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41474254/

351.肅正
    “人的本質是腐敗丑陋的。”

    明明只是一道虛影,不知如何發出的清冷女音,卻在天地間繚繞。

    “因此我會進行甄選,選出那些絕不會被玷污的靈魂,選出那些絕不會為惡所動搖的靈魂。”

    “這便是——永劫無垢的人類。”獅子王聲音同樣漠然,聽不出一絲情緒波動。

    明亮的光輝從獅子王的虛影之上散發而出,如同微風一般輕輕拂過難民人群。

    溫和慈愛的光芒從眾人心中一閃而過。

    三道強烈而不炫目的光華從三名分隔極遠的難民身上散發而出,跟獅子王虛影之上的光耀,共鳴應和起來。

    “媽媽,你在閃閃發光呢!”一名小女孩繞著一名長相柔美的女人,歡快的笑了起來。

    “太好了,這是女神賜予我們的幸福呢,爹爹也在看著我們呢。”女性難民笑了起來,輕輕拭去眼角的淚水,然后抱住了小女孩。

    “圣拔已經完成,僅將這三人迎入城內,成為我們的居民。”獅子王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那名女性……”高文微微猶豫了一下。

    “去回收吧,高文卿。”

    獅子王語氣平靜的沒有半點波瀾,甚至話音未落,她的虛影便化為點點光芒,散入天地之中。

    “……遵旨。”高文輕輕嘆了口氣。???

    難道圣拔只有這三個名額?

    不可能!這一定是涉及官員的委任,而大家做完居民,肯定沒有這么高的要求。

    城市建設需要勞動力,不可能就這么把大家拒之于外。

    雖然有著些許不甘,但難民們都安靜了下來,有些緊張的注視著高文。

    “各位,十分遺憾,但這也是為了全人類。”

    “王期望你們被肅正,那么,除去這三人將獲得進入圣城的權力。其余人,現在開始執行圣罰!”高文神色凜然。

    城市的大門再次打開,三十余名重甲圣殿騎士走了出來,秩序儼然的來到高文面前。

    “太陽騎士!”圣殿騎士們對著高文微微彎下腰,然后同一時間抽出腰間的長劍,發出奪目的劍光。

    “能通過的越來越少了。”高文喃喃自語道,心中產生了一絲猜測,又極快的將雜念斬去。

    王是不會錯的,只能是我曲解了王的意思。

    這同樣是大不敬!

    高文對自己心中突然產生的一絲荒謬想法,產生了無比強烈的負罪感。

    “你們干嘛?”

    “太陽騎士閣下,到底發生什么了?”

    “我是愛爾蘭的大商人,我要覲見獅子王。”

    難民們望著神色漠然的圣殿騎士們,望著他們手中閃亮的長劍,突然內心慌張了起來。

    好像,這個形式不太對啊?

    哪有用劍迎接的道理?

    “動手吧!除了王選定的三位居民,其他人,一律格殺勿論。”高文指了指城門口的難民,下一刻,溫和的笑容已經隱去,臉色隨之變得冰冷。

    既然是王指定要肅清的對象,那么,不管男女老幼,都是異端!也是圓桌騎士之敵!

    面對敵人,高文會毫不猶豫的抽出長劍,斬下對方的首級。

    善惡立場,其實并不重要。

    我之信仰,便為正義!

    “住手啊!不要殺我,你們要我干什……啊!”站在前面的一名女子急迫的向一名圣殿騎士跑去,然后被他順手一劍劈下,斬成兩段。

    微弱的魔力波動從圣殿騎士神色散發而出,顯然也得到了獅子王所賜予的力量。

    雖然不能跟英靈相比較,但對于普通人而言,已經是碾壓級的威能了。

    “神經病啊!不讓我們進城也罷了,怎么還要殺人?”一名男子憤怒的舉起一根木棒,向一名圣殿騎士敲了下來,木棒在他的頭盔上傳出沉悶的聲音。

    那名圣殿騎士斜了那男子一眼,信手一劍,讓他的頭顱旋轉著斬飛。

    只是瞬間,難民的人數就減少了一成,四下里有人急切跑開,但被圣殿騎士不緊不慢的追上,再不緊不慢的斬殺。

    難民絕望的發現,即便有鎧甲的負重,但圣殿騎士的速度依舊是他們無法比擬的。

    求饒和哀嚎的聲音不斷響起,一個個難民倒了下去,鮮血濺在圣殿騎士的身上。

    圣殿騎士們對此依舊一片默然,只是機械的揮動著手中的長劍,收割者著生命。

    不管屠夫還是劊子手,都需要內心強大,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沉默的剝奪其他人的生命的。

    況且,違背了獅子王的意志,他們的下場只會比這些難民還凄慘十倍。

    這是所有圣殿騎士,甚至圓桌騎士都不敢想象的。

    “你被選中了,請進入圣都吧。”兩名圣殿騎士來到那名女性難民身邊,神色依舊漠然。

    他們三個人負責帶被選中者入城,之前兩名男性被選中者,獅子王方一離去便拔腿沖向圣都,被一名圣殿騎士帶進了大門。

    于是,剩下兩人便直接來到了女人的身邊,進行著看護。

    雖然除了很少的心理變態之外,并沒有幾個人可以精神強大到毫不猶豫的斬殺手無寸鐵的難民。

    甚至比面對全副武裝的強敵,更加艱難。

    但總軍師梅林,卻是會定期進行詭異的精神疏導,將圣殿騎士們的疑惑用宗教的方式進行解答。

    于是,從優秀精銳士兵里選拔除來的圣殿騎士,反復再進行幾次圣拔之后,他們的價值觀慢慢也扭曲起來。

    變成獅子王更為需要的方向,生命的價值被無限放低。

    人,適應能力確實是很強的。

    “二位先生,我去了,孩子也能一起進去嗎?”女子猶豫了一下,充滿希望的問道。

    “不行。”一名圣殿騎士回答道。

    “可是,我不能丟下孩子一個人。”女子堅定的說。

    “媽媽,媽媽!”小女孩小臉崩的緊緊的,突然哭了起來。

    “這孩子沒被選上,忘了她吧。而你的身體,已非你之物。”圣殿騎士道。

    “不允許破例,不允許親情,理想的靈魂不允許擁有人類的自由。”另一名圣殿騎士接道。

    類似的話語他們已經說過無數次了。

    “不!我會服從獅子王大人的,我會讓她也好好聽話的,我會讓她在今后的日子里都虔誠的為獅子王祈禱的。”女人神色大變,最壞的結果出現在她面前。

    “不……你無須舍棄你自己信仰的神,這名孩子也一樣。”

    “虔誠的信仰值得尊敬,甚至值得獻上生命。”

    “所以,讓她跟她的信仰一起沉睡吧,她同樣,也只是被她的神祗選擇了。”

    兩名圣殿騎士說到這里,同時笑了起來,眼中閃耀著殘忍之極的光澤。

    面對女人,他們確實沒有任何攻擊的想法。

    但這個女孩,他們卻必須保證讓她走到生命的盡頭。

    讓入城者告別親情的羈絆,同樣是他們的職責所在。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