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441-42083175/

第1199章 天晶水,我們一定會成為朋友
    一般人,聽到這句話,會以為這句話是罵人的。

    一定會非常不高興。

    誰想,玄毓聽了林庸這句話,愣神了一下,點了點頭,“你果然有幾分本事。那你算算我的機緣什么時候來呢?”

    林庸開始掐算,越算越迷惑,如同一團迷霧,根本無法看到真顏。

    如同一團亂麻,根本沒有辦法理清。

    林庸突然覺得頭暈眼花,搖了搖頭,“我算不出來,就不收你神晶了。”

    玄毓笑了,“算不出來就算不出來,神晶給出去了,我就不會收回了。”

    說著,玄毓起身,準備離開,“你會一直在黎城待下去么?”

    林庸內心還回味著剛才的感覺,非常煩亂,非常紛亂,不知道為甚么會這樣,頭暈眼花,還有些惡心的感覺。

    聽到玄毓的話,順口就說出了自己的打算,“十幾年后,會離開。”

    說出了口,才發現,自己竟然向一個陌生人透露了自己的打算。

    玄毓笑了,“十幾年后,你離開,能帶上我么?”

    林庸皺眉,沒有說話。

    玄毓又笑了,“好了,不為難你了,我叫玄毓,希望可以成為你的朋友。”

    “我叫林庸。”

    “我知道啊,鐵口直斷林大師,很多人知道的。”

    林庸點了點頭。

    玄毓離開了。

    林庸一直在思考問題,所以,并沒有注意到玄毓的離開。

    首先,他不明白,為甚么玄毓身上的氣息和神靈收割者這么相似。

    他們明明是不同世界的“人”。

    還有,為甚么替玄毓算機緣,會是一團迷霧,一團亂麻,什么都看不清楚呢?

    以前從來沒有碰到這樣的情況。

    最多是自己看到的很模糊,或者不想說出來,說算不出來。

    這是第一次,自己真的算不出來,究竟為甚么會這樣呢?

    林庸現在在《九宮術數》方面的造詣也算不低了,就算是給琳塔,長鳴,長歌這樣的生靈算卦,也能窺探一些天機。

    而不會這樣完全是一團迷霧。

    林庸完全不知道為甚么會這樣。

    所以,一頭霧水,心情也有些不好了。

    林庸收了攤子,漫步在街頭,走著走著,抬起頭,就看到了“百花居”三個詞。

    苦笑了一下,自己隨意走,竟然來到了襄愿的住所。

    正準備轉頭離開,突然看到了一個小丫鬟走了出來,“林公子,原來是你啊,你來了怎么不進來呢?小姐剛好在練琴。你進去聽聽啊。”

    因為襄愿對林庸的另眼看待,這些小丫鬟也都對林庸非常客氣。

    林庸現在不好說走了。

    被小丫鬟帶著,進入了百花居。

    百花居占地面積非常廣,到處都是繁花似錦,曲徑流水,亭臺樓閣。

    林庸走到一處水榭,襄愿正在彈琴,旁邊站了兩個丫鬟。

    林庸沒有打斷,靜靜坐下,聽著襄愿彈琴。

    林庸可以聽出來,襄愿的琴藝造詣非常高。

    和自己不相上下。

    要知道,林庸的琴藝可是經過了幾個世界的磨礪,經過了好幾個人的指點,才有這樣的成就。

    而襄愿,不知道是因為活的歲月夠久,還是也經過了名師指點。

    不過,她本身也非常有天份就是了。

    一曲畢了,襄愿看著林庸,“怎么今天有空來我這里。”

    林庸搖了搖頭,“今天給一個人客人算命,什么都算不出來,心中郁悶。”

    襄愿笑了,“那人一定是大有來頭之輩。”

    林庸苦笑一下,“她可能不是人,是什么,我還真的算不出來。”

    襄愿讓人給林庸上了茶點,慢條斯理說道,“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有那么幾個獨立特性的生靈,也算不上什么。如果什么都能被你算出來,那才是奇怪呢。”

    林庸笑了,“是的,是我矯情了,從來沒有碰到過這樣的情況,所以,我有些受打擊。想想,我畢竟不是天道,不可能什么事情都知道。”

    襄愿眨了眨眼睛,“這樣想就對了。”

    林庸對襄愿說道,“你們天寶一族,真的能嗅到寶物的氣息么?”

    襄愿點了點頭,“是啊,我們一族的特點。我還算不上最有天賦的。最有天賦的人,就算是隔著一個世界,也能嗅到寶物的氣息。”

    林庸沉思了一下,“再過十幾年,我可能會離開,去尋找一樣寶物,正好沒有人同行,你愿意和我去么?”

    襄愿笑了,露出兩個酒窩,“能讓你看上的寶物,肯定不簡單,能透露一些么?”

    “天晶水。”

    旁邊一個丫鬟迅速抬頭,看了林庸一眼。

    襄愿瞪圓了眼睛,“那好,如果能尋找到一些天晶水,我護身神器也能進化了。而且,天晶水的味道,我是能嗅出來的。我們一起尋寶。”

    林庸點頭。

    既然邀請了襄愿,自然要利益均沾了。

    天晶水找到了,肯定要分給襄愿一些。

    兩人說了會兒話,在襄愿這里吃了一頓豐盛的晚飯,林庸就回去了。

    回到靈田護罩那里,十個熊寶寶在玩耍,大家。

    他們都喜歡欺負花花,因為花花是女孩子,是雌性。

    現在的這些煉鐵獸也快要成年了,也知道的雌雄的區別。

    林庸揉了揉每個煉鐵獸的腦袋,拿起他們吐出的鐵塊,放入了儲物空間。

    泡上一壺茶,躺在躺椅上,就繼續研究《九宮術數》。

    ……

    玄毓正準備歇下,一個侍衛走進來,遞給玄毓一張紙條。

    玄毓打開來一看,上面寫了三個大字“天晶水”,旁邊還有一些密密麻麻的小字。

    玄毓的心馬上開始劇烈跳動起來。

    有了天晶水,只要一點點,自己就能向著更完美的方向進化。

    果然,讓人盯住那個襄愿是沒有錯的。

    還有這個林庸,竟然知道天晶水的下落。

    真的是讓人驚訝。

    明明連神靈都不是,卻是有這樣大的本事。

    果然,自己的機緣還要落在林庸身上。

    玄毓笑瞇瞇的,似乎身上的冰冷都融化了。

    讓人看到,絕對會覺的,美人可以傾國傾城。

    ……

    第二天,林庸剛剛擺下卦攤,玄毓就走了過來,“算一卦,今天中午我和誰吃飯?”

    “算不出來。”

    “那算一下我們能不能成為朋友?”

    “算不出來。”

    “那我來告訴你,今天中午,我要和你一起吃飯,我們一定會成為朋友。”林庸,“……”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