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5802-39958425/

第五百三十四章 心緒
    “什、什么嘛!笑得這么難聽!”

    田中對一邊看著自己一邊怪笑的佐騰喝了一聲,而自己卻連臉都紅了。

    緒方已經向田中表白了。

    而這個事實實際上只有佐騰知道。

    在魚鷹節的歸途中聽起來似乎很有浪漫的氣氛,但實際上,那時候正是常人所不知道的來自紅世魔王的襲擊正在進行的時刻,在田中看來并不是談那種事情的時候。

    而對她表白的回答也還是停留在模陵兩可的狀態,互相之間有這樣一種緊張和害羞的氣氛,也是理所當然。

    “怎、怎么樣?”

    聲音差點就要變調的緒方,不知為什么向悠二問道。

    因為她覺得在這六個人里,除了那個毫無興趣的少女之外,他們的中心應該都是悠二。

    “復習會嗎……”

    絲毫不知道自己被看得這么重得悠二悠然自得地考慮著。

    的確,如果有池、吉田、還有夏娜較自己的話,(雖然他懷疑夏娜在教自己的時候會不會先讓自己崩潰)自己那開始往下沉的成績也有可能再次上浮(雖然按照他自己的主張,也算是分了不少時間在學習上)。

    這時候,池冷不防地發出了贊同的聲音。

    “那也挺好的嘛,我是無所謂啦。”

    察覺到緒方和田中的事后,為了給他們創造機會而多管一下閑事這是他在表面上給自己找的借口。

    事到如今,他才渴望制造一些和吉田的聯系,同時也因為對改變了她的悠二燃起了對抗心和嫉妒心,被這樣的沖動所支配了。

    他的內心看似復雜,其實很愚蠢,雖然有點類似惡意,但卻沒有任何陰險的用心。

    池速人作為一個少年,看到坂井悠二似乎跨越了一個很大的障礙,而覺得很不服氣。

    而悠二也在考慮了幾秒鐘之后,回答道:“嗯。”

    被朋友的回答所牽制,他嘟噥著答應了。

    “我也贊成!那實在太好了——對吧?”佐騰一邊說著,一邊拍著旁邊那把身體扭向一邊去的好友的肩膀。

    被拍者肩膀的田中,把瞇成細線的眼睛向旁邊看去,途中碰到了緒方那拼死的視線。

    他無法跟她的眼睛正面相對,就只好滿臉通紅地移開了視線。

    “哎,真是的,好啦好啦,沒問題了!這樣就行了吧?”

    他終于屈服了。

    看到緒方露骨的表現出一副興奮的神情,吉田就向坐在自己對面的人說道:“夏娜?”

    “嗯唔——”

    剛才一直“裝作”事不關己的摸樣,咬著一口羊羹的夏娜,終于把吃著東西的嘴巴停了下來。

    把手上拿著的包裝紙,塞進已經裝得滿滿的朔膠袋里,然后開始考慮。

    復習會,這樣的詞語還是第一次聽到.根據這個詞本身的用字,以及從他們對話的內容來看。

    可以對其大概的內容進行類推,也理解了吉田話里含有的“一起去吧”的意思。

    興趣也可以說是有一點吧……

    但是與此同時——

    (為什么她能說出這樣的話?)以前總是在那里戰戰兢兢的少女,現在卻能以極為自然的語氣對“敵人”說出那樣的話。

    她對此也有一些恐懼,那種來自“敵人”的體貼,讓她心里就很不好受。

    (如果她是個讓人討厭的家伙就好了)

    在那件事發生的那個晚上,吉田一美對坂井悠二說出了“喜歡你”的話。

    她早就向自己發表了這個宣告,最后也終于說了出來。

    (我也喜歡著悠二……)

    在那個事件發生之前,就只有林峰還有身為火霧戰士的自己知道坂井悠二的事。

    被吞食著這個城市的“紅世使徒”一伙襲擊而死去的人類,坂井悠二的殘渣。

    寄宿了能干涉時間事象的紅世秘寶中的秘寶“零時迷子”的密斯提斯。

    擁有凌駕于火霧戰士之上的對存在之力細微變化的敏銳感反應力,在緊急關頭遇到危機的時候,頭腦會變得異常冷靜而靈活……知道所有這一切關于悠二的真實。

    (除了這些以外還有很多)

    他牽手的習慣,事物的好惡,在訓練中察覺到他的弱點和長處,平時生活中那種隨便的態度,講究的一面,一直跟他在一起的自己,知道許許多多這樣的事情。

    (可是……)

    在那次事件之后,吉田一美也知道了坂井悠二的真面目。

    知道了他這個存在,是已經死去了的“真正的坂井悠二”的殘渣。

    明明是這樣,在理解了這一切之后的她,居然對坂井悠二說“喜歡你”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她明明知道了真相了啊……

    她站在了自己跟悠二所在的地方闖進了本來只屬于自己和悠二的地方,自己身為火霧戰士這一點,已經不再是有利條件了。

    從來沒有預料到有這樣的狀況……她成了跟自己平等的對手。

    (我喜歡悠二)

    就算這樣耍孩子的脾氣,她也不會再退讓。

    而且即使是現在,她的“跟坂井悠二在一起的時間”也不斷地增加。

    只有自己知道的各種各樣的坂井悠二,就要被她所侵占。

    思念悠二的這種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很難用自己的意志來控制。

    不管是在戰斗當中,還是在其他時候……

    這種力量都會隨時都會隨地的,毫無規律……

    ……發生失控,爆發而來。

    那種即危險又可怕的感情的苦滋味,在三天前的事件中就已經飽嘗試過了……

    在必須集中精神的時候卻偏偏想起悠二;只是因為他不在場就對自己的戰斗抱有不安感;每次想起他,內心都會產生一股強烈的寂寥感;

    那是第一次在戰斗中發生那種程度的精神失衡。

    最奇怪的事,在那之間的戰斗——與實踐了自己的愛,并為愛而喪命的紅世使徒之間的戰斗——當時也是懷著同樣的心情來戰斗。

    可是那一次的自己,卻全身洋溢著難以置信的歡喜和無窮無盡涌出來的力量。

    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我害怕喜歡……)

    就因為這種“無法克制的心情”,作為火霧戰士“炎發灼眼的殺手”這樣一個確實而唯一的自己,一個為使命而生的人,被養育和培養至今所形成的一切,都被打亂,被動搖,甚至發生改變。

    (盡管如此)

    但她的內心卻在想,我絕對不要輸給她……

    對于會打亂、會動搖,甚至會改變自己一切的這種感情,她卻完全沒有將其壓制的自信。

    那是我覺得最可怕的事……

    (還是說)就因為這種感情,已經發生了某種變化了嗎?

    來到這里之前的自己是怎樣的一個存在,現在已經不太記得了……

    但是,如果那個時候遇到像今天這樣的事情……

    (大概會采取跟現在不一樣的行動了吧……)

    看來自己發生的變化,已經達到了自己也感覺到疑問的程度了。

    那是今天早上,差不多開始上課時發生的事。

    佐騰和田中在最后關頭沖進了教室,就在那時候,田中輕輕地——

    “噢,早呀,夏娜!”

    “那是什么?”

    “夏娜?”

    聽到他這樣打招呼的其他同學都不明所以,這時候佐騰回答道:“噢,這是她新的外號呀!從今天開始,這位小姐的名字已經不是叫平井緣,而是叫夏娜了哦,夏娜,以后多關照啦!”

    “……”

    然后還故作親昵似的用手輕拍了一下坐在位子上的她的肩膀。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