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41650997/

355.凈化
    “殺戮曾經的同伴的心情如何呢?三位閣下。”阿爾托莉雅眼中閃動怒火。

    “……”高文心中微微茫然了起來。

    “要服從我也好,還是要離開我也罷,或者是在這里合力打倒我!

    在日沒之時給我答案。我能等待的時間僅此而已。”

    獅子王倫戈米尼亞德召喚出除了加拉哈德和貝德維爾以外的所有圓桌騎士,獅子王告知了今后的方針并被給予了騎士們選擇的時間。

    絕大多數的圓桌騎士聽完獅子王的理念之后,便默默離開,在黃昏之前聯合和向獅子王發起討伐。

    戰斗的結果是,所有的討伐騎士都被獅子王以及選擇留下的騎士誅殺。

    獅子王真要全力出手的話,所有的人都沒有反抗的機會。

    然而獅子王最終卻選擇了類似投名狀的方式,讓所有追隨者的手上都沾滿了同伴鮮血。

    出于人心掌控的角度,可以理解,但對于亞瑟王而言,又讓他無法理解。

    王,可能確實變了。

    “作為摯友而言,親手結束掉過去同僚的性命,真是悲傷之極,只能寄希望于,他們終有一天會理解我們的苦衷。不過,應該如何稱呼您呢?曾經的吾王陛下,騎士王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沉默了片刻,崔斯坦微笑道。

    些許涌動的雜念,被他心中的反轉化去,又回復了冷酷的狀態。

    反轉的祝福,并不是他能主觀控制的。

    不過,這樣可能也更好呢。

    起碼不會因為優柔寡斷,再壞了王的大事。

    想到這里,崔斯坦嘴角勾起一個弧度。

    “你這么稱呼王的名諱,是大不敬。”阿爾托莉雅淡淡道。

    “以前的話,應該是吧。不過如今,我的王只是獅子王陛下,而非不懂人心的騎士王閣下。”崔斯坦淡淡道。

    當初,崔斯坦在離開圓桌騎士的時候,不假思索地留下了一句話。

    這句話讓多數的騎士以及亞瑟王,在他不清楚的情況下蒙上了一層詛咒。

    沒錯,他當時非常悲痛地說過:“王,并不懂人心。”

    雖然事后,他表示了無比的悔恨,對自己的口嗨也表示歉意。

    但如今,他受到“反轉”的祝福,自然毫不猶豫的說出了這等大逆不道的評價。

    楊湘綺小心翼翼看了看阿爾托莉雅平板一樣的身材,背后如同棉被一樣的斗篷,臉頰微微抽了抽。

    嗯,為君之道尚有爭議。不過,對比人設相近,卻通常穿著白絲襪出征的圣女貞德,或者身材惹火性格豪爽的羅馬皇帝尼祿,全身裹得緊緊的棉被王,似乎真的是不懂人心的王。

    “高文、崔斯坦、阿格規文,你們一起上么?蘭斯洛特和莫德莫雷這兩個叛逆呢?”阿爾托莉雅對于崔斯坦的挑釁無動于衷。

    這三人都是A級的實力,但高文具備不夜祝福的庇佑,達到了S級的強度,甚至勉強可以跟阿爾托莉雅相抗衡。

    如果蘭斯洛特和莫德莫雷都出手的話,哪怕不算上獅子王,這五人也很可能足以達成“弒君”。

    “法蘭西又有兩名A級的女性英靈來到了前線戰場,蘭斯洛特卿和莫德莫雷卿想必分身乏術,就連軍師大人也前往戰場支援了。

    況且,我們雖不肖,卻也不愿聯手攻擊騎士王閣下,閣下何必將我等看的如此不堪?”高文說到這里,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眼阿格規文,發現對方臉色依舊平淡無比。

    性格陰冷、喜怒不形于色,被稱作不知傷痛的鐵之阿格規文,圓桌的書記官,主要負責國家內政。

    雖然被絕大多數人不喜,但卻沒有人懷疑他的能力和信用。

    此界他選擇輔佐獅子王建立圣都,進行圣拔,并且不需要任何額外的祝福。

    但反而成為了獅子王的最高輔佐官,唯一名義上的親隨,甚至也是除了獅子王和那位神秘莫測的軍師之外,地位最高的人。

    “真是悲傷,雖然我獲得了祝福,但推測起來已然不是騎士王閣下的對手。不過,我希望單對單領教一下閣下的劍道。”崔斯坦跟著抽出一張形似長弓又形似豎琴的武器。

    被稱為菲爾諾特的偽神器長弓!

    雖說是弓,但作為寶具的形狀只有單純的“弦”。崔斯坦通過振動弓弦來將空氣彈飛,發射出應被稱為真空之矢的東西。

    角度調整以及箭矢速度,最重要的是填裝速度非比尋常,無論如何善于速度的英雄。要全部回避也是幾乎不可能的。

    當然崔斯坦A級寶具雖強,但他的實力導致正面作戰也幾乎無法抗衡阿爾托莉雅手中的誓約勝利之劍,甚至于單單阿爾托莉雅全力的斬擊,崔斯坦便絕難應對。

    雖然被阿爾托莉雅定性為叛逆,但不論高文還是崔斯坦,都沒有與其他人聯手進攻阿爾托莉雅的想法。

    “不必了,崔斯坦,你還不是她的對手。”浩大的聲音從城池內傳來,整個城池跟著共鳴起來。

    甚至連虛影都沒有凝聚而出,獅子王已經將戰場的一切了如指掌。

    潮水般的魔力波動,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完全不是一個英靈所可能具備。

    “微臣實力平庸,不能替陛下分憂,還請陛下恕罪!并請就高文卿,無法完成圣拔,進行圣裁!”崔斯坦微一猶豫,便半跪了下來。

    “爾等三位卿家帶騎士王閣下來神殿見我,我將親手賜予我敵之終焉。對方實力太強,圣拔雖失敗,我亦赦免高文卿之罪。”獅子王毫不理會神色陰冷的崔斯坦,平靜的聲音跟著響起。

    “微臣遵旨!”三人對視了一眼,同時道。

    “神祗?真的成為了神祗么?”阿爾托莉雅面色平靜,手指節卻將長劍握的發白。

    “一會你就知道了,阿爾托莉雅,這也是你唯一的機會。”獅子王聲音有些淡漠道。

    “陛下,這些異端和褻瀆者,又應該如何處置?”阿格規文問道。

    “既然是能說出啟示的褻瀆者,便是吾之敵人,吾判其為異端,受圣焰凈化。”似乎沉吟了片刻,獅子王的聲音響起。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