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5441-42059437/

第1198章 盯梢,老頭之死,玄毓的淵源
    老頭竟然沒有絲毫的慌亂。

    昊天大神早就告誡過他,藏寶圖事關重大,如果被人盯上,被人發現,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這次來送藏寶圖,他就做了必死的打算。

    現在藏寶圖送到林庸手上了,他無憾了。

    蔡明機見到老頭的時候,就是這樣視死如歸的一個老頭。

    “說,你給那個林庸送了什么?”

    “說,昊天讓你來做什么?”

    老頭抿著嘴巴,面上掛著一絲淡然的笑容,一句話不說。

    曾文藩說話了,“這個老頭看起來是不會說的了,不如我們搜魂吧。反正該知道的知道了,這個老頭也沒有用了。”

    曾文藩也是一個下位神靈,和蔡明機,許永峰交好。

    許永峰失蹤以后,兩人就盯上了林庸,猜想許永峰的失蹤和林庸脫不開關系。

    今天,看到這個老頭找林庸,也得知這個老頭是昊天大神的信徒,就覺得事情可能有些麻煩。

    蔡明機點了點頭,“那就搜魂吧。”

    曾文藩伸手按向了老頭的腦袋,頓時,一幕幕畫面在曾文藩的眼前閃現而過。

    老頭面上露出掙扎的神色,結果眼神越來越迷茫,越來越沒有光亮。

    最后,沒有氣息了。

    蔡明機問話了,“看到了什么?那個昊天,和那個林庸有什么事情?”

    曾文藩說話了,“是好事。那個老頭給林庸送了一副藏寶圖。聽說里面有對付什么神靈收割者的辦法。說那里會讓林庸實力獲得提升。”

    蔡明機沉思了一下,“連昊天都看重的藏寶地,肯定有不少好東西,我們怎么辦?”

    曾文藩說話了,“叫上蕭運回,我們三人盯著林庸。等他去藏寶的地方,我們來個黃雀在后。”

    蔡明機說話了,“不如,我們直接殺了林庸,然后奪取了藏寶圖。”曾文藩笑了,“有個人給我們探路,有什么不好的呢?何況這個林庸,我總覺得有幾分詭異,我們還是不要輕易對他出手。而且,也許他和昊天有什么秘密的約定,有關這

    個藏寶圖,我們還是讓他給我們探路吧。”

    蔡明機點了點頭,“還是你想的周全。”

    下來的一段時間,曾文藩,蔡明機,蕭運回,三人輪流在山下盯著林庸的動靜。

    林庸隱隱有種被人窺探的感覺,但是沒有找到窺探的人。

    直到有一天在山間游玩,發現了老頭的尸體。

    林庸內心有幾分感慨。

    必然是有人發現了自己和昊天之間的來往,逼問這個老頭。

    這個老頭不說,被殺死了。

    在這個老頭看來,他完成了昊天的任務,死而無憾。

    是的,老頭的面色十分平靜,雖然有幾分迷茫,但是可以看出來,沒有什么遺憾。

    但是,在林庸看來,這個老頭死的太不值得了。

    林庸稍稍有些歉疚。

    挖了一個坑,埋葬了老頭。

    林庸對著老頭的小墳包躬身行禮,“放心,如果有機會,我會替你報仇的。”

    是的,既然盯上了老頭,肯定也盯上了自己,以后不怕這些人不出來。

    林庸也約束了煉鐵獸,讓他們不要離開靈田護罩。

    這些煉鐵獸都很聽話,沒有再離開靈田護罩游玩了。

    林庸詳細看了那個地圖,地圖標注的是離黎城不遠的一個地方。

    里面有一種叫做天晶水的東西,可以幫助神器進化。

    林庸現在急需進化的就是攝魂鼓,還有琉璃萬象珠。

    只要琉璃萬象珠進化出來,也許就不怕神靈收割者了。

    地圖說了天晶水的所在,還稍稍對天晶水進行了一些解釋。

    天晶水,是天生天養的神器,寶物,最喜歡的東西。

    可以幫助這些神器,寶物進化。

    甚至可以讓他們達到完滿的狀態。

    ……

    昌一笑進入了城主府,就在玄毓的幫助下,清除了林庸布置的那個陣法。

    看到眼前的這些東西,他們也是駭然了,“冥河水,幽冥石,枯骨,顯然都不是我們風從神界的東西,這些東西,那人是從什么地方得來的?”

    玄毓說話了,“也許對付許永峰的人沒有那么簡單,本來就是去過冥界的人。”

    昌一笑搖了搖頭,“你準備在這里呆多久呢?”

    玄毓說話了,“呆到我的機緣出現。這次機緣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必須等待。你就作為巡撫在這個黎城呆下去吧。”

    “是。”

    若讓外人看到這一幕,絕對會驚掉眼球。

    所有人都以為玄毓是昌一笑的隨從,或者女人,但是看起來,似乎是反過來的。

    玄毓其實是一個天生天養的神物。

    是一面鏡子,叫做玄毓鏡。

    曾經,才出世的時候,被很多人爭搶。

    后來,逃脫了出去,在一處地方慢慢修煉,化形成人。

    昌一笑不小心闖入了那處密地。

    本來以為那里有寶物,想要收服,最后卻是被玄毓給收服了,成為了玄毓的奴仆。

    天晶水,對這類天生天養的寶物,最是有用。

    玄毓是天生天養的寶物,本來就和天道比較親和,感覺靈敏,已經感覺出來,這次自己會碰到機緣,不過還不知道是怎么樣的機緣,也不知道機緣會落在誰身上。

    但是,她知道,呆在黎城總不會錯了。

    下來的幾天,玄毓沒有事情了就會在黎城轉悠。

    漸漸也聽說了有關林庸的一些事情。

    畢竟,能算出來神靈的事的人,還是很少的。

    玄毓總覺的,每次聽到林庸的名字,內心就會產生一種奇妙的感覺,似乎自己和這個人非常有緣。

    她內心恍然,也許自己這一次的機緣要落在林庸身上,只要跟緊了林庸就好。

    終于有一天,玄毓碰到林庸出來擺攤了。

    看到林庸,玄毓就上前了,坐下來,丟出五塊神晶,“給我算算。我最近有什么機緣。”

    林庸看到玄毓的瞬間,神經就繃緊了。

    因為玄毓和神靈收割者的氣息太相似了,都是一樣的冷冽,一樣的和天道有牽扯不清的關系,一樣的讓人覺得冰冷。

    玄毓也看到了林庸的緊張,笑了,“隨便算算,你緊張什么?就算算的不準,我也不會打你。”林庸盯著玄毓,開始掐算起來,越是掐算,眉頭皺得越緊,“你,恐怕不是人吧?”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