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5075-41648461/

354.王與叛逆
    “你……您是……”高文猛然怔住,呆滯的望著風馳電擎般行來的少女。

    “不認識我了么?高文大人?”少女全身穿著藍色紋路的銀底鎧甲,披著厚實的披風,露出精致絕倫的面容。

    生而具備不列顛化身的紅龍血統,僅僅是呼吸間,也有海量的魔力在少女身上流轉,自然而然帶著上位者的威壓。

    “是您?不可能……”高文瞳孔猛然放大,額頭上有冷汗潺潺而下。

    “圓桌騎士宣言為何?”少女問道。

    “第一,永不暴怒和謀殺!”

    “第二,永不背叛!”

    “第三,絕不殘忍,給予請求寬恕者寬恕!”高文下意識答道這里,猛然停了下來。

    “很好,除去你們幾個之外,凱、帕西瓦爾、加赫里斯、帕拉米迪斯、鮑斯、佩里諾亞、埃克特,他們在哪里?”少女問道。

    “他們……”

    “回答我!”少女喝道。

    “他們死了,反抗王的意志,被我們所殺……”高文深吸了一口氣,勉強平復下混亂的心態,沒頭沒尾的回答道。

    “答的好!該遵從王命,還是為了道義而反抗王?高文,你的選擇真是讓我失望!”

    “王,我相信您是正確的……”高文喃喃道。

    “愚昧!懦弱!我正式宣布將你、崔斯坦、蘭斯洛特、阿格規文、莫德莫雷開革出圓桌騎士之列。爾等均為我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之敵!”少女一字一句說出仿佛帶著魔力一般的句子,讓高文臉色更加慘淡。

    身為騎士王,騎士的榮譽與尊嚴,已經深入骨髓。

    世間事,便該分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違背道義者,便當誅殺。

    哪怕獨自奮戰到最后,哪怕再度隕落,少女依舊不肯進行任何的妥協與交換。

    “為什么……您也會出現在這個世界?”高文最后一絲僥幸也失去了,他面色痛苦,掌中長劍的光華也減弱了幾分。

    雖然A+級寶具輪轉勝利之劍也是超凡的寶具,但顯然面對同源的A++級別的誓約勝利之劍,有著天然的被壓制性。

    “出劍,如果你堅持你那所謂的正義,那就試著用劍來說服我,把我擊殺在這里!”阿爾托莉雅喝道。

    “我本不敢向您揮劍,但如今我沒有輕言生死的資格,所以,即便是您,我也只能在此將您擊敗。”高文目光中微微露出掙扎之色,隨之隱去,又變為有些狂熱的神情。

    “很好!作為讓騎士蒙羞的代價,那就被我殺死!或者你為了堅持你的道路,殺光擋在你面前的一切!”阿爾托莉雅掌中圣劍閃動著星辰般的光芒,猛然上挑著斬出,劍芒射出,如同流星轟擊一般,帶著毀滅一切的威勢。

    “恕罪!”高文又嘆了口氣,揮劍迎上。

    星辰般的劍氣和烈陽一樣的劍光碰撞在一起,魔力如潮水一樣的涌動,匯集在兩人的長劍之上。

    大地龜裂,無聲無息的出現了一個直徑近百米的深坑。

    S級英靈之間的戰斗,已經是常規英靈所無法想象的威能。

    片刻之后,兩人間的魔力波動壓縮到了極點,兩把長劍不堪重負的蕩開。

    巨大的爆破聲響起,如同龍卷一樣的魔力波動涌起,范圍急速變大,向四周擴散開。

    “看起來這個呆毛王雖然強于高文,但也不能碾壓性的擊敗他,如果剩下幾名圓桌騎士都來的話,那今天即便獅子王不出手,恐怕也極難取勝。”楊湘綺輕輕皺了皺眉頭,九陰領域運轉,化為長達數十米的水幕光華,將波及此處的劍光擋下,護住其后的難民。

    以她如今半神上品的定位,嚴格來說面對S級的阿爾托莉雅,還是稍遜一籌的。

    但雖然正面對敵或有落敗之虞,不過僅僅是化解波及的劍氣,卻是毫無問題。

    “不過,不管騎士王還是圓桌騎士都自信自我標榜的正義,動不動為千萬人殺千萬人,做出的事情,又真的能比那個只求念頭通達的家伙更好么?”楊湘綺輕輕搖了搖腦袋。

    楊湘綺估計陸明在的話,大概會覺得這種事根本沒有答案,他也不需要答案,甚至他懶得用大義作為借口。

    大家觀點不同的話,物理說服對方也就是了。

    說服不了,就魔道毀滅啊,這樣就沒有矛盾了。

    楊湘綺想到這里,倒是微微笑了起來。

    高文卻沒有楊湘綺這么輕松寫意,雖然他在正午時分,實力提升了三倍,但也不足以承受紅龍化身的阿爾托莉雅全力一擊。

    日輪的光華僅僅讓他在原地停留了數秒,他身體便如炮彈一樣彈起,直接向城門砸去。

    “再來!”阿爾托莉雅清叱一聲,嬌小的身軀一躍而起,彈射到半空中,纖手一抖,一劍跟著掃了過去。

    以她的戰斗經驗,自然也可以看出,高文跟她的差距并不大,既然立場敵對,那便只能將其斬殺。

    王慈悲于人民,而非敵人!

    “又到了這種互相殘殺的時候,真是悲傷啊,我孤高的王。”拉動弓弦的聲音響起,無形的弦在空中奇妙的振動起來,如同真空之矢一般擊中阿爾托莉雅的劍芒,將她的攻擊擋下。

    “果然是故人呢,不過,還是不出王的意料。”冷漠的聲音響起,虛空震蕩,一道掌力拂在高文背后,講他的沖力抵消掉。

    “崔斯坦、阿格規文,你們也來了。”高文緩過一口氣,在空中一個翻身,輕輕落在地上。

    “我的摯友,萬千少女傳頌的太陽騎士,也會這么狼狽的么?王的圣拔被你搞成這樣,真是悲傷!王不需要無能的人,似乎應該由我親自將你斬殺,來捍衛王的威嚴。”城門之上,靜靜站著一名俊逸的紅發男子,面帶著冰冷而殘酷的笑容。

    在他身旁,立著一名黑袍男子,面容仿佛鋼鐵雕刻出一般,哪怕面對著阿爾托莉雅,面色依舊古井無波,仿佛絲毫不具備人類的情感。

    “崔斯坦?看來你變化也很大,不再多愁善感之后,差點讓我都認不出來了。”阿爾托莉雅臉色微沉。

    “獅子王賜予我‘反轉’的祝福,讓原本多愁善感的我能毫不猶豫貫徹王的命令!真是悲傷的諷刺,不過我覺得這滋味無比美妙。”崔斯坦微笑起來。

    在獅子王的麾下,毫不猶豫的殺戮曾經同生共死的摯友之后。

    崔斯坦選擇了反轉的祝福,斬斷自己內心的情感,成為了舍棄心靈只為獅子王而戰的冷血野獸。

    獲得反轉祝福的崔斯坦,身上的不利于戰斗的特質都被逆轉過來,性格也變得冷血殘忍,甚至生前最大的弱點“毒系”,都變為法則般的完全免疫毒系攻擊。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