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42104376/

370.偉大之魂
    “這樣的戰斗,只是單純的征服和毀滅,有什么意義呢?”布拉瓦茨基見到貝奧武夫逐漸狂熱的神情,心中惱怒無比,嘆了口氣。

    這群凱爾特人都是神經病!

    明明實力都很強,但做起事一個比一個神經!

    想到之前自己面對的一個名叫芬恩·麥克庫爾的英靈,明明也是歷史上出名的英雄,結果見到自己就喊老婆,布拉瓦茨基胸中怒氣就更甚。

    “小丫頭,胡說些什么呢?戰斗的意義,就在于斬殺敵人的快感啊!”貝奧武夫面露不屑之色,大笑起來。

    一把巨大的長劍出現在他手中,散發出濃郁的血腥氣。

    傳說中嗅到血的味道而自行追蹤,僅僅只是揮動,就能變化出最為合適于斬擊的魔劍。

    一旦命中敵手,劍身都會吸入對手的血液,發出赤色的光輝。

    A級寶具赤原獵犬!

    “該死!你們這些狂戰士真是麻煩,一點都不懂優雅的對決。”布拉瓦茨基心中雖然惱火,但還是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源源不絕的魔力震蕩空間,如同水紋一般流動起來。

    魔力同調,協調自己與所處環境的魔力,并大幅度活性化。

    “賭了,希望這次運氣好點吧。”布拉瓦茨基撅了撅小嘴,輕輕劃了個十字。

    幾乎將全身的魔力釋放,A級技能“偉大之魂”開啟,與高次元存在進行溝通,賦予她對應的魔術力量。

    使用這世上所記錄的無數魔術基盤,甚至可以將數個魔術基盤并聯使用,得以成功行使奇跡級別的強力魔術。

    當然,這種并聯使用并非每次都能成功,甚至絕大部分還是基于幸運與偶然才得以達成,因此是“偶爾使用極其強力的魔術”的形式。

    這也意味著,布拉瓦茨基本身也不能控制她跟高次元的誰進行溝通,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施展什么形式的魔術。

    運氣好,一發禁咒毀天滅地,運氣不好,大概連個小火球都放不出來。

    如果不是實在打不過,布拉瓦茨基也不想用這種RP技能。

    光華閃過,幽冥的歌聲響起,帶著一絲凄冷的味道。

    然后布拉瓦茨基面色鐵青的發現,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只小骷髏……

    標準的骷髏,白森森的骨架,左手持盾,右手短刀,眼眶里還有綠油油的幽火,帶著幾乎察覺不到的魔力波動。

    嗯,看起來還可以吧,起碼殺雞屠狗是足夠了吧?

    問題是,面對史詩中的英靈,這玩意有什么用!

    “又翻車了?!這次是哪個混蛋跟我簽訂的契約?”布拉瓦茨基雖然反應了過來,但更是差點罵出了聲。

    冥界的?還是高位的死靈法師,你實力不強也無所謂,但傳個小骷髏過來搞毛?

    這是詐騙吧!

    小骷髏有些茫然的望著貝奧武夫,然后下意識的舉起手中的短刀,砍了下去。

    布拉瓦茨基準備扶額的手停了下來,靈動的眼眸中露出一絲期待之色。

    嗯,萬一,只是說萬一,這是一個喜歡扮豬吃老虎的絕代高手,故意偽裝成小骷髏,那其實是可以接受的!

    作為一個高智力的法師,布拉瓦茨基博覽各類書籍,倒是對某些小說套路了然于胸。

    反正小說既然也是人寫的,那么理論上也可能符合那些特立獨行的高手的思維吧?

    “嗯?你不是弄神秘學的么?怎么居然還是亡靈法師?”貝奧武夫也有點迷,赤原獵犬信手一個旋砍,擋下了短刀。

    雖然布拉瓦茨基夫人的英靈形態不過是一名纖弱的少女,但她同樣也是B級的魔術師強者,如果是她全力施放的召喚物,貝奧武夫還真不敢讓它砍一下試試看。

    “咔”的一聲輕響,小骷髏全身泛起裂痕,然后四分五裂的碎了一地。

    微風吹過,將殘存的死靈魔法的痕跡抹去,地面上只剩下殘缺的骸骨。

    貝奧武夫怔了怔,看了看手中的赤原獵犬,臉頰抽搐了幾下……

    最后一絲希望破滅,布拉瓦茨基猶豫的看了下身后,暗自考慮要不要跑路。

    “跟我作戰,居然存了戲弄之心!嗯?還敢分心回頭?你是太過自信,還是打算死在我手里?”貝奧武夫咆哮起來,一個跨步沖天而起,在半空中凝出一把比赤原獵犬稍短的重劍,直接向布拉瓦茨基錘了下來。

    貝奧武夫狂戰形態最喜歡的寶具,與其說是劍不如說是鋼鐵鑄成的接近于棍棒的東西,基本上是以錘爆為目的的劍,沒有絲毫斬擊的感覺。

    B級寶具,鐵錘蛇潰!

    “該死該死該死!這時候再去進行魔力同調的話,都來不及了。”布拉瓦茨基嘗試著抽取一下魔力,發現魔力空空蕩蕩,根本不足以格擋這次攻擊,小臉瞬間變得煞白。

    布拉瓦茨基既然下決心使用偉大之魂,進而溝通失敗,那也基本等同于斷了自己的退路。

    B級英靈硬抗A級英靈,本來就是步步驚心,一步錯,全盤崩潰!

    “早知道一開始就跑路了,作為魔術師這么有夢想,不是找死么!”布拉瓦茨基暗嘆一聲,閉上了小巧的眼睛。

    呼嘯的劍風極快逼近,刺的她皮膚微微泛起雞皮疙瘩。

    “搞快點,該死的狂戰士!老娘……不對,本淑女下輩子一定要打爆你的頭!”布拉瓦茨基縮了縮脖子,恨恨的想。

    響徹天地的兵器對撞聲傳來,發出清脆的回音。

    半空中似乎傳來了貝奧武夫的悶哼聲,然后重物墜地的聲音響起。

    “嗯??”布拉瓦茨基下意識的睜開了眼睛。

    “是海倫娜小姐么?初次見面,你好。”清冷的聲音傳到耳邊,半空中靜靜站著一名身穿黃衫的美貌女子,素手輕點,衣袂翻飛,飄逸絕倫。

    在她面前,一道足足三米多長,形狀奇古的長劍虛影將貝奧武夫砸回了原本的位置,劍影卻散發出慈悲寂滅的味道。

    慈航劍典——劍主天地!

    貝奧武夫的神色猙獰無比,雙劍呈十字狀,死死抵住劍影的下劈。

    在他腳下,大地無聲無息出現了一道道蛛網狀的裂紋,讓布拉瓦茨基越發瞠目結舌。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