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5237-41648481/

第229章 釣魚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品=書=網

    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

    化而為鳥,其名為鵬。

    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

    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云。

    “嗚吼——”墟鯤發出驚天動地的怒吼。

    巨翅一扇,向下俯沖,張開巨口,向著闖入者噬咬而來!

    對于它而言,膽敢闖入自己領地者,殺無赦!無論任何活物,只要踏足自己的領地,那就等同于是送菜上門,任何活物都是食物!

    “快跑!”鹿萍兒素手飛速結印,身形一閃消失。

    孟悲秋大聲命令弟子逃命,自己卻縱身揮劍,迎上墟鯤。

    他已催動全身真元、畢生的功力。

    劍出,似有龍吟之聲。

    一劍,便擊出了與漓江水龍陣相差無幾的龍形劍勢。

    他想憑一己之力擋住墟鯤,讓年輕弟子有逃生的機會。

    然而,對比墟鯤,漓江劍派長老孟悲秋所發的劍勢龍形,便如同一條毛毛蟲,其威勢更如同天地云泥,不足為道。

    孟悲秋在墟鯤面前無比渺小,他想用自己的身體和劍阻擋墟鯤,簡直就是螳臂當車。

    墟鯤仿佛連看都沒有看見他,就這么張著嘴巴,一嘴將他老邁的身軀連同微小的劍光吞沒。

    轟隆——

    一聲巨響。

    那片剛剛發生了漓江劍派長老弟子結陣“除魔”的戰場,被墟鯤的下巴砸得支離破碎,無數的石柱、石峰紛紛斷裂,地面崩開,無數石塊沖天而起、無數石塊迸射四方。

    漓江劍派四名弟子身形飛縱,回頭看了一眼已經葬身鯤腹的長老孟悲秋,不由得紛紛飆淚。

    曲竹風大哭道“我們快走!孟長老舍己救人,何其偉大,我們切不可辜負了他老人家的苦心……”

    四人發力狂奔,已經拿出吃奶的力氣。

    墟鯤翅膀扇動,掀起恐怖罡風,高速前沖,向著四名漓江劍派弟子追去。

    “啊——”眨眼之間,墟鯤從天而降,追上四人,四人發出一陣陣驚呼、一聲聲慘嚎,但隨著一聲恐怖的轟鳴,四人的聲音消弭,身影也消失無蹤。

    鹿萍兒身形出現在較遠一些的地方,看到漓江劍派凄慘的下場,不由得心旌搖曳。

    果然不愧是昆侖樹的天敵,太恐怖了!

    任何人想與之抗衡,都無異于蚍蜉撼樹、都是自尋死路。

    跑,只能是跑!

    而且跑得慢了不行,跑得一般快也不行,必須跑得賊快。

    因為墟鯤的恐怖之處就在于,它身軀雖然龐大,但速度卻絕不慢,而且還很靈活,也很敏銳。

    事實上,之前遭遇骸骨之王,脫離聯盟大部隊先溜掉的門派不在少數,進入石海,也就是墟鯤領地的,不在少數。

    他們都見識到了墟鯤的恐怖,都嚇破了苦膽,全都是轉身就逃。

    在這個時候,他們無比悔恨自己為什么要擅自脫團跑進這么個鬼地方,也恨自己的父母沒有給自己多生兩條腿。

    一個個因為貪生怕死、貪戀財寶而誤入禁地的宗門世家的弟子,各顯神通、各逞本事,有的展開身形、飛縱上天,有的滿地亂竄。

    然而墟鯤沖擊而至,立刻斷絕所有人的逃生之路,巨口一張,連同石柱和地皮一起吞噬;尖牙一咬,頓時血雨漫天!

    “啊——啊——啊——”霎時間,石海變得如同煉獄一般,大量武者被吞殺,鮮血染紅了這片冷淡的青灰色領域。

    此時,不管什么天才俊彥,什么高手雄杰,在墟鯤黑洞般的巨口之下,只有死!就算是一派宗師在此,也只有死,根本就躲不過墟鯤的黑暗吞噬!

    “七煞通天陣,殺——”此時,已經無路可逃,崆峒派長老厲吼一聲,統率門下弟子結成崆峒派最為狠毒的“七煞通天陣”,欲拼殺出去、殺出一條血路通途。

    呼——

    轟——

    墟鯤過境,如同天災地劫,什么陣法、什么功法都沒有用,漫天血雨,慘叫聲起伏,崆峒派此行的代表全部被屠殺碾滅,包括那位曾經稱霸一方的崆峒派長老!

    一時之間,哭爹喊娘之聲不絕于耳,凄厲的慘叫聲此起彼伏,天空轟鳴、大地震動。

    林若影和蘇慕容看著遠處瞬間變成地獄的恐怖區域,不由得俏臉兒雙雙變了顏色。

    那就是余越嚴禁他們進入的區域吧?

    幸好有余越警醒,否則現在就是全軍覆沒的局面。

    大部隊留在原地休整,沒有踏足石海,群雄一面看得心驚肉跳,一面暗自慶幸。

    同時也在疑惑,這秘境真的太危險、太恐怖了,昆侖墟有那般恐怖的怪物守護,誰能進入,難道此番只能空手而回?

    鹿萍兒身形連閃,已經閃出了石海領域,她感覺自己的心兒怦怦亂跳,幾乎跳出嗓子眼兒;下半身一陣陣發緊,尿意是洶涌澎湃,幾乎便要嚇尿出來。

    我的老天,這太恐怖了,簡直太踏瑪德恐怖了!

    要是我沒學會新版“極速移形”,現在只怕跟那些個正道的偽君子一樣,也已經填了魚肚子了。

    都說釣什么魚用什么餌,誰踏瑪知道余越和昆侖樹竟然要釣這么大一條魚?

    我這個餌根本就不合適!

    根本不夠人家塞牙縫的!

    再說,這么大一條魚,余越和昆侖樹能釣得動么?尤其是余越,他難道不怕把自己給搭進去?

    沃日我要是知道自己是要給這么大這么恐怖的一條魚做餌我踏瑪德真的死也不會來!

    鹿萍兒現在義憤填膺、滿腔怒火,想著余越害人,故意要坑害自己,就想一走了之,不管墟鯤滅殺多少正道人士,她也不愿理會。

    但是……

    鹿萍兒轉念,如果這次水了余越,余越會不會追自己到天涯海角?

    感覺他把天上宮整個兒掀翻了都有可能啊!

    鹿萍兒回頭看了一眼那片血色石海,墟鯤幾乎已經將闖入者殺光,但卻并沒有上鉤、沒有追出界來。

    可能是自己跑得太快,沒有引起它的注意……

    鹿萍兒最終還是一咬牙,閃身折回石海、折回了墟鯤領域。

    她出現在距離墟鯤很近的一根石柱頂端,對著墟鯤大喊“喂,臭魚,想吃我么?想吃就來追我呀!”

    鹿萍兒身形甫一出現,立刻引起了墟鯤的注意。

    墟鯤眼睛一亮,就好像饞貓聞到魚腥味兒、狗子聞到肉骨頭,魚兒聞到餌食的味道,立刻放棄了對最后幾個正道武者的攻擊,巨大身軀凌空一折,擦斷無數石柱,一口向著鹿萍兒咬來……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