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41091685/

312.巨龍法夫納
    雖然陸明提到奧爾良,總是莫名其妙的首先想到烤翅或者雞腿堡……

    但奧爾良確實也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城市,其所處的盧瓦爾河谷乃法蘭西皇室之源,甚至早在墨洛溫王朝時,奧爾良便曾一度成為法蘭西首都。

    百年戰爭期間,此地被英國軍隊奪去,也正是圣女貞德領導人民在此打敗英國占領軍,創造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勝利,扭轉了整場戰爭的局面。

    “這是我最早開始戰斗的地方,想不到這里會成為叛軍的大本營。”貞德望著天空中不時飛過的雙足飛龍,幽幽嘆了口氣。

    遠處的城鎮,嘈雜而寂然,不知名的叫聲此起彼伏,卻沒一絲人類的氣息。

    原本繁華干凈的城郊道路,充斥著荒蕪的死寂味道,一路上不時發現人類的殘骸,間或有雙足飛龍撕咬著尸體,望著二人走進,露出猙獰的目光。

    每每遇到這種情況,陸明便一聲不吭的點出一道碎靈魔指,將大快朵頤的雙足飛龍點爆,然后再凝出一縷焚世魔炎,將尸骸火葬。

    “先生原來也很在意這些的呢。”陸明點死了第七只雙足飛龍的時候,貞德忍不住說道。

    貞德的圣光彈雖然能及遠,但卻頗為消耗精神,更沒陸明這么揮灑如意。以貞德的戰斗素養而言,起碼在對戰強敵之前,能節約一分體力便是一分。

    這種情況下,僅僅只是有些惡心,也不涉及救人,貞德自然只考慮使用旗幟近身攻擊。

    “倒也不算在意吧,這些雙足飛龍,本身也沒什么思維智力,肚子餓了便要吃人,這也是自然之道,我還不至于想不開這點小事。”陸明淡淡道。

    “那先生……”

    “我既然身為人族,自不愿見人族為異類所辱。雖有天災人禍,路邊尸骸暴露,但也不該被這群畜生禽類用來填腹。若我沒見到,便也罷了,既然見到了,便順手而為。”陸明道。

    陸明當然也懶得討論雙足飛龍要活下去,是不是只能吃人。

    反正他又不是雙足飛龍,雙足飛龍怎么去想,跟他并無任何關系,總不至于還要把自己代入雙足飛龍的立場吧?

    “先生這話倒是也坦誠……”貞德怔了怔,覺得陸明所言雖有些道理,但總感覺有說不出的冷酷。

    “算了,這邊空曠,位置不錯,就不過去了,直接把它約出來吧。”陸明想了想,停了下來。

    “嗯?”

    陸明擺了擺手,魔炎燎天而起,一道詭異而充滿古韻的音節響徹云霄,與此同時,半空中便出現了一只巨龍被攔腰斬成兩段,痛苦呻吟的虛影,惟妙惟肖。

    數秒之后,龍影消失無痕,但卻讓人記憶深刻,似乎進入了腦海的記憶深處。

    這確實也是魔道惑心之術,如果單對單投影在對方的腦海中,足可將這一絲意境運轉至神滿虛空、法周沙界的程度,使對方等同于加上了一層精神枷鎖。

    如今陸明將其投影于云天之上,雖然威力大減,尚不足以達成精神攻擊的程度,但卻也有別的妙用。

    比如說,激怒對方……

    “昂滅”極遠處,一道狂暴的嘶吼聲沖天而起,帶著一道癲狂之意,傳入二人耳中。

    “等一會吧。”陸明輕輕笑了笑,道。

    “嗯?這是什么聲音?”貞德怔了怔,有些茫然的問道。

    “不是雙足飛龍,應該是真正的巨龍,這道吼叫音譯是‘昂滅’,代表這東西被激怒了,一會應該就來找我們麻煩了。”陸明淡淡道。

    “巨龍?您……您連龍語都會么?”貞德深深吸了口氣,看著陸明的眼神很是詭異。

    這里是中世紀啊,雙足飛龍都被作為邪惡的禁忌,更別說是真正的巨龍了。

    一個正常的小領主自然與其沒有任何交集,而龍語者則幾乎百分之百被視為邪惡的巫師,面臨直接處死的結局。

    當然龍語者往往也是高手中的高手,應該處死是一回事,能不能處死則是另一回事。

    “略懂一些吧,以前戰斗中擊殺了幾只魔龍,它們死前我順手剝奪了一些它們的記憶,這龍語也在其中,龍語魔法施展不出,不過用龍語跟他們簡單交流還是不難的。”陸明隨口道。

    “那您剛剛那句話是什么意思……”貞德又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

    巨龍作為世俗眼中的最強力量的化身,具備堪比天使的地位,在歐洲史乃至人類史上也沒幾個屠龍者,即便有,也不可能跟陸明匹配。

    畢竟真會去屠龍的,大多也無非“名利”二字,并沒幾個人斬了龍族還甘愿默默無聞的,而陸明哪怕不在乎這些名利,但也從來不是一個刻意低調的人。

    理智上告訴貞德,陸明很有可能有其他渠道學習龍語,這番說辭只是在騙她,但內心深處讓她還是選擇相信陸明的話。

    須臾之后,一聲狂怒的聲音響起,一只胸口帶著白紋的深黑色巨龍,展開翅膀,如垂天之云一般拂過蒼天。

    一名長相同貞德一模一樣的黑甲少女,一手握著深黑色的長劍,一手持著白底黑紋的戰棋,披著及腰的雪白長發,站在巨龍的頭頂,俯視著二人,嘴角猶自帶著一絲譏諷的冷笑。

    “這是巨龍法夫納?”貞德小臉一沉,輕輕皺了皺眉頭。

    她的真名看破僅限于看破從者,如今這巨龍雖然也是超凡生命,但顯然不被她的技能針對。

    如今卻是啟示的作用,近乎直覺的告訴她,這就是歐洲最著名的巨龍之一,幾乎不死的存在。

    “應該是吧,這龍確實挺大的,拿來當坐騎的話,確實不好養,挺燒軍費的,難怪他們窮的都沒幾個手下。”陸明點了點頭,滿不在乎的說道。

    坦白說,除了自己的鯤鵬魔相之外,或者施展法天象地之類的技能,這巨龍法夫納算是他見過最大的生命體了。

    當然大點其實也沒什么,撐死不過是自身力量強上一些,到了七星以上的層次,也早已不是憑著自身力量就可以碾壓的對局了。

    而不管這龍怎么想的,從他能容忍一名女孩踩在它的頭頂起,身份就自動從BOSS降級成了坐騎,地位大減。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