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5848-41648492/

第384章 陰謀案(12)得逞,成功算計葉溫寒!
    拘留所。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品=書=網

    森嚴的審問室。

    葉溫寒很是得意的坐在最中間的位置,一臉不屑的看著宋知之,冷諷道,“宋知之,不是說厭惡我嗎?這么快就要來見我了?!”

    宋知之看著他,那一刻沒說話。

    葉溫寒冷笑了兩聲,滿臉不耐放的說道,“我忙得很,不要耽擱我的時間,想說什么快點。”

    “我想單獨和你說。”宋知之開口。

    葉溫寒皺眉。

    宋知之看著旁邊站立的幾個獄警。

    “有些事情,只想單獨和你說。”

    葉溫寒審視著宋知之,看著她很認真很堅決的樣子。

    這個女人又在搞什么鬼?!

    他猶豫了兩秒,對著獄警說道,“宋知之有事情想要單獨告知我,涉及到案件的機密性,請你們都離開。”

    幾個獄警面面相覷。

    “怎么了?不可以?!”葉溫寒口氣有些重,“這件事情極可能關系到案件的有效發展,要是被你們耽擱了,你們承擔得起嗎?!”

    一個獄警有些為難的說道,“葉先生,君先生說過,宋知之的案件牽扯到炎尚國的利益相關,非常特殊,這段時間也是非常時期,不允許單獨面見任何人……”

    “所以你是要讓我單獨給君明瀚匯報了?還是說,我非要讓君明瀚來這里,你們才會聽從我的安排?!”葉溫寒臉色很難看。

    “不是的葉先生,我們只是……”

    “放心,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來負責!”葉溫寒直接打斷,“莫非,我堂堂商管掌舵人,還不能承擔這份責任?!”

    獄警自然也不敢違背了葉溫寒。

    雖若葉溫寒沒有職權,但他本身的地位已非常人,一般人根本就不敢得罪了。

    炎尚國的經濟命脈和財政大權都在她的手上,君先生雖若為官家大少爺,但面對著葉溫寒,也都會禮讓三分。

    “我們就在門口,隨時聽從葉先生的安排。”獄警只得聽從。

    “嗯。”葉溫寒微點頭,一派大人物的風范。

    宋知之就這么看著葉溫寒一臉耀武揚威的樣子。

    真的是小人得志。

    葉溫寒應該很享受現在所擁有的,就如從天而降的地位,權利!

    獄警離開。

    審問室的大門關過去。

    房間中就剩下了他們兩個人。

    葉溫寒冷哼,“宋知之,現在就我們兩個人了,有話直說。”

    宋知之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你以為我還是以前那個毫無權利毫無地位的易溫寒嗎?我對你的耐心不夠,我只給你三秒鐘時間,如果你不說,我再也不會出現在在這里!”葉溫寒一副不把宋知之放在眼里的表情,“三,二……”

    “我承認我后悔了。”宋知之似乎是鼓起勇氣說道。

    葉溫寒一怔。

    那一刻就看著宋知之低垂著頭,有些尷尬有些難受的樣子。

    下一秒。

    葉溫寒笑得何其夸張。

    他對著宋知之,“宋知之!我以為像你這樣的女人,永遠都不會后悔的!之前不是嘴挺硬的嗎?這才幾天就突然變卦了?!”

    “我承認我斗不過你。”宋知之看著葉溫寒,“季白間也沒有能力幫我。”

    “現在知道晚了!我告訴你宋知之,什么都已經晚了!你就算求我也沒用!”葉溫寒諷刺無比,“當初我可是給過你機會的,是你自己不會珍惜,現在真的知道厲害了才來后悔,別做夢了,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你要我怎么樣?”宋知之問他,“你想我怎么樣才可以幫我?我不想坐牢。”

    宋知之看上去很真誠。

    “怎么樣我都不會幫你!”葉溫寒斬釘截鐵。

    那一刻他突然起身,走向宋知之。

    宋知之看著她。

    葉溫寒抬起宋知之的下巴,眼神中帶著憎恨的光芒,又似乎夾雜著一種痛快,他說,“宋知之,你倒是讓我太失望了,我以為你至少還會多堅持幾天的,結果這么快就妥協,你讓我都沒有半點成就感!”

    “溫寒。”宋知之突然很親熱的叫他的名字。

    葉溫寒內心微動。

    那一刻卻裝作毫不在意,一臉看不起的表情。

    “當年,是我不對。”宋知之說。

    “哼。”葉溫寒冷笑。

    “我不應該這么對你。”

    “你倒是為什么會這么對我!”葉溫寒狠狠地問道。

    似乎到現在都沒有想明白,為什么宋知之會突然那么對他!

    他心里壓抑著憤怒,想起之前在宋知之面前的狼狽,想到曾經他被宋知之說甩就甩,怎么他就不甘心!

    到現在。

    還是不甘心。

    還是很想知道原因,還是很想,掐死這個女人。

    宋知之低垂著眼眸,她說,“是我愛慕虛榮,是我以為季白間比你更有能力。所以我始亂終棄,我沒想到,你現在尅發展到這樣,我沒想到你居然是葉家繼承人。我其實很早就后悔了,心里卻一直不愿意承認,所以一直倔強著。”

    “呵、呵。”葉溫寒看上去不為所動。

    心里卻是極爽的。

    終于讓宋知之這個女人承認了,承認了她曾經的有眼無珠,承認了她現在的悔不當初。

    他就知道,宋知之這個女人就是貪圖季白間的榮華富貴,他當時只是輸在一無所有,現在他如此位高權重,宋知之早就后悔了,只是死鴨子嘴硬罷了。

    葉溫寒強迫性的讓宋知之看著他,看著他不可一世的樣子,“宋知之,你以為,你隨便說幾句,我就會心軟了?想想你當時是怎么對我的?我現在恨不得讓你不得好死!你知道看你這么一般委曲求全的樣子我心里有多爽嗎?半點都不同情,都是你活該知道嗎?都是你活該!”

    葉溫寒咬牙切齒。

    惡狠狠的發泄著自己的情緒。

    那一刻是真的很爽的。

    他以為,宋知之能有多倔強?不過還是一個女人而已,不過就是一個貪生怕死的女人,不過就是一個愛慕虛榮的女人,現在能夠看到宋知之對他如此示弱,他真的做夢都想笑。

    隱忍了這么多年,終于等到了這一天!

    就是這一天!

    宋知之說,“溫寒,當年是我不對,是我做了讓你傷心難過的事情。我知道你有多恨我,我現在說這些確實沒用,我現在落得如此下場就是我活該。到最后,我也知道我什么都反抗不了了,可能會坐牢,可能會坐很久的牢,我知道我沒辦法反抗,所以到這一刻,我想把我自己內心的想法都告訴你。”

    葉溫寒揚眉,顯得根本不在乎。

    宋知之看上去很難過的樣子,“其實,我還是喜歡你的。我對季白間的感情都是裝出來的,只是因為他的身份地位,只是因為他可以給我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內心深處我其實喜歡的一直是你……”

    “喜歡我你要這么對我!當初處處針對我,讓我難堪,要不是我自身能力夠強,我還能發展到現在!”葉溫寒冷冷的說道。

    不是你自身能力強!

    是你有一個不折手段的爹!

    宋知之當然不會揭穿,她還會順著葉溫寒,“我這么極端的對你不過是想要忘記你,不過是不想讓自己的選擇后悔。溫寒,對不起。我希望你可以原諒曾經的我。現在,不管以后我會面臨什么,我都希望你可以不要這么恨我,所有一切確實都是我咎由自取。”

    “確實是你咎由自取。”葉溫寒一字一頓。

    宋知之突然含情脈脈的問道,“你就真的不再喜歡我了嗎?”

    葉溫寒看著宋知之的模樣,看著她眼眶紅潤有些難受的樣子。

    對。

    她難受的是,她現在居然會用曾經葉溫寒對她的方式,來這么對葉溫寒。

    她需要違背自己的感情,做一些委曲求全的事情。

    這一刻的葉溫寒,心口真的是有些波動。

    他不喜歡宋知之。

    從頭到尾都不喜歡。

    他喜歡的只有權利只有地位,從小,他母親聶文芝就是這么教育他的,讓他忍辱負重,終有一天會成為人上人!

    現在。

    他終于成為了他母親口中所說的那個人,他怎么可能還會喜歡上宋知之這種女人,這種手下敗將。

    現在看著宋知之的模樣,他只會覺得很爽!

    他冷聲,“宋知之,不怕告訴你,我從沒有喜歡過你!我對你全部都是利用而已,從大學追你對你好做的所有一切,都是我裝的,都只是想要通過你爬上更高的位置。其實你還是聰明的,當初如果不是你突然和季白間在一起了,你可能比現在更慘!有一段時間我還挺佩服你的,我還覺得你真的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現在看來,也是我看走了眼,你也不過就是一個喪家犬而已!”

    宋知之就這么看著他。

    看著葉溫寒如此囂張的樣子。

    他今天內心應該是極爽的。

    爽到有些飄飄然了。

    隱忍了這么多年,就是想要看到她此刻對他如此這般討好的樣子。

    他終于可以發泄了他這些年壓抑的情緒!

    她說,“我說什么都沒用了嗎?”

    宋知之眼眸垂下。

    下巴還被葉溫寒這么抬起,卻不去看他。

    “沒用了宋知之!”葉溫寒笑得何其陰險,“我就是想要讓你生不如死,這次是你,下次就是季白間,然后就是你父親宋山,宋知道!呵,不怕告訴你,宋知道不知好歹的居然和我搶君家五小姐,他會死得很難看。”

    宋知之就知道葉溫寒是恨宋知道的,宋知道搶了他的風頭,他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她暗自咬牙。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上一世。

    上一世,被易溫寒一家人,弄得她家,家破人亡!

    她此刻隱忍的情緒,在爆發。

    她強迫自己冷靜,她說,“我弟弟確實是不自量力,他根本就配不上君家五小姐,如果我是君家五小姐,我也會選擇如此的你,而不是我弟弟。現在只是時間問題,早晚五小姐會和你在一起。”

    “宋知之,為了想要讓我幫你,你倒是真的現實得很。你知道這樣你讓我多痛快嗎?”葉溫寒笑得何其狡詐。

    “對,我承認我很現實,我承認我真的很怕坐牢,很怕自己這一輩子都待在這種地方。但我也知道我現在說什么都沒用了,就算我告訴你,當我知道你是葉氏掌舵人那一刻就后悔了,也不可能取得你的原諒,我們也不可能重新在一起了,你也不可能幫我什么。你現在的地位,我根本就高攀不起,今天叫你過來,也不過是想把自己內心的想法都告訴你。”宋知之喃喃道,“你回去吧。”

    葉溫寒蹙眉看著她。

    這個女人,又在耍什么花樣?!

    沒有得到他半點的好處,就這么讓他走了!

    他甚至覺得這個女人所說的所做的都是裝的,不過就是想要讓他幫她,現在他什么都沒有答應,她就突然放棄了?!

    是真的知道他不會幫她,還是她說的都是事實,到現在知道自己沒能力反抗了,把所有都全盤告訴他!

    他狠狠的放開宋知之的下巴。

    宋知之也沒有任何其他舉動。

    葉溫寒甩手,起身從宋知之身邊離開,“宋知之,以后你就好自為之吧!”

    宋知之咬唇。

    她在賭。

    賭葉溫寒的不甘心。

    賭葉溫寒這么多年在她身上什么好處都沒有得到,賭他作為男人,被她說甩就甩讓他曾經遭遇了那么多的閑言閑語,賭他在他如此用盡心思討好的女人,說和別人在一起就在一起了,所有一切,他不會無動于衷。

    “宋知之!”葉溫寒離開的腳步突然停了下來。

    果然!

    宋知之嘴角暗笑。

    她就知道。

    葉溫寒天生沒有做大事者的能力!

    他永遠在意的自己他內心的情緒,只是想要得到他一時的爽快,完全不會考慮到大局的發展,甚至因為現在的痛快,想不到她突然這般轉變是不是有什么陰謀?!

    他只會覺得她是真的后悔了。

    他只會以他的思想去揣測別人,他只會覺得,如果是他有一天面臨現在的情況,他也會這么去委曲求全。

    葉溫寒離開的腳步又重新回來了。

    他站在宋知之的面前,“你知道你現在這個樣子,我多想讓全世界人都知道嗎?!就我一個人爽怎么夠,你說,要是讓季白間知道,他還能不能在我面前這么趾高氣昂!”

    宋知之看著他。

    “你知道我身體是遭誰才變成這樣的嗎?!呵!”葉溫寒冷笑,那一刻臉色尤其的猙獰,“是季白間!”

    所以,季白間威脅了葉溫寒!

    葉溫寒現在應該是恨不得殺了季白間。

    “他不是一向都自以為是得很嗎?所有人都在忌憚他的能力,連我父……”葉溫寒頓了一下。

    到此刻,他還是聰明的知道,有些原則上的事情不能說出來。

    他重新開口道,“連錢貫書,連君明瀚都覺得季白間是個威脅!”

    宋知之暗自咬牙。

    他們果然成了君明瀚的眼中釘。

    葉溫寒又狠狠的說道,“你說,要是讓季白間知道,他這么喜歡的女人,其實一直在利用他,其實根本就不喜歡他,甚至是喜歡我的,你說他那一層不變的臉,會不會很好看?!”

    宋知之沒說話。

    葉溫寒靠近宋知之,身體靠近。

    宋知之咬唇。

    一步一步被他逼到旁邊的墻壁上。

    葉溫寒說,“如果讓季白間看到這一幕,你說他會怎么樣,嗯?他現在還在一直想要幫你打贏這場官司,一直在幫你不停的找證據,而你呢,你在這里主動對我示好!我現在一想到季白間即將會有的情緒,我就覺得很爽!”

    一邊說,一邊拿出自己的手機。

    他手指操作著,是在錄視頻。

    他就是想要讓季白間看到,宋知之是怎么委曲求全的。

    他只要是想,就會很激動,就會很激動。

    而他一邊錄像一邊靠近宋知之那一刻……

    “啊!”宋知之突然尖叫。

    如此大的叫聲。

    在這個審問室里面陣陣回想。

    與此同時,宋知之一個用力,猛地將葉溫寒的手機摔打在地上。

    葉溫寒根本就沒有想到會發生什么,他以為他現在做什么宋知之都會接受,所以完全沒有防備。

    完全沒有防備的手機就掉在了地上,外面的獄警聽到聲響猛地跑了進來。

    進來就看到這么一幕。

    看到他把宋知之壓在墻壁上,似乎是在強迫性的做什么。

    宋知之現在一臉驚恐。

    葉溫寒一臉憤怒。

    獄警有些不知所措。

    此刻不知道該進該退,就這么看著。

    葉明知道葉溫寒現在的行為是不對的,卻因為他的身份不敢上前。

    如此僵硬了可能不到五秒。

    葉溫寒也從震驚中反應過來,那一刻甩手就想一個巴掌狠狠的打在宋知之的臉上,那一瞬間也知道宋知之做的一切就是故意,故意讓人看到他現在對她做的事情,讓人誤以為他在對她做不軌的行為,到最后還想要抹黑他!

    可惜。

    宋知之還是太蠢了。

    他既然可以自有出入這里,自然就有能力把這些事情全部都壓下去。

    不過幾個獄警而已。

    他能讓他們全部都閉嘴。

    他冷笑著,冷笑著掐著宋知之的嘴,“宋知之,你以為你這樣能對我造成什么影響?!你真的是小看我了,我現在就算對你做什么,你信不信旁邊那兩個獄警也都只能看著,只會眼睜睜的看著,我的名聲,依然好得很……”

    “是嗎?!”宋知之嘴角一揚,那一刻的笑容完全就變了。

    就好像,她什么都得逞了。

    就好像,他又被他算計了!

    他看著她的眼神往門口一瞥。

    他心里一驚,猛地轉頭。

    轉頭看到君明御站在那里。

    他整個人一頓。

    君明御那一刻嘴角還笑了一下,“我沒想到,葉先生對宋小姐還這么的藕斷絲連。”

    葉溫寒臉色極其難看。

    他看著君明御漫不經心的拿出手機,拍照。

    葉溫寒整個人一下就變了,他連忙放開宋知之,那一刻上前就想去那君明御的手機。

    君明御手一動,直接避開。

    葉溫寒咬牙,還未反應。

    君明御突然彎腰,猛地撿起地上葉溫寒還在錄視頻的手機。

    葉溫寒驚嚇。

    里面他拍了視頻。

    這一刻他是真的知道,他遭了宋知之的道!

    他轉頭狠狠的看著宋知之。

    看著她毫發無傷卻就是讓他如此狼狽。

    心里的憤怒,讓他那一刻甚至失去了理智,他猛地上前,直接撲向君明御,就想去拿君明御和自己的手機。

    然而剛有此舉動。

    兩個獄警猛地擋住他。

    對不起此刻都要氣炸都要氣瘋了的葉溫寒,君明御就顯得淡定多了,他手指慢條斯理的在葉溫寒的屏幕上點了點,然后在播放葉溫寒自己給自己錄下的證據,一邊看著一邊說道,“請葉先生自重,否則受傷的是你自己。”

    似乎在提醒他剛剛不理智的想要從他手上搶過手機的行為,又似乎是在暗諷他,剛剛對宋知之做的一切。

    葉溫寒氣得聲音都在發抖,“你們倆在暗算我!”

    “葉先生誤會了,我不過就是被我大哥指派過來問宋知之幾個問題,順便勸她坦白從寬。哪里知道,以來就看到了這么火爆的一幕。”君明御笑得很好看,就是那么云淡風輕的態度。

    他讓面前的獄警放開了葉溫寒。

    葉溫寒狠狠的瞪著君明御。

    君明御把葉溫寒的手機還給他,還給他那一刻還說了句,“已經傳給我了。”

    葉溫寒臉色黑到極致。

    君明御說,“葉先生,你說我現在把這個視頻還有我怕的那幾張照片發出去,說葉先生對宋小姐余情為了,說你在這種地方都想要對宋小姐……”

    “夠了!”葉溫寒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他知道,他有一次遭了宋知之的道!

    宋知之說什么喜歡他,說什么后悔,說的所有讓他心里很爽的話都是為了故意勾引他,都是為了讓他被他們抓到把柄。

    這個女人!

    這個女人,他一定要讓她生不如死!

    他一定要把她碎尸萬段。

    葉溫寒的憤怒,君明御和宋知之都顯得很淡定。

    就好像在看一出戲一般,也沒有因為計謀得逞而有任何成就感。

    仿若,葉溫寒就會被他們耍得團團轉,這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不值得慶祝!

    葉溫寒看著兩個人的模樣,咬牙切齒。

    他狠狠的說道,身體都氣得發抖,“你們想要怎么樣!”

    所以,葉溫寒還不算太笨。

    是知道他們有目的。

    君明御說,“放心,我們不是想要讓你放過宋知之。”

    葉溫寒狠狠的看著君明御。

    君明御,他從來沒有放在眼里過。

    不過就是一個私生子而已。

    早晚會被君明瀚弄死!

    君明御也不在乎葉溫寒怎么看他,反正不只是葉溫寒,全國人民都這么說,除了季白間。

    說來。

    季白間真的是他人生的白月光。

    當年救他一命。

    不求回報不說,還三言兩語的鼓勵過他。

    想想那三言兩語或許就是在打發他。

    但他不在乎。

    反正這個世界上,他唯一感受過的溫暖,除了他親身母親,就只有季白間。

    所以,季白間是他這輩子的恩人。

    當然。

    他也不是那么知恩圖報的人,畢竟對他而言,對比起他想要的回報,季白間能夠給他帶來的好處更大。

    他說,對著葉溫寒說,“我們只需要,你給我們多爭取15天的時間上庭時間。”

    “做夢!”葉溫寒直接拒絕。

    他現在恨不得讓宋知之不得好死,恨不得她馬上身敗名裂關入打牢,永不翻身!

    “也不知道這則新聞能夠有多大反響,商管掌舵人葉溫寒先生利用職權對嫌疑人宋知之小姐欲做……”

    “閉嘴!”葉溫寒似乎聽不下去了。

    他就是遭了他們的道。

    他狠狠的說道,對著君明御大聲道,“君明瀚到底是什么樣的人你應該比我更清楚!你以為,我能夠為你們拖延半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嗎?我沒這么大的能耐!”

    “那倒也是。”君明御點頭。

    似乎是認同了葉溫寒沒那么大的能耐。

    宋知之看著君明御。

    突然發現這個男人,腹黑又毒舌。

    分分鐘可以把葉溫寒氣得吐血。

    葉溫寒吃著啞巴虧,那一刻不停的在忍受。

    君明御又說道,“雖若如此,我們卻還是覺得你可以爭取一下。”

    “君明御!”葉溫寒咬牙。

    君明御說,“人的潛力都是無限的,想想辦法說不定就能成功了是嗎?”

    葉溫寒真的沒想到,會被他們這么逼迫。

    兩個人也都在等待葉溫寒的回答。

    好久,葉溫寒才說道,“我怎么能夠保證,我幫你們拖延了上庭時間,你們就能夠把東西還給我!”

    “放心,曝光你的新聞對我而言半點好處都沒有,不過就是讓你身敗名裂,對我起不到任何影響,我犯不著做這種得力不討好的事情。”君明御很淡定的說道,“11月5日之后,也就是離10月20日上庭日后的十五天,我就把東西原原本本的還給你,絕不備份!”

    “我怎么可能相信你們!”

    “可你也沒辦法拒絕我們。”君明御直白。

    葉溫寒憤怒無比。

    “現在能夠有條件給你談你最好要學會珍惜。”君明御提醒。

    提醒他不要在這里討價還價,說不定就沒得談了。

    葉溫寒真的沒想到,他現在還要被他們逼到這個地步!

    他堂堂商管掌舵人。

    他如此的位高權重,卻似乎總是被他們算計。

    君明御笑了笑,“葉先生,距離宋知之上庭只有4天時間了,你可要抓緊了想想辦法怎么拖延上庭時間,否則……”君明御故意揚了揚自己的手機,“這些新聞,我相信炎尚國的吃瓜群眾很喜歡看到……”

    葉溫寒臉色發青。

    他狠狠的看著君明御,又狠狠的瞪了一眼宋知之。

    那一刻恨不得把宋知之撕了!

    他一定不會放過這個女人,一定不會!

    下一秒。

    他轉身憤怒的走了。

    走了之后。

    審問室就剩下宋知之和君明御。

    自然還有兩個獄警。

    想來,這個兩個獄警不管是不是君明御的人,但都是會看眼色了。

    他們恭敬的退后,站在門口外。

    君明御說,“我抓破腦袋都沒有想到怎么給你拖延上庭時間,卻沒想到就被你和季白間給想到了。自然,這件事情我們都沒辦法阻止君明瀚,但是葉溫寒可以。葉溫寒死活要君明瀚給他一個面子,君明瀚這個時候也不可能真的和商管掌舵人撕破臉,肯定會賣他一個面子。你們果然聰明。”

    宋知之搖了搖頭,“我也沒有把握,只是在賭而已。如果這條路走不通……”

    如果今天沒有讓葉溫寒中計。

    她只能用傷害自己的方式來實現,而傷害自己的方式還不一定能夠成功,君明瀚大可以以她畏罪自殺未遂的方式,來直接定了她的罪。

    反正她的案件也是民心所向,君明瀚怎么判都只會大快人心,不會有人為她伸冤!

    好在。

    葉溫寒果然是蠢的。

    他凡是想的都是自己怎么去報復,自己怎么讓自己很爽!就完全想不到現在在什么時期,現在他應該做什么!

    毫無大局觀。

    宋知之深呼吸一口氣,“不管如何,謝謝你。”

    君明御淡然道,“還是那句話,能夠幫你的都是你自己,我不過就是順勢而為。”

    宋知之也不再多說。

    君明御也不多說。

    目前最重要的還是證據。

    沒有有力的證據,多給100天還是如此!

    君明御對著宋知之微點了點頭,轉身離開審問室。

    離開的時候對著門口的獄警冷聲吩咐,“宋知之的案件關系重大,出不得半點紕漏。要是宋知之再遭遇這次的事情,一旦發現唯你們試問!”

    “是!”兩個獄警恭敬無比。

    君明御離開。

    宋知之看著君明御的背影。

    有一天,有一天這個男人是不是真的會,君臨天下?!

    上一世,至少在她有生之年的上一世,君家還沒有發生z變!

    鹿死誰手完全不知道!

    她回神。

    此刻獄警已經走向她,看押她回到牢房。

    其實,現在想那些也有些遠了!

    現在最緊要的是她怎么讓自己清白的走出這里。

    季白間在外面如此幫她,她也不能坐以待斃。

    她需要冷靜下來好好想想,整個過程中,到底,還有什么是她疏忽了的!

    ……

    葉溫寒離開拘留所,開車離開的那一刻,整個人都要瘋了!

    宋知之,宋知之!

    他真的恨不得殺了她!

    他以為他終于等到宋知之后悔的這一天,他以為他終于可以報復宋知之了,卻沒想到又被她擺了一道,又被她這么擺了一道!

    他咬牙切齒。

    咬牙切齒的狠狠瘋狂的飆車。

    他直接走向商管機構。

    臉很黑。

    路過的員工看著他想要給他打招呼,此刻看到他的模樣都大氣不敢出。

    似乎從沒有看到過葉先生如此模樣。

    如此嚇人的模樣。

    葉溫寒坐著電梯,沒有直接回到自己辦公室,而是直接去了錢貫書的辦公室。

    房門直接推開。

    錢貫書此刻正在打電話,看著葉溫寒如此不禮貌的行為,臉色難看了幾分,下一秒又恢復如常,口吻很是高揚,“君先生請放心,目前從我們這邊了解到季白間沒有任何進展,還有4天時間,就是老天也幫不了宋知之!”

    那邊又說了些什么。

    錢貫書似乎很高興,毫不掩飾的笑了幾聲,又說了些客套的話。

    掛斷電話,對著葉溫寒這一刻臉色一下就變了。

    錢貫書狠狠的看著他,“你現在什么身份?!能不能有點教養!”

    “我能有什么教養?!我本來就是野孩子,我從小就沒有父親,有的母親還不能在我身邊,只會不停的要求我做這樣做那樣!”葉溫寒聲音很大,是知道這里的隔音效果很好,所以那一刻完全是不管不顧。

    錢貫書臉色更黑了,“你今天吃了炸藥嗎?對我大吵大鬧!”

    說著,還是更謹慎的把辦公室的門反鎖了。

    凡是錢貫書做事情都是小心翼翼滴水不漏,比起葉溫寒真的是和扶不起的阿斗!

    “反正,我就是有娘生沒娘養,沒父親在孤兒院長大的野孩子,我反正做什么都達不到你的要求,不僅達不到,你還不給我好臉色,還一直要求我,你也不想想,我到底是怎么長大的,你讓我突然就接受從我的一無所有接受這么大的權力地位,你想過我的感受沒有?你想過我能不能承擔起這份壓力不?你想過沒有!”

    “葉溫寒,你今天到底要怎么樣!”錢貫書火冒三丈。

    一年多了。

    都有一年時間了!

    葉溫寒現在突然來指控他!

    他也很后悔沒有把葉溫寒培養在自己身邊,可那也是形勢所逼,否則也不至于讓葉溫寒變成這么個樣子!

    “我今天又被宋知之算計了!我又被她算計了,我能怎么辦?我就是不是她的對手,我從小就是什么都沒有學到過就是不是所有人的對手!”葉溫寒說,“我現在來告訴你,告訴你兒子我要身敗名裂了,你以后也別指望我了,你直接把我從商管踢出去,我沒有能力成為什么商管掌舵人,你讓我自生自滅,重新回到沒有父母的日子!!”

    “你夠了!”錢貫書怒罵,“遇到一點挫折就要死要活的,葉溫寒,你到底能不能成熟一點,能不能像個男人!”

    “我也想,但是到頭來,我也盡力了,但是我能力有限,我達不到你的要求!”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錢貫書怒吼。

    葉溫寒不說。

    死都不說。

    “葉溫寒!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你到底被宋知之怎么算計了!她在拘留所她還能算計你?!”說起來,錢貫書也很氣。

    葉溫寒到底是有多無能!

    他這么用心栽培,結果就這么回報他的嗎?!

    “是啊,宋知之就是現在的狀況都還能算計我,我有什么用,我以后還能有什么用!”葉溫寒看上去完全自暴自棄了!

    錢貫書真的要被葉溫寒氣死了。

    但那一刻他忍了。

    忍了又忍。

    想到葉溫寒確實從小沒在身邊,雖若聶文芝一直暗地里在教他,但卻也不能凡是都親力親為,葉溫寒的環境很難讓他成長起來,他心里又有些內疚。

    他口吻稍微溫和了些,“你先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沒有任何事情是不能解決的。”

    葉溫寒看他父親明顯氣焰小了些,才開口把今天被宋知之算計的事情說了出來。

    一說出來。

    錢貫書整個人都炸了。

    他完全沒辦法冷靜的吼著葉溫寒,“你傻嗎?你明知道現在宋知之不懷好意你還上了她的當,還讓她勾結了君明御被當場待個正著!你到底都不用腦子想事情的嗎?!”

    “是啊,我就是沒腦子,我就是蠢!”葉溫寒自暴自棄的說道,“我就是因為當初被宋知之算計得太厲害所以我想報復回去,我想讓我自己內心可以很爽,我想要找到成就感,我想要證明自己不是那么笨!誰知道,事實一次又一次的證明,我就是愚蠢之至!”

    錢貫書狠狠的看著葉溫寒!

    他此刻也氣得身體都在發抖。

    不只是氣他兒子能力不足,更氣的是季白間和宋知之比他想象的還要強!

    而他連葉泰廷都可以弄死,卻居然會被他們牽著鼻子走!

    ------題外話------

    明天見。

    筆芯。

    雖然只有一更,但是絕對管飽哦。

    所以,別忘了宅的精神食糧……月票萌萌噠!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