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5887-41648464/

第二百四十五章 看天下
    《大明日報》和《神州要聞》不僅會刊登一些官方的政策和各地新聞,更多的還有些連載的小故事和時事評論文章,像現在幾個食客討論的文章就是《大明日報》最新一期中描寫海外的內容。

    “這天下居然還有漆黑一團的人?別是胡言亂語吧。”一個年輕人忍不住說道,《大明日報》中有些筆墨寫了關于非洲的事,其中寫到了非洲黑人的模樣,全身漆黑的人,這在平常人眼中瞧起來新鮮的很,同時又對此有懷疑態度。

    “你小子懂什么!”一個老夫子模樣的人不屑一顧道:“這天下無奇不有,什么樣的人沒?簡直不學無術!”

    “我說孫夫子,你就知道了?我看你這輩子也沒見過這種人吧。”年輕人不滿地直接懟了回去。

    孫夫子鼻孔冷哼一聲,搖頭道:“說你小子不學無術還真是沒說錯,老夫沒見過難道還不能知道?平日里記得多看看書,不懂裝懂省得以后被人笑話!”

    孫夫子這話讓年輕人一時間不知道怎么回答,而一旁的人好奇地詢問孫夫子是從哪里知道黑人的,瞧著眾人一副興致勃勃卻又有求于己的樣子,孫夫子頓時來了精神,撫著稀疏的胡子搖頭晃腦說了起來。

    “其實這黑人沒什么希奇,古就有之,你們幾個可看過晚唐時裴铏所著的《傳奇》否?在此書上就寫的明明白白。什么?沒看過?沒關系,那說唐的話本總聽過吧,比如說紅線女,風塵三俠的傳說,還有空空兒精精兒之流,其實呀,老夫直接說個名你們就知道了。”說到這,孫夫子洋洋得意地環顧四周,從口中說出了三字“昆侖奴”。

    聽到昆侖奴,眾人頓時恍然大悟,這昆侖奴大家都是知道的,說書話本中也沒少提過。經孫老夫子一提醒,眾人仔細回憶,這昆侖奴不就是黑人么?唐時列傳中曾說“自林邑以南,皆卷發黑身,通號為昆侖”,卷發黑身,這不就和《大明日報》上所描寫的非洲黑人一模一樣?

    見眾人恍然大悟,有的更是拍著腦袋自責之前居然一時間沒想到,孫夫子繼續說道:“其實這天下人各色都有,別說全身漆黑的昆侖奴了,還有西洋各國的紅毛鬼、黃毛鬼比比皆是。你們年輕,見識少些也是正常的,想當年我大明洪武時期,這軍中這些色目人更多了去了,對了!這些人眼珠子大都和我等不同,所以元朝時被稱為色目人。元時四民,蒙古、色目、漢人、南人。這色目就是色目人。我大明坐了天下后,這些色目人留在我大明的可不少,有些還在朝中當了不小的官。只不過后來同我漢人之間通婚久了,這色目漸漸就不復存在,不過嘛在民間你們如果仔細瞧,依舊能發現有些人的眼珠子黃些,皮膚更白些,還有些人這頭發卷曲,鼻梁又高又尖,眼窩深陷……這些人啊十有八九就是當年那些色目人留下的種……。”

    還別說,這孫老夫子看起來普普通通,誰想居然還知道這些事,而且說起來更是頭頭是道,談古論今不說,居然連基因遺傳也曉得一二。

    孫老夫子說的起勁,眾人也聽得新鮮。畢竟如今離滿清入關未過百年,滿清雖然一直以各種手段試圖讓治下百姓變的愚昧無知,確保其統治權。但是這時間還不長,民間對于一些事物的了解和接受能力遠超出清末時期,更不會出現那種什么洋鬼子膝蓋無法彎曲,和他們打仗容易的很,只要拿棍子從后面悄悄湊近一打就倒,再也爬不起來的可笑事來。

    說起來也奇怪,朱怡成一直沒有想通,這滿清一朝,在東北和羅剎國(沙皇俄國)又不是沒有交過手,就算是西域也有不少白人,按理說民間愚昧無知也就算了,作為統治者的滿清皇族貴族都會相信這些扯鬼的謊話,簡直是有些不可思議。也許是滿清一直用那種手段來愚弄天下百姓,可誰想愚弄的多了把自己一起給裝了進去,弄的自己騙自己騙上了癮?

    孫老夫子所說的話倒也吸引了朱怡成的注意,而且隨著孫老夫子的講述和解釋,眾人也漸漸明白這天下各種之人并非是個新鮮物事,而是自己老祖宗早就接觸過的。無論是黑人還是白人,或者其他各國的人,有不少當年還生活在這片神州大地上,甚至如今那些瞧上去和漢人沒什么兩樣的人中還有這些人的血脈遺留。

    “對了孫老夫子,這報紙上還講這極西之地的西班牙、葡萄牙、英吉利、法蘭西等國占了一大片海外國土,這些國土甚至比我中華更大,而且那邊金山銀海,數不勝數,不斷地裝大船往老家運,此事可當真?”這時候,另一個年輕人突然問了一句。

    這個孫老夫子就不曉得了,他略有尷尬正想說些什么,而坐在另一桌,前面聽孫老夫子講述的一個商人把話接了過去。

    “這位小哥,這事我知道。”

    “這位大爺,您說說這事是不是真的?”眾人連忙追問。

    那商人笑著點頭道:“此事不假,那海外國土西方人稱之為新大陸,至于什么西班牙、葡萄牙各國,我等稱為弗朗基人,這些人從千里之外遠道來我大明,為的就是做生意,如今在澳門就有不少弗朗基人住著,說到澳門為什么會借給他們住,這還是當年我大明百多年前的往事了。”

    那商人特意解釋了一下澳門為什么會租借給葡萄牙人的經過,講完之后又講起了那些西洋人為打通通往遠東的航道開始了大航海運動,關于大航海的來歷報紙上有所寫,他就不多說了,但對于大家所關心的所謂新大陸金山銀海的事他肯定地說的確有,因為在澳門那邊他就見過從新大陸來的白銀船,這滿滿一船的白銀到了澳門后再拿白銀去購買中華的各色東西,比如茶葉、絲綢、瓷器等等,還有東南亞的香料等,西洋人再把這些東西轉運到歐洲,其價值甚至能翻上數十倍甚至百倍之巨。

    “居然是真的!”當聽那商人娓娓道來,而且說的有板有眼時,許多人神色中都露出了極度期盼和驚愕的表情,他們沒想到這報紙上寫的這些離奇的事居然是真的,這西洋人居然靠著幾艘船上百人就在海外獲得了如此巨大的利益,這簡直令人不可思議。

    “我大明可不同滿清,不搞海禁那些玩意,自皇爺在寧波起事后,這海貿就一日比一日火紅,如今我大明的商船已能深入到天竺那邊,如等寧波那邊西洋新船研制完成,到時候艦隊向東直達這新大陸也不是不可能的。皇爺曾經同商會會首說過,這西洋人能干的,我們大明人也能干,這天下利益為何要白白便宜了他們呢。”

    “皇爺這話說的好!”一個年輕人興奮地一拍桌子,就道:“這金山銀海,便宜了西洋鬼子不如便宜了我大明,對了,這位大爺,你的船以后去不去新大陸,如果去的話小子倒不如跟船走一趟,這好男兒志在四方,到時候在海外辛苦幾年掙下一份家業,豈不遠比呆在家鄉強許多?”

    “哈哈哈!你小子有這志氣不錯,不過這走海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海上風險莫測,就算老走的人都不能保證平安回來。不過如果運氣好,能闖過一關,這獲利的確豐厚,不瞞諸位,我之前也是普通人家,當年跟隨朋友拼命搏了一把,借著寧波商行的船冒險跑了幾趟南洋,等回來后又咬牙買了兩條自家船,這一年下來也算薄有收獲罷了……。”

    見這商人略有得意的樣子,眾人不由得羨慕的緊,看來這商人做海貿賺了不少家當,再想到報紙上所說的金山銀海和那神秘的新大陸,不要說一些年輕人了,就連自負文人的孫老夫子都忍不住心動起來。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這天下人那個不是為了利,只不過這利各又不同罷了。其實無論是文人還是商人或者農人或者匠人,他們心中都有自己的利,這利可以是名望,也可以是成就,或者是直觀的金錢,而后者更是絕大多數人所追求的。

    所謂事沒辦成,那不是錢的問題,而是錢夠不夠的問題。當量變轉換成質變的時候,一切就兩樣了。汪景祺之所以在報紙上大肆宣揚這些,并且借各種手段不斷灌輸,目的就是朱怡成所要求的,他要讓民間所有人睜開眼睛,了解這世界的真實性,同樣讓他們的思維按照朱怡成所需要的方向前進,而不是如滿清那樣用愚昧落后來替代先進,從而被世界所淘汰。

    看來,從目前來看一切很是順利,朱怡成不奢望全部改變天下人的看法,但是他希望能通過這種方式撬動歷史的變化,從而引導大明走向另一個方向。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