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5882-39801304/

025 連人帶裝備拍飛!
    翌日忍者學校,注定不是平凡的一天。

    包括三代火影在內,不少有閑暇時間的上忍紛紛親臨會場觀戰!

    看一群六歲多的熊孩紙打架?

    當然不是!

    他們來這里只為一個人,那就是宇智波一族的天才——宇智波鼬!

    年僅六歲的鼬,卻是連一班的中忍老師都看不出深淺的存在。

    無論是課本知識,還是手里劍訓練,從來都是滿分過關。

    鼬的答案被各班的老師戲稱為:標準答案!

    改卷子?對比鼬的試卷就可以了。

    手里劍投擲?看鼬怎么做的,跟著做就對了!

    一對一的實戰演習中,很少有人能夠在鼬手中走過一招,如果有,那一定是鼬放水了!

    上午九點整,排名賽正式開始。

    宇智波鼬是第一個上場的,而他的對手只是一個運氣不錯,在B區擂臺中晉級的平民學生。

    鼬的表情很平淡,可對方卻感覺到了一股濃濃的壓力。

    是來至于周圍旁觀的人群,也是來至于他自己。

    更是來至于宇智波鼬的天才之名!

    與普通的天才不同,鼬屬于天才中的天才,即使是天才也都只能仰望他的存在!

    面對這樣的對手,感覺到有壓力很正常。

    隨著中忍考官的一聲‘比賽開始’響起,站在宇智波鼬對面的學生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顫抖著舉起右手。

    “我,我認輸”

    還未開打就已經認輸。

    這一幕似乎讓眾人有些意外,轉念一想又覺得在情理之中。

    鼬只是微微一笑,并未出言嘲諷什么的。

    因為這一幕并不是第一次出現了,能夠鼓起勇氣和他對戰的人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大部分人在得知對手是他的時候,都已經在心底認輸了。

    直接放棄似乎并不丟臉。

    “勝者:宇智波鼬!”

    中忍考官話落,兩位選手下場。

    站在遠處高地俯瞰著整個賽場的三代火影臉上掛著和藹的笑容,旁人看不出他此時究竟在想什么。

    “太沒趣了,就這樣投降了。”

    “終究只是個普通平民家的孩子。”

    “連戰斗的勇氣都沒有,還當什么忍者?”

    “”

    樹林中圍觀的其他上忍則是議論紛紛,或失望或贊揚,總之褒貶不一。

    第二場,中忍考官看了一眼名單。

    隨即朗聲喊道。

    “第二場,阿利斯塔·西力,志村一刀。”

    被點名的兩人微微一愣,隨即對視了一眼,同時抬腳走上擂臺。

    大部分出現在操場上圍觀的群眾,都是沖著天才宇智波鼬的名頭而來的。

    不過在昨天的團體戰中,一匹黑馬縱然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里。

    西力,一個長有牛角的奇怪小鬼。

    能力疑似操控火焰,黑色的火焰不具有火焰的燃燒特性,而且也沒有高溫灼燒的能力。

    其身體素質很強,似乎跟那純黑的火焰有關系。

    不僅硬接下了猿飛山楂的全力一棒,就連犬冢一族的牙通牙也僅憑徒手接下來了。

    見到西力和志村一刀上場,眾人的眼前一亮,紛紛打起了精神。

    第一場的戰斗結束得太過突兀,眾人根本就沒有得到預期中的那一飽眼福的感覺。

    此刻,所有人都將激烈的戰斗寄托在這第二場比賽中。

    志村一刀,木葉名門之后,刀術已有小成。

    西力,神秘的血繼限界,本次排名賽中最大的黑馬!

    究竟誰勝誰負?

    “雖然很啰嗦,但規則我還是要再說一遍。”

    “認輸、倒地不起、擂臺之外為負。”中忍老師看了看西力,又看了看志村一刀。

    “還有什么問題嗎?”

    西力搖了搖頭,表示沒問題。

    而志村一刀則是更加激進,手中的太刀一橫,拇指微微頂住刀柄,刀刃出鞘三分。

    絲絲的冷意散發出來。

    他已經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比賽開始!”

    話音落下,中忍老師的身影一晃消失不見。

    中忍老師離開擂臺的瞬間,志村一刀動了,毫不猶豫的閃身沖出。

    錚!

    鋒利的刀刃撕裂了空氣,發出一道震耳的嗡鳴聲。

    志村一刀腳踩健步,幾個沖刺便來到西力的身后,拔刀斬的動作已經模擬過數千次。

    今天他的任務很簡單,殺掉眼前的牛頭怪!

    沒有理由,只有服從!

    “殺氣?”

    西力眉頭一挑,身體一沉穩住下盤。

    他記得應該是第一次和眼前這個家伙接觸才對,哪有一見面就要殺死對方的人?

    這個家伙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噗!

    一簇純黑色的火焰冒起包裹著西力的雙拳,絲毫沒有猶豫的出拳,迎著志村一刀的拔刀斬而去。

    正拳,普通的正拳。

    毫無花哨的一記正拳!

    用血肉之軀的拳頭硬捍鋒利的刀刃?

    今天是一對一的個人賽,比賽之中除了起爆符不能使用之外,任何忍具都是開鋒的真貨!

    哪怕是吃瓜群眾也能看出來志村一刀手中的太刀不凡,絕對是可以一刀切開木樁的存在!

    而這個家伙用肉拳迎了上去?

    “不是吧?徒手拳頭砸刀刃?”

    “這小鬼腦子有問題么?”

    “這你們就不知道了,這跟那個牛頭小鬼的血繼限界有關,你們看見他拳頭上的黑色火焰沒?”

    “據說擁有比鋼鐵還要堅硬的特性!”

    “原來如此,怪不得敢用拳頭硬接刀鋒!”

    話雖如此,但九成以上的人還是保持疑問態度。

    拳頭再硬也是血肉之軀,這能夠鋒利的太刀相提并論嗎?

    而且火焰這種東西,不是‘軟’的么?

    能擋得住鋒利的刀刃?

    人們常常將無法理解的事歸結于‘神學’,正是因為無法理解,他們才會覺得不可思議。

    正是違背了常理,才會讓人震驚不已。

    普通人誰用會拳頭硬接刀刃?

    在所有人震驚、懷疑、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純黑色火焰包裹著的拳頭狠狠地轟出。

    鐺!

    一聲金屬的脆響!

    眾人只覺得耳朵一陣生疼!

    咔嚓一聲,鋒利的太刀應聲而斷!

    以西力的拳頭為支點,強悍的力量直接震斷了刀刃。

    再鋒利的太刀哪怕是砍在堅硬的骨頭上也會砍缺,更何況是比鉆石還要堅硬的大地之火?

    “你想殺我?”

    西力一步跨前,直接撞入志村一刀的懷中。

    “”

    志村一刀的瞳孔猛地一縮,盡管他已經覺得自己高看了西力,可結果卻仍舊讓他難以接受。

    一拳砸斷了他的太刀?

    這特么又不是豆腐!

    這可是傷害的百煉鋼鐵,是說砸斷就砸斷的?

    “算了,說不說都一樣,畢竟志村”

    西力又不是普通小鬼,怎么可能感覺不到志村一刀眼中的真實殺意,對方是抱著殺死他的心態在戰斗!

    既然如此,他為什么要手下留情?

    西力五指并攏化拳為掌,力從地起借助腰部扭動,全部灌注于手臂之上。

    體內的查克拉也在同時迅速流轉起來,凝聚在掌心,化作純黑色的重金火焰騰騰燃燒而起!

    撞入志村一刀的懷中,西力與對方相距不過一個手掌的距離。

    如此近的距離,想要躲開根本不可能!

    啪!

    隨著西力猛地揮手的動作,志村一道瞬間被拍飛了出去,連同他手中斷裂的太刀!

    砰!

    身體猶如斷了線的風箏,志村一刀直接飛出了擂臺,狠狠地砸進了人群中昏迷了過去。

    他連團藏給的秘藥都沒來得及使用就被秒殺了!

    ……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