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5879-41648508/

第一百三十五章:在娘家沒什么威懾力的皇后
    慈安堂里熱熱鬧鬧的聊開了,而直到午膳的時候,易翰希才帶著妻子楚辭一起進了慈安堂。而他們身后跟著的,就是書美和畫理。

    易香香雖然是低調出行,但她畢竟是皇后,所以哪怕易翰希夫婦是娘家兄嫂,他們也得向易香香見禮的。

    易翰希攜著楚辭走進來,二人對著已經在黃花梨花雕牡丹大圓桌上坐著的易香香行禮,齊聲道:“參見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易香香起身去扶:“四哥四嫂快快起來!”接著她打眼瞧楚辭,又嘴甜兼著調笑道:“許久不見,四嫂越發明艷動人了,看來和四哥的小日子過得不錯嘛!”

    原本楚辭還有些小緊張,倒是因著易香香這句話放松下來,她也愉快的調笑易香香:“不及皇后娘娘德才兼備。”

    自從宮宴以后,易香香德才兼備的名聲,已經傳出了千里之外了。

    “嘿,四嫂你這是笑話我呢吧!”易香香故意裝作不滿的樣子,而后她又嘆氣道:“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噢,這女兒家的,在婆家是外人,這回了娘家呀,就成了客!”

    她故作唏噓的樣子,招了不少人發笑,也讓林氏多送了她幾枚白眼。

    姜靜珊挺著個大肚子坐在易洛川旁邊,聽到這話后也故意唏噓:“誒,原來我們妯娌三個都是外人呢!”

    她說的三人除了自己以外,剩下的兩個自然是易翰辰的夫人李嫣萍,以及易翰希的夫人楚辭了。

    易香香沒想到自家親嫂子會拆臺逮空子,于是撅著嘴說道:“嘿,這常言不是說一孕傻三年嗎?怎么三嫂還這么精明,竟是逮我的空子鉆!”

    眾人齊齊發笑,莫氏適時出聲:“好啦好啦,莫要鬧了,趕緊用膳吧!”

    莫氏的話音一落,婆子就領著易翰希和楚辭在下首他們的位置坐好,于是易香香這才注意到站在他們身后的書美和畫理。

    “兩個小丫頭想我了沒啊!”易香香沖著書美和畫理招招手。

    原本她招呼兩個丫鬟還好,這一說話吧,書美和畫理就淚流不止了,只見她們走到易香香面前“噗通”一聲的跪了下去。

    “小姐!”二人淚流滿面的齊齊喊道。

    易香香插著腰故意拿喬:“小什么姐啊,本宮現在可是皇后娘娘!”

    她裝腔作勢的樣子讓兩個丫鬟破涕而笑。

    青玄和笑丹趕忙將書美和畫理扶了起來,青玄說道:“先別忙著哭了,趕緊伺候小姐用膳,等下午去了永樂居,你們再同小姐好好說話。”

    易香香附和道:“對對,呆會兒再聊,不然等下你們一哭二鬧的,我飯都吃不下去了。”

    書美和畫理自然不會不懂事,她們很聽話的退到一邊伺候。

    楚辭見狀笑了:“這兩個丫頭啊,到了我那是整天都小姐長小姐短的,連教訓下頭的小丫鬟都不忘記補一句“以前小姐說過”當真是念你念得緊。”

    易香香很是感動,不過她抓住的重點不一樣,只聽她問道:“呦呵?還會教訓下頭的小丫鬟呢?是不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的?”

    書美和畫理聽到這話后嘆了一口氣,果然,小姐還是以前那個愛拿人開涮的小姐,原汁原味的一點都沒變。

    莫氏給易香香碗里夾了個雞腿說道:“好啦好啦,哪里學了這么多歪話,快多吃點才是。你不是說家里的飯菜好吃嗎?趕緊多吃點。”

    雖然莫氏知道易香香剛剛說宮里吃食不好的話是玩笑,但是親親孫女瘦了這事她是看得到的,是以使勁給易香香碗里撥拉這個,夾去那個的。

    “好好好,可以了!再夾下去都要滿出來了!”易香香制止自家祖母。

    易家吃飯沒有食不言的規矩,尤其是在易香香這個小頑童在場的時候,那更是熱鬧得如同新年一般。

    而即使是午宴,席間也是推杯交盞。推杯的主要還是易香香的二叔易堂權,對于自家侄女是皇后這件事,他是得意的很。而且今兒個能和皇后同桌用膳,想著回頭出去又有得炫耀了,便更是高興得多喝了幾杯。

    好在他向來懼怕易康文,是以雖然興奮,但也相對收斂。

    易香香今兒是坐在主位的,左側是易老太爺易康文,右側是易老夫人莫氏,再往下才依次是易西湖和林氏等人。

    “以前這個位置都是爺爺坐著的,真是沒想到,我居然還能占了爺爺的位置!”她好笑的說著,并扭頭問易康文:“怎么樣爺爺?屈居第二的滋味如何?”

    易康文聞言冷哼:“要不是怕突然來個什么外人的,你以為我會把位置讓給你?”

    他以前就拿這個孫女沒辦法,如今孫女成了皇后,他就更沒辦法了。不過即使這樣也改不了他愛和自家孫女斗嘴的毛病!

    易香香安撫似的拍拍易康文的肩膀,語態有些老氣橫秋的說道:“爺爺啊,嘴硬是沒有好處的!人生在世,該服輸的時候就要服輸!”

    她這話讓桌上的眾人都笑了起來,畢竟平日里易老太爺都是端著大家長的范兒,就是姜靜珊嫁進來那么久了,看到的多數都是祖父很威嚴的一面。

    以前易香香在的時候還好些,因為和易香香斗嘴時易康文都是老小孩一樣。自從易香香進宮后,老頑童的一面倒是少有人能觸發了。

    楚辭是這些人里對上頭那祖孫兩個的相處方式比較意外的一個,她嫁進來的時間比較短,以前只知道永樂居的八妹妹比較隨意,有時候請安都比他們晚很多。不過后來她也是知道了自己丈夫是幫著這個八妹妹管著產業的,數量龐大到令人咂舌,才多少注意了一些。

    但她知道這事的時候易香香已經進宮了,是以不曾同對方久處的她,只覺得這個八妹妹充滿神秘色彩。

    其實易翰希對于見到易香香也是十分意外的,剛剛小廝去楚家請他和夫人歸府時,說是皇后娘娘回來了,他還十分不信。

    誒,沒想到這當了皇后的八妹妹,仍舊是那個我行我素的八妹妹!

    熱熱鬧鬧的,慈安堂里眾人用完了午膳后,之后二房的人便都回去了。只有易翰希夫婦在走了一半后,又被請了回來。

    易翰希和楚辭看著在慈安堂上坐的易香香等人,不明所以。

    莫兆熙守在慈安堂門口,信重的婆子上了茶,之后易洛川才把昨天在長春宮說得話重復了一遍。

    “前朝寶藏?”楚辭咂舌,自己這到底是嫁進了什么樣的人家啊!小姑子手里握著一個大商號也就算了,居然還守著座金山!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上成色一般的鐲子,之前怕招人眼紅說閑話,她便把易家人送的以及易翰希給她置辦的釵環配飾都收了,如今看來的確是自己過分低調了。

    難怪姨娘馮氏一直囑咐她無需太過于樸素,感情易家竟然這么富有!瞅這狀態,連圣上挖河都還是自己小姑子掏腰包?

    不僅楚辭驚訝,易康文夫婦和易西湖夫婦,包括姜靜珊,都覺得十分不可思議。

    易康文先開了口:“你這個死丫頭,抱著金山銀山,還跟我掰扯一品香那點分紅,你是鉆錢眼里去了!”

    他故作發怒的瞪易香香。

    寶藏這兩個字聽著就數量不菲,而且剛剛易洛川也說了,那是前朝麒麟王朝開國皇帝攢了留下的,那可是麒麟王朝的全盛時期呢!

    易香香才不怕被易康文瞪呢,只見她樂呵呵的威脅說:“爺爺,我現在可是皇后呢!您尊重些哈,小心我治您個不敬之罪!”

    她說著話的同時,招手讓青玄給自己倒了一杯消食茶,又開口說道:“再說了,這一碼歸一碼,一品香那是管理費,跟這個可不一樣的!”

    易康文自然說不過她,只能白了她一眼。

    易西湖是個不管柴米油鹽醬醋茶的,他只知道家里不缺吃穿,不過也聽自己妻子林氏提過貌似私庫挺豐厚的,可沒想到居然還比圣上有錢?這不可能吧!

    “不是?這我倒是不懂了,這怎么說這是說我們家還比皇家還有錢?”這么想著,他便這么問出了口。

    易香香聽到這話后生氣的冷哼了一聲:“哼,原本倒是估摸著應該也差不多!可如今卻是想得美了!我還沒開始挖呢,就要被充公了!要不是為了保住武大商號,我是打死也不會承認自己藏了寶的!”

    我的錢啊!易香香小心肝倍兒疼。

    世間無人不愛財,于是眾人聽到被充公這幾個字眼后,也是有些嘆息的。

    不過也都不是沒見過世面的,是以情緒倒也穩定就是了。而且他們也都明白,捐出去造河是件好事。

    莫氏緩緩出聲:“交出去也好,你哥哥說得對,這是利國利民的好事,是大功德,也當是積福了。況且若是沒有交出去,以后被發現了,圣上必然不喜,也就不再信任我們家了。”

    藏著筆巨款,是很難解釋沒有包藏禍心的。

    她的話讓眾人齊齊跟著點頭,若是早些時候他們知道了,即使沒有梅州挖河這事,斟酌一番后估計也是會讓易香香上交國庫的。

    而這也就是易香香瞞著易家眾人的原因,她若不是迫不得已,才不想交出去呢!

    易康文看著自家孫女撇嘴的樣子,就猜到她心里肯定不舍得。說實話,愛財如他也是舍不得啊!不過他又想到了武大商號,心里也是平衡了一些,畢竟不用連這個也交出去。

    他撫著雪白的胡須對易香香說道:“我之前還同你祖母說,翰希不過是管著京都的兩家喜樂樓而已,怎得天天忙得腳不沾地?感情他還給你看著武大商號呢!難怪以前在通州時,每到年時他都沒空歸家,誒,管那么一大攤子事,也是辛苦了。”

    易翰希倒是不覺得有什么,他謙遜的說道:“八妹妹有經商之才,大多規矩章程都是她定好的,我不過是按著規矩看個事兒,也沒什么要操心忙碌的。況且武大商號并不是我一個人在把控,而是我和陌溪姑娘各自分管了一半。如今各地又還有甄選得用的大管事幫襯,是以倒真說不上辛苦。”

    “再說了,八妹妹給的紅利相當高!我每年都揣走不少銀子呢,可沒跟八妹妹客氣。”

    莫氏聞言接話道:“錢不錢的是一回事,你若是沒有管這些雜事,應當也是能讀書考個功名的。”她是覺得易翰希有些可惜的。

    禮朝重文,經商之人就算再有能力,賺取的那些黃白之物也抵不過別人對其功名的贊頌。

    易翰希搖搖頭,他真不這么認為:“伯祖母這話嚴重了,當初為何沒法讀書考學,您也是知道原因的,并不是因為生意上的這些事。況且就算是寒窗苦讀了,侄孫也不一定能考取功名,還不如像現在這樣的好。八妹妹說得對,有錢能使鬼推磨,自己過得好就行了,管別人怎么說作甚?”

    “再說了,說句難聽的,如今二房的情況您也是知道,他們不都還揮霍著我的錢?平日也是要看我臉色?說來我還是該感謝八妹妹讓我代管武大商號和喜樂樓,才能得了不少分紅。”

    二房如今雖然是吃著公中的,但是私用的款項都是易翰希填上的,如今二房里頭連黃氏都是不敢輕易找易翰希他們的麻煩。

    其實易翰希是真的蠻感謝八妹妹給自己機會的,若不是幫著她管著一半的武大商號和喜樂樓,他估摸著和二哥易翰辰差不多,只能領個閑差過活。

    而因為易翰希不停的提到“不少分紅”的字眼,這讓易康文眼冒精光,他連忙問道:“噢?分紅很多嗎?那是武大商號盈利很高嗎?每年能收入多少?”

    易香香見狀趕忙打斷了他:“老頭子您別想哈,賺多少都和您沒關系!真是的,多大的人了,還惦記著我這做孫女的錢,你害不害臊!”

    易康文聞言怒目相視:“你這沒良心的!你爺爺我對你不好嗎?偷摸著發財也不帶我!哼,你不說我也知道你賺得不少,武大商號如今可是十大商號之一,盈利肯定不低。而且那個什么千衣閣,還給宮里頭的娘娘做衣裳,那些貴人們沒被你少宰吧?”

    “嘿,您這話說的,我是那樣的人嘛!”易香香低頭喝茶,再抬頭時發現大家都盯著她,眼里赤裸裸的都表示著“你是”。

    易香香只能不好意思的咳了聲,然后裝作理直氣壯的樣子說道:“不過是貴了一丟丟罷了,我也沒多掙她們的好吧!再說了,巴巴的去宮里給她們量身剪裁,總要付點跑腿費吧?”

    莫氏聞言失笑:“你可是皇后,你這要是被那些娘娘們知道了,那不是個個都曉得你圈她們錢了?”

    “所以我才不能讓自己曝光了啊,只能交出寶藏。”易香香嘆氣道。

    誒,我的寶藏啊!

    話頭聊到這里,林氏終于有了插嘴問話的機會:“你是如何得到寶藏的?怎么知道它藏在舊宅底下?”

    剛剛易洛川說起昨天他們在長春宮談論的話時,只提了需要易康文和莫氏裝病,借此回趟通州挖寶,倒是沒有具體的去說明這寶藏是怎么來的。

    易洛川聽到自己母親的問話后,看向了易香香,眼神里表達的意思是“我說躲不過去吧?你自己解釋”!

    誒,易香香沒想到插科打諢這么久,還是被自家娘親抓到了重點。

    無奈,易香香只能把歡喜閣上山報仇的事都說了。

    于是乎,慈安堂里又是一陣下巴落地的聲音。

    易洛川是早就知道妹妹是歡喜閣閣主的,姜靜珊也知道一星半點,是以不怎么意外。而易翰希因為歡喜閣的二十四護法,偶爾會從武大商號那里調取銀子的原因,加上之前的救駕事宜,也是知道八妹妹和歡喜閣交情匪淺。不過倒是不清楚她就是閣主本人,是以也有些吃驚。

    楚辭倒是驚呆了:“也就是說明慧郡主,其實是八妹妹的手下?”

    她所言的明慧郡主便是護法龍女,因為之前救駕有功才被封了郡主,并賜了宅子。

    易香香搖搖頭,又點點頭:“說手下吧,總覺得低人一等似的,不過這歡喜閣嘛,倒確實是我建起來的。”

    想想仿佛都是上輩子的事了,易香香感慨啊感慨,時間過得真是快!

    楚辭不知道易香香感慨,聞言只是更呆了!歡喜閣橫掃南邊幾大山寨這事,當年可是十分轟動,就是遠在京都的她都是聽說過的!她怎么也想不到,這些傳奇人物的領軍者,竟然是自己夫君的八妹妹!

    不可思議,不可思議!

    而相對于眾人表現出的不可思議,林氏卻微微有些憤怒:“你那會兒才多大?膽子竟然大到敢去殺人了?”

    林氏的一句話把眾人驚醒,對啊,那個時候易香香是十歲?還是九歲來著?

    莫氏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你娘說得對,你簡直是膽大包天!”

    她這會兒想想都有些后怕,那年他們經過岐山腳下時受難之事,如今也仿佛歷歷在目,而結果自己這孫女竟然還親自去報仇了!

    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在月黑風高的晚上,眾人都沉入夢鄉之際,自己的親親孫女居然在剿匪!

    刀劍都是不長眼的,萬一有個好歹,那還了得!

    莫氏想到這,也是很生氣的望著易香香。

    易香香有些害怕,她是知道這事要是捅出來自己肯定面臨一番訓斥的,此時她只能弱弱的說道:“我不是沒事嘛!”

    林氏聽到她這話正要怒斥,易西湖卻開口打斷了她:“好,不愧是我的女兒!當初你爹爹我就恨不得把岐山那群山匪給料理了,你做了爹爹沒做成的事,真是爹爹的好女兒!”

    他說著就興奮的上前使勁揉搓易香香的臉,疼得易香香大呼:“我是皇后啊!不可無禮啊!”

    當年易家在岐山腳下受難時,易西湖因為在百年縣交接而沒有同行,是以心里一直為那會兒沒陪在妻兒身邊感到愧疚。如今知道那些人都是被他女兒給收拾掉的,他怎么能不高興。

    林氏是從不會當著兒女的面跟自己夫君對著的,也是免得他丟面子,是以決定下次再和女兒算賬。

    易香香哪里管什么時候算賬,只要此時不算就好了,反正到時候要是在宮里,她娘也不會讓她這個皇后過分丟臉的。

    易香香扒開易西湖的手后躲開說:“爹爹說得對,我不僅端了他們的老巢,還把寶藏順走了!如今用這寶藏造河路,可是大公德呢!”易香香趕緊附和自家爹爹。

    楚辭聞言也是忍不住夸道:“八妹妹果然是巾幗不讓須眉,若為男子,定能成就一番豐功偉業。”

    她這說的是真心話,從上一次在宮宴上看段老大人對八妹妹贊不絕口,到現在這一個又一個驚雷的,易香香是真的讓她敬佩不已。

    上午她回楚家時娘親就和她說,當初嘲諷她下嫁易翰希的人如今都說她幸運。是啊,撇開八妹妹的皇后之尊不說,她嫁到這么和和氣氣的人家里,確實是她的幸運。

    易康文很贊同侄孫媳婦的話,把著胡子說道:“可不是嘛,若是男子,武大商號還是姓易。如今倒好,便宜了那小子。”

    他說的那小子是誰,大家心知肚明。

    易香香難得頗為贊同易康文的話,她點點頭說道:“就是!封我做皇后不過是給了個稱號罷了,我可是填上了一份這么大嫁妝呢!”

    我的寶藏啊!易香香再次哀嘆。

    眾人汗顏。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