愈了。

    這次,只是為了殺人

    楚辰就是用最震撼人心的方式去震撼每一個人的心。

    讓他們害怕,讓他們害怕。

    讓他們知道楚辰不是佛陀,也沒有菩薩的心。

    任何膽敢激怒國王陛下的人只有一個下場:死亡

    祁連市千燈萬盞,歡慶五光十色。

    家家戶戶燈火通明,錯落有致,熱鬧非凡。

    縣城的房子,一個安靜的庭院。

    明蘭公主坐在涼亭里,抬頭望著月亮,她的臉微微發紅。

    今天她喝了一些酒,有點醉了。

    “再過幾天,我就要走了”

    望著天上的月牙,明蘭公主有些留戀。

    除了父母,祁連縣還能想念什么呢

    她是高貴的天神,明蘭公主,曾被偉阿大的秦阿朝皇阿帝加冕。

    更重要的是,他是一個天才,超然超然。

    因此,在祁連縣,她的朋友很少,而唯一的朋友是月巖。

    在她心中,只有月巖配做她的朋友。

    想到月巖,明蘭郡主的眼睛暗了下來:“月巖,我唯一的朋友,不知道你還活著嗎”

    派往龍城的第二宗族被徹底摧毀。于是陳家的始祖陳北望,李家的始祖李春空,就沒有流血。

    三個精神領域去龍城只是為了摧毀楚家。

    楚晨,楚天云是如何反抗和生存的

    “明局域網”

    正當明蘭公主感到有點悲傷和同情時,祁連王走了過來。

    明蘭縣長連忙站起來:“父王”

    祁連縣的國王微微點了點頭,看著明蘭縣的領阿主,他心里什么都知道。

    “三天后,你就可以去迪都了”

    看著天上的月光,祁連縣的國王只說了這樣一句話。

    明蘭縣阿長聽了大吃一驚,點點頭:“是啊,父王”

    除夕

    “祁連市,終于來了”

    夜很黑,星星稀少。

    楚晨看著面前漆黑的墻壁,輕聲說。

    從元旦的晚上到正月初一的深夜,楚辰、楚天運、崔飛亞只用了一天的時間就趕回了祁連市。

    楚天云望著天上的北極星說:“還有三個小時。這是黎明。迅速行動”

    “好吧”

    楚晨點點頭,看著崔飛亞說:“你先回家吧”

    三人迅速翻過城墻,直奔崔族的土地而去。

    崔家在祁連市也是一支相對先進的力量。

    深夜,在崔家的一間屋子里,燈火通明

    一個漂亮的女人在低聲哭泣。她的臉上充滿了憂慮。

    “為什么哭”

    崔鳳林聽了妻子葉秀的哭喊怒吼。

    崔鳳林心里很不高興,他一直在房間里走來走去。

    今年,其他人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但他一直很擔心。

    “無論你吼什么,嗚咽“

    “都是你的錯。你為什么不阻止你的女兒”

    葉秀滿臉是淚,怒氣沖沖地瞪著崔鳳林說:“可憐的女兒,如果你有一個又長又短的故事,娘怎么能活下去呢”

    “我”

    崔鳳林想要防守,但最后他無奈地放棄了。

    崔鳳林皺著眉頭,喃喃地說:“雅兒對楚晨有很深的感情。我可以阻止她一次,但我怎么能忍受第二次阻止她呢”

    葉秀叫道:“香公,你說雅兒怎么樣”

    崔飛亞去了龍城,而陳北望、李春空和血清白去了龍城破壞楚家。

    他們怎么能不擔心成為父母呢

    “雅爾是我的崔家人,他們三個,不應該傷害雅爾”

    崔鳳林皺了皺眉頭,說了這么一句模棱兩可的話。

    “應該”

    葉秀聽了這兩句話,心里一沉,哭得更傷心了。

    聽到妻子葉秀的哭聲,崔鳳林更加難過,皺起眉頭說:“好了,別哭了,哭有什么用”

    葉秀沒有聽,繼續哭。

    崔鳳林心里也很著急,喃喃地說:“別哭了,我現在去龍城找雅兒”

    總是在家里等不是辦法。

    正當崔鳳林擔心找不到崔飛亞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在他的院子里響起。

    “爸,娘,飛亞回來了”

    聽到崔飛亞快樂的聲音,葉秀和崔鳳林都驚呆了。

    “象公,這是我的幻覺嗎”我聽到我女兒的聲音了嗎”

    “那是我們女兒的聲音”

    崔鳳林和葉秀吃驚地沖了出來。

    我一看見崔飛亞,葉秀就把她抱在懷里痛哭起來。

    “我親愛的女兒,你可以回來了,你在擔心死去的母親,嗚咽著。”

    母女倆頭痛得哭了起來,崔鳳林身邊,她的眼睛紅紅的,眉頭松了,臉上露出了笑容。

    崔鳳林抬頭一看,是楚晨和楚天云。他立刻驚呆了。

    “你你你為什么在這里

    這難道不是說陳北望、李春光、薛去龍城是為了消滅楚國嗎

    楚晨和楚天云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楚晨看著崔鳳林,微微一笑。“崔家的主人應該問問我們的父親和兒子為什么還活著。”

    崔鳳林點點頭,滿腹狐疑。

    “因為陳北望,李春空,血無辜已經死了”

    “什么”

    崔feng盯著。“這怎么可能呢”

    他不相信。

    那些不相信陳北望、李春空和血清白的人都死了。

    他無法想象楚家會殺死這三個奇跡。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